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修真之花世

        231、

        修真之花世 紅夜 22661 2023-07-14 16:4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花臨等人在明和宗住了下來。

           在知道這一行人進入明和宗后, 整個明和宗的修真者從最初“這一批智障竟然過來送死簡直神煩知不知道會跟我們一起死血染整個宗門傻不傻”的說法中,轉瞬間就變成了“天啊竟然有神靈有半神而且還是后期巔峰的半神聽說年齡很小只有十幾歲難怪能夠來到這里他們真的好強大好想跪舔”的狀態。

           目前為止, 整個明和宗還顯得非常寧靜,這就好像是暴風雨來臨前的最后的寧靜。

           這幾天中, 明和宗來了許多修真者。

           有些人悄無聲息地,沒有經過護宗大陣,直接便進入了明和宗。這一類人,是神靈。

           其中有些是花臨曾經多多少少有些交情的好友,也有些是后期成神,對曾經的花神有些好奇的新晉神靈。

           曾經的神靈還好,新晉神靈見到花臨, 見是被他好看的外貌給驚了一下, 不過與花臨多說幾句話,立刻就發現了這個漂亮外貌下的熊孩子本質,特別是現在還處于有病狀態,恨不能世界毀滅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的負面狀態。

           新晉神靈們特別無語。

           在這些神靈中, 有些神靈愿意幫助花臨, 還有些神靈則是不想參合進來。

           畢竟,花神宮那一方是有七位神靈,并且,花神與凌淵為死仇,這種情況下,基本可以想象這一場戰斗會有多么的艱難。

           神靈并非不滅的。

           除了這些神靈外,還有一些聞訊趕來的草木之靈。

           來到明和宗的修真者, 以及草木之靈們變得越來越多。

           如果說,在來到明和宗之前,這些草木之靈還懷疑花臨的身份的話,來到這里,他們便沒了絲毫的懷疑。

           因為,單純僅僅是與花臨同處于一片場景中,尤其是已經成為真神的花臨身畔,他們便能夠感覺到自身靈魂被滋養,修為在以著極快的速度在增長,悟性也提高了太多太多。

           對草木之靈而言,單純只是能夠待在花神的身邊,他們受到的益處便非常的多。

           一轉眼后,又是三天過去了。

           這一日,天空陰沉沉地,仿佛一場暴風雨即將襲來。

           花臨以為,他們將要面對的是花神宮七位神靈,以及凌淵前身。

           最先來的是花神宮七位神靈,他們并沒有與花臨進行談判的想法,而是直接朝著明和宗發出了毀天滅地的攻擊。

           七位神靈聯合出手,護宗大陣仿如虛設,瞬間被毀。

           地面在塌陷,樓閣在崩塌,明和宗弟子們蒼白著一張臉進行躲避,并且在逃避的途中,哪怕距離很遠,也朝著花神宮,又或者百花宗的修真者們發出攻擊。

           花臨直接放下一重重界域,其他修真者也放下了各自的界域。

           花神宮七位修真者的目標簡單明確,只有一個人,花臨。

           花臨這一方,這段時間走走回回,最終留在他身邊的神靈數量比想象中的多,算上流云,高達十二位。

           十二位神靈彼此施展手段,花臨的界域配合下,直接壓制住了花神宮七位神靈。

           不過,這種情況并沒有持續太久的時間,因為,有越來越多的神靈參與了這一場戰斗。

           并且,那些神靈并不是花臨這一方的,而是花神宮的人。

           戰斗越來越激烈,整個地面仿佛被一片獻血所染紅。

           花臨最初說,他并不會救下明和宗的人。

           不過,怎么可能不救?如果他們都死,他來這里的意義又在哪里?

           花臨咬破自己食指,一滴滴鮮血從他指尖流出,瞬間籠罩住了這一片區域。

           頓時間,這一片區域明和宗的修真者,以及草木之靈等等花臨這邊的人,每人身邊均圍繞著兩三朵用靈氣凝結出的暗紅色花朵,這種花朵擁有著極強的爆裂氣息。

           這并不是單純的防御護罩,而是,以攻破攻的防護罩,也就是,敵對有修真者朝他們發動攻擊,圍繞著他們的血色絲線就會立刻沖上去,吞噬掉攻擊,之后再轉而攻擊向修真者。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部分修真者直接被這些小花糾纏住,轉瞬間就跪了。

