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四六:風瀾來客,裂云奔電【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95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天翊盯著似醉如癡的史大彪,言笑道:“半醉半醒日復日,瘋言瘋語年復年?!?/p>

           史大彪來了興致,回應道:“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p>

           天翊道:“大彪院長這話,怕不是說的自己吧?”

           史大彪道:“是與不是又有何關系?就如不忘是不忘,不忘不是不忘,不忘還是不忘?!?/p>

           言落,他笑了,不知是醉得笑了,還是笑得醉了?

           天翊也笑了,這話他曾與君竹說過,用以形容己身,顯得貼切無比。

           兩人就這般笑著,一旁的武忘等人卻是落得個不知所云。

           虎妞走到天翊身旁,拉扯著其衣襟一角,問道:“大哥哥,你跟大彪院長說的什么???虎妞聽不懂!”

           天翊道:“等虎妞長大了,就能聽懂了?!?/p>

           他看向史大彪,道:“大彪院長,你若有意,不妨就留在圣王學院,執掌一方如何?”

           史大彪連連擺手,道:“花雨滿天,志在天下。況且大彪曾與人有約,要陪其涉足風瀾,豈可有失?”

           天翊的心思史大彪很清楚,接下來的風瀾學院之行,吉兇未卜,天翊這是在為他謀一安定。

           天翊的好意史大彪心領,別看他平日里瘋瘋癲癲,實則是一極為執拗又有原則的人。

           當初他既是輸了“賭約”,答應要隨天翊涉足天下,那便不會更改。

           這些話,虎妞依舊沒聽懂,一對大眼忽閃個不停。

           虎妞沒聽懂,武忘等人卻是聽懂了。

           千葉“噗嗤”一笑,嘆道:“自閉桃源稱太古,欲栽大木柱長天?!?/p>

           說著,她凝視著史大彪,這話乃是史大彪在“就任”圣王學院院長時所說,用于此時此景,嘲弄之意不言而喻。

           武忘道:“大彪院長乃是一愛才惜才之人,心有宏偉志向,將來在你的培養下,從圣王學院走出的人,必將成王封圣?!?/p>

           史大彪輕聲一嘆,說道:“你們都別勸我了,我意已決,況且你們走了,我還是圣王學院的院長嗎?”

           別看千葉與武忘的話語表露“諷意”,可實際上,兩人這是在以別樣的方式規勸史大彪。

           此前,史大彪被炎慶重傷,為此,武忘等人大動干戈,直接滅了炎府。

           僅此便能看出,眾人對史大彪并不是真的心存鄙覷,反是極為關心他。

           這些,史大彪都很明白,他的實力雖然弱小,只有聚氣境,但他卻有一顆要涉足天下的雄心。

           許是瞧見史大彪有些黯然失落,虎妞連連安慰道:“大彪院長,你永遠都是我們圣王學院的院長!”

           史大彪回之一笑,與天翊等人別離這一個多月以來,他與虎妞倒是混了個熟。

           他很喜歡虎妞這丫頭,虎妞也很喜歡他。

           若不然,虎妞也不會這般堅定他那院長的身份,而且還在前面加了個“永遠”。

           天翊并沒有打算就此放棄,說道:“大彪院長,三寸之舌,強于百萬雄兵?!?/p>

           史大彪神色一沉,鄭重道:“不忘,一人之言,重于九鼎之寶?!?/p>

           天翊笑了笑,至此,他已看到史大彪的決心,后者先后兩次提醒他要信守承諾,雖顯隱晦,但瞞不過他。

           他沒在勸史大彪留下,他知道自己也勸不動他。

           ......

           閑云日悠悠,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天翊一行人靜待著學院天才戰邀請的到來。

           現如今,圣王學院名傳整個南宮北域,聲勢之大,不可謂不宏。

           風瀾學院既是要邀請天下所有學院同聚一戰,又豈會落下這樣一個“風頭正盛”的學院?

           這一等,便是半月,眼看著學院天才戰沒幾日便要召開,但卻遲遲不見邀請。

           此時,天翊等人相坐于雅苑內的一處悠亭中,他們盡皆閉著雙眼,靜享著自“千炎學院”內傳出的天籟之音。

           荒時席坐在云樓上,兩膝承著“九霄環佩”,妙指連動,清音悅耳。

           卜噬月盤膝在荒時身旁,她靜靜聆聽著,每每一道音弦撩動,她的心神也會因此而受到洗滌。

           圣王學院的萬千弟子們,亦是如沐春風般地沉浸在美妙音色中。

           荒時撥指連動,自“九霄環佩”上頓發出切切如細雨的靡靡之音。

           然則,音調尚未轉變,荒時撫曲的兩手卻是突然頓住,余音裊裊,曲已戛然而止。

           那本沉浸在正始之音中的眾人,突聞一曲中斷,紛紛醒悟,吵雜議論之聲,沸騰而起。

           天翊等人從靜享中清醒過來,展目而望,只見千炎城的天際之上,不知何時已是風云涌動。

           武忘道:“是風瀾學院的人要來了嗎?”

