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十三章:平野遇故,從容戰魔 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72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是感覺到了天翊與武忘失落,破軍微微抬首,視線直朝著天邊延展而去。

           那里,余輝灑漫,落映著一方輕悠向晚。

           “放心吧,狂龍一定不會有事的!”

           聞言,天翊與武忘互以對視,一道點了點頭。

           這之后,眾人在大青的攜帶下,繼續取道登云。

           行途中,天翊等人簡略地與破軍道說了這些年來的變故。

           時光輾轉,一晃便是三日過去。

           日漸西沉,四方山野,延綿起伏,只見得:

           淺溪受日,天光炯碎,野林參天,陰翳悠長。

           波弄斜輝,光翻錦彩,林含煙景,直浮空穹。

           此時,淺溪旁,天翊一行人稍憩以停。

           破軍的回歸,帶來了不少喜悅,其中尤以青霖更盛。

           兩人把酒一旁,交言換辭,相談甚歡,似言不盡相逢,道不完情義。

           自斧魔被天翊斬殺后,一切都作如常,預期中的重重圍困并未出現,更不見半分魔影飛揚。

           天翊負手而立在溪邊,他的肩頭,小貂迷沉以睡。

           其身后不遠處,武忘等人坐席在地,不時便有人將目光瞟向天翊。

           臥月等十方劍士分散四周,行戒守防護之事。

           刀荒與曲離殤以及戲子待在一起,拓跋宏則帶著拓跋烈停息在一旁。

           閆帥與曉夢靠西而坐,史大彪距離兩人并不遠,只隔著縷縷悠然的酒香。

           天翊靜望著遠方,那落入眼幕的余輝,失了往來的柔和,變得如血般凜冽刺目。

           不知何時,天翊身后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緊接著,一老者靠上前來與天翊并列以望,正是拓跋宏。

           沉寂片刻,拓跋宏開口問道:“不忘,你可還記得我拓跋一氏的族地?”

           天翊點了點頭,道:“羲和為日,望舒為月,日月湖畔,天聲迤邐,景如醉畫,人以質樸?!?/p>

           拓跋宏笑了笑,卻沒有繼續開口的意思。

           他在等,等著天翊的詢問之語。

           然而讓拓跋宏始料未及的是,等候了好些時候,也不見天翊出聲。

           “不忘,你不覺得適才我那般問你,是有所圖嗎?”

           拓跋宏面帶驚疑地看著天翊,他的心里很清楚,以天翊的慧質,恐早已悟出他的言外之意。

           天翊淡然一笑,道:“宏老,我若沒猜錯,你應該是想說,日月湖距離十萬大山很近對嗎?”

           拓跋宏點了點頭,神情中的疑惑也緩散了許多。

           “不忘,你能告訴我,為何我在劍野之地邀你前往日月湖,你卻一口拒絕了我?”

           劍野之地中,建有一條通往日月湖的虛空通道。

           正因如此,那時的拓跋宏方才詢問天翊——“不忘小友,此地距我族地日月湖并不作遠,是否去坐上一坐?”

           可讓拓跋宏無奈的是,天翊只回答了他一句——“登云未歸,豈敢坐視?”

           此時,天翊緩緩轉過身去,目以遠視。

           他沒有回應拓跋宏,而拓跋宏亦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

           兩人一道看向遠方。

           那里,蒼山延綿,雄關漫道,余輝映霞,殘陽似血。

           日沉夜來,山野的風,凜冽而又寒涼。

           大青展身入空,龍影盤霄,吟聲傳蕩,百獸彷徨。

           眾人在大青的攜帶下,取道以急。

           時至下夜,天幕著一襲星輝,大地披一衫銀華。

           延綿起伏的山川別遠而去,一片遼闊的平野無盡以出。

           行過這一片平野,天翊等人便可抵達凡云城。

           凡云城,毗鄰重樓與鵲橋城,重樓之后,是山嵐城。

           出山嵐城后,便可抵達十萬大山,登云峰,便坐落在十萬大山中。

           此次踏足中土,回徑與不同以往,經由這一段時日的趕路,眾人繞開了雨花、鵲橋兩城。

           對于凡云城,天翊等人自不陌生。

           他們曾于凡云城內上門奪權,卻不想偶遇武神,更未想到,武神竟是南宮盈盈喬裝所化。

           只如今,南宮盈盈已被刀無極等人帶歸南宮閣,也不知其近況如何?

