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一八:花酒之香,流光為幕【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218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伴著蒼聲曉落,天幕之上突降晚風來急,那經由傲天施展平鋪蒼宇的元力,頃刻渙散不存。

           與此同時,武忘等人的飛沖身影只若觸及壁障,紛紛反彈而回,卻并未有任何損傷。

           “這?”

           “怎么回事?”

           “誰?到底是誰?”

           “......”

           眾人落定的一剎,神色驟變,舉目四顧,卻不見半分異常。

           相較于武忘等人的詫異,傲天等一干狂客則作驚恐滿面,適才那簡短的蒼聲,至今仍若滾滾風雷,縈繞在他們的心間。

           傲天一臉陰沉,顧盼之下,急切喝道:“是誰在故弄玄虛?鼠膽之輩,可敢現身一見?”

           這一刻,四野很靜,靜得出奇,唯余傲天的喝聲與風聲,彌蕩在天幕。

           沉寂了好半響,星河倏出,流云悠卷,璀璨的星彩,光移雜佩。

           此時,城樓之上,武忘等人瞠目以愕,懸空之幕,傲天等人失魂落魄。

           無數雙明眸,移展四動,似在找尋什么,但除卻映落滿目星光外,再無他影。

           “傲天大人,此事透著古怪,這里似乎有高手潛藏!”

           一渡劫境狂客對著傲天說道。

           傲天緊縮眉頭,神情抑郁而陰沉,不知為何,此刻的他總覺得渾身上下不自在,己身好像被一道尖銳的目光牢牢鎖定。

           “感知不到狂客令的下落,想來應是被人給遮掩住了!”

           傲天自言自語了一句,目光一轉,朝著下空的武忘等人看去。

           “我倒要看看你能藏匿到何時?”

           傲天厲聲大喝,身影一躍而下,探手間,一道磅礴的元力直如泄洪一般宣落。

           “轟隆隆...”

           霎時間,狂猛的元力,落卷成河,聲威之大,駭心動神。

           “轟轟...”

           眼見得天幕有浩蕩元力激落而下,武忘等人先是一怔,接著紛紛祭出元力回御。

           “咻咻...”

           “轟隆...”

           放眼以望,但見兩股激越的元力對沖而動,上如蛟龍騰滄海,下如蒼龍扶搖風。

           只眨眼不到,兩股元力便已抵近。

           但讓人始料未及的是,預期中的炸裂并未出現,兩股元力相敬如賓地縈繞天幕。

           “恩?”

           “這?”

           “......”

           眾人錯愕地看著這一幕,滿眼不可思議。

           傲天一臉的陰沉似水,覷眼之下,他看到了一道光幕,一道薄如蟬翼的光幕,正是因為那光幕的存在,方才致使兩股元力被隔絕了開來。

           同時,夢三千與若藍也有所察覺,前者微瞇了瞇眼,似有所思,后者輕咦了一聲,道:“是暗中那人所為嗎?”

           說著,若藍看了看夢三千。

           夢三千苦苦一笑,接著輕搖了搖頭,他雖自詡有些實力,但今日之事,他卻沒有半點眉目。

           一旁化作莽漢之貌的板角青牛哞哞了兩聲,道:“夢老頭,我能感覺到,那人的的氣息有些熟悉?!?/p>

           “恩?”

           聞言,眾人連連看向板角青牛。

           若藍略顯急切道:“可是城東元府的白大師?”

           板角青牛微搖了搖頭,他雖能感知到一道晦澀的氣息,但他極為確信,那氣息并不是來自于天翊。

           見板角青牛否認,若藍微一沉眉,似乎有些失落。

           與此同時,在旁的武忘等人則作一臉茫然。

           他們的茫然,來自于若藍幾人的對話,因為在他們看來,此刻縈懸于天幕的元力,并非被光幕所隔絕,而彼此交融在一起。

           無憶皺了皺眉,道:“藍兒,你們在說什么?”

           若藍一怔,剛想著開口,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轟...”

