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修真之花世

        160第一百六十章

        修真之花世 紅夜 17044 2023-07-14 16:4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花臨面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

           花臨吸了吸鼻子,一雙漂亮的眸子染上一層水霧,他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下次遇到曲云辰,一定要扒光他的衣裳在外面遛上足足一個月。

           寒煙:“#¥%%?!蹦愦┑奶┞┝?。寒煙的心里話是,你穿的太不檢點了。

           花臨:“……”什么個意思?

           寒煙抿了抿唇,他將自己的褲子脫下來,放到了花臨的手上。

           雖然知道誰都看不見花臨的開襠褲,但是只要一想想花臨穿著開襠褲在眾人面前溜好幾圈的場景,寒煙感到非常的不爽。

           花臨疑惑地眨眨眼,看著到手的褲子,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穿上。

           花臨比較擔心,他要是穿上了寒煙的褲子,寒煙穿什么?

           寒煙運轉靈訣,冰靈氣自行在寒煙的身上凝聚成薄若蟬翼的衣裳。

           寒煙道:“#¥%a?!蹦阆劝蜒澴哟┥?,我暫時用冰絲衣,等回到了宮殿再換一套新的。

           花臨伸出小手摸了摸寒煙的新衣,遲疑了一下,還是選擇把寒煙的褲子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大不小,大小正好?;ㄅR頓時感動了,這么多天以來,他第一次穿到這么合身的褲子。太不容易了。

           兩個人手牽著手,在戰斗臺上找了個位置坐下,開始雞同鴨講地閑話家常。

           他們的對話聽在觀眾席上的眾人耳中是:“¥%#a?!?/p>

           “%¥#=?!?/p>

           時間緩緩流逝。

           一刻鐘過去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觀眾席上的兩人仍舊膩歪在一起,說著你聽不懂我說的話,我也聽不懂你說的話的未知語言。

           眾觀眾:“……”這兩人是哪幾個意思?票都出了,讓他們看這個?

           有些觀眾忍了忍,沒忍住,一只手大力在椅子上狠狠拍了一下,出了偌大的聲響,咒罵道:“等到現在,你們讓我看這個?”這就相當于在幻劇樓出十塊下品晶石觀看成人向幻劇,結果幻劇中播放的是,夜明珠損毀,蠟燭被吹滅,男女主角上了床,蓋上了被子。

           更坑爹的是,女主角說:“吵到隔壁就不好了,我還是不出聲□□了?!?/p>

           眾:褲子都脫了,讓他們看這個?

           花臨和寒煙朝著聲處看了一眼,又將目光收回來,花臨靠近寒煙,在他的臉頰上親親。

           寒煙也在花臨的臉頰上親了親。

           眾修者:“……”

           花臨和寒煙這一戰一直持續了十二個時辰,一直沒有分出勝負,因此被判定為平局。

           在這漫長的等待時間中,眾觀戰的修者很無聊,他們很想離開,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離開的方式,只能留在這里。也就是他們在擔心,要一直被迫留在這里時,有一道聲音判定戰斗臺上的兩人為平局。

           眾人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離開這里了。

           花臨和寒煙都有些惋惜,沒辦法膩歪更長的時間。

           寒煙被傳送回了小型宮殿,花臨被傳送回了自己密閉的小房間。

           兩人剛被傳送回自己的住處,便被不少人出了挑戰請求。

           花臨挨個看了看那些人的戰利品,尋找到一個擁有冰火神爐索取玉牌的修者,接受了挑戰。

           很巧,那位修者也是這一批修者中,少數幾位沒有戰敗過的修者之一。

           花臨和這位修者的戰斗本應是萬眾矚目的,但是因為花臨跟寒煙那一場坑爹的戰斗,眾修者非常猶豫,要不要耗費一張觀戰票,觀看這一場戰斗?

           他們回想到之前那漫長的十二個時辰,默默選擇了放棄觀看這一戰。

           同一時間,寒煙也接受了來自另一位修者起的戰斗請求。

           眾修者猶豫了一下,同樣放棄了這一場戰斗,將觀戰票用在了其他的戰斗之上。

           半個時辰后,花臨與寒煙的戰斗相繼開始。

           眾修者心下猜測,不知道這兩位修者坑爹起來,這場戰斗會持續多久的時間?結果,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兩場戰斗便同時結束了。

           1號與9999號分別勝出。

           眾修者嘩然,心中極為驚詫,1號和9999號修者是有多么強大,才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中戰勝同樓層的強者?

