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三章:先行后行,畫道黷武【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11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與此同時,元府之外,吳玄的身影憑空顯現。

           他一臉的陰沉,神色帶怒,徑直朝著薛老等人走去。

           見狀,眾多看眾紛紛避讓開來。

           虎子憨憨地瞅了吳玄一眼,他經世不足,自然體會不到吳玄的抑郁。

           “吳兄?”

           薛老輕喚了聲。

           對此,吳玄不予理睬,怒袖一揮,佛衣遠去。

           薛老滿面愧染,無奈笑了笑,轉而看向虎子道:“虎子,今日之事,是我考慮不周,他日我在登門謝罪?!?/p>

           說著,薛老連忙朝著吳玄追去。

           遲定半響,圍將的看眾也紛紛離散。

           不多時,元府外,便只剩下寥寥幾人。

           千葉鄙夷地瞅了瞅吳玄等人,頗有些不以為然。

           鐵牛與阿珍則作焦愁之態,偏又不知該開口說些什么。

           兩人都是平人百姓,哪曾遇過這樣的事?

           阿彪緘默著,頰面繾著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

           此時,元府內,行者現身以出。

           天翊頓了頓,看向身旁的千鈺,道:“鈺兒,時候不早了,讓虎子收攤吧?!?/p>

           千鈺一愣,接著點了點頭,起身朝著府外走去。

           待得千鈺離去后,行者道:“公子,他是一個固執的人?!?/p>

           天翊笑了笑,道:“與其說他是一個固執的人,倒不如說他是一個固守的人?!?/p>

           行者道:“他說他還會回來,會帶著畫門的打抱不平回來?!?/p>

           天翊道:“鈺兒不喜歡他?!?/p>

           行者沉了沉眉,道:“公子的意思是?”

           天翊道:“我的意思行老應該明白?!?/p>

           行者頷首,道:“這么說,我等不到畫門的打抱不平了?!?/p>

           天翊道:“有勞行老了?!?/p>

           行者道:“公子,我這也是為了我自己?!?/p>

           話語方歇,行者的身影已憑空消失。

           天翊淡淡笑著,不緊不慢地朝著院落中的桌椅走去。

           不多時,虎子、千鈺等人便拾拿著一幅幅畫卷歸來,鐵牛與阿珍也幫著一塊打點。

           見得天翊獨坐在院落中,揮毫以墨,眾人的心底,有種不可言狀的感覺。

           那感覺,來得晦澀朦朧,似鏡花,如水月。

           收拾好一切后,千鈺等人來到了天翊的身旁。

           低眼而視,只見平鋪于桌面的畫卷上,落映著一道人影。

           這人影畫像,眾人都不陌生,赫然便是那有著畫圣名銜的吳玄。

           千鈺蹙了蹙眉,略有些不滿道:“叔叔,你畫這個壞老頭干嘛?”

           天翊道:“鈺兒不喜歡?”

           千鈺道:“不喜歡?!?/p>

           天翊隨手一揮,平鋪的畫卷頓作收斂,道:“鈺兒既是不喜,那便將其付之一炬吧!”

           還不待天翊作何舉動,其身旁突有一只大手掩來。

           “白大師!燒不得??!鈺兒不喜,便讓阿彪來處理吧!”

           說話間,阿彪已將那畫卷搶拿到手。

           他憨癡般地左顧右盼著,臉上的笑意,給人以無可奈何。

           對此,天翊也不表態,只微微笑著。

           阿彪一怔,連連看向千鈺,道:“鈺兒,阿彪叔叔平日里對你怎么樣?”

           千鈺眉宇見疑,想了想后,應了聲:“阿彪叔叔對我很好?!?/p>

           阿彪笑道:“既是如此,這一幅畫卷便讓彪叔來處理可好?”

           千鈺頓了頓,繼而輕點了點頭。

           聞言,阿彪一喜,連將畫卷懷抱在胸。

           見此一幕,眾人皆作無奈而笑。

           鐵牛道:“阿彪,我只知你對花酒情有獨鐘,什么時候對畫作也這般愛不釋手了?”

           阿彪道:“鐵牛大哥,白大師的畫作可不一般,若是拿出去販售,保準能賣出個不菲的價錢?!?/p>

           還不待眾人投來鄙夷,阿彪再道:“當然了,阿彪可不是那種貪財之人,我只是想臨摹臨摹罷了!”