           無論是花臨,又或者是流云,兩人的單體實力是非常強的。

           所以在對面來了越來越多的神靈,整體數量高達十八位,足足比花臨這一方多出了五位的情況下,雙方還能持平。

           忽然,這一片區域中的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個光幕。

           看到這些光幕,眾人立刻將目光轉移了過去,哪怕是戰斗中的修真者,也朝著光幕看去。

           花臨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他看到那些光幕中的人,整個人的感覺都有些不好。

           那是一種很糟糕的預感。

           每一個光幕中,都有熟悉的人。

           曾經的小伙伴,姚劍承,扁扁,還有東景府的一些長老,都是很熟悉的人……

           花臨還身穿一身白衣,極為漂亮的女子,那是他的母親,藍如月。

           那之后,光幕中的人遭遇到了襲殺。

           修真界有暗殺組織,一般只要出得起足夠的物資,他們甚至可以暗殺神靈,當然,像流云這種實力的神靈,這一類的委托他們基本是不會接收的??墒桥c那些人相比,像姚劍承,又或者東景府長老這些人……

           真的很容易被干掉。

           光幕中的人在戰斗。

           在諸多光幕中,絕大多數的光幕……

           就好像藍如月所在的光幕,暗殺者并沒有暗殺成功,反而直接被藍如月給兇殘地弄死了。

           光幕中最后一幕是,藍如月那雙漂亮的眸子朝著錄影的器具儀瞥了眼,之后整個光幕瞬間破碎。

           除了藍如月外,姚劍承那一方面的情況也是,他比較厲害,直接丟出了許許多多的靈符,簡單粗暴地干掉了暗殺者。

           整體來說,像姚劍承這樣半大不小的少年們的情況都挺好,問題是東景府長老團的人。

           他們的情況很糟糕。

           該怎么說呢。

           基本可以說,這些人是從小看著花臨長大的,花臨對他們是有感情的。

           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生命被一一收割。

           花臨雙瞳有些發紅。

           對,因為寒煙的事,他最近確實有些不正常,想著你死我死大家一起死,但是這其中……

           從來就不包括他所摯愛的人。

           花臨出手越顯狠辣了。

           此時,又有一位修真者加入了戰斗,凌淵。

           花臨感覺,他跟這個人就是有仇,無論是在數萬年前,又或者是在真靈大陸時,以及現在。

           花臨想,凌淵進入真靈大陸的半身明明是個非常好的人,沒毛病,然而面前這個人,簡直就是三千域聚集起的滿滿惡意。

           為了能夠更上一步,基本可以說是喪心病狂了。

           問題是,無論是曾經,又或者是現在,花臨和現在的凌淵基本實力相當,又或者……

           比他弱。

           現在的情況就是,花臨的實力比他稍微弱一些。

           還有一點,在戰斗中,花臨是要庇護明和宗弟子的,與之對比,凌淵就顯得沒有任何的負擔。

           與凌淵進行戰斗,花臨的壓力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對凌淵而言,他非常灑脫。

           凌淵每一個攻擊都會造成龐大的殺傷力,許多人都會遭受到波及,這其中有明和宗的人,更是有花神宮,又或者是隸屬于凌淵這一系的修真者。

           凌淵無所顧忌。

           與凌淵相比,花臨本身實力就不及他,與此同時,每次發出攻擊時還要注意到不傷害自己人,同時還要為抵擋住他波及到同門時的攻擊。

           兩人短短交鋒了小片刻的時間,花臨便感覺步步艱難。

           更糟糕的是,花臨注意到黃歡歡等人的情況非常糟糕。

           花神宮一位修真者把目標對準到了黃歡歡等小朋友身上,打算朝著那些孩子們發出致命的攻擊。

           在黃歡歡的帶領下,小朋友們反應很快,他們整體實力非常弱小,但是他們手中握有花臨給他們的各種靈符,正常情況下,只要不是面多過強的敵人,基本上報名是沒什么問題的。

           然而,問題就在于,花神宮有人不按照常規出牌,作為虛神,而且是半步踏入真神門檻的虛神,直接朝著那群小朋友們發出了攻擊。

           花臨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他運轉靈訣,一層層防護類領域以極快的速度降下,將黃歡歡等人包圍了起來。

