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十八章:流金蘇遠,天翊之決【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130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流金城城主府,碧波湖畔,綠繞群峰,紅搖千柄,微雨初收。

           綽約岸,堤柳近,波萬頃,碧琉璃,鏡樣平。

           優雅亭榭中,流金靜默而立,他身材魁梧,樣貌粗獷,與這景象頗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

           流金身旁,恭身而立著一男子,男子朗眉星眸,俊秀非凡。

           流金道:“蘇遠,流金城內很少下雨?!?/p>

           蘇遠笑了笑,道:“城主,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p>

           流金道:“可眼下時已入秋,況且之前那一場雨,也并非做潤物般無聲?!?/p>

           蘇遠道:“春者,天之和也,誰說此春又位于四季之列呢?”

           流金怔了怔,道:“如此說來,莫不是我流金城要逢春了不成?”

           蘇遠道:“在城主心中,何患以存?”

           流金道:“血劍等劍盜常年盤踞我流金城內,為禍遠近,此乃我心中大患!”

           蘇遠微微一笑,舉首而望,視線直直延展到西遠之地,道:“想來之前那一場雨,也應下到了血劍山才是?!?/p>

           流金道:“你的意思是?”

           蘇遠道:“血花逢雨便落,洗滌滿枝繁華,從此以后,血劍山怕是再無血花盛景之象了!”

           言罷,蘇遠的身子漸變虛幻,直至最后徹底消失無蹤。

           流金見狀,滿目駭然,蘇遠的凌空虛渡,來得唐突不已。

           一直以來,流金都只當蘇遠是一儒雅書生,卻不料后者實力,遠超他所想象。

           這般多年來,蘇遠一直待在城主府內,為其治理流金城出謀劃策不少,蘇遠的滿腹韜略,頗受流金賞識。

           流金從未料想到,柔弱的蘇遠,竟是一深藏不露的高人。

           此時,流金驚詫無比,虎目圓睜,滿眼不可思議。

           稍以呆愣,流金連連傳喚城衛過來,簡單吩咐后,他人也急匆匆地離開了城主府。

           與此同時,天翊等人也已折返到了流金城內,他們隨意尋了處客棧,靜待著絕塵的醒轉。

           僻靜的幽院中,天翊孤身而立,此時的他,再次回歸到了平常狀態。

           之前于血劍山地的一番殺戮,已若過眼云煙般消散。

           不知何時,閆帥來到了院落內,他靜靜地佇立在天翊身旁,久久都不開口以言。

           天翊道:“閆帥前輩,你是為狂火令而來的吧?”

           閆帥笑了笑,道:“我還沒開口,你便已洞悉我的來意?!?/p>

           天翊側轉了轉身,看向閆帥道:“前輩久不開口,想來心中也作躊躇不定,可是不知該如何規勸于我?”

           閆帥輕聲一嘆,訕訕道:“我只說一句,唯有五令齊聚,方能開啟狂府!”

           言罷,閆帥轉身便離,只留天翊一人淡然而立,他沒有去看閆帥,視線直直落定在天際。

           那里,層云疊轉,暗黑涌動。

           不消多時,武忘等人紛紛臨至院中。

           天翊道:“塵哥恢復的如何?”

           無憶道:“服用了許多丹藥,傷勢已經穩固,但要恢復如初,尚還需些時日?!?/p>

           天翊點了點頭,他說過,等絕塵醒來后,便會帶著他回家。

           正與此時,自千葉的懷中突有一道流光飛射而出。

           眨眼間,天翊的肩頭便有一雪白小獸停佇,正是小貂。

           之前從血劍山歸來,小家伙被千葉帶在身邊,那時的它,極為不愿,黑紫大眼中滿布不安。

           此刻重歸天翊肩頭,小貂終是安定了下來,似乎天翊的肩頭,是一可避風雨的港灣。

           千葉無奈笑了笑,打從小貂醒來后,她便覺得小家伙似乎與以往不一樣了,與她再沒有之前那般親密。

           倒是這一路都被小貂“嫌棄”的天翊,重新得寵,小家伙似一刻也不愿離開天翊。

           青霖道:“不忘,你打算如何做?”