           說著,阿彪笑了。

           只是這笑落到眾人的眼里,卻有些變味。

           這時,阿珍一怔,接著驚慌失措道:“不好,鍋里的肉!”

           言罷,阿珍人已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鐵??聪蛱祚?,尷尬一笑,道:“白兄弟,虎子給你添麻煩了?!?/p>

           天翊起身,道:“鐵牛大哥,哪里來得麻煩?虎子,也是我的孩子?!?/p>

           說著,天翊還和藹地看了看虎子。

           這十多年的朝夕相處下來,天翊早已將鐵牛一家人視作自己的親人。

           虎子一頓,低了低頭,道:“白叔,虎子是不是太愚鈍了?連一些小事都處理不妥?!?/p>

           天翊道:“虎子,誰說你愚鈍了?在白叔眼里,你是個聰明懂事之人?!?/p>

           千鈺也附聲道:“虎子哥哥,叔叔說的沒錯,你要是愚鈍,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呢?”

           聞言,虎子憨憨地抬起頭來。

           他笑得很純真,純真中帶著感動。

           千葉緘默在一旁,對于今日之事不以言表,也不知作何思量?

           言談了些時候,天翊等人一道去了鐵牛家。

           冬日臨末,晚風卻還攜著絲絲寒涼,花酒入腹,倒也平添了許多暖意。

           飯間,阿彪似不勝酒力,竟提前離席而去。

           這反常的一幕,不由惹人疑思。

           平日里,阿彪的酒量無可揣測,時常埋怨花酒喝地不夠盡興,可今日他卻連一壇花酒都未飲盡,便回屋休息去了。

           千鈺道:“阿彪叔叔這是怎么了?鐵牛大叔可說過,今晚花酒管夠!”

           說著,千鈺看了看天翊。

           天翊道:“鈺兒,你彪叔許是身體有些不適?!?/p>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

           鐵牛道:“虎子,快去看看你彪叔,想來近日的連番操勞,使得他身心疲乏?!?/p>

           虎子點了點頭,便欲起身離去。

           這時,天翊擺了擺手,道:“虎子,不用去了,讓你彪叔多休息休息便可!”

           虎子怔了怔后,又落坐了下來。

           阿珍道:“白兄弟,行老他人呢?”

           天翊道:“行老有事出去了?!?/p>

           阿珍點了點頭,并未多作追問。

           千鈺道:“叔叔,明天虎子哥哥,還販售畫作嗎?”

           聽得這話,鐵牛與阿珍倏地一頓,神情中繚覆著糾結。

           他們雖是平人,卻也知道吳玄身份非同一般,后者既是不讓虎子販售畫作,想來定是有著依仗,若不然,也不會那般盛凌。

           虎子默不作聲,狀作沉思。

           天翊笑了笑,看向虎子,道:“虎子,你覺得吳玄的話語,可能左右你的決定?”

           虎子搖了搖頭。

           天翊道:“既是如此,那你便做好你自己,至于其他事,一切有我!”

           說著,天翊對著虎子投遞去了一個堅定的眼神。

           ......

           夜月東升,微昏中帶著蒼茫。

           此時,中土皇城以東,有山巒疊嶂,奔騰飛動,近者數十里,遠者數百里,爭奇競秀。

           群山連亙中,有一山奇特孑立,出沒于月照云遮下。

           這一刻,山巔之上,落映著一道人影。

           他頭戴斗笠,身穿蓑衣,迎面是萬丈峭崖,孤月高懸。

           人影一動不動,靜靜聆聽著掠耳風聲。

           不知何時,人影的身后,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繼而見得,一粗獷男子現身于此。

           男子的手里,提著一壇花酒,月華映照在他臉上,隱可見泛白的醉意。

           若是虎子等人見得這兩人,定不會陌生。

           那頭戴斗笠、身穿蓑衣的人,曾于冰湖垂釣。

           而提酒的男子,則是憨實的阿彪。

           沉寂半響,人影道:“你來了?!?/p>

           阿彪笑了笑,近身到人影跟前,繼而一道朝著天幕中的云月望去,道:“你知道我會來?”

