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零一:戰聚城外,虛幻之門【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18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霎時間,流光起天幕,倏影渡長天。

           存活下來的修者,紛紛朝著中土皇城撤離而去。

           他們一邊逃離,一邊盼顧,汗水與血跡順著臉頰落下,打在干涸,有些蒼白的嘴唇上。

           無論是煉虛境的修者,亦或是劫成、元嬰境的修者,不顧一切地奔逃而去。

           他們皆有傷勢在身,體內元力消耗殆盡,可他們別無選擇。

           此時,每一個修者的潛意識中,都不斷地咆哮著一個字:“跑!”

           見此一幕,那男子輕掀了掀嘴角,淡然道:“跑?你們以為跑得掉嗎?”

           話落,男子倏一揮手。

           “給我追!”

           聽得男子號令,無數敵修紛紛破空而起。

           這些修者,皆來自北冥、九幽、玄冥等勢力。

           之前在中土皇城外的一戰,他們看似狼狽而逃,實則早有預謀。

           那一扇巨門,乃是魔主戰前所留,人入其內,傷勢會以極快速度恢復,頗是詭妙。

           本已傷重的他們,進入巨門內的世界后,傷勢盡已痊愈。

           而那些追擊至此的修者們,此前便各有傷勢在身,經由長途跋涉,已是疲乏不堪,再加上此前血矛之力的攻襲,他們所能發揮的實力,只道十不足一。

           稍以對比,強弱明判。

           “咻!咻!咻!”

           眨眼間,北冥一方的修者便已奪空而出。

           他們的速度很快,眨眼不到,便已追至到奔逃的修者身后。

           “轟隆隆...”

           “砰!砰!砰!”

           紛繁的元力,撩得天顫地動,無數元力長河,自后方的天幕上滾滾的而來。

           不消片刻,那些速度稍慢的修者,便已經落陷在了洪濤猛浪的元力中。

           “噗!噗嗤!”

           “啊啊啊....”

           “砰!砰...砰!”

           震耳發聵的轟鳴響徹天地,飛濺的鮮血直在長空之上染出一片又一片血紅。

           無數修者倒在了血泊中,慘烈之景,觸目驚心。

           見得這一幕,那飛奔在前的修者們,無不駭然失措。

           他們再不敢有絲毫滯停,唯有拼盡一切,飛速地奔逃著。

           漸漸的,身處后方的修者被肅清,北冥一方的敵修開始快速朝著前方追來。

           見狀之下,哪有人還敢遲疑?

           “咻!咻!”

           破空聲下,最前沿處,有數十道身影一閃而逝。

           “獄王,早跟你說了,不該貿然追來的!”

           鬼王刀盛冷地瞅了眼飛掠身側的獄王說道。

           獄王沒作回應,只沉郁著一張臉。

           之前戰事結束后,他們本該去與南宮盈盈匯合,卻因一時腦熱,選擇了追擊。

           卻不料,中了北冥之人的圈套。

           這一番折騰下來,南宮閣的修者損傷大半,只道慘烈無比。

           烈火十八將飛身在獄王與鬼王身后,若是能掀開他們的遮面之巾,定能看見一張張慘白如霜的面孔。

           見獄王不以言應,鬼王刀盛道:“黑炭頭,你沒事吧?”

           獄王頓了頓,道:“我沒事,只是有些氣郁罷了?!?/p>

           刀盛悵然一嘆,道:“氣郁又能如何?戰場向來都是一處爾虞我詐之地!”

           說著,刀盛微頓了頓,再道:“也不知父親跟劍王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獄王道:“鬼王,先擔心下我們自己吧!能不能活著逃離,都是問題?!?/p>

           刀盛怔了怔,轉而不再開口。

           ......

           值此之際,中土皇城。

           眾多狂客在無憶的帶領下,停駐到了城樓之上。

           此時,戰火已經消歇,只余些硝煙悠悠地飄蕩在四野長空。

           放眼而視,煙草凄迷,整個大地都披上了一件血紅外衣。

           看著眼前那凄涼的一幕,無憶長長一嘆。

           武忘道:“小白臉,你嘆氣干嘛?”