           與此同時,凌淵趁著花臨的心神放到黃歡歡等人身上之際,朝著他發出了致命的攻擊。

           這一片區域,出現了一只只小巧卻數量龐大破壞力驚人的老鼠。

           它們在攝魂鼠的帶動下,悍不畏死集體朝著花神宮又或者百花宗的修真者撲過去。

           一團團仿佛能夠灼燒天地萬物的火焰在這一片戰場中熊熊燃燒。

           先不說巔峰戰斗力,若說最基礎的戰斗力的話,初時花神宮的人是更強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不過轉瞬間,花臨這一方的戰斗力便在越來越多的神靈,又或者是草木之靈等等的加入下變得更強了。

           然而,并沒有用。

           因為他們的最巔峰戰斗力是遠遠弱于凌淵等人的。

           眼看著凌淵牽動的一團死亡之焰,三千域中號稱能夠灼燒天地萬物的死亡之焰即將貫穿花臨的身體時,所有人雙瞳瞠大看著這一幕。

           曾經一些花臨的好友,發出了尖銳的叫聲。

           還有一些人,如黃歡歡等小朋友眼眶中發紅,他們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

           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

           能怎樣呢?

           遲早有一天,花臨會和花神宮的人對上。

           遲早有一天,花臨會和凌淵對上。

           遲早有一天,花臨的靈魂體會越來越弱,然后消散于天地間。

           但是,無論怎么樣,他也不應該是以這種方式從眾人眼前消失的。

           那些與花臨相熟的,甚至是一些看著花臨長大的人,看著這一幕場景,眼中充滿了疼痛與不忍。

           黃歡歡緊咬下唇,尖銳的牙齒咬破了她的唇瓣,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黃歡歡并不感覺疼,她甚至不知道她咬破了自己的唇瓣。

           她知道的是,如果,如果花臨不在了,花殿主怎么辦?花夫人怎么辦?

           他們這些小伙伴要怎么辦?

           以及,寒煙要怎么辦?

           幾乎可以說,在真靈大陸遭受到危難過后,寒煙只剩下花臨一個人了。

           黃歡歡目光一轉,下意識看向了寒煙。

           寒煙不喜歡流淚,哪怕是最傷心的時候,也很少流淚。

           他被天道所鐘愛。

           按照正常的路線發展,哪怕他拒絕化道,也能夠開開心心地成長到神靈,并且,因為出身原因,天道仍舊會眷顧他。

           寒煙雙瞳有些茫然地朝著花臨的方向看去,他并沒有發現,兩行淚水從他的瞳孔中流出。

           如果可以選擇,他并不想化道。

           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成為沒有感情,只有意志的規則。

           他想和花臨永遠在一起。

           但是,無論怎樣,犧牲他一個人,讓自己所在意的人活得好好的……

           那也是,值得的。

           一道意志直接穿透寒煙的意識海。

           那是天道在詢問,你確定將要化道?

           寒煙輕聲“嗯”了一聲。

           那道意志對寒煙說,天道無處不再,為了能夠更好地融道,你可以選擇閉上眼睛去感受道則。

           寒煙搖頭。

           對現在的寒煙來說,他想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花臨,直到最后一刻。

           忽然,一道極強的威壓以寒煙為中心彌漫。

           三千域天道最強,天道無法干涉凡世間所有的事,但是它可以推動。

           寒煙想要干涉三千域修真者的事時,只能利用極為短暫的小片刻時間,那是他成功即將化道,擁有強大的實力,卻沒有成功化道的那一刻。

           只有這個時候,他的實力足夠強,與此同時,也能夠干涉三千域種種。

           從開始到結束,也僅僅是一剎那的時間。

           在寒煙那一股強大的威壓彌漫下,整個天地時間被瞬間鎖住,或者說,鎖住的并不是時間,而是這一片天地。

           他們可以通過神識感覺到周遭一切,修真者發出的攻擊被凍結住,他們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權。

           現在,他們有知覺,卻什么都做不了。

           這一片天地中,唯一能夠行動的人只有一個人。

           寒煙。

           他們雖說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權,然而他們卻是能夠通過神識,感覺到相關寒煙的一起的。

           寒煙一直都在看著花臨,他在哭。

           他們感覺有些茫然,他們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那個如玉一般漂亮清澈的少年到底做了什么?

           為什么他成為了這片天地中唯一的色彩?

           為什么,仿佛這一片天地都在向他沉???

