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二七:以獸制獸,黑暗之地【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9035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此一幕,縈繞在天翊心頭的不安越發激涌,按照辰南子所說,板角青牛若是發起飆來,整個風瀾大陸,能將之阻攔的人屈指可數。

           見閆帥無動于衷,板角青牛的牛哞聲再次震嘶而起――“哞哞!”

           伴隨著怒吼之聲的響起,板角青牛的兩目頓變得腥紅無比,這是它激怒的前兆。

           板角青牛道:“小毛賊,今日你若不將青牛果歸還于我,我便將你們統統斬殺在此!”

           語落,板角青牛身上的氣勢更添凌厲,眼看其激憤成怒勢若暴走,正在這時,閆帥道:“大蠻牛,你的脾性倒是一點沒變,我既然敢再次歸來,難道會來自投羅網?”

           說著,閆帥轉目而視,這一次,他沒有去看天翊,目光徑直落到小笨與大青的身上。

           被閆帥這般盯著,小笨下意識地一愣,憨態畢現,倒是大青眉有溝壑成形,眼有精芒浮掠,似是洞察到了閆帥之用意。

           板角青牛哞哞兩聲,牛光牢牢將小笨與大青鎖定,一番打量之下,它輕蔑地收回目光,在其眼里,小笨與大青的血脈之力雖有不凡,但實力卻弱小不堪。

           它轉目看向閆帥,憨實的眸光不乏憎惡,言道:“小毛賊,你竊我青牛果,害我渡不了塵世劫運,身犯之者,當以為誅!”

           言罷,自板角青牛的身上,再起浩蕩木元波動,只聽得一道憤吼之聲震顫寰宇――“哞!”

           霎時間,虛空之巔,一尊巨化的牛影投射而出,其影之大,遮天蔽日,青光浩淼,彌散滿天。

           見此一幕,閆帥的額頭隱有黑線挑浮,他側目朝著天翊看去,這一出戲若無天翊點頭,恐難為繼。

           天翊端然默望,對于閆帥的心思他又豈會不明于心?后者這是希望以獸制獸,只不過那制前得加個“騙”字。

           這一刻,百里西風卷飛揚,鳴塵嘯土齊登場,青牛傲立凌云巔,虛空成影掩殘陽。

           感受到板角青牛的憤恨,大青饒有意味地朝著天翊望去,似作詢問之意,倒是小笨仍舊一副憨態可掬模樣,若還摸不清狀況。

           天翊頓了頓,這是一場博弈,一場他似乎別無選擇偏又危險至極的博弈。

           沉寂片刻,天翊對著大青點了點頭,他置身不到事外,這一場危險的角逐,無關好勝,無關爭意。

           承接到天翊之意,大青明悟地示意了一眼,繼而鄙夷地沖著小笨側目一視。

           下一刻,大青的身影已作鵬飛而起,熊影不復,青龍升云,一聲獨吟,傲嘯天闕。

           伴隨著大青的騰空,天幕之上絳氣涌生,混沌疑初判,洪荒若始分。

           見狀,板角青牛眉宇微沉,那打量著大青的眼眸中多了些重視,但也僅僅是一些,且稍縱即逝。

           板角青牛道:“沒想到一頭小小的萬古青龍,體內蘊含地純正青龍血脈竟如此濃厚,但僅憑你,便想與我為敵,未免太過自不量力了一些?!?/p>

           說話之際,板角青牛昂了昂頭,左前蹄微地一抬,投射虛空的巨化牛影也隨之抬起了前蹄。

           剎那間,自那虛化的蹄影之下,倏有磅礴浩蕩的木元之力凝匯,直若一朵青色祥云凝實厚重。

           眼見著板角青牛的牛蹄便要落下,大青突然開口人言:“大蠻牛,你這一腳若是落下,今日保管你吃不了兜著走!”

           說著,一道龍吟聲傲嘯蒼穹,神之來兮風飄飄,雷驚電激霧緲緲。

           風去霧散,天幕寂靜一片。

           板角青牛愣眼巴巴地盯著大青看著,眼眸之中飽含震驚,那懸空的前蹄硬是沒有落下。

           如此遲鈍好半響,板角青牛方才從驚愕中醒轉過來,它撤回了前蹄,不可思議道:“你...你隱藏了實力?”

