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六章:飛天焱神,金冠太寧【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33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刻,武忘與劍奴懸立雨中,兩人全身濕透,任憑疾風厲雨,滴打在身。

           武忘橫斜著烈焰長刀,電閃霹靂,斜雨刀身,給人以幽寒冷利。

           劍奴巨鋒握手,鈍重刀鋒,熠爍雷光,直讓幽朔騰動,鬼神啜泣。

           兩人互以凝視,身不動,影不動,目光卻若針尖對麥芒,皆作凌厲。

           劍奴揚手一揮,巨鋒直指武忘,道:“此劍巨鋒,劍劍渾金!”

           武忘淡然一笑,拂手間,烈焰長刀豁顯在手,刀鋒火烈,風吹不熄,雨打不滅,道:“此刀烈焰,刀刀烈火?!?/p>

           言落,雷鳴電閃再起,兩道人影揮刃而動,靜如江海凝光,動如雷霆疾發,須臾之間便已激戰在一起。

           劍奴的劍,劍勢雄渾,每每一記劈撩,斷雨成線,撩風成片。

           武忘的刀,刀勢熾烈,每每一道閃搖,火海銀天,蕭颯滿蒼。

           這一刻,風雨不歇,刀劍之勢不衰,兩人攜著殺伐之氣,激戰于風雨云霄之中。

           渾厚的劍氣,紛繁撩射,鈍重的巨鋒,衍行如流水,鋒芒凌銳。

           猛烈的刀勁,震顫在天地間,刀光揮雷電,汗雨落昏泥。

           覆蓋天野的幽暗,仿若不是自然而來,而是在兩人的激戰中衍生而出。

           半空,風急雨切!

           劍奴舉劍成劈,一記落砍——“劈天!”

           劍落,驚起風雨回撩,自“巨鋒”中迸射而出的金芒,映照漫天,劍勢開闔,蠻橫絕霸,若有斷天之勢。

           武忘見狀,眉宇一橫,烈焰長刀提撩而上——“破空斬!”

           刀出,落襲而來的風雨頓作回擊,火元直作騰卷之勢,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仿如都在這一刀之中。

           眨眼間,上劍對下刀,劈砍對迎撩,兩刃交擊,頓起震耳發聵的轟鳴聲——“轟隆??!”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中,但見一人影沖霄倒退,噴灑的鮮血在疾風厲雨的吹襲下竄落。

           劍奴顧不得己身倒卷的身姿,顧不得飄灑成霧的鮮血,他愣愣地盯著武忘,滿眼交織著驚駭。

           他自認適才的劍勢,絕不弱于武忘的刀勢。

           可一交擊,他方才發現,自武忘刀中傳遞而出的力量,來得詭異無比,給他的感覺,這天地風雨都好似受其揮刀號令一般。

           這一幕,不止看呆了崇陽,更讓千鈺等人滿面驚詫,倒是天翊與史大彪顯得自若如常。

           青霖道:“怎么會這樣?武忘的實力怎么突然增強了這么多?”

           千鈺道:“武忘適才的那一刀,刀勢凜冽,其中蘊含的力量竟絲毫不弱于劍奴!”

           無憶道:“怎么給我的感覺,死胖子的那一刀中,似乎不止澎湃著火元?”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放眼長空,凄風冷雨,雷鳴電閃。

           崇陽滿臉不可思議,劍奴的實力,他極為清楚,西門閣一眾小輩之中,其實力絕對處于佼佼之列,即便是他,也做不及。

           可劍奴竟在武忘適才的一記撩刀之下,被擊得噴血倒飛。

           武忘的實力,只有出竅之境,而劍奴卻是實打實的三劫境修士,有此反差,如何不讓崇陽震驚?

           一念及此,崇陽不由得看了看地面之上的無憶等人,之前他敗于無憶的棍下,何嘗不做意想不到?

           稍作思量,崇陽的面色變得凝重不已,心道:“這些家伙到底什么來歷?個個都落得不凡,按劍奴所說,那個叫不忘的才是最厲害的人!”