           無憶苦澀地笑了笑,道:“我不是嘆氣?!?/p>

           “哦?”

           武忘皺了皺眉頭,道:“不是嘆氣,又是什么?”

           無憶道:“我只是在感慨,人的生命,著實太過渺小了一些?!?/p>

           武忘頓了頓,道:“人只有在最卑微的時候,才最接近偉大?!?/p>

           聽得這話,無憶愣住了,連帶著在旁的南宮盈盈等人也作一般無二。

           他們癡癡地看著武忘,眼神中,飽多驚詫。

           南宮盈盈道:“武忘哥哥,你什么時候學會這樣說話的?”

           武忘笑道:“常年的耳融目染,就是不想說,也能出口成章了?!?/p>

           聞言,眾人皆是一笑。

           無憶道:“好了,大家趕緊各自恢復傷勢吧!這一戰,不會就這么草草結束的!”

           眾人點了點頭,連忙席地坐下,接著閉目調息起來。

           不遠處,南宮文勝、幻沐辰以及阿布圍坐在一塊。

           南宮文勝道:“沐辰大哥,你說我們的虎妞姑姑她去哪里了?”

           幻沐辰搖了搖頭。

           見狀,南宮文勝轉眸看向阿布,似是希望后者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解答。

           讓南宮文勝始料未及的是,阿布在聽到他的話語后,竟一言不發,只投遞而來一抹冷眼。

           南宮文勝無奈的撇了撇嘴,剛想著開口之際。

           幻沐辰突道:“文勝,趕緊恢復元力吧!”

           南宮文勝一愣,接著重重地嘆息了一聲,便閉目了起來。

           與此同時,延綿的城樓之上,落顯著一道道身影。

           這些身影,皆生得俏麗無比。

           她們的穿著服飾,姹紫千紅,遠遠看去,就若一片花海一般。

           “墨梅姐姐,此前我們為何不予追擊?”

           菊樂站在墨梅身旁,不解地問道。

           墨梅淡淡一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遵從牡丹姐姐的吩咐罷了?!?/p>

           菊樂點了點頭,不再言應,只眉宇的凝思,不見舒緩。

           這時,芷蘭道:“興許他們的逃離,只是一個表象而已?!?/p>

           聽得這話,在旁的百花之人皆是一怔。

           君竹道:“如此說來,那些追擊而去的人,怕是會身陷險境了!”

           飛燕道:“我也贊同君竹大哥所說,只是我不明白的是,牡丹姐姐為何不以明說?南宮閣、東方閣等勢力的修者若是折損,對我們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p>

           眾人點了點頭,很是贊同飛燕之言。

           海棠微微一笑,道:“或許在牡丹姐姐的眼里,只有百花,才是她的關切所在?!?/p>

           眾人緘默,默認了海棠所說。

           沉寂之余,梨花展目看了看不遠處的樓宇。

           那樓宇的瓦梁之上,此時正佇停著一批修者。

           他們或負手而立地眺望著遠方,或悠閑地半臥半坐著。

           為首之人,一襲黑袍加身,在側靜置著一撥弦之器,正是荒殿的曲離殤。

           看著看著,梨花顰眉蹙頞道:“荒殿的人,難道也收到了什么消息不成?”

           海棠道:“我看不像?!?/p>

           梨花冷地瞅了海棠一眼,道:“我怎么覺得很像呢?”

           海棠剛想著反駁,一旁的墨梅突地插話道:“好了,都別說了,此前一戰,大家都有消耗,趕緊恢復吧!”

           聞言,眾人連連頷首。

           海棠覷眼看了看梨花,梨花也絲毫不予示弱地凝視著海棠。

           她兩人的關系,一直都作不和,偏又誰也奈何誰不得。

           ......

           “離殤長老,百花的人,似是在議論我們呢!”

           戲子湊到曲離殤跟前,媚笑以言。

           曲離殤淡淡道:“他說任他說,與我們有何關系?”

