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修真之花世

        第十章

        修真之花世 紅夜 11741 2023-07-14 16:4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景蘭幼學府馬上就要迎來了每三個月一次的排班考試了。

           排班考試分比試和實戰,花臨想要在這一次的實戰比試中一雪前恥,讓寒煙跪下唱征服。

           現如今,花臨有十二張水靈符,二十八張火靈符。如果可以,花臨還想要制造出加強版的清風符、冰靈符等……準備萬全,他的勝算越多。

           只是,花臨太窮,他只有三個晶珠……

           就算花臨一咬牙,狠狠心,將手中的四十張靈符出售,他能得到幾個晶石?大概也就六十塊晶石。

           花臨忽然想起在自由商街穿得沸沸揚揚的事件,一個同他年齡相差不多的小孩,將十張一級靈符售出一千塊下品晶石。

           花臨想想自己的四十張六十塊下品晶石,再想想那個孩子的十張一千塊下品晶石……

           對比了一下這個差距,花臨整個人都不好了。

           花臨想,如果他的靈符也能售出這個價就好了,就算售不出這個價,四十張靈符賣出一百塊下品晶石的價格,他也會很開心。

           他回想尚德靈符店掌柜的那張狐貍嘴臉,撇撇嘴,那個掌柜怎么可能這般大房?

           花臨想想,他還是不要賣靈符了,就是賣出去也只能拿到六十塊下品靈石,用這筆晶石也只能買到六十份靈符制作材料,用這么點的材料,他能繪制出清風符嗎?

           尤其是,初次繪制不同屬性的靈符時,成功率會驟降?;ㄅR感覺這般做太冒險了,或許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花臨只得忍痛割舍其他屬性靈符,靠著手上一共四十張的水火靈符備戰了。

           花臨殊不知,遠在自由商街的尚德店鋪掌柜的望眼欲穿,就盼花臨能大駕光臨。

           四十張一級靈符你想要一百塊下品晶石?孩子,別說一百塊啊,就是一千塊都沒問題??!

           花臨決定,先將靈符擱置一邊,鍛煉一下身體。

           他天生具有蠻力,他既然有這個天分,他就要將之發揚光大。

           花臨一想就做,他跑出了花雨殿,繞著花海跑了一圈,找到了一塊百來斤的大石,將之抱了起來。

           好輕松。

           花臨將百來斤的大石丟下,尋到了一塊二百來斤的大石,將之抱了起來。

           挺輕松。

           花臨將二百來斤的大石丟下,尋了一塊三百來斤的大石抱了起來。

           還好。

           花臨將三百來斤的大石丟下,尋了一塊四百來斤的大石抱了起來。

           能行。

           花臨將四百來斤的大石丟下,尋了一塊五百來斤的大石抱了起來。

           ……有些沉,不過,勉強可以抱得動。

           花臨猙獰著一張小臉,小手抱著比自己還要大的巨石在花海中艱難移動。

           花雨峰的下人們看到這一幕,一臉驚愕。

           花臨的天生巨力是出了名的,卻也沒有特意測試過,因此,他們從不知道,花臨的力氣竟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這也太夸張了吧?

           哪怕煉靈巔峰強者的*力量,也不過如此吧?

           他們恍然,難怪,這個孩子可以僅憑著一股蠻力,鎮壓景蘭學府那么多的倒霉孩子。

           這一天,他們不由觀察著這個年幼的孩子。

           他們認為,花臨抱著巨石如此艱難,或許堅持不了多久便會放棄,可他卻堅持了一整天。

           他們想,他們花雨峰的小主人性子極為堅韌。

           天色漸暗,花臨抱著五百斤的巨石艱難移動。

           驀地,花臨看到了花沉逸。

           花臨“啊”了一聲,那一雙大眼雪亮,速度明顯加快地朝著花沉逸奔了過去。

           看到這一場景的人就差將眼珠子瞪了出來,這絕對是深深的愛啊,原本那個孩子抱著五百斤的巨石移動都艱難,一見到花沉逸,竟然可以小跑了……

           花沉逸站在原地,一臉溫柔的看著花臨抱著巨石朝著自己跑過來,然后,他看到花臨抱著巨石朝著自己撲過來了……

           花沉逸:“……”他食指朝著巨石輕輕一點,巨石被一股火靈氣包裹,脫離花臨的懷抱,落在了地面。

           少了巨石,花臨頓覺腰不疼了腿不酸了手不麻了走路也來勁兒了。

           花臨一把撲到花沉逸的懷中。

           花沉逸將花臨抱起來,檢查了一下他的小手。果然,花臨的兩只小手已經被磨破了皮,流出了點點鮮紅。

           花沉逸有些心疼,但是,修煉一途便是如此。想要獲得強大的力量,付出是必不可少的。

           花沉逸動作輕柔地為花臨上藥,他問:“疼嗎?”

