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七章:世情夢幻,故人頻來【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940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晚涼幽徑,山染華黛,樹影扶疏,飛花漫漫?!省忭旤c小說,

           寒光零亂中,有一人影急速穿梭于茂林盛草中。

           風力驅寒,云容呈瑞,遍裝瓊樹,卻遮攔不住他那倏如流光的身影。

           這人正是天翊,武忘與無憶并未與他同行,反是留在了月狼客棧,包打聽言雖詳盡,可天翊還是決定親上登云一探真偽。

           青云路穩,天聲迤邐,歸裊絲梢,翠滿登云。

           不作多時,天翊人已抵至一處陡峭的望臺之上,舉目而視,山川盡在腳下,遼闊的平原一覽無余。

           天翊靜默地佇立在這一望臺之上,不知不覺,竟是有些出神起來。

           這一處望臺,又叫望月臺,遙想當初,天翊等人也曾在這望月臺上聆聽風聲,他們談天吐地,靜觀皓月星辰。

           一轉眼,時光已逝,煙云已散,物換星移,望月臺上已經布滿了荒草,它們不負春光,野蠻生長,不知凌亂了幾多風雨?

           天翊停駐在崖邊,凝目瞭望,任憑清風貫掠,撩得他長發飄舞,衣襟獵獵。

           此時,天有星河轉,地有翠延綿,舊時天氣舊時地,舊時情懷卻已不似——舊時情。

           天接云濤,月華浮照,曉霧迷蒙,歸鴻有聲,殘斷云天。

           就在天翊沉浸于舊時年輪的翻轉中時,有一人影在風定落花后顯現出來。

           來人是一男子,他身著一襲單薄的衣衫,一頭黑白參半的長發隨意綰系,他的左眼珠深凹在眼眶中,好若目盲之態。

           天翊背對著男子,他的目光直直凝視遠方,心神卻早已從追憶中醒轉。

           這一刻,霽天空闊,碧月風涼,愁云凝幕。

           還不待男子開口詢問,天翊已是率先嘆道:“敗葉零亂空階,斜月獨照徘徊,風搖蒼木‘故人’來?!?/p>

           男子面色一沉,眉宇見疑,問道:“閣下深夜潛入我天狼峰,應該不是為了閑話賞月而來吧?”

           天翊轉過身來同男子對視,后者蒼老了許多,額頭之上密布著縱橫交錯的皺紋。

           男子名叫冷鄔,曾是天狼學院的院長,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便是陰玥的爺爺,而現如今的陰玥,又叫幽女。

           天翊隨意至極地笑了笑,笑意中涵蓋的風輕云淡,只若絲綸慢卷,牽動了一方星河。

           冷鄔道:“小兄弟年紀輕輕,便有著嬰成實力,念你修為不易,速速從我天狼峰退去,此事我可不予追究?!?/p>

           天翊依舊淡然地笑著,他回首看了看天幕,說道:“你難道不覺得今夜,月很冷,風也很高嗎?”

           冷鄔眉頭兀地一皺,他從天翊的言語中已然聽出了凜冽的殺意,大喝一聲:“放肆!”

           話語方歇,冷鄔已是探出一手,屈指點動之際,一道磅礴的寒元,直在奔騰的途中演化成為一只獨眼銀狼。

           狼貌猙獰可怖,此刻正張牙舞爪地朝著天翊飛撲而來,整個望月臺,倏地陷入一片寒冰封寂之中。

           眼看那由寒元凝聚成形的獨眼銀狼就要撲襲到天翊身前,天翊挽手一動,追滅長弓赫顯在手,他搭弓引箭的速度極快,快到一蹴而就,須臾間,只見一根五彩箭矢從泣露涼風中穿射而過——“咻!”

           迎面于天翊跟前的那一只獨眼銀狼,在五彩箭矢的穿透下轟然碎裂,竟是連一點聲響也未發出。

           見此一幕,冷鄔的瞳孔猝然緊縮,他兩手平舉,一道道寒元交相凝匯,繼而演作成為一面寒元之盾。

           天翊微微掀了掀嘴角,似乎在他的眼中,冷鄔的舉動顯得極為可笑。

           眨眼之間,五彩箭矢便已穿時破空,抵射到冷鄔的身前,冷鄔緊皺著眉頭,全身心地凝匯著寒元做御。

           然而讓冷鄔始料未及的是,那一道五彩箭矢在接觸到他的寒元之盾后,竟然如入無人之境,暢射無阻地便是穿過寒元之盾的防御。

           冷鄔大駭,神色中的驚愕與失措尚未退卻,人卻已經如一尊石雕般呆愣在風月下,一動也不動。

           天翊緩緩走到冷鄔的跟前,后者眼眸中的神光正在快速流逝,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神的呆癡。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殺了他,就不怕打草驚蛇嗎?”