           此時,大青擺搖著龍軀,破風過星穹,只一呼吸,便消遠了好長距離。

           天翊等人停佇于龍背之上,任耳畔疾風呼嘯,也作彌泰處之。

           飛著飛著,月寒星冷,寂靜的夜空,突有轟鳴震蕩。

           “砰!砰!砰!”

           連綿的炸裂聲,不絕于耳。

           平野上,起一陣兵刃交戈,塵土碎屑,漫天飛揚。

           見此一幕,大青連忙停下身來。

           此時,月輝下,黑霧激涌,魔影重重。

           只見一儒雅男子,手持一柄闊斧,正于眾多魔影的圍合下劈撩砍刺。

           男子實力不強,只有嬰成境界。

           但圍合他的那些魔影,卻個個了得,任意一個的實力,都遠超嬰成。

           男子之所以還活著,并非他有多逆天,而是那些魔影根本沒有殺他之意,留其性命,以做戲耍罷了。

           此刻,男子一記橫斧撩開,四周魔影紛紛閃退。

           “你一定很憤怒吧?”

           “憤怒就對了,你越憤怒,我們越興奮!”

           “哈哈!快殺了我們,這樣你就能救下全城人的性命了!”

           “快動手??!還傻愣著干嘛?”

           “......”

           一時間,嘲弄之聲,四作而起。

           男子咬牙切齒,眼中滿布血紅,他緊了緊手中闊斧,仰天嘶吼:“?。?!”

           見狀,那閃躲在男子左右的魔影,笑得更為冷冽,冷冽中且還帶著瘋狂。

           “哈哈!”

           “哈哈!”

           “卑賤之修,你以為你是誰?就憑你,也想拯救這天下蒼生嗎?”

           話語方歇,一道霧光凌厲射出。

           “咻!”

           “砰!”

           霧光落擊在男子的闊斧上,激出浩蕩轟鳴。

           “噗嗤!”

           男子一口鮮血噴吐出來,人已似飄蓬猛飛出去。

           緊隨著,自那些魔影的手中,頓有數十道霧光連連射出。

           霧光凌厲,似刀似箭,直取男子所在。

           男子倒將在地,渾身上下,鮮血淋漓,他緊攥著闊斧,繼而苦澀地笑了起來。

           “咻!咻!咻!”

           霧光飛速,眨眼便已襲射到男子跟前。

           此時,男子已閉上了雙眼,蓬散長發,隨風飄舞,露出他那輕掀的嘴角。

           眼看著霧光便要轟襲到男子身上,正在這時,一抹五彩流光,從天而降。

           五彩輪轉,爍一片元力磅礴,激一方棍影如山。

           “砰!砰!砰!”

           霎時間,炸裂聲紛繁而起。

           那數十道霧光轟擊到飛旋的五彩棍影上,頃刻化作齏粉。

           “恩?”

           “是誰?”

           正當魔影驚詫之際,天幕突起道道破空聲。

           不消片刻,數十光影已分列在男子左右。

           此時,天翊挺身在男子的身前,他微一探手,本作輪轉的五彩頃刻斂散,繼而化作一根長棍。

           男子一臉愕然,他只能看見天翊的背影,但左右武忘等人的身影卻清晰可見。

           “是你們?”

           男子訝然說道,對于天翊等人,他自不陌生。

           “布衣,好久不見?!?/p>

           這時,天翊的言語聲隨風而至。

           他沒有轉身,目光直直凝對在不遠處的魔影身上。

           布衣怔了怔,顧盼而視,當見得并無武神身影后,他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失落。

           他沒有開口詢問,因為他很清楚,眼下不是時候。

           沉寂之余,那數十魔影竟不由分說地破空而起。

           他們也不呆愚,只一探查,便知天翊等人不凡。

           “想走?”

           還不待天翊開口,臥月等十方劍士已飛沖了出去,劍鋒凌厲,橫貫長空。

           “咻!咻!咻!”

           “砰!砰!”

           凜冽劍光,虛斬而動,數十魔影,頃刻崩散,繼而化作縷縷黑霧消遠而去。

           見狀,臥月等人微微皺眉。

           這些魔修之士,每每遭受創擊,便會化作黑霧飄散,至于隕滅與否,無人知曉。

           早前所遇的那些魔修,皆是受人把持,這一次的魔修之士,可又有人背后掌控?