           只聽得一聲轟響震蕩天宇,繼而見得,之前交相涌動的兩股元力,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隱不存。

           不消片刻,原本還作聲勢浩蕩的兩股元力,便平白無故地消失不見。

           眾人錯愕地看著這一幕,心下駭然已無法言表。

           “這?怎么會這樣?”

           “發生了什么?我們的元力為何無故消失不見?”

           “......”

           就在眾人驚愕之際,天幕之上突有一抹流光劃過。

           那流光,披著星輝,映著月華,只轉瞬不到,便飛抵到了傲天的跟前。

           見此一幕,傲天也是一怔,整個人噤若寒蟬,連地便是一個躲身,飛退了好長距離。

           閃退之余,傲天點指以出,一道銳嘯的元力直直朝著那流光飛射過去。

           “砰!”

           只聽得一聲巨響傳徹空宇,只見得滿空元力紛亂激射。

           那橫貫而來的流光,在傲天的攻擊下停頓了下來,但周身的星輝月華,卻不見有絲毫衰緩,演成一團耀眼的光芒。

           “滋滋...”

           看著懸空不動的光團,傲天的臉色凝重不已。

           適才的點指一擊, 看似隨意,但傲天卻很清楚,那一指之力中蘊含了多大的力量,縱然是渡劫境的修者想要硬接下來,也需要耗費不小的力量。

           讓傲天驚愕的是,那流光竟在其一指之力下安然無恙,只停頓了下來。

           與此同時,眾多跟隨者紛紛靠攏到傲天身旁。

           “傲天大人,那是什么東西?”

           “會不會狂客令就在那光團之中?”

           “大人,這其中詭譎難辨,我們還是小心的好!”

           “.......”

           一時間,議論紛紛,但無一例外,眾人的目光皆落定在了那光團之上。

           傲天凝沉著臉,看著那光團思襯著。

           好些時候,傲天切了切齒,對著滿空清寂喝道:“閣下到底是誰?為何不現身一見?”

           說著,傲天顧盼四周,事到如今,任誰都看得出來,暗中有人把弄著這一切。

           只是那人,頗多神秘,任誰也無法感知其存在。

           就在眾人盼顧找尋之際,天幕深處,突有蒼聲落來:“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該來這里?!?/p>

           簡簡單單幾言,就如滾雷一般,透徹眾人的心神。

           傲天的臉色已然難看至極,可無奈的是,即便有聲落來,他也無法探查那聲音源自何處。

           “我來這里,只為取一物,事成之后,自會離去!”

           言罷, 傲天一個躍身,人已朝著身前不遠處的光團飛沖過去。

           眨眼不到,傲天便已抵至光團跟前,他猛地一揮手,一股磅礴而浩蕩的元力頃刻涌出。

           “轟隆隆...”

           “嘭嘭嘭...”

           連串的炸裂響徹天地,激涌的元力紛繁滄宇。

           那光團在傲天的蓋手以攻下,轟然碎裂,恍惚間,似還能聽到一陣破碎聲。

           這一幕落到武忘等人的眼中,引起了駭然之觸,因不明事之真偽,他們大多都認為狂客令便隱藏在那光團之中。

           “老大的狂客令,斷然不可落入歹人之手??!”

           武忘狠厲地喝了一句,把持著烈焰長刀閃搖入空。

           在旁的無憶等人,自不會愣著,連連隨著武忘一道殺入天野。

           他們都清楚,明凈的天幕中,或許有禁制存在,也都知道,他們此舉,只做無濟于事,但他們還是義無返顧地選擇了破空以攻。

           就在眾人飛沖之余,之前傲天落手為攻的動蕩已然消歇,光團外的星輝月華失了色彩,繼而顯現出一物來。

           看著懸空的那一物,傲天愣住了,連帶著飛沖的武忘等人也頓楞了住。

           眾人怔怔地看著那一物,內心久久無法平息。

           那是一壇狀之物,看上去很像一個酒壇,又或許,它本身就是一個酒壇。

           “這...”