           戲子道:“我所關心的,只這一角天地,能演繹多少出戲?!?/p>

           聞言,曲離殤笑了笑,道:“戲里人生,戲外風雨,唯有一曲離殤,淺唱低吟?!?/p>

           戲子回之一笑,轉而站起身來。

           緊接著,他在那瓦梁之上,竟是舞袖翩躚了起來。

           這樣的一幕,自是招來了不少側眼。

           對此,戲子無所動容,依舊入神地舞動著。

           讓人驚訝的是,曲離殤等荒殿之人,對此竟也表現得如常,他們極為自若,自若地風輕云淡,別遠俗世他眼。

           ......

           不知覺間,日以昏沉,流光向晚。

           陰郁的天,微涼的風,將整個中土皇城籠罩。

           值此之際,天際之上,突有一道破空聲傳蕩開來。

           “咻!”

           繼而見得,一道流光直朝著中土皇城落下。

           光芒斂散后,一男子的身影顯現以出。

           見狀之下,那本修整于城樓上的修者,紛紛起身相望,眸色之中,滿含警惕。

           當看清男子的樣貌后,眾修神情中的不安與躁動方才舒緩了一些。

           “爹爹!”

           “爺爺!”

           與此同時,南宮盈盈與南宮文勝連連朝著男子奔來。

           南宮夏笑了笑,笑地有些勉強,他似是有傷在身。

           不消片刻,南宮盈盈等人便已來到了南宮夏的跟前。

           “恩?”

           南宮文勝皺了皺眉,道:“爺爺,你受傷了?”

           南宮夏道:“放心吧勝兒,爺爺只是受了一點小傷,不礙事!”

           南宮盈盈擔憂地看著南宮夏,道:“父親,你真的沒事?”

           南宮夏點了點頭。

           武忘愣了愣,剛想著出言以慰,可就在這時,天際之上突起一陣轟鳴浩蕩。

           “轟隆隆...”

           放眼而視,只見陰云密布,層層疊疊之下,給人以壓抑。

           不多時,一道冷笑聲迎落而下:“哈哈!南宮閣的閣主,竟也會落荒而逃!”

           話語方歇,一男子的身影渡顯而出。

           這男子,穿著一襲繡綠紋的紫長袍,眸中有紫光泛涌,深邃而又妖異。

           他冷冷地凝望著南宮夏,神情中滿是輕蔑。

           聞言,南宮夏的眉頭倏地一沉,在旁的南宮盈盈等人,則作失措茫然。

           任誰都看得出來,南宮夏與這男子此前應是在一虛實之域中交手。

           至于結果,男子適才的話語,已表述地清清楚楚。

           見無人為應,男子道:“怎么?堂堂南宮閣閣主,莫不是連承認失敗的勇氣都沒有? ”

           南宮夏怔了怔,剛想著開口,可就在這時,天幕之上,兀地傳來一道又一道破空聲。

           “咻!咻!咻!”

           “轟轟...”

           繼而見得,無數流光從天而降。

           這些流光,有的朝著那男子落飛而去,余下的則是朝著中土皇城落降而來。

           緊接著,一道道身影相繼顯現。

           靠男子的左右,有天玄子、九恨、炎月、九幽、玄冥等人的身影落定。

           而中土皇城的城樓上,則顯現出夢三千、閆帥、曉夢、南宮離、東方忠道、池半云、司音、拓跋宏等人來。

           不一會兒時間,天幕上、城樓上便落顯出了千百修者來,這些修者,無一不是超越煉虛境的修者。

           此前一戰,他們或主動或被動地進入了虛實之域中,在那里,與自己的對手激戰了一番。

           見得南宮離等人現身,南宮盈盈等人先是一喜,可在見得南宮離等人那凝沉的神色后,他們的喜色頓斂無形。

           南宮盈盈道:“爺爺,你沒事吧?”

           南宮離頓了頓,道:“盈盈,爺爺沒事?!?/p>

           還不待南宮盈盈回應什么,一旁的東方忠道已開口道:“離老兒,你還硬撐什么?”