           為什么,那個少年看起來那般強大,他卻在哭泣?

           他因什么而流淚?

           他們看著那個漂亮的少年邁開步子,一步步地走向了花臨。

           現在這個時候,花臨從表面上看起來,大約十五六的模樣,寒煙看起來也就是十一二的模樣。

           雖說二人表面上的年齡差距看起來有些大,不過,無論是花臨,又或者是寒煙,兩個人都是極好看的。

           兩個人面對面站在一起,這就好像天地間最好看的一幅畫面。

           寒煙的手指輕輕撫上花臨的面頰,摩擦了兩下。

           他的動作極為輕柔,在場任何人,哪怕是不懂情愛的人,也能夠從寒煙的動作中感覺得出他對花臨滿滿的喜歡與珍惜。

           他靠近花臨,在花臨的唇瓣上輕輕點了一下。

           寒煙并沒有什么自覺,然而眾人卻感覺到了。

           寒煙淚水留的更多了,與此同時,花臨也無聲地留下了眼淚。

           從花臨的眼神中,眾人能夠感覺得出,他是想對寒煙說些什么的,但是,現在的他卻是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用眼睛看寒煙。

           寒煙雙唇微微開啟,他以著好聽的聲音說道:“不要傷心,無論你在哪里,我都會一直伴隨在你的身邊?!?/p>

           寒煙:“我喜歡你?!?/p>

           在寒煙說出這最后的四個字后,眾人看到寒煙的身體緩緩虛化,化成了一點點的光點,融入到了天地間。

           眾人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直到這一刻,他們終于知道寒煙做了什么。

           傳言,有些人天生體質特異,為道之子,可以化道。

           所以說,那個少年,是選擇了化道?

           所謂天道,很強大。

           可是,再強大又有什么用?

           沒有辦法干涉修真者,沒有辦法真正意義上陪伴在喜歡的人的身邊,只能夠一個人孤獨寂寞地維持著天地規則……

           真可憐。

           讓一個曾經擁有過感情的人化身為道,與天地共存亡,永久獨自一人。

           只是想一想,就感覺可怕。

           以這種方式得到永生,又有什么意義呢?

           在寒煙成功化道后,整個天地忽然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時空漩渦。

           眾人能夠感覺到一道意志在時空海洋中穿梭,之后,一個個的人被那一縷意志從時空漩渦中帶了出來。

           第一個被帶出來的,是一位境界極低的中年男子,之后是一位中年女子……

           男子是東景府第一殿主,寒殿主,寒煙的生父。

           女子為寒夫人,寒煙的生母。

           他們被那一縷天地意志從時光漩渦中帶出,他們甚至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有的僅僅是茫然。

           那一道意志從時空漩渦中帶出了許多許多的人……

           其中絕大多數人的修為境界都很弱。

           那道意志,最終帶出來的是,是一個半破碎的魂魄。

           在那道意志的干預下,這一半魂魄與花臨融合,天地靈氣以著瘋狂的速度朝著花臨靠攏而來,為他塑身。

           三千域傳聞,神靈無法重生。

           這句話并沒有毛病,因為神靈重生,無論如何,重生的肉體都是無法承載神靈強大的魂魄的。

           當一位神靈將魂魄一分為二選擇重生后,確實能夠短暫的復活,然而,不完整的靈魂會慢慢地湮滅在時空的海洋中。

           但是,現如今,身為神靈的花臨在道的意志的干涉下,可以說,現在的他才屬于真正的獲取了永生。

           神靈無法重生的神話,這一刻才被真正地打破。

           然而,與此同時,基本可以說花臨重生的代價,是寒煙永遠的消失。

           那一道意志,最終做的事情是,將凌淵剩余一半的魂魄直接丟入了時間海洋之中。

           這之后,花臨肉身的重塑徹底完成。

           被鎖住的三千域緩緩被解鎖,眾人終于能夠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在場眾人在恢復對自身的掌控權后,齊刷刷將目光轉移到了花臨身上。