           傲天愣愣地看著懸在身前之物,任憑他如何猜料,也未想到,那隱藏在光團下的竟然會是一壇酒。

           與此同時,中土皇城內,元府對面的鐵器鋪里,鐵牛一家人正一臉焦急地湊在一起。

           他們都是平人,之前的戰事,已然讓他們心神受創,哪里還禁得而今的動蕩。

           “父親,放心吧!白叔說過,中土皇城是一方凈土?!?/p>

           虎子看著鐵牛安慰道,神色卻有些慌亂,在旁的阿珍、李瑤等人,也作一臉惶恐。

           鐵牛怔了怔,沉聲道:“而今的風瀾大陸,哪里還有什么凈土?”

           說著,鐵牛重重嘆息了一聲。

           阿珍環顧片刻,突然啟聲道:“虎子,你彪叔他人呢?”

           聞言,眾人皆是一詫,顧視之下,哪里得見阿彪半分身影。

           鐵牛焦急道:“現在城外亂作一團,說不得便有戰事爆發,阿彪怎么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不見了蹤影?”

           言罷,鐵牛便欲提步離去,看其模樣似是想要尋阿彪而去。

           可還不待鐵牛動身,虎子已探手將鐵牛拉住,道:“父親,彪叔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早些時候,他似乎去找白叔了?!?/p>

           說這話的時候,虎子還對鐵牛投去了一抹讓其寬心的眼神。

           鐵牛愣了愣,喃喃道:“去找白大師了么?”

           他朝著街對面的元府看了看,原本不安的腳步,不知為何也消歇了下來。

           見狀,阿珍連地看向虎子,道:“虎子,你去你白叔那里瞧瞧,看看你彪叔是不是在他那里?”

           虎子“嗯”了一聲,會意地朝著元府跑去。

           鐵??戳丝椿⒆?,轉而將目光投遞到城外的天幕上。

           此時,天幕中懸立無數身影,他們的氣息,皆作強大無比,至少對鐵牛等平人而言,是這樣。

           見鐵牛這般舉止,阿珍等人也連連展目。

           看著看著,阿珍的神色突起異變,她蹙了蹙眉,不解道:“當家的,你有沒有聞到酒香味?”

           聞言,鐵牛一愣,連帶著一旁的李瑤也做莫名狀。

           “酒香味?”

           鐵牛一臉納悶地看向阿珍,道:“不會是酒窖中的花酒滲漏了吧?”

           聽得這話,阿珍兀地一個機靈,連忙朝著內屋的酒窖跑去。

           值此之際,城外的天幕中,傲天仍沒有從驚愕中醒轉過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身前的那一壇狀物。

           此時,有微風熏來,一道而來的,還有陣陣酒香,酒香中,又滲著各色花香。

           “恩?”

           “竟然是酒?”

           “這酒香味,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聞到過?!?/p>

           “......”

           彌漫的酒味,撲過眾人的鼻尖,勾起紛紛疑論。

           武忘等人的眉頭,皆作凝皺,他們的心中都很疑惑,為何那酒香味給了他們一種極為熟悉度的感覺?

           “這是...花酒!”

           有那么一刻,若藍驚愕地喝出聲來,她在中土皇城的時間,相較武忘等人要長上不少,對于花酒的味道自也比武忘等人要厚感許多。

           適才在聞到酒香之際,若藍便覺得熟悉無比,苦苦追憶,終是想起了那酒香的乃是花酒的特殊氣味。

           “花酒?”

           眾人一怔,似悟非悟地看向若藍。

           若藍點了點頭,用極為肯定的口吻說道:“沒錯,就是花酒,是阿珍嫂子釀造的花酒!這味道,不會有誤!”

           言罷,若藍平復了下來,眉眼微沉,接著又喃喃地道了句:“我想,我已經知道暗中那人的身份了?!?/p>

           夢三千微笑了笑,整個人好若恍然明悟了一般。

           曉夢沉了沉臉,道:“為何他身邊的人,都作這般詭譎莫測?”

           閆帥道:“你口中的他,指的是誰?”

           曉夢道:“是誰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閆帥苦苦一笑,不再多言。

           聽得幾人這話,在旁的武忘等人也都作幡然狀,倒是南宮文勝等小輩,一臉的茫然失措。

           南宮文勝道:“沐辰大哥,你知道盜帥前輩他們說的是何人嗎?”

