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修真之花世

        第一百六十七章

        修真之花世 紅夜 7385 2023-07-14 16:4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眾人見過嘴賤的孩子,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長得這么可愛,聲音這么綿軟,言語卻這般犀利的孩子。

           街道上,那些偽裝過路人,在這片路上走過來走過去的路人甲乙丙停住了步子,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花臨。

           隊伍中,要求花臨拿出丹藥的中年女子面色冰冷,看著花臨的目光中隱藏殺機,一觸即發。

           隊伍外,圍觀眾人看著花臨的目光就好像在看待宰的羔羊,時時刻刻準備趁亂下狠手。

           但是最終結果是,這里始終沒有亂。

           每一個基地的建設不易,設立有各種法陣,從外部破壞不易,從內部破壞卻也不難,為了一個好的休憩地,如非必要,沒有人愿意冒這個險在這里進行戰斗。

           另一方面,如隊伍中對花臨的私人財產有著覬覦之心的中年女子等人則是想著,他們如果現在對花臨出手,即便搜刮出什么東西也是要大家一起分的,既然如此,還不如帶著花臨離開基地,暗下對花臨下殺手比較合算。

           一切,以利益為先。

           最終,隊伍重新回到了旅店,不過這并非長久之計,要知道,在基地的每一天都會消耗大量的提純血,他們什么時候離開基地?如何與基地中的各勢力保持良好關系順利離開基地?這成為眾人最為煩惱的問題。

           有人提議,不如將花臨交個各大勢力。

           還有人說,他們私下查探過花臨那一批丹藥得到了多少提純血,只要得到這些提純血,足夠他們的修為增進許多了。

           在這亂世中,只要有絕對的利益,便可以讓他們鋌而走險。

           隔日,隊伍分成兩批,一批留在基地,一批離開了基地,天黑之前,這一批人又回來了。

           如此連續七天,第七天的時候,老者將花臨掩藏在人群中,做好了偽裝,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基地。

           他們的偽裝做的很好,但是在化劫丹的誘惑下,連續七天,哪怕明知自己的行為或許會多此一舉,可是還是有不少勢力緊緊地盯著這一批人。這一場戰斗不可避免,問題在于,七天后的現在決定參戰人數的多少。

           花臨一行人離開基地,路上挺順利,最初一個時辰沒有遭遇到任何攻擊,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人挺沉得住氣,沒有人率先出手。

           一個時辰后,終于有隊伍按耐不住,朝著花臨所在的隊伍發動了攻擊。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花臨。

           這個隊伍人數高達兩千,目標明確,所有人都不懷疑,他們一出手,或許過不了多久便能拿下花臨。有了這一層擔憂,其他隊伍的人忍不住了,下一刻同時朝著花臨發動了攻擊。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群同時朝著一個方向攻去。

           以老者為首的一干人將花臨護在了身后,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自身的隊伍中也有一批人目光陰毒的盯著花臨,等待時機,暗下殺手。

           面對數量如此龐大的一群修者,老者等一眾修者面色凝重,如臨大敵,花臨面色如常,波瀾不驚,他運轉靈訣,金紅絲線圍繞著他旋轉,他剛要做出攻擊,似有所感,朝著遠處望了過去。

           這個時候,那數量龐大的一群人已經與老者有了初次的交鋒,無論是數量上,還是實力上,老者一行人都弱于下風,諸多修者蠻橫的闖過阻礙,直直攻向花臨。

           此時此刻,花臨可愛的面容上染上一層凝重,目光直直地盯向遠方。

           他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自己所面臨的危機。所有人都在想,這些第一批靠近花臨的修者一定能夠輕易的拿下他,但是就在這些修者踏入金紅絲線范圍的剎那,那些漫無目的游走的絲線化為了奪命的利刃,轉瞬間,修者鮮紅的血液染上了這一片大地。

           所有人都震驚了。那些金紅相間的絲線是什么東西?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眾修者還沒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有一位修者的驚呼聲傳入眾修者的耳中,讓他們從適才的震撼中回過了神!