           花臨雙眼通紅,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天,一只手伸出,但是卻什么都捕捉不到。

           他雙唇微微開啟,他其實并不知道自己說了些什么,可其他人卻聽到了。

           他說,煙煙,你在哪里?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花臨滿溢而出的悲傷。

           花臨是傷心的。

           整個場地在短暫的沉寂后,又陷入了戰斗之中。

           寒煙化為天道,永遠地消失了,但是,他又無處不在。

           天道氣運,也是運勢的一種。

           在寒煙化為天道后,無論是花臨,又或者是流云神靈,以及所有草木之靈等等……

           均被賦予了強大了的氣運。

           氣運加深,被天道所眷顧,他們的運勢會非常強大。

           另一端,如花神宮的神靈們則是遭受到了天道的排斥,這種情況下,他們整體實力大打折扣。

           更讓花神宮神靈們感覺不好的是,他們能夠成神,很大一部分靠的是三千域諸多人的信仰之力,如今,那些信仰之力在以著極快的速度消失。

           這一場戰斗持續了許久的時間。

           直到一天一夜后,花臨從茫然的狀態中回過神,參與了這一場戰斗,這一場大戰才徹底結束。

           這一回,基本可以說繼上一次的花神之戰后,是整個三千域死亡修真者最多的一次。

           戰斗結束后,花臨雙瞳掃了所有人一眼,便從眾人眼前消失了。

           花臨最后一眼,讓諸多人感覺心底發涼,看起來冰冷而無情。

           在所有人記憶中的花臨,雖然熊,卻笑起來甜甜,整個人洋溢著歡愉氣氛的少年。但是在這一刻,花臨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沒有感情的兵器。

           黃歡歡看了看花臨消失的地方,又想到了寒煙的消失。

           她直接坐倒在地上,將臉埋入雙手之中,無聲地哭泣。

           黃歡歡有些不懂,明明大家一直在一起,玩得好好的,為什么忽然就變成了這樣?

           這個地方變成了一片血海,死了很多的人,其中,包括寒煙。

           花臨還在,他可以永遠的存活于三千域。

           但是,黃歡歡總感覺,他的心是死的。

           為什么,就變成了這個樣子了呢?

           三千域重歸于平靜。

           花臨仰頭看天,都說天道無處不在,但是他總想著……

           如果他行走的地方多一些,廣一些,是否就能夠更多地與寒煙有所接觸?

           想一想,他完全就是想多。

           不過,他相信隨著他走動的地方越來越多,寒煙會始終跟隨在他身邊的。

           寒煙的人生非常短暫,也僅僅十二年而已。

           十二年的時間,哪怕他是一位修真者,所見所聞所聽的事情都非常有限。

           花臨希望,他隨意四處走走,寒煙能夠以著陪伴的方式,與他漫步穿行于每一個地方。

           花臨感覺度日如年。

           明明寒煙從他身邊離開,也短短不過三個月的時間,然而對他來說,卻仿佛過了千萬年一般難熬。

           過去他并沒有感覺,但是現在,花臨總感覺活著就是一種煎熬。

           這三個月的時間里,花臨做了許多事。

           他悄悄地找到了所有失散于三千域的小伙伴們,他悄悄地將他們送返回了花神宮。

           在那一場戰斗之后,霸氣側漏神宗完全接管了花神宮。

           并且入住了花神宮。

           現在花神宮的狀態非常好。

           他還找到了他的母親,他并沒有現身。

           花臨知道,他現在的狀態非常糟糕,如果正面與藍如月見面,他肯定會認不出哭出來。

           過去就算了,現在,他卻不適合當著所有人的面哭了,畢竟,他是神靈。

           三千域被公認的最強者,花神。

           花臨找到藍如月后,將之悄悄地送去了光明域,花沉逸的身邊。

           將所有心中所牽絆的事情完成后,花臨又變得無所事事了起來。

           都說,神靈活久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陷入生無可戀狀態。

           其實也就是吃飽了撐得自找煩惱狀態。

           現如今,花臨就處于了生無可戀狀態。

           花臨有些茫然,為什么要活著,活著做什么?