           崇陽朝著天翊看了看,當見得后者那一臉的從容闊度后,他的心神竟莫名其妙的顫悸起來。

           此時,劍奴被一刀撩飛之后,直直朝著**深處飛去。

           武忘攻勢不減,速超飛電,斜橫在手的烈焰長刀,穿雨破空,攜帶而起的刀勢,直如倒卷的刀河,洪濤猛烈。

           舉目而視,只見凜冽的刀芒,席卷蒼宇,瀟瀟灑灑,直取劍奴而去。

           劍奴穩住身形,臉色卻慘白一片,體內元力四紊八亂,已是重傷。

           見武忘迎擊而來,他的頰面更添凝重,握手的巨鋒發出拿捏的厚重音。

           下一刻,劍奴的眼中浮掠過一抹決厲,他咬牙切齒,整個人狀若瘋癲,喝道:“武忘,你是第一個讓我將巨鋒開鋒之人!”

           說著,劍奴猛地一挑手中巨鋒大劍,一道璀璨耀眼的金芒奪爍而起,只見本作鈍重無鋒的劍身,頓變得凌銳傲嘯起來。

           那薄口的劍刃,閃動著刺目光芒,只稍稍一看,便給人以凌厲森寒。

           見狀之下,武忘動勢不減,斜撩而來的刀芒,雄渾浩蕩,掩一片云水火天。

           與此同時,劍奴也已劈劍落下。

           巨鋒長劍,銳嘯而出,劍勢洶涌,所過之處,萬物割裂。

           武忘不為所動,烈陽長刀,若匹練刺云破霧,橫貫長空。

           刀出,光寒搖動,虛空震徹,天霄地宇盡皆顫栗。

           眨眼間,劍奴與武忘便已交擊在了一起——“砰!砰!砰!”

           只聽得成片的轟鳴響徹天地,只見得漫幕風雨激撩回蕩,一刀一劍,在陰陽明暗之中,劃出金爍火騰。

           霎時間,風云色變,日月顛倒,狂猛的震蕩席卷四野長空,驚起“駭浪滔天”。

           受此對擊,武忘與劍奴的身子皆如飄蓬倒飛出去——“噗嗤!”

           這一刻,昏沉天,山野地,朔風緊,草木搖落。

           劍奴昏昏沉沉,整個人就如彌留之態,唯余潛意識中的執拗支撐著他搖曳當空。

           武忘倒卷出好長一段距離后,方才穩住身形,他凝沉著臉,持拿烈焰長刀的一手隱隱有些顫抖。

           稍頓片刻,武忘倏地飛奪而出,烈焰長刀直在半空劃拉出一片火色雨線。

           不消多時,武忘人已飛抵劍奴跟前,但他的刀鋒卻并未落下,反是停懸在劍奴的身前。

           看著搖搖欲墜的劍奴,武忘淡冷道:“劍奴,你的預測失準了!我武忘的世界里,沒有認輸可言,即便戰死??!”

           武忘這話,說得字字鏗鏘,攝人心魄。

           劍奴迷沉地笑了笑,半瞇的眼縫之中,有武忘傲然挺立的身影,有斜雨加身的烈焰長刀。

           他張了張口,似是想要言說些什么,可話還沒出口,其人已倒墜而落。

           這一刻,劍奴就如一飄零,身隨風展,他落得神智不清,但持拿巨鋒的一手卻做牢固!

           見此一幕,不遠處的崇陽連連倏展而動。

           不消多時,崇陽便已經把持住了的劍奴的身子,他悻悻地看了看武忘,對后者沒有于劍奴下殺手暗感慶幸。

           崇陽頓了頓,目以掃視,也未多言什么,繼而帶著劍奴遠渡而去。

           此時,武忘依舊懸空而立,他身姿挺拔,一襲赤袍,獵獵隨風。

           沉定了好片刻后,武忘方才落降歸來。

           身定的一剎,風停了,雨也停了,彌漫四合的陰云消散不復,一輪孤月緩緩升起。

           見得武忘歸來,無憶等人紛紛靠上前去。

           武神對著武忘豎了個大拇指,興奮道:“武忘兄弟,你真厲害!連三劫境的劍奴都被你打敗了!”

           千葉道:“武忘,沒看出來,你的實力竟這般強大,佩服!”