           花臨拿著臉蹭了蹭花沉逸的臉,撒嬌道:“疼?!彼D了頓,又說:“但是,臨臨會努力?!币驗橄胱儚?。他不想再聽別人說,東景府的二殿主竟然有廢物一般的兒子,他想要做一個能讓父親驕傲的兒子。

           花沉逸捏了捏花臨的鼻子,輕聲說:“乖?!?/p>

           花臨小手摸了摸肚子,說:“餓了?!?/p>

           花沉逸笑笑,抱著花臨去了飯廳。

           晚飯過后,花臨小跑回房間,將之前買好的兩件衣裳拿了出來。

           花臨先將黑底碎花衣裳送給花沉逸,又將水藍色的衣裳送給了藍如月。

           花臨說:“爹,娘,這是臨臨送你們的,你們穿穿看?!?/p>

           花沉逸看著手中的黑底碎花衣裳,有些無語,他平常的穿著非黑即白,如今,讓他穿五顏六色的碎花衫?

           這……

           但是花沉逸看著花臨亮晶晶又期待的小眼神……

           花沉逸無聲地嘆了一口氣,輕輕一甩手,不過眨眼的功夫,他身上的衣裳已經換成了黑底碎花衣。

           花臨的眼光是好的,他挑的衣服不錯,而花沉逸是天生的衣架子,無論任何衣裳穿在他的身上,都能穿出出塵的氣質來。

           這間碎花衣衫無疑是花俏的,可穿在花沉逸的身上卻相當的合適。

           花臨一把撲到花沉逸懷里蹭了蹭,說:“不愧是臨臨的爹?!弊蠲懒?。

           藍如月換上水藍色衣裳,讓她平添了一股如水般冰涼的氣質。

           花臨說:“爹和娘最美了?!?/p>

           藍如月輕輕一笑,將在花沉逸懷中的花臨抱到了自己的懷中。

           室內一片溫馨。

           晚上,花臨要求花沉逸給自己洗白白。

           花沉逸應了一聲好,抱著花臨進入了浴室洗白白。

           花臨光裸著小身板踏進水池中坐在水中的臺階之上,兩只小手扯著自己的小鳥兒玩,將清洗自己身板的任務全權交給花沉逸。

           花臨問道:“爹,你說,什么樣的一級靈符十張就能售出一千塊下品靈石的價格?”

           花沉逸為花臨清洗身板的動作頓了一下,道:“修煉神符?!?/p>

           花臨疑惑:“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花沉逸說:“聽說,這一種靈符中蘊含著極為純凈的靈氣,很容易吸收。短短一個時辰的修煉,便能抵得上煉靈期修者一個月的修煉量?!?/p>

           花臨聞言雙瞳一亮,他是無之血脈,修煉天賦慘不忍睹,如果,他也能擁有這種靈符,是否表示,他能夠趕得上一般人的修煉速度?

           花臨看向花沉逸,說:“爹,我也想要?!?/p>

           花沉逸寵溺一笑,道:“嗯,好?!逼鋵?,早在第一次聽到修煉作弊符的作用時,他便有這個念頭了。

           花沉逸將花臨洗的白白嫩嫩香香甜甜后,為他擦干身上的水珠,給他穿上了中衣。

           花沉逸抱起花臨,將花臨抱回了他的臥室。

           翌日。

           花臨早早起床,吃過飯后便開始了修煉。

           短短幾個時辰,花臨已經可習慣了五百斤巨石的重量,移動起來不再艱難了。

           第三天的時候,花臨已經可以抱著五百斤巨石閑庭信步了。

           第五天的時候,花臨已經可以抱著五百斤的巨石小跑了。

           花雨峰的人毫不懷疑,按照花臨的成長速度,再練幾個月,或許就能抱起千斤巨石了。

           第七天,花臨將巨石丟下,決定鍛煉一下身體的靈敏度。

           上次跟寒煙的對決,花臨感覺寒煙的速度敏捷度提高了。在這一方面花臨并不差,雖然跟寒煙比起來是差了些許,可跟絕大多數的同齡孩子相比,他依舊可以站在頂端,屬于最出色的那一批。