           可每當想到他的存活,是寒煙犧牲自己所換來的,他就認為他一定要活著,而且還要開心快樂地好好地活著。

           否則,他太對不起寒煙了。

           花臨想了想,決定給自己找些事情做。

           花臨決定入世,可以體驗一下普通修真者的生活,又或者是收個徒弟,培養一代強者。

           最終,花臨隨便在三千域中找了一個下等域。

           遙水域。

           遙水域在三千域處于最偏僻的地方,與三千域絕大多數域比起來,靈氣稀薄。

           像這種窮山僻壤出刁民,花臨想,這種地方應該很容易煉心。

           花臨進入遙水域后,發現這個地方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糟糕。

           現如今,遙水域擁有三大宗門。

           花臨隨意在隸屬于青云宗管轄地的主城之一,欒城開了一家茶樓酒肆。

           他每日日常便是進入茶樓,聽聽眾人講起人生百態。

           花臨是好看的,不過為了不引起任何人注意,他簡單弄了一些偽裝,轉瞬間,他便將自己從美少年弄成了普普通通的中年大叔。

           在茶樓中,花臨聽到了許多面目全非的謠傳。

           例如,花神是個妖艷賤貨,憑借著一張絕美的臉,勾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神靈。

           傳言,三千域七成以上的神靈是愛慕花神的。

           傳言,不僅神靈們愛慕花神,便是天道也鐘愛花神,聽說,天道其實是一位愛慕花神的少年所化。

           …………

           ……

           花臨:“……”

           這一日,花臨一如既往地在茶樓中聽眾人瞎說說,然后,他的茶樓就有人來鬧事。

           在花臨走去查看事情起因時,他才知道,原來是有人看中了茶樓選址,想要讓他出讓茶樓。

           其實早在數日前,就有人來到過茶樓,說是要購買茶樓。

           花臨從不缺晶石,理所當然便拒絕了,沒想到對方竟然來這里鬧事。

           如果是過去的花臨,肯定忍受不了這委屈,但是,現在的花臨……

           現在的花臨比過去的花臨還要爆脾氣,他邁開步子,直接就將茶館中鬧事的人狠揍了一頓,丟出了茶館。

           看到這一幕,茶館眾客人們驚呆了。

           在他們的認知中,這家新開茶館主人是一位脾氣非常孤僻的大叔,每日最日常做的事,便在茶館角落中喝茶。

           一些客人還找他一起喝過酒,但是他從來不喝酒。

           有客人詢問,他為什么不喝酒?

           他們記得,他當時是這么回答的。

           他說他怕自己喝多,到時候腦子不清楚,或許會有一瞬間忘記一個想念的人。

           或者說,他太想念那個人了,因為太想念,時時刻刻都處于痛苦的狀態。

           他擔心他喝酒會上癮,用酒精麻痹自己,讓自己短暫的忘記他。

           如果,連他都忘記他……

           哪怕僅僅是一瞬間,他也會非常傷心的吧?

           眾人聽到花臨這么說,立刻就認為,這個茶樓大叔表面上看起來孤僻冷淡,內心卻是纖細敏感的人。

           這樣的人,多溫軟。

           結果眾人才這么腦補沒多久,這茶樓大叔就當眾上演了茶樓揍人并且丟出茶樓的戲碼。

           很快的,關于茶樓欺負鬧事客人的消息便傳遍了欒城。

           另一方面,那些對茶樓感興趣的修真者們也沒有放棄茶樓。

           鬧事行不通,他們開始以著其他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例如,找美人迷惑花臨。

           然而,當他們精挑細選找了一位美人進入茶樓,并且這位美人嘗試著勾引花臨時,直接被花臨嫌棄丑丑丑。

           美人誘惑不成功,那些修真者又想方設法去茶樓鬧事。

           頓時間,整個欒城都在傳著相關茶樓的事情。

           套句欒城一些人的說法,他們說,茶樓每天都在上演各種戲碼。

           總體來說,他們感覺茶樓主人就是一個謎。

           該怎么說呢,最初他們認為這大叔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叔。

           但是,這大叔不為任何美色所迷惑。

           坐懷不亂就算了。

           他們認為這大叔僅僅是一個普通人,然而,那些前來鬧事的人從普通人,變成了煉靈期修真者,之后又轉變為匯靈期,之后是御靈期,最終是半靈境。

           對三千下等域,而且還是遙水域這樣的窮鄉僻壤之地,半靈境修真者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最為強大的修真者之一了。

           然而,便是實力這般強大的修真者面對花臨時,都討不到絲毫便宜。

           那么,這位中年大叔到底強到了什么地步?