           無憶淡然笑了笑,道:“死胖子,干得不錯,總算是沒給我狂客丟臉!”

           青霖道:“武忘,你能告訴老師,你是如何挫敗劍奴的嗎?”

           ......

           聽得眾人七嘴八舌之言,武忘訕訕一笑,這一笑,笑得面色慘白,笑得氣息紊亂,傲挺的身子也變得踉蹌起來。

           見狀,武神第一個沖上前去,接著將武忘攙扶住,關切道:“武忘兄弟,你沒事吧?是不是子在與劍奴打斗過程中,受了傷?傷到哪里了?快讓我看看!”

           武神這一開口,頓引來了千鈺等人的詫異,在此之前,他們可沒發覺武神竟這般關心武忘。

           無憶頓了頓,打趣道:“武神大哥,死胖子傷得的是心,你可要去看看?”

           武神一愣,斂了斂面上的擔憂,尷尬笑了笑,道:“我只是替恩人擔心而已!她應該不希望武忘兄弟出什么差池!”

           武忘道:“放心吧,我沒事!只是體內元力消耗得有些大而已?!?/p>

           說著,武忘朝著天翊看去,因為他發現,打從他落地歸來后,天翊的神色便一直被陰沉繚繞著。

           承接到武忘的眼神后,天翊淡淡道:“遠煙當葉斂,驟雨逐風多,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p>

           武忘低了低頭,小聲道了句:“老大,我錯了!”

           適才武忘與劍奴一戰,只道險象環生,別看此時他尚還能自主而立,可其體內的傷勢,卻道不輕,想來要恢復如初,沒個十天半月,怕是不及。

           武忘知曉天翊的言外之意,早在虛空戰場之中,天翊便言說過同樣的話語。

           那時,他與軒炎一戰,也是借助那一場瓢潑風雨,方才取勝。

           武忘之所以能挫敗劍奴,皆因他的體質之秘,因為他不止修煉有火屬性的元力,更修煉有水屬性的元力。

           眾人中,知道武忘水火兼修的,唯天翊一人,當初武忘也是在天翊的幫助下,方才將體內的水火元力契合。

           武忘很清楚,自己兩元齊修的事情事關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

           見武忘這般神態,天翊笑了笑,道:“今夜我們便在此休息好了!”

           說著,天翊徑直朝著一旁走去,那里,青釭城一眾人等,正瞠目結舌地佇立著。

           無憶等人見狀,無不莫名失措,他們不解地看了看天翊,接著又眸定在武忘身后,不明后者為何突然認錯?

           武忘同眾人示意一笑,繼而尋了處地方席地而坐下來,此戰他受傷不輕,必須抓緊時間恢復。

           見武忘不愿多加言談,千鈺等人只得作罷,武神怔了怔后,尾隨武忘而去,接著在其身旁靜默而坐。

           史大彪從容如常,飲酒如常,三兩酒入腹,他朝著小笨與大青投遞去了一抹耐人尋味的言意。

           小笨與大青愣了愣后,皆有鄙夷相對,但最終還是隨著史大彪一道,開始“打掃戰場”!

           此時,天翊已來到夏侯青的身旁,他點了點頭,微笑示意。

           見狀,夏侯青兀地就是一個機靈,道:“修友,你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但說無妨!”

           天翊道:“既是如此,那我便不與夏侯城主客氣了,不知城主身上,可有高階草木之靈?”

           夏侯青一愣:“高階草木之靈?”

           天翊點了點頭,他本沒有刻意地要去強求些什么,但既然遇上了,他又豈會平白錯失良機?

           遲疑片刻,夏侯青輕一揮手,自他的掌心之中,頓有一株靈草顯現,這一草本枝葉繁茂,蓬動之下,宛如一頂冠。

           夏侯青道:“修友,此草名為金冠草,不知可是修友口中所指的高階草木之靈?”

           天翊低眼看了看夏侯青手中的“金冠草”,只稍一感應,便可探查到這一草木之靈上,散溢著濃郁無比的精純靈力。

           天翊頷首,道:“夏侯城主,不知你可否將這‘金冠草’置換給我?”

           夏侯青爽朗一笑,想也沒想便將手中的“金冠草”遞到天翊跟前,道:“修友,你給我一件巔峰法器,這一株‘金冠草’我便與你交換了!”