           他們有些后悔,應該說是極為后悔。

           早知道這兩人能夠勝出的這么干凈利落,他們就會選擇觀看這一場戰斗了!

           另一端。

           花臨結束一場戰斗后,便再次向一號的寒煙起了戰斗請求,結果被那道熟悉的冰冷聲音告知,一位修者在三天之內,只能向同一位修者起一次戰斗請求。

           花臨有些不開心,但是也無可奈何。

           他翻看書籍,白嫩的小手一一在各個數字組上點一遍,尋找擁有冰火神爐索取玉牌的修者,起了挑戰。

           一共是二十九位修者,其中有九成的人接受了他出的挑戰。這種高接受率,在這里是極少生的。

           很多修者面對很有名氣,實力強大的修者,都會選擇拒戰。與其說,他們是擔心會輸一場戰斗,被迫降下一層,不如說,他們怕的是面對比自己強大太多的修者,死亡率太高。要知道,進入冰王宮殿的9999位修者中,在前七天消失在一到十層樓的修者并不多,甚至不達兩百人,但是,目前書籍上剩余的人數卻不超過三千人。

           這就是戰斗的殘酷,這些人絕大多數死在了那些性格殘暴,手段狠辣的修者手中。

           花臨在眾修者心中的觀感并不好,有著令人感覺惡心到吐的收藏癖。

           收集別人穿過的褲子什么的,簡直就不能更變態了。但是,即便如此,每一位被花臨挑戰的修者都十分愿意接受他出的挑戰。主要是因為,他的戰斗力很強,戰斗方式多變。

           能與強者進行一場戰斗,絕對是一種感悟!當然,這一場戰斗的前提在于,跟花臨一戰,有著絕對的生命保障。

           從試煉開始之后,花臨面臨各種戰斗,卻從未有修者死在他的手下。也就是因此,所有修者都愿意接受來自花臨的挑戰。

           眾修者心道,用一條褲子換一場感悟是非常值得的。至于那些拒絕花臨戰斗請求的修者,一方面是不愿意與猥瑣男對上被調戲,另一方面,便是不想失去唯一的蔽體之物,褲子。

           半個時辰的等待時間過后,花臨與47層樓的6543號進行一場戰斗。

           花臨不愿浪費時間,他直接將龐大的精神力放出,瞬間便壓制住了6543號,贏了這一場戰斗。

           這才多久的時間?不過就是一眨眼的時間,他竟然就輸了?9999號比想象中的強太多了。6543回想著書籍上關于9999號的記載,他很自覺的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雙手遞給了花臨。

           花臨見對方送東西給自己,一臉疑惑地接過,結果見是一條被人穿過的褲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面前的這個修者是變態吧?竟然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送人?

           花臨抿了抿唇,想將褲子摔回對方的臉上,對方卻已認輸,離開了戰場。

           花臨:“……”

           眾修者的書籍上,花臨的戰果中,依舊多出了一條褲子。

           輕松贏了這一場戰斗后,花臨開始下一場戰斗。

           花臨的對手非常自覺,不用花臨開口,對方直接將自己的褲子脫下,雙手遞給了花臨。

           花臨:“……”

           花臨默默地接過手上的褲子,將之摔到了對方的臉上。

           然后是第三場、第四場……的比賽……

           不得不說,修真界眾多修者都是非常識時務的,花臨喜歡扒人褲子,他們就自覺點,自己扒褲子。

           花臨一張小臉糾結成一團,他心道,這里的修者都好變態,見人就送褲子,還喜歡裸奔。

           花臨用極短的時間,便收集到了百分之九十的冰火神爐的索取玉牌。

           也就是因為他手上的冰火神爐玉牌太多,有些修者想要坐享其成,便果斷向花臨出挑戰請求。在他們的想法中,反正即便輸了也不會喪命,也就是會輸掉一些儲存至今的東西,外加一條褲子,贏了,那就是大賺了。