           到了這個時候,欒城眾人聽到這一則消息時是震驚的。

           之后他們開始各種方式的打探相關中年大叔的各種消息,然后想方設法靠近他。

           他們是這樣評價花臨的。

           他們說,茶樓主人應該是突破時間有些晚,看起來有些蒼老。不過,沒關系,他實力強大。

           他們說,茶樓主人長得有些丑。不過,沒關系,他實力強大。

           他們說,茶樓主人性格不好。不過,沒關系,他實力強大。

           簡單些說,欒城眾人對花臨是十分包容的。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他實力強大。

           在得知,茶樓主人沒有伴侶之后,那些欒城并沒有婚嫁的女子們立刻動了心。

           頓時間,越來越多的女子們時時刻刻頻繁出入于茶樓中。

           一時間,從茶樓開始,流傳最廣的話題便是,茶樓樓主各方面都挺符合他們心中未來伴侶的形象的,至于他長得有些讓人不滿意?

           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他強大就好了。

           不過,讓這些女子們內心崩潰的是,無論他們想方設法靠近花臨,卻均被花臨所嫌棄了。

           有些女子有些氣,或者說特別生氣。

           他們說,這家茶樓主人憑借著什么這么高傲?

           要身高沒身高,要容貌沒容貌,性格差的一筆,就這模樣,還敢拒絕她們?

           他以為他能夠找到比她們更好的嗎?

           他哪里來的自信?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這一日,茶樓來了一位少年,一位漂亮的令人感覺窒息的少年。

           在這位少年來到茶樓的那一瞬間,茶樓內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眾人看到他直接上了二樓。

           那些原在茶樓一樓喝茶的一些人見狀,立刻有部分人跟在他的身后,直接上了二樓。

           此時此刻,花臨剛拒絕了一位前來搭訕的女子。

           這位女子是個玻璃心,被花臨拒絕后便惱羞成怒,各種看不慣花臨,出言他這么糟糕的一個人,只有智障才會看上他。

           女子開始數落起花臨的各種不好,例如五短身材,容貌丑陋,性格惡劣……

           花臨無動于衷,然后,他就看到了從茶樓一樓階梯走上來的少年。

           花臨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他:“(⊙o⊙)?煙,煙煙?”

           那位眉眼極美,卻透著一股冰冷之意的少年聞言,面容明顯緩和了許多。

           少年看向花臨,輕聲“嗯”了一聲。

           花臨:“……?”

           花臨:“……(⊙o⊙)?”

           花臨:“…………???(⊙o⊙)???”

           花臨第一反應是,天啊,寒煙出現了!

           第二反應是,(⊙o⊙)天啊,他現在似乎很丑?

           等花臨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做了一件事。

           兩只手立刻撫上了自己的臉頰,搓了搓,之后將臉上的偽裝給去掉,頓時間,展露在眾人眼中的是,花臨絲毫不弱于寒煙的美貌。

           這一刻,茶館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驚呆了,就差將眼珠子給瞪出來了。

           其中,尤其是那位前一刻還在滔滔不絕以著花臨又老又丑來攻擊花臨的女子,簡直傻眼了。

           花臨將臉上的偽裝給去掉后,一臉呆萌地看向寒煙,詢問:“我美不美?”

           寒煙點了點頭,一臉認真道:“你最美?!?/p>

           花臨:“……”

           花臨眨了眨眼,沉默了一下,他說:“你……”

           寒煙靠近花臨,握住他的小手。

           花臨想了想,撅起嘴,在寒煙臉頰上親了親。

           寒煙白皙的面頰上染上兩片紅暈,也在花臨面頰上親了親。

           花臨詢問:“你現在是怎么回事?”

           寒煙說道:“我現在很好,有些特別?!?/p>

           寒煙想了想,又繼續說:“想化道就化道,想化人就化人?!彼D了一下,又說:“不過,我是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才做到這一點的?!?/p>

           花臨:“(⊙o⊙)!”

           寒煙:“所以,這回你真的可以無所顧忌的懟天懟地懟空氣了?!?/p>

           寒煙:“無論你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我都可以為你解決?!?/p>

           寒煙:“因為我很強?!?/p>

           花臨:“……”

           茶樓眾客人:“……”

           花臨握住寒煙的手,說道:“走吧?!?/p>

           寒煙:“去哪里?”

           花臨:“懟天懟地懟空氣去?!?/p>

           寒煙:“……”

           茶樓眾客人:“……”

           花臨:“最近這個城市總有些人說我丑,神煩,我們去將這些人一一揪出來,胖揍一頓,從這個開始做起?!?/p>

           寒煙:“嗯?!?/p>

           茶樓眾客人:“……”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