           南宮離苦澀笑了笑,接著長嘆了一聲。

           聽得這一嘆聲,眾人的神情倏地一凝,誰都看得出來,南宮離所受的傷勢,只怕并非如他自己所言的那般。

           值此之際,東方忠道轉目看了看周圍的修者。

           看著看著,他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怎不見我東方閣的人?”

           東方忠道疑惑地問道。

           無憶頓了頓,應道:“他們追擊敵修去了?!?/p>

           “什么?”

           東方忠道倏地變貌失色,不由自主地喝道:“混賬!誰讓他們自作主張的?難道連窮寇莫追的道理都不懂嗎?”

           “咳咳...”

           許是因為太過激憤,東方忠道氣郁地咳了起來。

           伴隨著東方忠道的咳嗽聲,其嘴角兩邊,有血跡隱泛而出。

           好在東方忠道平復地很快,只須臾不到,便將這一切掩蓋了過去。

           沉寂之余,夢三千道:“諸位不用再去掩飾了,生死都作常事,遑論勝敗呢?”

           言罷,夢三千連忙席地而坐。

           他傷的不輕,或者說,他能從虛實之域中走出來,已實為不易。

           聽得夢三千這般言語,南宮離等人紛紛盤膝下來。

           眨眼間,千百煉虛境以上的修者皆作閉目調息。

           此前在虛實之域中的一戰,他們全都抱傷在身,且大多數的人傷勢,并非一朝一夕便能恢復。

           見得這一幕,南宮盈盈等人愣住了。

           他們驚愕地凝望著,眸色里滿是不敢置信。

           任誰也沒有想到,己方的強者支撐,竟全都身受重傷。

           遲定稍許,武忘等人連連展目望向長空。

           這一看,眾人的臉色頓變得凝重不已。

           只見天玄子等來犯之修,此時全都蔑笑以望著他們。

           無憶緊皺著眉頭,暗道:“難道他們都無傷勢嗎?”

           一念及此,無憶的神色再添驚愕。

           那男子瞅了瞅無憶,道:“你可是想知道,他們是否有傷在身?”

           說著,男子看了看身旁的天玄子等人。

           天玄子看著無憶,道:“放心吧,你們的人有傷在身,我們也差之不多?!?/p>

           無憶覷了覷眼,道:“那你們為何不作恢復?”

           天玄子神秘一笑,轉眸可看了看身旁的男子。

           “恢復?”

           男子嗤之以鼻,道:“我們不需要恢復,又或者說,我們恢不恢復,都已不重要?!?/p>

           聞言,無憶的眉頭皺得更為凝重。

           他想不通,想不通那男子為何會那樣說?

           就在這時,遠處的天際上,突起滾滾風雷之聲。

           “轟隆隆...”

           “咻!咻!咻!”

           不多時,無數修者的身影便已顯露在了天際上。

           當前的那些修者,個個都作精疲力盡牡丹,他們臉色蒼白無比,體內元力,更是紊亂不休。

           而在后空之上,數之不盡的修者,若洪濤猛浪一般席卷追擊。

           “殺!殺!殺!”

           “轟...”

           殺喊聲,攝人心魄,轟鳴聲,震耳欲聾。

           只眨眼不到,眾人便可視見,無數修者隕落在了歸途中。

           “砰...砰砰!”

           “啊啊啊....”

           鮮血,飛濺長空,哀嚎,透骨凜冽。

           奔掠了好些時候,那些逃竄的修者方才落降到中土皇城的城樓上。

           他們個個都做失魂落魄模樣,剛一落定,整個人便虛脫地癱軟了過去。

           一時間,中土皇城的城樓上,處處可見橫倒在地的修者。

           沒人知道他們這一路是如何堅持過來的,但僅從他們的狀態來看,那過程只道艱辛而又恐怖。

           讓人詫異的是,那些追襲而來的修者,在那男子的揮手以號下,竟是紛紛凝定了下來。

           這一刻,中土皇城外的天幕上,被無數來犯之修所占據。

           那茫茫無邊的人影,無形中,給人以壓抑。

           沉寂片刻,天玄子緩緩開口道:“這一戰,也該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話語方落,天際之上突起陣陣轟鳴。

           不多時,一扇巨大的虛幻之門渡顯了出來。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