           花臨最初的時候還會拒戰,但是當他將手上冰火神爐的索取玉牌湊齊的差不多,便開始搜奇其他的物件,因此,無論是誰向他出戰斗請求,他一律選擇接受。

           這種情況下,花臨幾乎將這里百分之八十的修者全部輪了一遍。

           在這些修者的認知中,9999號戰斗力超群,非常的強大。他們開始腦補9999號這個人,是一位年齡很大,性格溫和,但是喜好美色,愛好扒人褲子的老者。

           有些修者雙手握緊成拳,心中按下決心,如果哪天有危險,他們要做好出賣色相尋求庇佑的準備。

           在一場場的戰斗中,又是七天過去了。

           第十層至第二十層的修者全部被抹除。

           寒煙等至強者已經從五十層升到了七十層。

           又是一個七天后,第二十層至第三十層的修者被抹除,寒煙等頂尖強者已經爬到了第八十五層。

           距離第一百層,僅剩下十五層。

           一般來說,樓層數越高,眾修者想要升到更高一層,難度會越高,所用時間也是更長。實則不然,難度雖然更高了,但是用時反而更短。

           在低層的時候,眾修者想的是,得到更多寶物的索取碎片。等到了八十五層以后,眾修者想到的便是第一百層的大寶藏。

           第一個升到第一百層的修者,必然能拿到最多的寶物。

           從這一刻開始,眾修者想的只有一個,以最快的時間升到最高層。

           每一位修者只有連續贏過與同層修者的三場戰斗才能夠去上一層,絕大多數的修者為了不給其他修者做踏腳石,一般來說,他們會拒絕比自己強的修者向自己來的戰斗請求。

           這種情況下,如寒煙、花臨……等等幾位公認的強者幾乎尋不到戰斗對手。雖然他們可以每日向不同的修者出三場強制性的戰斗邀約,但是在那些修者早他們一步向他人出三場戰斗請求,又或者接受了三場戰斗請求的情況下,強制性的戰斗邀約便可拒絕掉。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在試煉之層的每一層還有應戰傀儡的存在,這種傀儡很強,每一個傀儡至少掌握了兩三種道境,戰斗力滔天。

           在這里有一種傳言,寧愿與這里的至強者戰斗,也不愿與試煉傀儡戰斗。

           早在前十層,花臨便與試煉傀儡戰斗過。

           在花臨的判斷中,普通的修者在他眼里就是弱雞一般的存在,試煉傀儡便是鐵公雞一般的存在,先不說試煉傀儡的戰斗力比普通修者強了至少一兩個等級,最重要的是,花臨戰敗普通修者,可以搜刮他們所得的所有物品,如他們搜集許久的玉墜等等。但是贏過試煉傀儡,從它身上什么都搜刮不到,可謂是一毛不拔。也就是因此,花臨不愿與試煉傀儡戰斗。

           實際上,這里的試煉傀儡便是為一些真正的妖孽天才而準備的。

           這些妖孽天才會被其他修者孤立,那是必然的。他們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升上第一百層,只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打敗強大的試煉傀儡,這才有可能以比其他修者更快的速度進入第一百層。

           眾修者不知道的是,如果第一個升上第一百層的修者是通過與同層修者戰斗而登上一百層的話,代表這一批候選傳承人的資質太差,第一百層的寶庫將處于封閉狀態,只會流出一些微不足道的寶物讓眾人爭奪。

           只有第一個登上頂樓的修者是從試煉傀儡這一條路上通過,第一百層的藏寶庫才會全面開啟!

           這個要求很難,應該說是非常難,試煉傀儡這一條路本身就艱難,更何況,他們要比其他修者還要快一步登上最頂層,這一點就更難了。

           冰王宮殿建立至今以來,有數批修者曾遭遇過這一場試煉,但是第一百層,卻從未完全開啟過。

           花臨挨個給同層修者出戰斗請求,結果均被他們拒絕了。

           花臨找不到戰斗對手,心里是十分不爽的,想到藏寶庫中的寶藏會被他人所得,整個人更是不好了。

           花臨想了想,果斷將目標投到了他一直很是瞧不上的試煉傀儡的身上。

           為了以最快的速度登上第一百層,這一回花臨沒有保留實力,在面對傀儡的剎那,便凝聚出了九十九重界域,才一出手,便將試煉傀儡完全壓制住了。

           第一戰輕松勝利。

           修者向同層修者起挑戰,會有半個時辰的準備時間,向傀儡起挑戰,卻是無需準備時間的。

           花臨沒有休息,直接向該層第二個試煉傀儡起挑戰,然后是第三個試煉傀儡……

           花臨向八十六層的三位傀儡起戰斗請求,從頭到尾,所用時間不超過一刻鐘。

           眾修者手上的書籍中,被同層修者惡意孤立的花臨和寒煙同時進入了第八十六層。

           大概過了一刻鐘,6續有被八十五層修者所孤立的修者們一個個地登上了第八十六層。但是同一時間,花臨和寒煙卻已經進入了第八十七層。

           眾修者驚呆了。

           通過戰斗記錄,眾修者知道,花臨和寒煙的戰斗對象是試煉傀儡。

           不是說,試煉傀儡很強嗎?當初不是想著寧愿與同層最強者戰斗,也不愿與試煉傀儡戰斗嗎?但是,1號和9999號的戰斗速度為什么那么快?