           人影道:“我不知道?!?/p>

           阿彪道:“你既是不知道,為何卻在這里等待?”

           人影道:“我等的是天上的云和月,不是你?!?/p>

           阿彪愣了愣,隨手一揮,頓有一壇花酒憑空拋出。

           人影承住阿彪拋來的酒壇,揭封而飲。

           好些時候,人影興嘆了一句:“好酒!”

           阿彪道:“行老,你覺得阿珍嫂子釀的是酒嗎?”

           人影一怔,轉而看了看阿彪,道:“不是酒嗎?”

           阿彪舉壇而飲,笑著搖了搖頭。

           滯愣了好半響,行者也隨之笑出聲來,道:“于我們而言,她所釀造的確不是酒?!?/p>

           說著,行者輕聲一嘆,道:“她釀造的是一個故事,一個關于大夢繁花的故事?!?/p>

           阿彪道:“行老,你難道不好奇我的身份嗎?又或者說,你不好奇白大師的身份嗎?”

           行者微微一笑,道:“阿彪,你可還記得,我們冰湖初遇時,你與我說過什么?”

           阿彪陷入追憶,他自是記得當初那一幕幕。

           行者道:“你說過,好奇太多,只會為自己平添苦惱?!?/p>

           阿彪道:“這么說,行老也有許多苦惱?!?/p>

           行者點了點頭,道:“所以我才選擇留在公子身邊?!?/p>

           言罷,行者不再作聲,阿彪也作沉默。

           沉寂半響,阿彪道:“行老,是你先行,還是我先行?”

           行者道:“我們難道不能同行嗎?”

           阿彪搖了搖頭,道:“我們的目的地雖作一致,但我們的初衷卻不一樣?!?/p>

           行者愣了愣,道:“你難道不是為了虎子之事?”

           阿彪道:“我是?!?/p>

           行者道:“這般說來,我們的初衷理應是一樣才對?!?/p>

           阿彪沒有回應,只微微笑了笑。

           他笑得意味深長,一旁的行者卻怎么也體會不到其笑意。

           阿彪道:“行老,你還沒告訴我,是你先行,還是我先行?”

           行者一頓,道:“你知道畫門所在?”

           阿彪道:“知道?!?/p>

           行者思量片刻,道:“既是如此,那還是我先行好了!”

           話語方歇,行者人已飛遠而去。

           阿彪沒有立馬動身,孤身佇于山巔,望眼云月,青冥浩蕩。

           ......

           東方之地以西,臨近中土之地的一片區域。

           這里,竹林蒼蒼,鐘聲杳杳,荷笠帶月,青山獨遠。

           此時,山之巔,一處上矗星斗之地,一名身著云袍的男子默默地凝視著遠方。

           那里,層云低矮而又蒼茫,緩逐煙波起,如妒柳綿飄。

           男子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流眸顧盻間,碧山遲暮,暗云九重。

           他有著俊秀的面容,有著白皙如玉的肌膚,給人以出塵不染之觸。

           男子一動不動地站著,一身長袍隨風搖曳。

           他的嘴角噙著一抹的微笑,一抹淡薄如云的微笑,乘化隨舒卷,無心任始終。

           距離男子不遠處,置放著一套桌椅。

           桌上,擺放著筆墨紙硯,平鋪的畫紙上,落顯著一片山水。

           男子名為畫道子,無論是那畫紙上山水,還是此刻落于畫道子眼目中的山水,都是畫門所在之地。

           沉寂半響,畫道子自顧呢喃道:“筆愈簡而氣愈壯,景愈少而意愈長,這便是簡約之境!”

           言語方落,畫道子的身旁突有一道身影憑空顯現。

           來人頭戴斗笠,身穿蓑衣,整個人落于月色下,給人一種瀟逸之觸。

           見得來人,畫道子那淡然的臉色倏地大變。

           他驚愣愣地看著人影,道:“老...師...”

           這斗笠蓑衣下的人,正是行者。

           行者頓了頓,道:“我不是你的老師?!?/p>

           畫道子道:“可你我卻有師徒之分,當初若無老師指點,我絕不會有今日成就?!?/p>

           行者道:“沒有我,你一樣會有今日成就,差別無外乎時間長短而已?!?/p>

           畫道子道:“老師,這般多年來,我不斷找尋于你,終不得期,卻不想,我們還有相見的一天?!?/p>

           說著,畫道子連連對著行者參拜了下去。

           可還不待其拜身在地,一股無形之力已將其拖住。

           行者道:“我說過,我不是你的老師,你也用不著對我行此大禮!”

