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四四:離愁如酒,飲者皆醉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393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就在天翊等人抵達風海之際,中土之地,十萬大山,登云峰。

           天光悠悠,偏斜入山,明暗交匯,輕漫而舒緩。

           此時,望月臺上,落映著幾道散漫的身影。

           其中一男子,襲一身血紅長袍,嘴里銜著一尾青草,側躺在一塊大石上,正是南宮文勝。

           距南宮文勝不遠處,幻沐辰半坐在地,其眸光向遠,平原悠野盡入眼底。

           虎妞愣在一旁,如有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阿布背倚著一顆大樹,嘴角噙著一抹微笑,眸色里,徜徉著閑悠。

           沉寂之余,幻沐辰開口道:“文勝,你爺爺真的讓你回南宮閣?”

           南宮文勝一頓,連帶著銜在口里的青草也兀地一頓,道:“不止是我爺爺,還有太爺爺跟娘親?!?/p>

           說著,南宮文勝將銜在口里的青草緩緩取下,接著輕聲嘆了嘆。

           在這之前,無憶曾率萬千狂客重歸登云,南宮離等人也來幫襯。

           事后,南宮離將武忘一家召集在一起,決定讓南宮文勝結束狂客的生涯,回返南宮,執掌南宮閣一切事物。

           得知這事后,南宮文勝一開始是抗拒的,可耐不住南宮離、南宮夏等人的苦口婆心。

           無奈之下,南宮文勝只得答應。

           靜默片刻,阿布道:“文勝,那你父親怎么說?”

           南宮文勝想了想,記憶中,他的父親武忘似乎一句話也沒有,可沉默并不代表沒有意見。

           稍以沉定,南宮文勝道:“父親什么也沒說?!?/p>

           聞言,虎妞一詫,道:“不會吧?武忘哥哥什么也沒說?以他的性子,應該會拒絕你爺爺他們的要求才是?!?/p>

           南宮文勝苦苦笑了笑,他也不明自己的父親為何在當時沒有表態。

           阿布道:“文勝,武忘師叔雖然什么也沒說,但我想,他應該是同意了的才是?!?/p>

           南宮文勝皺了皺眉,不解地看了看阿布。

           阿布笑了笑,緩緩上前,道:“文勝,其實你人在不在狂客學院有什么關系?只要你心系狂客,在哪里不都一樣嗎?”

           說著,阿布展目朝著長空望去。

           那里,風輕,云淡。

           南宮文勝沉了沉眉,似在細細咀嚼阿布的話。

           沉寂半響,南宮文勝道:“阿布大哥,可是我想跟你們在一起??!”

           聽得這話,眾人皆是一愣。

           幻沐辰道:“文勝,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回了南宮閣,我們以后還是可以見面的?!?/p>

           南宮文勝道:“可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能經常在一起了?!?/p>

           言罷,南宮文勝沉了沉眉,他不愿與阿布等人分離。

           這些年來,他已經習慣了狂客的無拘無束,現在讓他回南宮閣,他有些收不回心。

           見南宮文勝這般神態,幻沐辰長長嘆了嘆。

           他沒有告訴眾人的是,再過些時候,他也要離開狂客學院,回幻煙城去了。

           很早前,幻長風便托人來信,告訴幻沐辰,她的小姑醒來了,可幻沐辰一直都時間回去。

           除此外,幻沐辰面臨著與南宮文勝一樣的境地。

           幻煙城由幻家執掌,幻沐辰將來,必定會成為幻煙城的城主,守衛那一方山河。

           想到這里,幻沐辰連將目光看向虎妞。

           見幻沐辰這般看著自己,卻又不說話,虎妞微微蹙眉,道:“沐辰侄兒,你這般看著我干嘛?”

           幻沐辰笑了笑,道:“虎妞姑姑,你應該見過我小姑吧?”

           “你小姑?”

           虎妞一頓,若有些不明地看著幻沐辰。

           幻沐辰點了點頭,道:“她叫幻茵?!?/p>

           聽得“幻茵”兩字,虎妞恍然明悟過來,笑著道:“你說茵兒姐姐??!不是我說,當年在圣王學院的時候,我跟她的關系可是好著呢!”

           聞言,幻沐辰來了興致,道:“虎妞姑姑,我小姑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虎妞張了張口,一時卻又說不出來。

           她說自己與幻茵關系很好,不過隨口之言罷了,她與幻茵,其實也算不得有多熟悉。

           好些時候,虎妞方才支支吾吾道:“你小姑她啊...是個...很和藹可親的人?!?/p>

           幻沐辰一怔,看著虎妞道:“就這些?”

           虎妞擺了擺手,笑著道:“這些還不夠嗎?”

           幻沐辰尷尬一笑,也不再多詢問什么。

           聽得兩人對話,阿布開口道:“沐辰,你突然提及你小姑?!?/p>

           說到這里,阿布稍頓了頓,接著再道:“可是因為,你要回幻煙城去了?”

           幻沐辰愣了愣,他沒有回應什么,只微微笑著。

           見幻沐辰這般笑容,阿布與南宮文勝皆是一怔。

           南宮文勝道:“沐辰大哥,這么說,你也要回南宮閣了?”