           正當臥月等人驚疑之際,不遠處的平野上,突起黑霧滔滔。

           冷月微煙,霧卷風旋。

           凄寒凝波下,有一男子的身影顯現出來。

           他頭戴烏金盔,映月成輝,身掛皂羅袍,迎風飄蕩。

           下穿黑鐵甲,足踏花褶靴,凌威非凡。

           男子的手中,持一口長刀,鋒刃明亮,寒光爍目。

           他笑望著天翊,眸色盡顯陰鷙。

           “你們來了?!?/p>

           男子淡淡說道,言語聲毫無波瀾。

           見得這男子,臥月等十方劍士倏地飛降,第一時間橫于天翊身前。

           與此同時,刀荒與拓跋宏也速身到前。

           他們神冷色霜,一臉凝重,僅此便能看出對這男子的重視。

           天翊沒有開口,只靜靜地望著男子。

           男子似也不著急,緩緩一笑,道:“不忘,你可知道,我已在此恭候多時?”

           說著,男子微一擺手,長刀橫斜,幽光凜冽。

           他輕撫了撫刀身,宛如在欣賞一件稀世珍寶一般。

           天翊道:“如此說來,我較你們的預期又晚了一步?!?/p>

           男子點了點頭,道:“你這一步,足足遲來了兩日,我以為,兩日前你們便該抵達的?!?/p>

           天翊笑了笑,道:“看來你的預期也作不準?!?/p>

           男子微怔,繼而輕掀了掀嘴角,似笑非笑道:“這難道不是因為你的無能所致嗎?”

           言罷,男子笑了,笑得陰冷寒切,輕蔑淺出。

           天翊眉頭一皺,只一揮手,披風長棍順勢落映。

           看這架勢,他似乎是不打算再與男子多作言互。

           見狀,男子冷冷一笑。

           “因為你的無能,尊主決定送你一禮!”

           話落,男子隨手一揮,黑霧卷涌下,一道身影頓落在空地上。

           那是一具尸體,一具冰冷的尸體。

           死者是一老人,兩眼圓睜,嘴角帶血,身以蜷縮,但面目卻清晰可辨。

           “冷鄔!”

           青霖與破軍同時驚道,凝視著尸首的目光中,意味沉雜。

           冷鄔,天狼學院院長,脈下有一孫女,名為陰玥。

           當年登云之變的誘發之因,便是由陰玥所起。

           明月峽谷中,她為了奪取天翊所得的子夜星辰草,殘忍地廢掉天翊四肢,之后揚長而去。

           若不然,烈陽也不會氣急敗壞地攜一眾狂客攻打天狼。

           此時,看著冷鄔橫倒在地的冰冷尸身,天翊緩緩瞇上了眼。

           “不忘,怎么?這個禮物你不喜歡嗎?”

           男子笑了笑,洋詫之意,再明顯不過。

           天翊睜開眼來,眸中泛一陣玄寒,冷冷道:“給我一個確切時間!”

           男子故作茫然,道:“什么時間?”

           天翊道:“抵達登云的時間!”

           男子輕蔑一哼,手中長刀倏地一挑,刀鋒直指天翊。

           “你若能在我這刀下活下,我或許可以給你一個答案?!?/p>

           說著,男子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

           見狀,破軍猛一揮手,金元之力,激涌澎湃,繼而凝匯出一燦金長槍。

           他一向不善言辭,他手中的槍,便代表著言語之聲。

           “破軍老師,讓我來吧!”

           正在這時,天翊突然側出身來。

           破軍皺了皺眉,道:“天翊,此人很強,你不是對手!”

           說著,他還看了看刀荒等人,似不明這些強者為何不予站身出來?

           男子的實力,破軍探查不出,但直覺告訴他,男子很強。

           天翊笑了笑,道:“破軍老師,若弟子不敵,你再出手如何?”

           還不待破軍回應,天翊已邁步了出去,他走的很從容。

           破軍一愣,連地看向青霖。

           青霖頓了頓,道:“破軍,放心吧!現如今的天,早已不是當年的天!”