           大青龍頭一仰,狀有輕蔑謔然,言道:“也只有如你這般的蠻牛方才會竭忠盡智,以事其道,偌大風瀾,你板角青牛算得老幾?”

           語落,大青的姿態更顯張揚,這一刻,它就如一頭絕世兇獸,恣意昂然,不可一世。

           板角青牛緊額以蹙,鼻息間的憤然激氣縱橫不止,它板角青牛,實力通玄,它雖不知風瀾大陸它排老幾,但它若想,橫行無忌應無大礙。

           可今日,它竟是被一頭萬古青龍當面質問,這讓它憤怒交加,隱有怒發沖冠而起之勢。

           板角青牛道:“你既能開口人言,想來距離渡劫之期也不遠了,既是如此,我倒要瞧瞧,你到底有何能耐這般不可一世?”

           言罷的一瞬間,板角青牛怒吼一記,兩只前蹄踏風而起,攜卷而動的木元之力,直讓天顫地震。

           大青面不改色,從容以應,龍身于長空之上搖擺騰挪,風云色變,力浸荒山。

           眼看著板角青牛的兩只前蹄踏天而落,正與此時,荒漠之上再起傲嘯,只見得一道流光沖霄而起,一尊巨化的熊影須臾即至。

           這一刻,小笨化成了大地之熊本體,它憨怒激言:“大蠻牛,你若再這般不識趣,今日定將你打得滿地找牙!”

           聞言見影,板角青牛那踏落的前蹄硬生生地懸空不動,它瞠目結舌地凝視著飛抵到大青身邊的小笨,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大青白了小笨一眼,言道:“大笨熊,你怎么老是慢半拍?這大蠻牛與你頗有幾分相似,只是它沒有你懂得隱忍!”

           說著,大青鄙夷地瞪了板角青牛一眼,眸中哪有絲毫懼意?有的只是輕蔑與不屑。

           小笨撓了撓頭,笑道:“你也說了,我是大笨熊的嘛,慢半拍自然情有可原?!?/p>

           言語之際,小笨的目光已側轉到了板角青牛的身上,它依舊憨態可掬的笑著,但這笑落到板角青牛的眼中,卻已遠超了風輕云淡。

           小笨道:“大蠻牛,你不是牛氣沖天嗎?來,給本熊沖一個瞧瞧,要是本熊覺得不錯,今天這頓打就給你免了?!?/p>

           聽得小笨這般挑釁之言,板角青牛直氣得兩目腥紅,偏又不敢發作。

           若是換做往常,誰敢這般戲謔于它,它恐早已暴跳如雷,但此次不同往日,它所面對的,乃是與它一樣踏入高境的兇獸,而且僅憑兩獸的戲言來看,它似乎并不被這兩獸放在眼里。

           沉寂了好半響,板角青牛眸中的血色漸漸消退,它沉著聲道:“沒想到威名赫赫的大地之熊竟也會做欺瞞狡詐之事,你們若是有能耐,一個一個上!”

           它咽不下心中的那一口怒氣,但殺意卻已完全斂住,有兩個同等階的兇獸在場,它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讓自己身為牛的尊嚴不被獸踩踏。

           小笨轉動眼珠,沉思片刻,言道:“大青說我是大笨熊,我看你才是真的笨!我跟大青一個一個上,跟我們兩個一起上有何區別?你難道以為憑你一牛之力,還能連續獨戰我們兩個不成?”

           說著,小笨看向大青,再道:“雖然我不喜歡跟你聯手,但今天就破例一次,我們先把這大蠻牛揍一頓后,再入核心之地去如何?”

           大青淡漠地應了一聲,而后目轉到板角青牛身上,它沒有開口以言,但其意卻已昭然。

           看著小笨與大青這般凝視著自己,板角青牛只覺得全身寒涼,它修煉到現在,歷經無數載酷暑寒冬,易怒躁動的棱角早已在時間的打磨下消平,自知今日之局面,只能是忍一時風平浪靜。

           眼見得小笨與大青那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板角青牛悶地一哼,言道:“好!我大牛不記龍熊過,今日姑且不與你們計較?!?/p>

           下一刻,他轉眸朝著停佇在荒漠上的閆帥看去:“小毛賊,這一次算你走運,竟找到了這樣的幫手,希望下次預見你時,你還能有這些的好運!”