           天翊頓了頓,道:“青霖老師,登云是我狂客的根基,而今被天狼所占。當年他們如何對待我狂客學院,不久后,我會加倍奉還?!?/p>

           青霖點了點頭,道:“不忘,你老實告訴老師,你是否身懷狂客令?”

           天翊也沒隱瞞什么,頷首道:“我身上的確有一枚令牌,不過卻不是狂客令,而是狂火令?!?/p>

           青霖愣了愣:“狂火令?”

           天翊道:“沒錯,按照閆帥前輩所言,只有五令齊聚方才稱得上是真正的狂客令?!?/p>

           青霖一怔,道:“五令齊聚?登云五峰?”

           只稍稍一想,青霖便也揣測了出了許多。

           天翊道:“閆帥前輩還說過,狂客令乃是開啟狂府的關鍵?!?/p>

           聞言,眾人皆做詫異。

           天翊自若如常,時至如今,有些事他也沒必要再多做隱瞞,接著便將關于狂客令的一些事情告知于眾。

           聽得天翊一席話語下來,青林等人頓變得躊躇不定起來。

           天翊若是提前激發狂火令,那便會致使五令難以齊全,自然也無法開啟狂府。

           但他若是不激發狂火令,召集天下狂客,以他們的力量,重臨登云,只道勝負難測。

           武忘道:“老大,那你打算激發狂火令嗎?”

           聽此一言,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定在天翊身上,他們只是好奇,至于天翊作何選擇,他們都會予以支持。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天翊只微微笑了笑,并未明確以言是否會動用狂火令的力量。

           見天翊不言,眾人也不好再問。

           倒是一旁的史大彪興沖沖地湊到天翊身邊,開口道:“不忘兄弟,不知可否讓大彪看一看那狂火令?”

           天翊笑了笑,隨手一揮,一枚泛著火色的令牌頓時落入史大彪的手中。

           史大彪持拿著狂火令,仔細地端詳著,他的眼中,時有精芒浮掠,也不知作何念想。

           查看了些時候,史大彪將狂客令交還給了天翊,笑道:“此令倒是頗為奇特,想來能制作出此物之人,在煉器之上,應是有些造詣才是?!?/p>

           聞言,武忘等人無不鄙夷地瞪了史大彪一眼,任誰都知道狂火令不凡,哪需他在此多言以贅?

           面對眾人的側目,史大彪不以為然,再道:“不忘,想來你的心中早已有了決意才是?!?/p>

           天翊笑了笑,道:“既是如此,大彪兄認為不忘的決意如何?”

           史大彪道:“不亂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如此,安好?”

           天翊道:“不忘怕是要讓大彪兄失望了?!?/p>

           史大彪輕聲一嘆,道:“水無所起止,只知流淌,也總得流淌,它只是遵循己心,僅此而已?!?/p>

           天翊道:“大彪兄,不忘可不是水。即便是,我也要在山高月小之時,換以水落石出!”

           史大彪不再回應,只淡然笑了笑,揚手間,一壇佳釀已懸停嘴邊。

           武忘等人遲愣一旁,天翊與史大彪的對言,總是來得這般高深莫測,讓人難以明晰。

           若藍的目光,不斷在天翊與史大彪的身上游轉著,眼底深處,浮掠著沉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這之后,眾人又言談了些時候,接著便各自歸返而去。

           武神臨走之時,一臉的惆悵,他不時便會瞟眼看一看武忘,那隱晦的急切惹人動憐。

           夜至,縈繞于空的陰沉散了去,一輪明月悄然躍上天幕。

           月華清輝,飄飄灑灑,散漫在流金城的大街小巷。

           此刻,城主府,議事大殿。

           流金端坐在主位之上,殿內兩側,各有數十人惴惴以坐。

           不消多時,一道流光直直破空落入城主府內。

           感知來人氣息后,流金等人連地彈身而起,繼而便見一人身卷風云現身于大殿內。

           流金連道:“怎么樣?血劍山可曾出現什么異狀?”

