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三五:揣著明白,裝著糊涂【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26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君竹等人原本神經緊繃,突聽得南宮夏這般言辭,皆一副大驚失色模樣。

           “什么?”

           “來南宮閣添一閑職?”

           “當天空城城主?”

           誰也未曾料到,南宮閣“一帝七宿”的到訪,竟是為了拉攏天翊,更為讓人震驚的是,南宮閣拋出的條件竟是天空城城主之職。

           曉以天翊的自若,此時也不由得有些心神不定。

           云天生前乃是天空城城主,南宮閣不以此事為咎,反是一記“順水推舟”以此來籠絡他。

           難道南宮閣不為死去的云天報仇了嗎?

           一方豪勢竟是愿意這般端下顏面,其中蹊蹺之處著實讓人回味無窮。

           見天翊等人面色驚沉,南宮夏微微一笑,說道:“不忘,怎么?覺得天空城城主一職不合你意?你若有其他要求,但提無妨?!?/p>

           南宮夏擺出一副“闊綽”姿態,以他之身份,作此舉止倒也不顯得“礙眼”。

           南宮閣“堆金積玉”,他身為南宮閣閣主,執掌這一方巨擘,金錢、權勢還不全憑他一句話?

           天翊平息下來,應道:“夏前輩千金之意,小子心領了,奈何小子并無大志大才,恐難以但此重任?!?/p>

           南宮夏一愣,天空城雖然只是朱雀城的一座衛城,卻也不是幻煙城、云夢城等偏隅之城能與之相比的。

           誰人能坐上天空城城主之位,便也算得傍上了南宮閣這一方大靠山,要風光有風光,要地位有地位,好不快活。

           讓南宮夏始料未及的是,天翊竟婉言謝絕了他之好意。

           處座在南宮夏身后的七宿,見得天翊拒絕,神情頗有吃驚。

           此番云天身死,天空城城主一職空缺出來,對其眼紅的人可不少,若不是知曉天翊之“才能”,這一好處又豈能落到他人頭上?

           相比于南宮七宿,君竹等人就顯得淡定了許多,他們了解天翊,知道金錢、權勢對于他而言,與過眼云煙無異。

           當然,有一人除外。

           史大彪在見得天翊竟是拒絕了南宮閣的邀請后,臉上的驚愕頓如遭受了狂風吹襲一般。

           這一刻,他忘記了攬盡風瀾的宏圖大愿,忘記了涉足天下的豪情逸志,不由自主喝道:“不忘,你傻??!那可是天空城城主!”

           喝聲落地,史大彪方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于慌亂中緘口不語。

           見狀,南宮夏等人皆是一笑,史大彪說的不錯,南宮閣開出這般條件,除了“傻子”,一般不會有人拒絕。

           更何況,南宮夏還說了,天翊若還有其他要求,但提無妨。

           南宮夏的態度,無疑表明了南宮閣對天翊的開城以待,同時也彰顯南宮閣“惜才”的一面。

           奈何,天翊還是一口婉言將之謝絕。

           南宮夏遲疑片刻,一抹決然涌于面上,開口道:“不忘,不知你還有何顧忌?只要你答應加入我南宮閣,我南宮夏保你毫無后顧之憂?!?/p>

           若說之前南宮夏之言,尚且還處于“禮”的層面,那么此刻他這話,無疑便將“禮”上升到了“義”的程度。

           這話若是別人道說,恐會遭譏納諷,但說這話的是南宮夏,分量頓變得足重。

           天翊淡然一笑,盡管南宮夏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甚至說出替其解決所有后顧之憂的豪言壯語,可天翊很明白,他之顧忌,南宮夏并無法解決。

           天翊可不相信,為了他一人,南宮閣便會同北冥閣走上對立,而且這種對立,還是不死不休之局面。

           南宮夏身居高位,取舍之道自是行使得如同流水一般。

           天翊若是道出實情,定能斷了南宮夏的念想,只是這一切,天翊不能說。

           天翊想了想后,說道:“夏前輩,小子閑悠慣了,并無打算長居在南宮之地?!?/p>

           天翊對南宮夏作一抱歉眼色,他這話倒無半分虛假,此番若不是因為云天之事,現在他們一行人恐怕早已離開朱雀城。

           “哦?不打算長居在南宮之地?”

           南宮夏稍稍一頓,繼而笑道:“不忘小友年紀輕輕,的確應該在風瀾大陸多些游歷。既是如此,那便在我南宮丹塔任一長老如何?”

           “南宮丹塔?”

           “長老?”

           南宮夏這話一出口,連帶著其身后的南宮七宿都驚愕起來。

           別人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他們身為南宮閣的人,豈會不知?