           關于敏捷的訓練,藍如月決定親自教導花臨。

           藍如月在花海中設立了陣法,陣法由一百零八根柱子形成,它們會不時改變路線,成為花臨路上的障礙物。

           藍如月要求花臨重新抱起五百斤巨石,從柱間穿梭而過。

           花臨自信滿滿,可他第一次嘗試,便與忽然出現的一根柱子相撞,花臨頓時眼冒金星地摔倒,他從地上爬起來,再沖,再撞……

           藍如月看著都感覺心疼,她想對花臨說,既然身體的反應比眼睛慢,那就放慢前行速度……可是,話到了嘴邊,她又說不出來。

           為了成長,這是必經之路。藍如月雙手握緊成了拳。

           花臨也知道,只要放慢速度,那就可以減少與柱子之間的碰撞率,可是,如果那樣他怎么會記得疼?就是因為有挫折,他才能爆發潛能吧?

           這一天,花臨傷得遍體鱗傷。

           第二天,花臨的傷少了些。

           第三天,藍如月說:“再過兩天,就是景蘭學府排班筆試了,你可以將巨石丟掉,適應一下你自身的速度與靈敏度?!?/p>

           花臨丟掉巨石,在柱子之間穿梭,速度是抱著巨石時的數倍,極快。

           藍

           如月素手輕輕揮動,緩慢的控制著柱子加快速度移動。

           花臨忽然感覺剛才還能輕松地穿越障礙,結果忽然就變得難了。

           驀地,花臨看到有一顆水球向自己打了過來。

           花臨眼睛是看到了,可是身體卻躲不過,瞬間被淋濕了。

           藍如月道:“不要停,繼續?!?/p>

           柱子的移動越來越快,水球越來越多,花臨也在進步著……

           另一方面。

           近日,前往東景域的人驟然變多,真靈大陸頂尖大能紛紛派人前來東景域尋找作弊神符的制作者。

           根據東景城自由商街尚德靈符店掌柜所說,售符者是一位年約四、五歲的小男孩,衣著華貴,黑發黑眸,面容精致可愛。

           根據店家的描述,大家畫出了一幅畫像,很像是東景府二殿主的獨子,花臨。

           難道,這符是花臨出售的?

           這怎么可能,花臨身為二殿下的獨子能缺靈石,將如此貴重的靈符以兩張靈符三塊下品靈石的價格出售?

           想想就知道,這不可能!

           如此一來,他們想要尋找靈符出售者的線索便斷了。

           有些人不甘心,他們說,有沒有可能是花臨偷偷自東景府竊取靈符,拿出來賣靈石賺零用了?

           這件事被東景府的高層聽聞,心想真是如此就好了。

           可他們比誰都清楚,整個東景府沒人能煉制出“修煉神府”。

           事實上,比起任何一方,以制符聞名的東景府是最想找到“修煉神符”的制作者的。

           只是,他們無論朝著任何方向搜索探尋,跟眾人的道路是一樣的。

           靈符來自花雨峰的花臨。

           但是東景府高層卻比誰都清楚,這段時間花沉逸為了找尋“修煉神符”的制作者,以及為了購買到“修煉神符”,已經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花沉逸是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修煉神符”的,不僅是因為仙靈谷的火靈果,更是為了獨子的無之血脈天賦。

           東景府有位弟子異想天開道:“花花小師弟前些日子在靈材閣不是有一級靈符材料購買記錄?那些靈符不會是小師弟繪制的吧?”

           眾人聽聞嘴角抽了抽,一臉鄙視地看向這位弟子,說道:“你睡醒了嗎?”

