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七四:衍天有斧,衍天有錘【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35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史大彪瞅了瞅迎面而來的云夢三人,狡黠一笑。

           他仰臥在藤椅上,一手托著酒壇,瞇眼輕嗅,徜徉在飄溢的酒香中,臉上映現出一抹迷醉。

           衍天斧側倚在一旁,金光爍爍,氣勢非凡。

           不多時,云夢、幻羽、慕青青已是來到史大彪跟前。

           史大彪閑悠的躺臥著,兩眼微閉,一手托酒以陪,表露出一副小憩之姿。

           云夢頓了頓,神情略顯遲疑,七宿丹會開始前,他們便見過史大彪的“雄姿”,那流轉在光幕上的一道道身影,歷歷在目。

           適才史大彪本是瞧見了云夢三人,但卻作一副無視模樣,這般姿態實讓人難以揣摩。

           云夢欠身道:“云夢城云夢,見過前輩!”

           幻羽、慕青青同時對著史大彪躬身作禮,在三人看來,史大彪許是那種隱世強者,切不可在其跟前失禮。

           史大彪緩緩睜開眼,一臉的寵辱不驚,淡言道:“云夢?云也縹緲,夢也縹緲,且有大覺,而后知此其大夢也?!?/p>

           云夢一愣,茫然以望,幻羽與慕青青的腦海亦是空白一片,雖不懂史大彪言中之意,可越是如此,三人越發對史大彪肅然起敬。

           見得三人這般模樣,史大彪道:“三位到此,是為不忘而來吧?”

           云夢點了點頭,應道:“前輩,我等三人同不忘小哥有舊,此番到訪,望能與之敘言一二?!?/p>

           史大彪一詫,心道:“怎么又跟不忘有舊?”

           思量間,他的視線直在慕青青與幻羽身上游離。

           幻羽道:“前輩,此次七宿丹會,星宿丹塔摘得冠軍,舍妹便是幻大師?!?/p>

           史大彪迷蒙的雙眼猛然睜開,驚疑道:“幻大師是你妹妹?那你父親是誰?你叔叔又是誰?”

           幻羽稍愣片刻,應道:“家父幻長風,前輩口中的叔叔,莫不是指的凌煙閣的楓叔叔?”

           聽得幻羽道出此言,史大彪一臉無奈,他本是來做“生意”的,誰知到訪的都與天翊有舊,實讓他之“生意”難以展開。

           史大彪苦澀笑了笑,隨手一揚,道:“你們自己進去吧,沿著徑道直走,然后左轉右轉再左轉就能見到想見之人,我就不送了?!?/p>

           說著,他提起酒壇,“咕?!甭曋?,數口烈酒順喉而落。

           云夢三人詫異不已,瞅了瞅史大彪,又瞧了瞧大門橫匾上那筆走風云的“盼墨”兩字。

           他們只覺史大彪性情怪癖,卻不敢妄生小覷,三人躬了躬身,帶著滿心腹疑進入到別院中。

           云夢三人剛一踏入盼墨別院,行蹤便被天翊所察覺。

           這一處別院,由內向外探查,唯能探知到別院內的情況,至于別院外卻是不得以探,身處別院之外,亦不可知院內之形。

           整個盼墨別院,就好似一方與世隔絕的微型世界,宛如“世外”,又若“桃源”。

           云夢幾人進入盼墨別院后不久,又見得一行四人大步流星而來。

           史大彪見狀,猛地就是數口烈酒下肚,酒壯心膽之下,史大彪順勢將衍天斧推拿到手。

           下一刻,他身如奔雷激射,三兩息后,已是抵至來人身前。

           史大彪乘著醉意,喝道:“爾等四人莫不是也與不忘有舊?”

           星野癡愣片刻,連作點頭之勢。

           月隴顏笑道:“前輩,我等四人確與不忘小哥有舊識之緣,不知不忘小哥是否落居在此處?”

           星痕與月眉作一副恭姿卑態模樣,越是靠近此地,兩人心中越是不安。

           他二人可是當初“雇兇殺人”的“罪魁禍首”,誰知殺人不成,反是斷送了毒姥姥之命。

           以天翊之聰,豈會不知死于“五行封天印”下的毒姥姥為何人所派?

           奈何父命難違,星野與月隴此次見得天翊一朝飛龍在天,乘云遨游南宮閣后,頓生奉承討好之意,這才親臨上門,只求能與天翊多上一份熟絡。

           史大彪一愣,苦嘆:“怎么還是舊識?就不能來些陌生之人?”

           想著,史大彪看向星痕與月眉,問道:“不知兩位與幻大師有何關系?”

           突被史大彪如此問及,星痕同月眉只覺一陣恍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久久道不出片語來。

           見此一幕,史大彪心思微輾,暗道:“我大彪悲天憫人,本欲以好示眾人,何來于心不忍?他們行走風瀾,刀風里來,劍雨里去,若無利器防身,豈不危哉險哉?”

           想著想著,史大彪的頰上漸涌出一抹微笑,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他不用說服別人,只需要說服自己。

           還不待星痕與月眉作答,史大彪衍斧一撩,金光燦漫中,斧隱不見。

           下一刻,史大彪的手中,無端多出一柄長錘,錘身沉重,狀如斗大,渾體銀白。

           星野四人,詫目而望,不明史大彪此舉何意?

           史大彪嘴角泛笑,長錘橫撩而動,剎那間,勁風叢生,氣沖霄漢,如有錘動萬里之勢。

           緊隨著,橫撩的長錘猛一旋動,錘影重重,交織成獄,威不可犯。

           史大彪頓收錘旋之勢,揚手間,長錘向天一抖,一時間,風卷云涌,大開大闔中一柄銀芒璀璨的巨錘灼眼而現。

           史大彪得意一笑,這三式長錘耍得當真是威風八面,氣動九霄。

           長錘在其手中,一撩、一旋、一抖,威勢滔滔,直教人心生嘆服。

           此時,星野四人癡楞楞地盯著史大彪,但見其威武之軀挺立天地,虛幻而出的銀芒巨錘,抖影在天,恍一看,竟給人一種人錘合一的感覺。

           見得星野四人被自己“唬住”,史大彪不由得佩服起自己來,持錘的一手,頓作收勢,巨大錘影渙散不見。

           史大彪執拿著變回本體的銀光長錘,豪邁以言:“此錘順天地而生,承萬物之靈,名衍天錘!”

           若是這一幕被千葉、小貂瞅見,指不定又會笑個前仰后合。

           史大彪適才的言行舉止,與當初在朱雀城外偶遇天翊幾人時,幾乎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便是將“衍天斧”換成了“衍天錘”,就連其自詡“名震風瀾”的三式板斧,都順勢移嫁在了“衍天錘”的施展中。

           “衍天錘?”

           星野四人皆是一愣,腦海中不斷映現著剛剛史大彪擂錘而動的身影。

           史大彪點了點頭,說道:“衍天錘,靈寶一件,本是萬金難求,幾位既是與我那不忘兄弟有舊,那就萬金賣給你們好了?!?/p>

           說著,史大彪連將手中長錘攤送出去。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