           若是論地位,天空城主城主之位,可不及南宮丹塔的長老,能當選南宮丹塔長老,皆是在煉丹上有著極高造詣之人才可。

           不得不說的是,南宮丹塔的長老有著一套極為嚴謹的選拔程序。

           最初被選入南宮丹塔的煉丹師,只能算是外事長老,而且煉丹評級最少也得“六星三影”。

           外事長老之上方才是長老,長老的煉丹評級,怎么也得“七星三影”或者更高。

           至于核心長老,據傳整個南宮丹塔也就三人,這三人,在整個風瀾大陸煉丹界,無一不是舉足輕重之輩。

           南宮夏既然說讓天翊擔任一長老,而不是擔任外事長老,其意不言而喻。

           從七宿此刻的表情便看得出來,他們對于南宮夏開出這般條件,無疑是持質疑態度的。

           哪怕是名貫南宮的小丹帝,也不過位居南宮丹塔一外事長老而已,南宮夏開出這般高的條件,寓意何為?

           千鈺等人并不知南宮丹塔長老意味著什么,倒也表現得風輕云淡,反是君竹的臉上,被凝重包裹。

           許是擔心再次遭遇天翊的婉拒,南宮夏連道:“不忘,擔任我南宮丹塔長老,并沒有什么束縛加身,你依舊可以游歷風瀾,什么時候想回來便什么時候回來?!?/p>

           南宮七宿呆若木雞,偷落在南宮夏身上的眼神,滿帶著驚愕與不可思議。

           南宮夏為了將天翊招攬到南宮閣,竟是不惜開一先河,不僅讓天翊直接擔任南宮丹塔長老,更是準許其無束游歷風瀾。

           只有他們知道,南宮丹塔的長老并不是沒有束縛加身,天下間可沒這等好事。

           天翊本想著告訴南宮夏,自己根本就不會煉丹,何德何能去任職南宮丹塔的長老之位?

           可就在這時,其腦海中突然傳來辰南子的傳音:“小子,答應他!”

           辰南子的言語顯得有些急迫,天翊記得,當初初遇南宮夏之際,辰南子為了避免被發現,選擇了沉寂。

           此時辰南子突作這般急切,可見其并不想天翊再次拒絕南宮夏。

           天翊稍作一頓,若不是辰南子“橫插一語”,拒言恐已出口。

           下一刻,天翊點了點頭,說道:“既是如此,那不忘便厚顏承下這一長老之位?!?/p>

           見天翊答應,南宮夏放聲一笑:“哈哈!好!自今日起,不忘你便是我南宮丹塔長老!”

           南宮夏笑得很會意,心中則是暗暗乍疑:“父親讓我開出這般條件,不知到底有何用意?”

           南宮七宿見事已成,紛紛對天翊抱以微笑。

           “不忘小友,在下星宿呂能,以后便共事南宮,還請小友多多賜教!”

           “不忘小友,在下鬼宿鬼金羊?!?/p>

           “不忘兄弟,在下井宿井木犴?!?/p>

           “不忘老弟,在下翼宿翼火?!?/p>

           “不忘小友,在下張宿張月?!?/p>

           “不忘小友,在下柳宿柳土?!?/p>

           “不忘小友,在下軫宿軫水?!?/p>

           七人對天翊做了一番自我介紹,相較之前,七人此時在對待天翊時無疑顯得要熱情了許多。

           天翊回笑示意,這七人,實力皆是不凡,全是劫成境的強者。

           南宮閣,一帝三王,七宿十八將,七宿的排位尚且還在烈火十八將前,由此可見,同是劫成,實力也有著差距。

           劫成中,也分三、五、九劫,渡三劫的煉氣士是劫成境,渡九劫的煉氣士也是劫成境,但兩者之間的實力懸殊,卻有天壤地別。

           南宮夏站起身來,一手揮動,一套錦緞長袍與一枚泛著金光的令牌出現在其手中。

           “不忘,此令為我南宮丹塔的長老令,此袍名朱雀丹衣,皆是南宮丹塔長老象征之物,你且收好!”

           說著,南宮夏將一衣一令遞到了天翊的跟前。

           天翊將之接過,入手的瞬間,只覺這一衣一令上散發著一種詭異的氣息。

           當看見朱雀丹衣上,那明晃晃的七道鼎紋時,天翊恍有種刺眼的感覺,連忙將兩物攝入到儲物袋。

           南宮夏道:“不忘,既然事情已經辦完,那我們就不做逗留了。你身為南宮丹塔長老,要入南宮閣,只需明令即可!君竹,待我向牡丹問好!”

           南宮夏對著眾人掃視一笑,繼而便準備帶著南宮七宿離去。

           君竹含笑點了點頭,千鈺等人臉上雖有笑意,可疑惑卻也不少。

           天翊正欲開口,南宮夏卻是一頓,說道:“對了不忘,十日后,將會舉行一場七宿丹會,我想你要游歷風瀾,也不差這幾日吧?”

           天翊頷首一笑,說道:“不忘會準時參加!”

           南宮夏一臉滿意神色,接著同南宮七宿悠遠而去。

           從始至終,南宮夏根本未曾提及云天身死之事,天翊也沒有究問,兩人都像是揣著明白裝糊涂。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