           一位修者手指顫顫巍巍的指向某個方向,說道:“那,那是什么???”

           眾修者隨著這位修者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頓時面色蒼白,沒有了絲毫的雪色。

           半空中,有數量龐大的人群以極快的朝著他們靠近,那一眼望去,數量并不比他們少,最讓他們驚懼的是,從氣息上看來,那些并非是修者,而是,嗜血者!

           幾乎可以說,這是自五界混亂以來,他們第一次見到數量如此龐大的嗜血者隊伍,而且,還是一批極為強大的嗜血者!

           眾修者腦中只有一個字,逃!

           這一批修者中,有些修者只是想了想“逃”這個字,還有一批修者卻已經付諸行動,邁開了步子。

           忽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遠方朝著他們壓制而來,那一刻,他們感覺身體被什么東西束縛住了,動彈不得。

           他們面色死灰,目光寫滿驚駭,如此遙遠的距離所散發出的威壓便能壓制得住他們這么多人,那些嗜血者中的最強者到底是有多強?幾乎不用想,他們都知道,那至少是超越長生境的存在,甚至是接近王者的存在。

           此時此刻,他們能清晰的感應到死亡的臨近。

           很快的,那一群嗜血者飛到了他們面前,凌空而立。

           與以往不同,在以往,那些嗜血者見到了他們便會朝著他們撲過來,但是這一次,那些嗜血者好像被限制了一般,安靜地站在一位少年的身后。

           少年很年輕,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年紀,俊逸的面容上還有著一抹稚氣,眸色卻冰冷,少年身穿一襲白衣,身型看起來極為單薄。

           眾修者看向那位少年,不知為何,他們看著少年與眾多嗜血者共同站立的畫面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忽然,有一位修者以極輕的聲音說道:“他,他是人,他不是嗜血者!”他的聲音很小,但是在這安靜的場地中清晰的傳入到了眾修者的耳中。

           聽到他的話,眾修者恍然,因為那個為首的少年是人,是一位修者,所以,當他與眾多嗜血者在一起時,才會如此的違和。

           但是,修者和嗜血者和平共處?這怎么可能?

           少年一雙眸子在眾修者之間掃了一眼,最后落到了花臨的身上。

           花臨并沒有看少年,而是看向了少年身后的兩位嗜血者,一位是東景府的大殿主,寒煙的父親,另一位是曾經器神宗的大長老,他的外公。那兩人,是他和寒煙至親至愛的人。

           少年道:“你很弱?!?/p>

           少年的話,讓花臨將目光收回來,放到了他的身上。

           一人在半空,一人在地面,少年的視線讓花臨感覺至高臨上,他抿了抿唇,靈訣運轉,足下生出符文,緩緩升空,與少年齊平。

           少年輕撫了一下頭發,冷風吹拂,雪色的衣衫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那單薄的身形看起來越加單薄,他說:“你的忽然出現,讓我感應到了危險?!?/p>

           花臨沒有說話。

           少年沉默了一下,又說:“我這次來,是為殺你而來?!?/p>

           花臨與少年的雙眸對視,眉頭微皺,說道:“我見過你?!?/p>

           少年:“……嗯?!?/p>

           花臨回想了一下,過往的記憶在腦海中翻轉,他雙唇微微開啟,說道:“七年前,仙靈谷,你叫鈴鴛,鈴鐺的鈴,鴛鴦的鴛?!?/p>

           少年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我是叫凌淵,凌霄的凌,淵源的淵?!?/p>

           花臨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他目光直直地看著凌淵,詢問:“嗜血者是你制造的?”

           凌淵眉頭微皺,他的手撫了撫額頭,目光朝著身后的一位年老的嗜血者瞥了眼,說道:“準確來說,嗜血者是我另一半的靈魂為自己制作的?!?/p>

           花臨道:“那么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凌淵沉默了一下,說道:“神靈,很強,如果能夠成為超越神靈的存在,其實,也挺好的?!?/p>

           花臨道:“挺好?毀掉五個世界,埋葬數十神靈給你做嫁衣?這樣挺好?”