           就在眾人的震驚中,又是一刻鐘后,花臨和寒煙登上了第八十八層。

           眾修者不由想,是否試煉傀儡沒有他們想象中的強大?

           那些還在第八十五層的修者們,事實上,不僅僅是八十五層樓的修者,包括其他樓層的修者們都決定拼一下,他們為了節省時間,深吸一口氣,紛紛向試煉傀儡起了挑戰。

           僅僅是短暫的半刻鐘的時間,整個冰雪王宮有百分之五十的修者直接下降了一個樓層。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降至下一層的修者越來越多……

           一刻鐘后,這個人數達到了七成!

           少部分成功贏過試煉傀儡的修者,絕大多數都與試煉傀儡難分難解地糾纏了許久,好不容易才獲得這一場勝利。這個時間,遠遠超過了半個時辰。

           他們翻看書籍,現也就是這一段時間,花臨和寒煙已經同時登上了第九十層!

           花臨和寒煙升上樓層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的不正常,也就是因此,在他們的第一想法中,并非這兩位修者有多強大,而是,試煉傀儡有強弱之分,這兩人運氣好,遭遇到的試煉傀儡都是較弱的。

           他們沒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而是將全服心神都放在了戰斗之上。

           一轉眼間,花臨和寒煙已經登上了九十九層。

           緊隨在二人身后的,是五位修者,分別在九十七、九十六層。

           剩余的修者,絕大多數在九十一、二層,他們以明顯增快的速度向上爬。

           花臨和寒煙登上九十九層,面對的是最強的三位試煉傀儡。

           兩人隨手翻看了一下書籍,查看了一下其他修者的近況,便投入到了戰斗中。

           花臨的道境很強,這在于他繼承了第一世的回憶,雖然那種強大的實力因為肉身的關系用起來不甚熟練,但是他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

           寒煙同樣很強,與花臨的繼承不同,寒煙的強在于,他是天道真正的寵兒,花臨第一世的天賦極好,是因為他從出生開始便背負著使命,而寒煙,他的天賦不弱于第一世的花臨,他卻無需背負任何使命。只是,無論是真靈界,還是冰王界,這里的外在條件與諸神界相比,相差太多太多,耽誤了寒煙。

           寒煙的道境感悟極深,雖不如繼承神靈記憶的花臨,卻也是極強的。

           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打敗了九十九層的三位試煉傀儡,同時登上了第一百層。

           整個冰王宮殿響起了轟隆隆一聲巨響。

           花臨和寒煙被傳送至第一百層,入眼的是一條長廊,長廊長一百米,款兩米半,長廊盡頭是一扇封閉的石門,長廊兩邊每隔兩米是一扇扇關閉著的門,每一扇門內藏有各種各樣的寶藏。

           巨大的聲響中,長廊兩側所有的門同一時間開啟。

           花臨和寒煙對看一眼,看到的是一團黑影,不過這并不妨礙他認親。

           花臨道:“3¥#?”煙煙?

           寒煙:“¥a%?”花花?

           花臨有右手食指指了指那些開啟狀態的門,道:“#a¥%!”你去把每一個房間里面的東西都收起來,我先在這里布置禁陣,牽絆住其他人,不讓他們跟我們爭奪。

           寒煙:“……¥%?”你說什么?

           花臨:“……”

           花臨沉默了一下,凝聚出靈氣,他最初是打算用靈氣寫出字,但是每個字還未形成,便被打散了。他想了想,用靈氣繪制出了一幅畫,畫的中心是一堆寶藏,一個小人抱住了金山銀山,另一個小人兩手大張,把寶藏護在了身后。這幅圖的大概意思就是,這些寶藏都是我們的我們的我們的,誰都不許爭。

           寒煙眨了眨眼,靠近花臨,雙手摸索著在他粉嫩的臉頰上親了親,一轉身,便進入了第一扇門中。

           第一百層,是寶藏爭奪戰。

           只要有修者能夠開啟寶藏,為了讓戰斗更顯激烈,這里的寶藏會向所有來到一百層的修者開放。

           因為這里的戰斗將會是一場混戰,因此被允許使用武器。

           寒煙一進入第一扇門,便遭遇到了一位保護寶藏的傀儡的阻攔。他輕松干掉傀儡,手一招,將這扇門內儲存有大量丹藥的大型藥**一一收入到了空間戒指中。因為藥**太多,寒煙收取這些東西,耗費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