           異想天開弟子:“……”他認為,他需要重新睡一覺,等睡起了,他就清醒了。

           任誰都不會想到,就是這位弟子的胡言亂語,卻是事實的真相。

           就在所有人尋找“修煉神符”的制造者的情況下,景蘭學府迎來了每三個月一次的排班考試。

           排班考試分筆試與武試。

           筆試比的是真靈大陸語言、修真理論、數算、生活常識,武試則很簡單,如果自認實力強,可挑戰學府任何一個人。若對自身沒有自信,便要進行一場又一場的淘汰賽。

           這一日一大早,花沉逸與藍如月一起送花臨去景蘭學府。

           在連焰戰車內,藍如月道:“作文很簡單,根據標題,你想到什么就寫什么?!?/p>

           花臨點頭。

           藍如月道:“在考修真理論這一科目之前,記得將娘給你重點標記的那部分溫習一遍?!?/p>

           花臨大力點頭。

           藍如月道:“數算時一定要靜心,問題應該不會太難,掰著手指頭算一算,應該能過。臨臨一定要謹記,算過一遍還要再算一遍檢驗對錯?!?/p>

           花臨用力點頭。

           藍如月道:“臨臨,記住,西瓜是長在地上的,桃子是長在樹上的,能結網的是蜘蛛,balabala……”

           花臨連連點頭。

           藍如月忽然問:“魚是怎么出來的?”

           花臨一臉認真:“種出來的?!?/p>

           藍如月扶額嘆息。

           花沉逸:“……”

           幼學府的筆試分成了十個考場,同班級的學生被分散,分批進入了不同的考場。

           第一門考試是真靈大陸語言,題目是根據自身情況,寫一篇一百字以上的文章。

           花臨寫:我要成為像英雄張白一樣的人,走過村莊路過城鎮,成為愛與正義的化身,代表武道消滅壞人,斬妖除魔做盡好事,在美女面前留下陽光正面帥氣的影子,成為小朋友們的榜樣,父親母親的驕傲,人民的英雄……

           花臨這一百來字寫得錯字連篇,甚至有些字直接用圖來代替。

           第二個考的是修真理論。

           題目是,如何才能自煉靈期突破至匯靈期?

           花臨寫:一路突破至煉靈巔峰圓滿,便能突破至匯靈期。

           第三個考的是數算。

           一塊上品晶石加兩塊中品晶石加三塊下品晶石減去一塊下品晶石,等于多少下品晶石?

           花臨回:一塊上品晶石加兩塊中品晶石加兩塊下品晶石。

           第四個考的是生活常識。

           冬夏兩季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花臨寫:冬天穿的多,夏天穿的少。

           這一路考下來花臨只覺簡單至極,一點兒不費腦子。

           花臨自我感覺良好的走出了考場,出了幼學府,與在外等待的父母相會。

           藍如月詢問:“臨臨,考的怎么樣?”

           花臨驕傲回答:“很好,題目很簡單?!?/p>

           藍如月露出一抹微笑,摸了摸花臨的頭,道:“臨臨真聰明?!?/p>

           花臨抬頭挺胸。

           藍如月隨口問道:“臨臨,生活常識考的是什么?”

           花臨道:“冬夏兩季的區別?!?/p>

           很簡單的題。藍如月笑問:“你是怎么回答的?”

           花臨大聲回答:“冬天穿的多,夏天穿的少?!?/p>

           藍如月面上的笑容裂了。

           花沉逸:“……”

           下午,景蘭學府武斗場開啟。

           每年這個時候便有無數家長瘋狂涌至景蘭學府,想要觀戰,攔也攔不住。因此,每到這個時候,景蘭學府便會開啟學府之門,歡迎眾家長入內。

           武試分五十個賽臺,從最弱的學生開始比試。

           花臨是十班的,無論他的真實戰力值有多強,他都是十班的,被排在了第一波的出場名次。

           花臨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上了賽臺,他的對手還沒來得及上臺自動認輸,便聽花臨大聲喊:“寒煙,我要挑戰你!”

           眾孩子聽到這句話,瞬間開心了。

           寒煙應戰。

           兩人分別站在賽臺的兩邊,彼此盯視。

           花臨忽然動了,他的速度極快,宛若箭矢一般沖向寒煙,同時,小手拿出了十張水靈求,直接向寒煙甩了過去。

           水靈符在空中化成了十顆極為純凈的水靈球,散發出了極為濃郁的水靈氣波動。

           這一刻,不少圍觀者瞠目結舌,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那個小孩,丟出去的是什么?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