           聞言,青釭城眾無不錯愕滿面,他們身為夏侯青的心腹,又豈會不知這“金冠草”的珍貴,其價值哪是一件巔峰法器所能先提并論的?

           雖有腹疑,但他們都未開口,也知道夏侯青如此做,不過是要買個情面給天翊罷了。

           天翊微微笑了笑,掩手一揮,自其手中,頓有一桿筆鋒顯露而出,道:“夏侯城主,你看這一筆物如何?”

           夏侯青怔了怔,轉而朝著天翊的手中的筆物看去,此筆晶瑩泛爍,筆體之上,靈力繚繞,一看便作不凡。

           天翊道:“此筆名為太寧筆,我得到它時,它的品階尚且還停留在巔峰法器層次!”

           天翊沒有將話說完,輕手一拋,太寧筆頓落入夏侯青的手中,與此同時,那本被夏侯青呈遞于手的“金冠草”突地憑空消失。

           見狀,夏侯青倏地變貌失色,以他實力,竟是沒有看清天翊是如何將“金冠草”取走的!

           當然,更讓夏侯青激奮的是,那落手的筆物,觸感微涼,只入手的剎那,便給他一種神清氣爽之覺。

           有感于此,夏侯青猛地一驚,暗道:“靈寶?”

           這一刻,夏侯青癡愣愣地拿捏著“太寧筆”,當他從出神中醒轉過來,天翊人已遠去,輕悠月色下,唯獨剩下一道背影。

           稍頓了些時候,夏侯青輕聲一嘆,繼而帶著一眾青釭城衛離開。

           與此同時,辰南子傳音天翊道:“小子,那太寧筆頗有奇異,你竟然就這樣與他置換了?”

           天翊笑了笑,回應道:“辰老,我不想落他人情,既是置換,我又豈會占他便宜?”

           辰南子頓了頓,道:“我看不是你占他便宜,而是他占了你的便宜才是!”

           天翊不置可否,太寧筆是他從史大彪那里捯飭來的,而史大彪獲得太寧筆,則是在學院天才戰中的那一場豪賭中。

           就如天翊之前所說,他得到太寧筆時,其品階尚且處于巔峰法器層次,可后來也不知怎么回事,這一筆物竟升階到了靈寶層次。

           天翊用其與夏侯青交換“金冠草”,也只想落個心安從容罷了。

           沉寂好半響后,辰南子又道:“小子,這一株‘金冠草’你打算用在誰身上?”

           在此之前,天翊曾從飛燕的手中得到過一株“飛燕草”,當時他選擇讓小貂用靈,可后者吸收之后,并未醒轉。

           此時辰南子如此相問,不由讓天翊躊躇起來。

           思定片刻,天翊道:“辰老,還是用在小貂身上吧!”

           言出,辰南子頓做驚訝,道:“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就在剛剛,你們可是將西門閣小輩中的翹楚痛打了一頓!”

           天翊道:“辰老,你是說西門閣會因此懷恨于我們?”

           辰南子道:“難道不是嗎?除開西門閣外,也不知其他勢力,是否有人一路追殺到了西門之地,前方的路,可謂險峻不已!”

           說到這里,辰南子悠地長嘆,也不知在感嘆什么。

           天翊頓了頓,他知道辰南子的言外之意,眼下閆帥與曉夢皆做昏沉,如果用以“金冠草”,兩人說不得便會有一人醒轉歸來,這對他們而言,無疑有著巨大幫助。

           稍作思量,天翊道:“辰老,‘金冠草’還是給小貂用吧!我會盡管尋得其他高階草木之靈,讓閆帥前輩與曉夢前輩從昏沉中醒來!”

           聽得天翊這般言語,辰南子除了無奈長嘆外,再也不做言對。

           ......

           暮日西沉,夜月東升。

           此刻的天際,清澈中帶著朦朧,夜色悄悄地踱著步,以一寬大的幕布將山川原野籠罩。

           等人棲停月下,靜休以待著。

           天翊抬了抬眼,思緒翻滾,將繾綣的舊事伴著月色的輝映,肆意潑墨寫意著相聚的渴望。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