           言語聲尚且還處繚繞,板角青牛的身影已從天幕虛幻不見,那投射虛空的巨大牛影也于片刻間煙消而去。

           不多時,這一片天地恢復如常,黃沙漫漫,天光散漫,寂靜地萬籟俱寂。

           大青與小笨彼此互視一眼,神情卻無絲毫松懈散漫,兩獸姿意昂然地從天而降,三兩時息,便已落至閆帥身邊。

           小笨道:“小毛賊,你偷了那大蠻牛的青牛果?那果子是什么東西,味道如何?”

           大青道:“小子,你連板角青牛的劫運之果都敢動,此番讓我等隨你前往雨木之域的核心之地,不會也做心懷不軌吧?”

           聞言,千鈺等人皆有捧腹而笑之意,然則還不待他們將笑意呈現,閆帥已是煞有其事道:“兩位前輩,小帥就是再膽大包天,那也不敢打你們的注意不是?趁著天色還早,我們還是趕緊上路吧!”

           說著,閆帥對著小笨與大青微微躬身,同時做出一個請的姿勢來。

           小笨與大青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大步從容而去,那姿態,倒也頗有幾分大家之風。

           千鈺等人斂著笑意,連連追隨著兩獸而去,他們也不呆愚,知道適才若是笑出聲來,只怕會笑得漏洞盡出,心下不由慶幸。

           從閆帥對板角青牛的態度不難看出,后者定是一絕世兇獸,實力高深莫測,沒人知道它的離去是否是真的離去,說不得它便在暗中偷偷注視著這一切。

           一旦被其發現自己上當受騙,其怒火,直若殺怒,也作殺戮,那樣的結果,無人可承受。

           天翊一語不發,他只默默地跟隨在眾人的身后,無喜無悲,悠然自若。

           待得天翊等人離開好長一段時間后,寂靜的荒漠之上,突有一襲風沙飛卷。

           風消沙散后,一道身影顯現出來,這一身影,全身遍布著青鱗青甲,他有著牛頭人身,額頭之上有一板角,板角上綴有一葉,正是板角青?;?。

           他凝望著天翊等人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閆帥這個小毛賊,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騙了我不說,現在竟又騙來了兩個傻乎乎的家伙!那里,可不是他們該去的地方!”

           一念及此,他的神色中頓有抑郁突起,冷哼一聲道:“哼!那兩個家伙倒也自大,真以為有著渡劫境實力便可在風瀾大陸橫行無忌了不成?長長記性也好,只希望他們別白白斷送了性命的好!”

           說著說著,他的身影漸趨虛幻,直至徹底消失無蹤。

           這一次,他是真的離開了,對于天翊一行人的命運,他只輕聲一嘆,這一嘆,隨著微拂的清風,漸遠在漫天搖曳的黃沙中。

           夜色微瀾,籠四野,踏著晚歸的夕陽,天翊等人行過了那一片荒漠,輕煙繚繞彌漫,消散,就恍如編織了一回憶,一個故事,還有一個夢。

           這一夜,月如鉤,星若雨。

           月光駐足下,天翊等人抵至到了一處繁花之地,入目之景,星雨紛紛,落花片片,恍然間,若有纖指拂過一縷清愁,滿載著落殤。

           小笨道:“小毛賊,雨木之域的核心之地到底還有多遠才到?”

           它趾高氣昂地看著閆帥,似還沒有過足那高高在上的癮,千鈺等人也不調侃,他們只靜默地等待著,等風來,等風去。

           閆帥凝沉著眉頭,言道:“我們已經到了,這一片繁華(花)之后,便是雨木之域的核心之地?!?/p>

           它的口吻聽著有著沉郁,卻又不難分辨,板角青牛應該已經離去。

           武忘率先反應過來,直對著大青與小笨豎起了大拇指,言道:“小笨,大青,你們兩個演技實在是太棒了。只可惜戲子前輩已經離去,若不然,他一定會為你們兩個濃情繾倦一番!”