           說話間,南宮文勝人已從大石上站起,一臉驚愕地看著幻沐辰。

           幻沐辰微笑著點了點頭,道:“我要回去看看小姑,她已經醒來很長一段時間了?!?/p>

           阿布愣了愣,道:“沐辰,那你還回來嗎?”

           幻沐辰道:“阿布大哥,沐辰永遠都是狂客的人?!?/p>

           阿布明白的點了點頭,接著悵然一嘆。

           南宮文勝微怔片刻,若有些欣喜道:“沐辰大哥,幻煙城距離南宮閣不遠,到時候,你可得常來看我!”

           幻沐辰頷首,可其眼底深處,終究帶著沉沉的不舍。

           阿布滯愣在一旁,眉眼里,飽多思緒飛揚,一想起不久后,南宮文勝與幻沐辰都將別離登云,他的心里便布滿了失落。

           倒是虎妞,顯得別無動容。

           她撇了撇嘴,若有些鄙夷地說道:“你看看你們,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p>

           說話間,虎妞人已朝著阿布走去。

           不消片刻,虎妞便已立定在了阿布跟前。

           她笑望著阿布,姿態昂然,接著用一副大姐大的口吻說道:“阿布乖!以后就讓虎妞師姑陪你好了!”

           說著,虎妞拍了拍阿布的肩膀,那模樣,倒是頗有幾分軒然之意。

           見虎妞這般舉止,阿布一臉尷尬地笑了笑。

           論年齡,虎妞比他們大不了多少,若不然,虎妞也不會成天來尋他們了。

           見此一幕,在旁的幻沐辰與南宮文勝露出了笑意來。

           那笑,微醺如風,悄然綻放在未知年少時。

           ......

           與此同時,南宮之地,朱雀城,盼墨別院。

           輕風過悠亭,悠亭落別院。

           此時,清幽的院落中,有兩人落座于長亭中。

           其中一人,一手提攜著一壇烈酒,此時正不斷地為飲。

           這人不作他別,真是君竹。

           君竹的身旁,端坐著一名女子,一名素衣墨染的女子,正是墨梅。

           見君竹這般飲酒之勢,墨梅開口道:“竹哥,自我們從中土歸來后,你每天都以酒度日?!?/p>

           話至此處,墨梅微頓了頓,再道:“難道在竹哥的心里,這世上除了不忘,就沒有其他值得留戀的了嗎?”

           聽得墨梅所言,君竹突地怔住,他側眼看了看墨梅,神情里,頗多沉雜。

           這一刻,長亭悠風起,醇香染碧波。

           君竹緩緩起身,接著于亭邊而立,他頓了頓,道:“阿梅,你知道不忘曾經給我說過什么嗎?”

           墨梅蹙了蹙眉頭,搖頭道:“你與他待在一起那么久,說過的話一定很多?!?/p>

           君竹點了點頭,說道:“可他說過最另我記憶猶新的一句話是,飲最烈之酒,戀最美之人?!?/p>

           “飲最烈之酒?”

           “戀最美之人?”

           聽得這話,墨梅怔住,整個人如若泥塑木雕般一動不動。

           她沒在開口,心海深處,竟止不住地怦動起來。

           這時,君竹緩緩提起酒壇。

           見狀,墨梅唇齒微啟,可終究沒再言說什么。

           讓墨梅詫異的是,君竹并沒有去飲酒,只將酒壇提到嘴邊,然后嗅了嗅。

           沉寂之余,君竹道:“離恨如愁酒,古今飲皆醉。我君竹,又何以幸免呢?”

           言罷,君竹倏一揮手。

           “咻!”

           繼而見得,原本被其持拿在手的酒壇,竟是突地斜飛了出去。

           “砰!”

           酒壇飛出不遠,忽地破裂開來,壇渣酒水,雜亂而落,直直墜入亭外的碧波中。

           見此一幕,墨梅微微沉眉,道:“竹哥,我們也有很長時間沒去百花城了?!?/p>

           君竹微笑了笑,頰面的酒態早已消散不見,道:“阿梅,你要記得,這世上,無論天涯海角,只要你想去,我都會陪著你!”

           墨梅低了低首,垂了垂眉,整個人突變得嬌羞起來。

           緊接著,墨梅身軀一側,人已倒在了君竹的懷里。

           .......

           與此同時,中土皇城。

           元府內,鐵牛正與虎子清掃著院內落塵。

           阿彪在鋪面上捶打著器物,他的額頭,密布著汗珠,持錘的力道,也顯得有些衰緩。

           不多時,阿珍從里屋走了出來。

           她的手中,拿著一小葫蘆,目光先是瞄了瞄元府,而后對著阿彪語重心長道:“他彪叔,酒要少喝,你看看你,都累成什么樣了?”

           說著,阿珍將那一小葫蘆的花酒放到了阿彪身旁的壘臺上。

           聞言,阿彪怔了怔,接著用余光瞄了瞄身側。

           當見得以往的大酒壇,換成了如今的小葫蘆后,阿彪的臉色突地一沉,整個人都變得不安定起來。

           “阿珍嫂子,可不帶這樣克扣我花酒的!你看這樣好不好,工錢我不要了,能不能把花酒管夠?”

           阿珍笑了笑,接著不可置疑地搖了搖頭。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