           畫道子愣住,繼而正身以望,道:“老師,你此次回來,還走嗎?”

           行者道:“我是一個行者,我的無疆,不在這里?!?/p>

           聞言,畫道子一臉失落。

           當初他還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畫者時,曾偶遇行者,在行者的指點下,他對作畫之道有了新的體會,延續之下,方才有而今所成。

           對于行者,畫道子不止有感激。

           在他的心里,早已將行者視若自己的老師,即便行者從不承認。

           現如今,畫道子已成了畫門之首,門下不僅有一批天賦卓越的畫者,更是攏聚了不少能人隱士。

           畫門雖不為人知,但其所具有的實力,相較四方閣,恐也所差不多。

           十多年前的正魔大戰,畫門并未受到波及,僅此一點,便可窺探畫門實力一二。

           畫道子身為畫門門主,身份已今非昔比,可在面對行者時,他顯得畢恭畢敬,絲毫沒有身為一門之主的倨傲。

           沉寂片刻,畫道子道:“老師,你真的不留下嗎?畫門需要你?!?/p>

           行者道:“畫門是你一手所建,需要的是你,而不是我?!?/p>

           畫道子無奈,若是行者愿意留下,他會心甘情愿地讓出畫門門主之位。

           在他看來,行者更適合這個位置。

           畫道子道:“老師,你此次回來,可是有事要吩咐于我?”

           行者道:“是有些事,要與你說道說道?!?/p>

           畫道子躬了躬身,道:“還請老師示下?!?/p>

           行者頓了頓,道:“畫門之中,可有一個名叫吳玄的人?”

           “吳玄?”

           畫道子一愣,道:“吳玄確是我畫門眾人,敢問老師,他可是惹怒了老師?”

           身為畫門門主,畫道子對門下之人自不會陌生。

           他深知吳玄的為人,所以方才這般相言。

           行者道:“他沒有惹怒我,不過我想,他應該是惹怒了我家公子?!?/p>

           聞言,畫道子倏地變貌失色。

           他驚愕的是,行者口中的“我家公子”。

           以畫道子對行者的了解,后者不是一個屈于人下的人。

           可行者適才在說“我家公子”這幾字的時候,卻顯得誠摯無比。

           畫道子想不通,怎么想也想不通。

           他想不通的是,普天之下,到底誰有那般卓絕,可以讓行者俯首稱臣。

           許是看出了畫道子之疑,行者開口道:“別多想了,公子的高遠,絕非我等所能相及?!?/p>

           說著,行者稍頓,淡冷道:“吳玄之事,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決之法?!?/p>

           聞言,畫道子連從出神中醒轉,道:“吳玄竟敢招惹老師,真是膽大妄為!我這就傳令下去,將其逐出畫門,廢除一身修為,永世不得再行作畫??!”

           言罷,畫道子隨手一招,掌心中頓有一枚傳令顯現。

           見狀,行者苦澀一嘆,道:“你這解決之法,未免也太過黷武了些!”

           畫道子怔了怔,在他的心中,行者乃是其再造恩師。

           吳玄在畫道之上雖有些天賦與成就,可這些天賦與成就若是沖撞了行者,畫道子將毫不遲疑地將其抹除。

           畫道子道:“老師,弟子愚笨,還請老師示意?!?/p>

           行者道:“你可知道中土皇城?”

           畫道子點了點頭。

           行者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從今以后,吳玄不可再踏入中土皇城一步!”

           畫道子道:“弟子明白!”

           行者頷首,轉身欲離。

           轉身的一剎,他頓了頓,道:“我很好打發,可不久后到來的那一位,許會讓你畫門頭疼不已?!?/p>

           言罷,行者人已消失原地。

           畫道子凝沉著眉頭,暗道:“吳玄大師,你在外面,到底為我畫門招來了什么麻煩?”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寫書不易,寫好書更不易,本書體裁所限,注定非大眾,想想都有點小憂傷。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