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三章:無憶劍馨,佛皇披風【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055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細雨微泣,斜風漸起。

           天幕好似披上了一層薄紗――輕煙,曉霧。

           雨中,云飛霧起,遠近皆朦朧。

           朦朧中,有一男子靜靜佇立,他身著一襲素青長袍,任憑雨滴絲絲縷縷地打在身上。

           雨點看不見,也數不清。

           落雨,迷迷漫漫,卻遮不住男子的神氣高朗,他一動不動,軒軒然如朝霞舉。

           男子微微一笑,一手緩緩伸出,所向之處,站著另外三名男子。

           這三名男子,此刻正滿面驚恐地望著那青衣男子,他們止不住地顫栗著,儼若一副受了寒涼侵襲之狀。

           此時,見得男子抬手,三人互視一眼,繼而各自拋出一令。

           令出,身起。

           三人走得匆忙,匆忙中帶著慌亂,慌亂很快便消失在斜風細雨中。

           雨還在下著,淅淅瀝瀝。

           男子依舊靜靜地佇立著,白凈修長的手指間,夾落著三枚無字令。

           清風拂過,夾雜著細雨,溫柔多嬌。

           他沒有轉身,盡管他知道,此刻那悄然而至之人很危險。

           那是一名女子,一名如他一樣靜靜地佇立在雨中的女子。

           女子豐姿秀麗,落雨加身,凹凸曼妙的身材于娉婷中攝人魂魄。

           男子道:“你若有話要說,那便開口。若不然,我可要走了?!?/p>

           女子道:“我很好奇,你究竟是道貌岸然了一些,還是心慈手軟了一些?”

           男子道:“誰規定獲取無字令,就一定要殺人見血?相比劍神一笑的后人,我或許是心慈手軟了一些?!?/p>

           女子道:“你不但心我手中的劍嗎?殺了你,我西院在無字戰碑上的名次也許便能反超北院?!?/p>

           男子道:“不得不承認,你手中的劍的確讓我很擔心,但此刻我卻不擔心。更可況,你不會殺我,也殺不了我?!?/p>

           女子道:“你不擔心?”

           男子道:“你在我身后,劍也在我身后,你的劍,不會從人身后刺來。若不然,你就不是劍神一笑的后人?!?/p>

           女子道:“最近有一大事發生,你可知曉?”

           男子道:“北院鎮院之獸在送風瀾令的途中被人斬殺。夜珞本就無能,況且它本就該死!”

           女子道:“看來你是知道的,如此說來,你這么早踏入虛空戰場,是為找尋那背后之人?”

           男子沒有回應,看也不看身后來人,徑直提步而去。

           女子道:“東方無憶,你為何連看也不看我一眼?”

           男子一頓,并未轉身,說道:“有的人值得我去殺,有的人不值得我去殺?!?/p>

           女子若有動容,再道:“這么說,我不值得你看?”

           男子笑了笑道:“值得,但不是在現在?!?/p>

           說著,男子再次提步,這一次他沒再駐足。

           那婷立在其身后的女子,也沒再開口。

           她望著漸行漸遠的背影,臉頰的雨水參雜著兩道暖流,在風中起舞,在雨中吟動。

           男子名為東方無憶,偌大東方之地,能與之并肩的小輩,屈指可數。

           女子名為西門劍馨,乃是西門閣小輩第一人。

           兩人與夜珞一樣,都名列于風瀾學院八大年輕戰神行列。

           ......

           肅穆的青山原本嫵媚,深幽的綠水也曾溫柔。

           落雨中,叢林變得滋潤,漫道更顯輕盈。

           禁元傘下,天翊一行數十人緩緩而行,徑向虛空戰場的中心位置。

           有那么一刻,天翊等人突然駐足不前,望眼之下,可見一青衣男子迎著雨霧走來。

           男子走得很慢,每每一步落下,都帶有一股從容的氣韻。

           他就那樣走著,仿似這世間沒有什么能阻攔住他前行的腳步,除非他自己停下。

           不多時,男子停頓下來,目光落到天翊等人身上。

           他沒有開口,天翊等人也沒有開口,兩方人,隔雨相望,透著迷漫的曉霧。

           南宮盈盈上下打量了一番這青衣男子,開口道:“你是東方無憶!”

           東方無憶微微一愣,笑道:“你怎么知曉我就是東方無憶?”

           南宮盈盈道:“你身著青衣長袍,且獨自一人出現在虛空戰場?!?/p>

           東方無憶道:“就憑這些,你就判斷我是東方無憶?”

           南宮盈盈道:“這些還不夠嗎?”

           東方無憶笑了笑,目視到武忘身上,而后又看向南宮盈盈:“照你這么說,這一襲赤色長袍加身的人,難不成還是南宮閣的小丹帝不成?”

           南宮盈盈一愣,這歪打正著未免也太過巧合了一點。

           武忘神色不變,在東方無憶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千鈺道:“他很強,我不是對手!”

           眾人一怔,千鈺是一行人中,唯一的出竅煉氣士,這尚未交手,她便道出這樣的話來,足見東方無憶的不凡。

           東方無憶雖強,但千鈺等人并不認為他能勝得了天翊。

           這一路走來,南宮盈盈也將風瀾學院那八大年輕戰神的信息告知給了天翊等人。

           讓眾人印象頗深的是,她在描述東方無憶時候,只用了簡短的四字――青衣、長棍。

           正是因為簡短,所以眾人的印象才深刻。

           也正是因為青衣,南宮盈盈方才言道來人是東方無憶。

           東方無憶沒有承認也沒有不承認,但他的沉默,似乎給了眾人答案。

           彌音學院與幻夜學院之人,謹慎無比地望著東方無憶,這個年輕的八大戰神之一,足以使得他們膽寒。

           他們很苦惱,苦惱這才剛進入虛空戰場,何以就遇上這般棘手的人物?

           一念及此,他們紛將目光凝聚到天翊身上,他們的老師說過:“跟著不忘,可保無虞!”

           東方無憶何等眼目?自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看向天翊:“你是頭兒?”

           天翊微微一笑,不承認也不否認,但他的沉默,給了東方無憶答案。

           東方無憶道:“把無字令交給我,然后離去吧!”

           語出,人驚。

           武忘一步上前,烈焰長刀呼嘯而出,刀鋒直指東方無憶:“想要無字令,得先問問我手中的長刀同不同意?!?/p>

           東方無憶瞥了武忘一眼,在他看來,一個法嬰煉氣士,于他而言根本構不成什么威脅。

           他撇開視線,投向天翊:“你這小弟,似乎挺囂張?!?/p>

           天翊悠悠一笑,回應道:“聽說你用棍?”

           東方無憶點了點頭,道:“佛皇棍?!?/p>

           天翊道:“我也用棍,棍名披風?!?/p>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群里都是志同道合之輩,期待您的到來?。?/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