           凌淵并沒有正面回答花臨這個問題,說道:“聽說,成為超越神靈的存在,便能夠穿梭于時空,在失去的過往中尋找逝去的存在,帶到現世?!彼D了一下,又說:“輪回轉世,靈魂或許是相同的,但是,卻始終不再是記憶中的那個人,只有那個時空中正在經歷那一世的那個人,才是記憶中的人。超越神靈的存在,真的很強,是不?”

           從凌淵說話的語氣中,花臨能感覺到他的一絲猶豫。

           花臨沉默了一下,詢問:“……你,現在的你,被你另一半的靈魂……控制了嗎?”

           凌淵將放在那位年老的嗜血者身上的目光收回來,與花臨的目光相對,靜默片刻,緩緩說道:“我還記得七年前你對我說的話?!彼謱⒃掝}轉移開了。

           花臨:“……”

           凌淵說:“七年前,你對我說,救命之恩需涌泉相報,萬不可忘記?!?/p>

           花臨:“嗯?!?/p>

           凌淵道:“今天,我不殺你。不過,你我終會有一戰,下次再見,我不會手軟?!闭Z畢,他一揮手,帶領萬千嗜血者從眾修者眼前離去。

           凌淵來的忽然,走的更是突然。

           眾修者腦中翻轉,來來回回均是花臨和凌淵的那一段對話,尤其是那一句“毀掉五個世界,埋藏數十神靈”的這一句話!眾修者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花臨,這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看起來很是稚嫩,但是,似乎知道他們都不知道的一些隱秘?

           眾人目光閃爍,有些修者想,花臨身上可能藏有更多的寶藏,有些修者則是猶豫,是否還要進行殺人奪寶?

           貪婪是人的天性,在知道花臨的價值可能比想象中更高的現在,更是讓部分喪心病狂的修者想要接手花臨的一切,沒有任何猶豫,朝著半空中的花臨發動了攻擊。

           忽然,“吱吱吱吱”的叫聲傳入眾人的耳中。

           眾人聞聲看去,再一次震驚了。

           入眼所見,是一片遮天避地的鼠軍,而它們的領軍人,是一只只有嬰孩巴掌大小,毛色雪白的一只雪鼠。

           眾修者的腦海中閃過了三個字――

           攝魂鼠。

           攝魂鼠被稱為攝魂鼠,是因為它有一雙被世間稱為最美的眼睛,那是一雙美到勾魂攝魄的眼睛。

           此時此刻,攝魂鼠那一雙眼是處于睜開狀態,但凡看向攝魂鼠的眾修者或多或少受到了攝魂鼠的影響,其中甚至有不少心性較弱的修者目光呆怔怔地盯著攝魂鼠看,仿佛被勾走了幾縷魂魄。

           這還只是隨意盯著攝魂鼠看的結果,如果,攝魂鼠與他們的目光相對……

           眾修者只要想一想,便感覺不寒而栗。

           攝魂鼠在距離花臨八米的距離時停止,小小的身軀漂浮在半空,一雙墨色的眸子朝著眾修者掃了一眼,看向花臨:“吱吱吱吱!”

           花臨眨了眨眼,“啊”了一聲,終于想起,他曾經似乎也有這么一只寵物。

           花臨記得他當時養的那只小白鼠很喜歡睡,有時候睡在他的小口袋里,有時候睡在他的枕頭上,還有些時候掛在他的衣角上睡。

           花臨好動,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遺失了攝魂鼠,而攝魂鼠又最是喜歡睡,存在感微弱,因此他并沒有注意到自己丟了什么東西。等如今注意到的時候,已經過了七年。

           花臨:“……”他是一個不合格的主人。

           攝魂鼠極難誕生,用腳趾頭想,花臨都知道,眼前這只攝魂鼠便是他遺失的那一只。

           攝魂鼠:“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它那一雙如墨的眸子寫滿了控訴。

           什么鬼?花臨聽不懂,不過這并不妨礙他與攝魂鼠交流:“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攝魂鼠:“……吱吱吱?”什么鬼?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