           寒煙一轉身,進入了第二扇門……

           另一端。

           花臨從儲物手鏈中取出了大量的法陣類法器,全部布置在了門口上,每一個法陣的開啟都會消耗大量的晶石,花臨沒有任何猶豫,每一款法陣之上都投入了大量的晶石?;ㄅR用了足足兩刻鐘的時間做好這些。

           他翻看書籍,書籍上,已經有一位修者登上了九十九層,還有三位修者在九十八層。不得不說,五界修者齊聚冰王界,這一期被召來冰王宮殿的修者比之以往強了許多。

           花臨抿了抿唇,在法陣外的地面上,生硬地刻出了一幅畫。

           畫面的中心依舊是一堆金山,金山的旁邊有一個小人,他有一對長長的手臂,將一座山抱于懷中。小人的面前,尸橫遍野。這幅畫充滿了兇殘之意,它的圖解是,這些寶物都是我的我的全部都是我的,誰敢搶,殺無赦!

           花臨又看了地上的畫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一轉身,便也加入了與寒煙一起掃蕩寶物的行列。

           花臨每收起一個房間的東西,他一雙漂亮的眸子彎成月牙狀,看起來可愛極了。

           又是兩刻鐘后,那位在第九十九層奮斗的修者終于爬上了第一百層。

           他心道,雖然已經有兩人提前爬到了第一百層,但是,他上來的也不算晚,應該能夠分到一杯羹。

           他進入第一百層,第一入眼的便是層層禁制。

           他:“……”

           他目光一閃,便看到了畫在地上的圖。

           他:“……”我勒個去。

           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絕不會被地上那□□的圖所嚇到。

           他抿抿唇,踏步上前,開始破禁陣,禁陣掀起一道道波瀾,進行反抗。

           他的實力雖然挺強,但是很顯然,他并不擅長破壞禁制,只能以力破陣。他足足用了兩刻鐘的時間,才破掉了一個禁陣。而還未破掉的陣法,還有九十八個。

           他:“……”

           時間緩緩流逝,第四位修者爬到了第一百層。

           他入眼的,便是第三位修者一臉猙獰地破禁陣,他目光一掃,便看到了地上的懷抱寶山圖。

           他心道,一個人想要獨占寶山?這得問他們這一批修者同不同意吧?

           他對法陣有些了解,與第三位進入第一百層的修者聯手破陣。

           兩人的效率比之前快了許多,一刻鐘破了兩道法陣,這期間,其他修者也66續續進入第一百層,加入了破陣行列。

           黃歡歡、姚劍承等東景府的小伙伴們也進入了第一百層。

           他們在看到地上抱金圖的那一刻,腦海中就浮現出了一張可愛至極的臉。根本不作他想,他們便悟了,那1號和9999號估摸著就是寒煙和花臨。

           黃歡歡等孩子們有心破壞其他修者的破陣行為,但是他們不愿犯眾怒,因此也只能正大光明地混入人群中,偷偷摸摸地加固陣法。

           雖然黃歡歡等人在盡自己所能地阻撓,但是當越來越多的修者登上一百層,破陣的速度也越快了起來。

           終于,最后一道禁陣在眾修者的合力下,成功被擊破了!

           眾修者將目光放遠,入眼的便是兩道黑影從長廊最后一左一右的兩扇門中走了出來。

           兩個人將寶庫中最后的寶物搜刮一空后,封閉著的石門緩緩開啟。

           花臨和寒煙手牽手,一個閃現訣,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

           眾修者頓時黑了臉。

           “%¥a¥???”這兩個人不會在這段期間內,將這一百來間庫房內的寶物全部搜刮一空了吧?

           在各種聽不懂的憤怒的咒罵聲中,眾修者立刻朝著那一扇扇開啟的房門跑了進去,入眼的是失去戰斗能力的傀儡,以及,空空蕩蕩寶庫。

           那些進入藏藥寶庫的修者們吸吸鼻子,似乎還能夠聞到丹藥沁人心脾的香味。

           這個時候,八成的修者不約而同的說出了一個字:“追!”那么一筆龐大的寶藏,他們不可能拱手讓人。

           他們猙獰著一張臉,朝著花臨和寒煙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長廊盡頭,石門的另一邊是一片冰雪世界,天空中下著皚皚白雪。

           數百戰斗力極強的修者合力,探尋花臨和寒煙消失的地方。在這段期間,他們現,他們能夠聽得懂彼此的語言了。

           這里少了語言限制。

           忽然,遠處傳來一陣戰斗聲響。

           眾修者目光放遠,因為距離過于遙遠,看不清場景,但是,他們卻能清楚的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在蔓延。

           那個地方,有一位至強者,是一位實力極為強大的至強者。

           至少是長生境的強者。

           眾修者面面相覷,有一位修者道:“1號和9999號或許在那里,我們去是不去?”