           話語剛落,自那變幻中,突起電光交錯,一道怒吼之聲響徹虛空,繼而一道滿身纏繞著電光的龐然大物直從九天之上奔騰而下。

           那是一只體型巨大的豹子,周身上下黑白斑點交錯,電光浮掠,隨著其身子的掠動,那些電光也繚繞而動。

           更讓人駭然的是巨豹的那一雙豹目,宛若九幽之眼,陰冷而又幽寂,觸之生寒。

           在那巨豹身上,傲立著一名弱冠之年的男子,男子朗眉星目,品貌不凡。

           盡管他有著男性之貌,但卻給人一種水靈般柔美。

           此時,這一人一豹,皆以俯瞰之勢朝著下方凝望而來,傲然與輕蔑絲毫不加掩飾。

           見此一幕,天翊、武忘、小笨,神情大變,自這兩人一熊的身上皆散出一股凌厲無比的殺氣。

           特別是小笨,褪去了以往的憨態,兇相畢露,呲牙咧嘴之態,儼然一副雷霆震怒模樣。

           兩人一熊甚至都不用多思量,僅從氣息便能確定,那被電光纏繞的兇獸,不正是當年參與屠滅狂客的裂云奔電豹嗎?

           就在武忘與小笨將要爆發之際,天翊卻是率先橫在一人一熊身前。

           武忘與小笨見狀,紛將憎恨收斂,只是心中卻難以平復下來。

           小笨的腦海中,不斷回想著它的那些好伙伴,往昔的一幕幕就如潮水般襲上“熊心”。

           當它想起炎龍、金眼、小青戰死時的慘狀,它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

           “嗷嗷!”

           小笨仰天咆哮,卷起的聲浪直沖天霄,散了云霧,破了電芒,直取那一人一豹而去。

           男子斜眼一藐,不以為然地冷哼道:“這點聲威便被嚇住,哪里來的勇氣封王拜圣?我看還不如叫土著學院來得貼切?!?/p>

           其言語剛落,身下的裂云奔電豹已是一爪劃過虛空。

           只見一道電芒迎擊而出,直將飛卷而來的聲浪轟得粉碎。

           做完這一切,裂云奔電豹側目看了看小笨所在,繼而撇開冰冷幽寂的雙眼。

           它乃是風瀾學院北院的鎮院之獸,在它眼中,整個風瀾大陸正統的學院只有四個,那便是風瀾學院的東、南、西、北四院。

           至于圣王學院,根本不被其放在眼里。

           天翊看了看武忘與小笨,適才他都險些沒克制住,要做那暴走之事,遑論武忘與小笨?

           武忘緊攥著雙拳,隱隱可見鮮血從指縫中滲出,小笨經過適才的一聲憤吼,也稍稍平復下來。

           千鈺等人莫名地看著天翊、武忘與小笨,剛剛他們都清晰地感受到了,自這兩人一熊身上散發出來的凜然殺意。

           天翊頓了頓,冷冷道:“它不會活著回到風瀾學院!”

           武忘與小笨點了點頭,而后氣息漸趨平穩,不消多時,再也感受不到絲毫波瀾起伏。

           荒時與卜噬月凝眼看著天際上的一人一豹,后者那睨傲之姿,頗使得兩名老人厭煩。

           圣王學院的萬千弟子們,紛紛激語相對,其中不乏一些難聽之言,他們適才正于“九霄環佩”下洗滌塵心。

           現在看來,那打斷“天籟之音”的罪魁禍首便是這一人一豹了。

           千鈺等人本想問什么,但話到嘴邊,卻又紛紛咽了回去。

           看得出來,天翊等人應該與天際之上的那一人一豹存有仇隙,而且還是不小的仇隙。

           既是天翊等人的仇人,那么自然也是他們的仇人。

           此時,聽得下方一陣吵雜紛罵之聲后,那男子嘴角輕掀,露出一抹嘲笑:“一群冥頑不化的愚民,雞鳴狗吠個什么?讓你們院長前來,跪受風瀾令!”

           男子這話一出口,紛罵之語并未就此停息,反是更加高漲起來。

           有人喝罵道:“小白臉,你他媽擺什么譜呢?偌大風瀾,你算老幾?”

           有人憤怒道:“沒教養的狗東西,罵誰雞鳴狗吠呢?”

           有人激懣道:“小東西,還不下來將風瀾令跪承到我們大彪院長跟前?”

           ……

           厲言激詞,滔滔不絕,浩蕩音浪,直將男子淹沒在無邊的聲討中。

           男子一怔,他本想給圣王學院以顏色,卻不料自身反遭“五顏六色”圖染,被描繪成小白臉、沒教養的狗東西……

           這一刻,男子面紅耳赤,心中憤怒洶涌咆哮。

           他必須要還以顏色,必須要為自己出一口惡氣,所以他喝道:“圣王學院既是不想參加此次學院天才戰,風瀾令不給也罷?!?/p>

           說著,他作出一副欲離模樣,他知道,圣王學院不會就這樣讓他離去。

           就如他所猜測的一樣,其言語剛落,下方已有數道身影騰空而起。

           不多時,天翊等人便已飛身到一人一豹跟前。

           男子與裂云奔電豹打量了一番天翊等人,心下駭然,這些年紀輕輕之輩,個個實力不俗,圣王學院也并非是浪得虛名。

           雖是如此,男子眼中的輕蔑卻是不減,喝道:“讓你們院長前來跪承風瀾令,若不然,便視圣王學院棄權此次學院天才戰?!?/p>

           他說的無比堅決,自古以來,風瀾令的傳達,還從未有過“跪承”之說,只是到了男子這里便有了。

           在男子看來,這是他的特權!

           感受到男子的盛氣凌人,天翊冷冷一笑:“想見我們院長,你還不夠格!偌大風瀾,你算老幾?”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