           幻茵道:“那板角青牛的倒也木訥,若是換做是我,即便一個打兩個哪又有何可懼?”

           千葉道:“茵兒妹妹,還好你不是那一頭大蠻牛,若不然,我們可就跳到火坑里去了?!?/p>

           千鈺沒有開口,她只是笑著,笑得笑靨如花,阿布背著青霖,他的沉默,是金。

           史大彪提懸著一壇佳釀,仰飲而嘆:“浮華塵世,荏苒時光,巧弄芊云,世事滄桑,幻成煙云。變化太快,人走荒涼,只道蒼莽?!?/p>

           聽得史大彪這般言辭,眾人無不鄙夷以目,許是覺得他話語有些煞風涼景。

           天翊凝沉著眉,就如此時閆帥凝眉的模樣一樣,看著眼前這一片繁花似錦,他想起了牡丹的臨別之言。

           牡丹言道在雨木之域的深處,有一沉睡的隱秘,她不希望因天翊等人的到來,而讓那沉睡之秘蘇醒。

           天翊自然不知那隱秘作何,但他卻知道,能讓牡丹與板角青牛都作心悸之秘,決然不簡單。

           此時,見得眾人對自己之言置若罔聞,閆帥好一番苦澀無奈,凝沉的眉頭卻無絲毫舒緩,言道:“希望等下你們還有心情笑得出來!”

           說著,他徑直朝著那繁花之地走去,他走得很從容,卻也很沉重。

           武忘等人愣住,這一路走來,他們從未見過閆帥這般凝沉之態,大好的心情突被蒙上了一層陰霾。

           天翊頓了頓,言道:“走吧,大家小心點,繁花落盡后,是肅殺的蕭條?!?/p>

           眾人本就心有沉郁,再聽得天翊如此以言,心中的陰霾不由得更加濃厚了一些。

           腳步,漸行漸遠,星輝下,似錦繁花逐漸褪色,褪盡到終剩黑白。

           這是一處奇異之地,這里黑夜無邊,足以將容顏淹沒,唯有淺心聆聽風聲,可那風聲,偏又來得蕭條而寂寥。

           天,明明還在,月,明明尚存。

           但那天卻籠罩不下那一片黑夜,那月卻映照不亮那一抹漆黑。

           昏暗漆黑中,眾人的心中無端懸掛起了一塊大石,大石很沉,壓抑地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武忘道:“閆帥前輩,我們這是要去哪里?”

           閆帥微微一頓,言道:“去長有龍葵果的地方!”

           說著,他的腳步再不作絲毫停留,只可見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漸行遠去。

           無憶道:“老大,這一方時空好似不在這天地之間,人行其中,只若行走在時空邊緣,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跌落到另一片天地?!?/p>

           聞言,千鈺等人紛紛附和,他們也都有著與無憶一樣的感覺,明明看得到頭頂的天月,但地面之上卻映現不出半點清風斜影來。

           天翊道:“這里應該是一處禁封之地,設置這封禁之力的人很強,強到比我們以往見過的任何人都強!”

           他一邊言語著,腳步卻沒有絲毫停頓,遁尋著閆帥而去,他的心里很清楚,閆帥既然沒有叮囑什么,那便說明這一處漆黑之地或許并無危險。

           眾人心懸,緊隨在天翊身后,他們四顧忐忑,除卻滿目黑暗,別無他獲。

           就這般,眾人前行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也不知走了多久,似乎這一片黑暗之地,漫無邊際,永遠也沒有盡頭。

           有那么一刻,漆墨畫卷,緩緩打開,伴隨著一點光亮后,天地豁然明朗。

           映現在眾人眼幕的,乃是一幅輕煙夜雨圖。

           圖內,有一拱橋,有一小溪,有一湖清水,有一道孤影,有一把琵琶,有一朵晶瑩剔透地紅花,有一顆圓潤如珠的果實。

           橋在溪上,溪流入湖,孤影作一尊石雕,她手抱琵琶,細雨灑面,陪伴其身旁的是一朵紅花,陪伴紅花是一顆果實。

           眾人停駐以往,只覺花開在夢里,幽幽清風,波動流水,風韻深藏,誰在湖中夢?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