           姚劍承很是擔心花臨和寒煙會遭遇到危險,在旁邊煽動道:“我們還是去吧,如果不去,不是拿不到任何東西了?”

           “從這一股戰斗波動中就能感覺出來危險,他們的戰斗對手至少是一位長生境的存在,我們就算是搶奪到了那二人手中的寶藏,怕是也沒命消受?!?/p>

           黃歡歡說道:“所謂修真,就是與天爭,與人斗,這般畏畏縮縮,怎么可能登臨絕頂?而且,我們人這么多,怕什么?”

           曲云辰慢吞吞道:“他們一鍋端的寶藏中,或許有數不清的歷劫丹,只要有了它,就可以永生!”

           眾修者心中的天平慢慢傾斜,一番討論后,他們決定去遠遠地圍觀。

           眾修者隱形匿蹤,小心翼翼的朝著戰場靠近。

           遠遠地,他們看到了一頭龐然大物,與之相比,與之相戰的那兩團黑影就好像是螻蟻。

           龐然大物外觀似獅,三個頭,背生雙翼,散著極強的氣息。

           還隔著一段不算短的距離,那只三頭獅所散的氣息卻讓眾修者感到窒息。

           兩道黑影運轉靈訣,花臨的九十九重界域,寒煙的寒冰與破滅雙重界域同時展開。

           金與紅色相間的絲線圍繞著三頭獅旋轉,時不時向之攻擊,流出鮮紅的血液。

           一百零一重界域中,生出一只只雪鳥,每一只雪鳥都散著一股強大的氣息,與三頭獅的碰撞間,便能在它的身上炸出血洞。

           眾修者觀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1號和9999號能夠早所有人登上頂層,絕不是什么運氣,而是絕對的實力!

           三頭獅的身上遍布著觸目驚心的傷口,只是,三頭獅的體積實在是過于龐大,這些傷對它而言算不得什么。

           反觀三頭獅對那兩道黑影的攻擊,招招致命,讓那兩道黑影狼狽不已。

           眾修者面容凝重,1號和9999號這般強大,卻也對三頭獅無可奈何,他們一起上,又能如何?

           有幾位修者打了退堂鼓,向后退了數步,然后一個轉身,就想要逃……

           忽然,眾人耳中傳來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獅吼聲,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頭三頭獅已經飛到了那些想要逃跑的修者面前,揮出了尖銳的爪子。

           五道黑影同時倒在地上,圍繞在他們身上的霧氣散去,露出了他們的真容。

           有數位修者倒抽了一口涼氣,道出了那幾位修者的身份。其中有一位,竟是半步長生境強者。

           按照冰王界的規則,半靈境修者是不被允許進入界碑世界的。但是,總有例外,如同這位慘死的修者,他是在匯靈期的時候被界碑所記錄,因此才能夠進入冰王宮殿。

           結果,這么一位強者,竟然被三頭獅一巴掌給拍死了。

           眾人毛骨悚然,雙目驚恐地看著三頭獅,身體的反應速度挺快,紛紛朝四面八方分散了開來。

           他們想逃,但是,無形中卻被一股力量牽引,身體不由自主的朝著一個方向聚攏。

           他們雙瞳睜大,目露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妖獸。

           他們要死了嗎?

           花臨和寒煙對看一眼,決定先逃一步。

           他們知道,這一批修者中必然有他們的小伙伴,不過,他們卻不是很擔心,他的小伙伴的身上,都有幾個保命符,如替身符。

           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花臨和寒煙的耳中。

           是曲云辰。

           曲云辰道:“師父,師叔,你們不能走,這頭妖獸必須死,他的獸體對師叔很重要!”

           眾修者聞言,先是愕然,隨后心道,能逃卻不逃的是傻子!

           1號和9999號很厲害是沒有錯,可是跟三頭獅比起來,那就是螻蟻與大象的差距!

           花臨和寒煙同時將目光放到了三頭獅的身上,兩人對看一眼,兩人運轉閃現訣,下一刻,他們近距離出現在了眾修者的面前。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