           來人滿臉驚駭,氣喘吁吁道:“大人!血劍山沒了!千百赤峰,盡成荒蕪,血花凋殘,生機皆滅!”

           言落,殿內之眾無不瞠目結舌,驚駭以望。

           “血劍山滅了?”

           “千百赤峰,盡成荒蕪?”

           “血花凋殘,生機皆滅?”

           “......”

           眾人驚愕以言,滿臉不敢置信,他們都是流金的心腹下屬,自然知道血劍山眾的強大。

           就在昨日,血劍還率領萬千劍盜威逼流金城,這才一夜時間,血劍山就覆滅了?

           流金呆如木雞的站著,眸色之中,萬千驚駭涌動。

           這一刻,他想起了蘇遠離去之言――“血花逢雨便落,洗滌滿枝繁華,從此以后,血劍山怕是再無血花盛景之象了!”

           一念及此,流金整個人都驚愣了住,他很想問問蘇遠,到底是如何預料到這一切的?

           他若沒記錯,近來這一段時間,蘇遠從未遠離城主府半步,但他卻對城外之事了若指掌,甚至還預期出了血劍山的覆滅,這如何不讓流金震驚失措?

           見流金這般神態,那探查歸來的修士連地喚了句:“大人?”

           聞言,流金方才從出神中醒轉過來,他深呼吸了兩口,稍事平復,喝道:“我們走!”

           下一刻,流金展身而起,一抹金光直在月色下劃出一道幻美的弧線。

           見狀,一眾修士紛紛躍身上空,連連追隨流金而去。

           在這之前,流金對蘇遠之言,也只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若不然,他也不會派遣屬下前往血劍山查探。

           但眼下,流金卻是按耐不住己身的震驚,即便他清楚地知道,其屬下絕不會欺言于他,可他還是決定親自前往血劍山一探究竟。

           下半夜,流金一行人抵至到了血劍山的地界。

           若是以往,他們只需憑借那滿山的血花,便可輕易知曉血劍山所在。

           但這一次,流金等人卻是依著往常的經驗,方才得知眼幕之中的荒寂山地,乃是血劍山。

           看著遍地的死沉凄涼,流金久久言道不出一個字來。

           一隨行修士開口道:“大人,難道是閣內派的人干的?”

           流金怔了怔,關于血劍山的這一伙劍盜,常年為非作歹,可謂是流金城內第一大患。

           此事他也曾稟呈于西門閣,只是訊息一去,猶如石沉大海,回應杳無。

           為此,流金甚至親臨過白虎城,但得到了回復卻讓他莫名無比――“血劍山既然存在,那便有它存在的道理!”

           簡簡單單一席話,便是將流金打發了走。

           流金知道,此事背后,怕是有著不為人知的隱秘。

           若不然,西門閣也不會放任血劍山的劍盜在流金城內為非作歹。

           而今日,血劍山無故覆滅,原本棲息山中的萬千劍盜也做蹤影全無,且那千百赤峰,無不化作荒寂之地。

           此事透著古怪,古怪地讓流金摸不著頭腦。

           流金怔了怔,道:“于我流金而言,血劍山的覆滅,只道幸事一件。只是此事,怕不是閣內派人做的!”

           說著,流金轉身飛離,一眾隨從莫名稍許,連連展空離去。

           晨曦來臨,流金帶著一眾人等折返城內,來去奔波,眾人皆做疲態。

           稍作吩咐后,流金獨自一人前往庚辛學院。

           從血劍山的兵臨城下到其覆滅,不斷短短一夜時間,流金也不呆愚,自能嗅到這兩件事中定有些關聯。

           不消多時,流金悄然而至庚辛學院,但此刻學院之中,卻做熱鬧非凡。

           廣闊的操練場上,人山人海,庚辛學院的弟子、老師,盡數聚集于此。

           放眼以望,只可見廣場的中心,正有兩道人影激斗正酣。

           其中一人,使得一柄燦金長劍,劍劍生風,凌銳無比。

           與之放對之人,挑唆著一桿長槍,槍峰呼嘯,虹飛電閃,孤傲凜然。

           這兩人,一人作庚辛學院老師,余下一人則是阿布。

           今日一早,阿布便在武忘等人的陪同下來到了庚辛學院,他們是為絕塵出氣而來。

           此時,庚辛學院那老師怒舉金鋒,翻身直下如飛龍,一劍直取阿布胸口。

           阿布見狀,面色如常,槍鋒一挑,倏地便是迎了上去。

           須臾間,槍劍交擊,激起轟鳴震蕩――“砰!砰!砰!”