           他這話,似有多重之意,蘊一股時光飛逝,藏一段物換星移。

           破軍沒有再言,凝匯在手的元力長槍,卻不見斂散。

           伴隨著天翊信步上前,臥月神色一沉,道:“公子,要不讓我來吧?”

           天翊自若一笑,腳步并未停滯。

           臥月無奈,只好為天翊讓開道來,吟風等劍士的目光,牢牢鎖定著天翊。

           他們尊重天翊的選擇,但同樣也尊重自己的諾言。

           若天翊發生危機,他們會第一時間出手,即便自己身死,也絕不會讓天翊有所閃失。

           不消多時,天翊已來到前沿。

           他橫斜著披風長棍,一襲長袍,獵獵隨風。

           男子淡漠地看了天翊一眼,道:“不忘,你倒是有著幾分骨氣,只是不知,在我這嗜血刀下,你的骨氣能堅持多久?”

           說著,男子微微沉眉,好似極為認真地在思索著什么。

           天翊面不改色,手中披風,輕一撩撥,道:“你若真想知道,何不試試?”

           男子一愣:“試試?”

           天翊頷首:“試試!”

           話語方歇,天翊人已飛掠了出去,連帶而起的,還有一片五彩棍影。

           一棍出,彩寒搖動,虛空震徹,天霄地宇盡皆顫栗。

           霎時間,風云色變,日月顛倒,披風長棍掀起的碎石飛屑席卷長野,驚起“駭浪滔天”。

           男子見狀,長刀一橫,刀身上寒霧大盛。

           他持刀而舉,剎那間,萬千凌霧紛繁而出,連連御上披風長棍。

           寥寥片息,天翊揮棍而來的身影同男子的舉刀對擊在了一起。

           “砰!砰!砰!”

           棍刀擊合,撩動元力漫天,直揮得晨星掩耳去,直震得沉云滿天飛。

           男子手中的長刀,在披風長棍的點撥下,直被擊得叮叮作響,激涌的萬千寒霧瞬間纏上棍身。

           這一刻,天翊與男子相距極近。

           兩人的周身左右,皆被磅礴元力覆蓋,光芒虛掩。

           男子淡漠地瞅了眼天翊,道:“你若就這點實力,只怕難以在我的刀下留住你的骨氣?!?/p>

           說著,男子猛地一抖長刀。

           下一剎,自那刀身中突有煞霧凜冽飛射,如雨似箭的霧芒化作風刃連連朝著天翊奔襲而去。

           見狀,天翊連地收棍凌飛,借以閃躲開那激射的霧芒。

           正在這時,男子的身影突地消失不見。

           現身時,其人飛懸在天翊頭頂。

           舉空長刀,映一輪孤月,爍一方霧海。

           手起,刀落!

           “轟隆??!”

           “砰!砰!砰!”

           驚天動地轟鳴,掀起狂暴四起的炸裂。

           伴隨著男子這一刀落下,天搖地動,整個平野都顫抖了起來。

           此時,平野突起狂風怒號,草卷石飛,掀起塵沙石屑漫天。

           男子出手很快,他的刀更快,從現身到出刀,轉瞬既成。

           這一幕,看呆了不少人,就連刀荒等合體修士也做眉宇凝沉。

           他們沒有看到天翊的抵御,映落眼幕的,唯余一片卷霧的刀光!

           風過,霧散。

           平野遭受男子長刀的轟襲,直被掄斬出一個徑達數十丈的豁口。

           此時,男子持刀懸立長空,天翊的身影卻作不見。

           “不忘!”

           “老大!”

           “公子!”

           “天翊!”

           眾人驚駭作聲,眸中滿含擔憂,直愣愣地望著平野上那一刺目的豁口。

           男子笑了笑,道:“就這實力,也敢妄言讓青魔大人等著瞧?”

           他的話語剛一落地,原本毫無動靜的豁口之中,突起一片爍目五彩。

           “咻!”

           破空聲切,五彩輪換。

           只見天翊持棍沖霄,手中披風長棍,破云穿空,澎湃的五元之力直撩得空間震顫。

           “披風之橫掃千軍!”

           凌空棍掃,狂猛而又激蕩的棍力扶搖而上,勁破虛空,棍影如浪,席卷蒼宇。

           見狀,男子的臉色兀地大變。

           正欲提刀以抵,棍影已至!

           ......

           本書網首發,已愈一百八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