           幻沐辰尷尬一笑,搖了搖頭。

           見狀,南宮文勝轉而又朝著阿布看去。

           阿布頓了頓,道:“文勝,你別看我,我也不知道?!?/p>

           南宮文勝無奈地撇了撇嘴,接著看向虎妞,道:“那你知道嗎?”

           虎妞昂了昂首,若一副高人模樣,道:“你說呢?”

           南宮文勝鄙夷地瞪了虎妞一眼,剛想著說些什么,虎妞卻快其一口,道:“真心誠意地叫我聲虎妞姑姑,我就告訴你!”

           南宮文勝張了張口,但卻無所言對,以他的性子,自不會輕易被人脅迫。

           “怎么?放不下身段?”

           虎妞笑望著南宮文勝道。

           南宮文勝道:“不是放不下身段,只是這事,你不說,我早晚也會知道?!?/p>

           虎妞道:“可等到了那時,真相已經無法滿足你的好奇心?!?/p>

           南宮文勝切了切齒,虎妞之言,一語切中了他的要害,此時他的內心,的確好奇無比,但讓人無可奈何的是,他又不希望自己就這么地向虎妞妥協。

           虎妞似是樂于見南宮文勝這般怒急之態,她淡然地笑了笑,道:“文勝侄兒,你若在不開口,姑姑我可要反悔了!”

           聞言,南宮文勝氣郁至極,剛要發作,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砰!”

           “啊啊...”

           只聽得一聲炸裂響徹天宇,緊隨而來的則是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凄喝聲。

           這突然狂化的人,不作他別,正是傲天。

           他的怒,來得猶若狂風驟雨,瞬間而起。

           此時的傲天,整個人就若瘋魔了一般,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只覺得心底深處,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

           這或許與他本身的高傲有關,又或是,與他被困禁無數載歲月有關。

           突然怒作的傲天,瞬間便將眾人的心神拉回到了緊繃的弦上,只見其落掌之下,那懸于其身前一壇花酒,轟然碎裂。

           碎裂的壇渣紛撩漫天,飛濺的酒水落映滿空。

           “藏頭藏尾的鼠輩,可敢現身,與我一戰?”

           傲天怒嘯道,整個人顯得猙獰可怖,那特屬于半步大乘境的氣息也從其身上擴散開來。

           見傲天這般姿態,夢三千等人無不謹慎以待,要知道,一個即將踏入大乘境的修者若是發起狂來,后果極為可怕。

           “夢老,我們該怎么辦?”

           若藍暗暗傳音于夢三千,視線卻牢牢鎖定著傲天。

           “以靜制動!”

           沉寂片刻,若藍收到了夢三千的回話。

           此時的傲天,整個人已若瘋狂,若是盲目以動,實為不智,遑論傲天的身后,還有大批渡劫境的修者。

           “怎么?不敢現身么?”

           傲天沉聲以言,雙目之中,滿是陰鷙。

           “我今日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傲天切齒以言,周身氣息越發凜冽。

           緊接著,傲天掩手一揮,自其手中,有一長刀赫然而出。

           磅礴的元力,自刀身上涌動出來,鋒芒刺目驚心。

           傲天手握長刀,接著轉目朝著下空的武忘等人看去,他舔了舔嘴,揮刀以令:“給我屠了此城!”

           話語方歇,傲天人已化作一抹流芒朝著武忘等人沖去,那跟隨傲天而來的眾多狂客,先是一愣,接著方才祭出攻擊落幕而下。

           “轟隆隆....”

           “咻!咻!”

           霎時間,萬千攻襲鋪天蓋地而落,磅礴浩蕩的元力,遮眼閉幕。

           見狀,若藍等人皆是一愣,哪曾想,傲天竟是這般決絕地選擇了動手。

           來不及多想,若藍等人紛紛祭出元力攻擊,他們沒有選擇,唯有拼死為御。

           “殺!”

           “轟隆隆....”

           萬千元力,紛繁交涌,眼看著便要交擊在一起。

           就在這時,異變再起。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

           那不曾多顯的蒼聲,再次落映到眾人的耳目里。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