           狂暴的撕裂聲下,庚辛學院的老師兀地就是一口鮮血噴出――“噗嗤!”

           受此對擊,庚辛學院的老師倒卷飛退,斜抵在地面的劍鋒,劃出刺眼星火――“滋!滋滋!”

           見狀,周遭千百看眾,無不噤若寒蟬。

           “乾圓老師竟然敗了?”

           “怎么可能?阿布怎么勝得了乾圓老師?”

           “哼!真是混賬一個!一點也不懂得尊師重道!”

           “阿布是絕塵的弟子,絕塵在學院之中便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沒想到教出個徒弟也做這般目中無人!”

           “阿布的進步很大,這才多長時間,便已突破到了法嬰境界!”

           “......”

           議論聲此起彼伏,有驚愕失措的,有憤然謾罵的,也有贊賞譽言的。

           對此,阿布無動于衷,長槍一收,槍鋒直指蒼穹,整個人傲然而立。

           乾圓落定后,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跡,便欲提劍再動。

           這時,庚辛突然開口道:“乾圓,此戰你已落敗,妄動之下,只怕生死難測!”

           聞言,乾圓突地一怔,他冷地瞪了庚辛一眼,接著歸入一旁。

           對于絕塵,乾圓恨之入骨,而他的兄長,名為乾方,正是此前被流金收押的那一名修士。

           兩人之所以這般嫉恨絕塵,皆源于一場比斗。

           那時候,絕塵剛剛來到庚辛學院,也不知為何,他與乾方總看不慣絕塵那淡漠模樣。

           絕塵要做庚辛學院的老師,自然少不了測試,而乾方恰是試探絕塵實力之人。

           切磋中,乾方一直處于下風,乾方好面子,不甘被絕塵所敗,一時竟對絕塵下以重手。

           絕塵見狀,也不留手,眼看一槍便要重傷乾方,乾圓卻是在那時動手了。

           這之后,乾方與乾圓兩兄弟聯手與絕塵一戰,卻在絕塵的槍下敗下陣來。

           好在庚辛最后出面制止,方才平息了這一爭斗。

           自這以后,兩人對絕塵便心生偏見,處處與絕塵過意不去,甚至還挑唆其他老師,孤立絕塵。

           再到后來,風瀾大陸學院天才戰開啟,絕塵有意讓阿布參加,卻慘遭全院抵制,這其中,自然少了乾方兩兄弟的推波助瀾。

           絕塵無奈,以一己之力,挫敗全院上下數十名老師,硬生生用一桿長槍為阿布獲取了參加天才戰的機會。

           從那以后,庚辛學院的老師、弟子們,無不對絕塵嫉恨在心。

           此時,見得阿布挫敗乾圓后,武忘等人卻做談笑風生。

           武忘道:“阿布這小子,也不知下手輕一點,怎么說,對方于他也有師恩!”

           無憶道:“死胖子,你這風涼話說的可真風涼!要是換做你,只怕他已成了你刀下亡魂了!”

           千葉道:“他們對阿布哪里有師恩可言?”

           ......

           聽得武忘等人這話后,乾圓的神色更添激憤,他恨得咬牙切齒,但偏又無可發泄。

           阿布頓了頓,看向庚辛,接著躬了躬身,道:“庚院長,你身為一院之長,那你可能告訴我,這些年來,學院的老師、弟子,是如何對待我與老師的?”

           聞言,庚辛愣住,他張了張口,似要說些什么,但卻落得一言未發。

           頓了頓后,庚辛長長一嘆,道:“罷了!從今以后,你與絕塵,都不在是我庚辛學院之人,你們走吧!”

           說著,庚辛緩緩瞇上眼,誰也未曾看見他眼底深處的不舍之意。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