           天翊道:“辰老的意思是我不該殺他?”

           辰南子無言以對,冷鄔的突然出現,確實讓人始料未及。

           沉寂好半響,辰南子方才開口道:“天翊,這事也怪我,我不該在這個特殊的時候,去吸收那草木之靈中蘊含的靈魂之力,以至于連他的到來都沒有發現?!?/p>

           天翊笑了笑,道:“辰老,你現在醒來了,可能發現登云峰內,有何異常?”

           辰南子稍頓片刻,說道:“小子,五獄之地中各有一股隱晦的氣息潛藏其內,你殺這人的事情,他們應該都已有所察覺?!?/p>

           天翊點了點頭,自顧道:“看來現如今的登云峰,再也不是當年的登云峰了?!?/p>

           言罷,天翊展空而去,三兩時息,人已消失在漫天月華的籠罩下。

           他并沒有聽到,辰南子在呆愣稍許后的呢喃之言:“當年的天,不一樣也不是當年的天了嗎?”

           就在天翊離去后不久,望月臺上,突有兩道身影顯現出來,若是天翊在場,定能一眼認出這兩人的身份。

           其中一人,白發蒼蒼,枯瘦嶙峋的他,只站在那里,便如風中殘燭一般,正是幽篁。

           此刻,佇立在幽篁的身邊那一老者,正凝眸看著那石化在風中的冷鄔,他與冷鄔之間,就如似放置著一面鏡子,兩人的相貌以及穿著裝飾,竟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幽篁道:“冷鄔,來人到底是何身份?竟連你的銀狼分身,都被其一擊所殺?”

           冷鄔凝沉著眉頭,想了想后,說道:“幽老,我不認識來人,他很年輕,出手也很隨意,應是隱藏了實力?!?/p>

           幽篁點了點頭,沉思片刻,說道:“冷鄔,站在這望月臺上,你可曾追憶起什么往事來?”

           冷鄔突地變貌失色,道:“幽老,你的意思是說,來人興許是狂客學院的余孽?”

           幽篁笑了笑,道:“當年登云一戰,空寂那瘋子引九劫天力,不知啟用了什么陣法,將一眾狂客渡引無蹤。前些日子,玥兒曾傳訊,說在天才戰中,有狂客之人現身?!?/p>

           冷鄔思慮半響,心中隱有不安滋生,說道:“幽老,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要不要派人徹查此事?”

           幽篁搖了搖頭,笑著道:“不用,而今的天狼學院再不是當初的天狼學院,他們若是敢來,唯剩有死無回之路等著他們?!?/p>

           冷鄔頷首,一想起現如今隱居在天狼學院內的那些強者,他便止不住有些心悸。

           兩人在望月臺上停駐了些時候,接著便回返到了天狼宮,與此同時,天翊也折返到了天狼城內。

           月狼客棧中,武忘與無憶正焦急地等待著,距離天翊離去已過去了很長時間。

           此時,天幕已經別了迢迢的銀漢,不見纖云弄巧,唯余晨曦來臨前的昏沉與漆黑,漠漠輕寒繞上閣樓,淡煙流水畫屏幽。

           就在兩人心急之際,天翊回到了月狼客棧,武忘與無憶見得天翊后,連忙湊上前來。

           武忘道:“老大,你沒事吧?登云峰上的情況怎么樣?”

           天翊尷尬笑了笑,道:“我只抵達到望月臺,便被天狼的人發現了,想來天狼學院內定是守衛森嚴,暗哨眾多?!?/p>

           無憶道:“老大,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還參不參加天狼學院的弟子選拔?”

           還不待天翊開口,武忘已是斥喝道:“小白臉,你是不是傻?老大不是說過了嗎?他在望月臺上已經被天狼學院的人發現,我們再去參加那選拔,那不是自投羅網是什么?”

           突被武忘這般喝斥,無憶竟也不來氣,他只微微笑了笑,說道:“死胖子,我看你才是真的傻。你以為發現老大的那人,現在還活在世上不成?”

           武忘一愣,本想反駁些什么,這一張口才發現自己似乎已經語匱言乏了。

           聽得兩人這般爭吵,天翊無奈笑了笑,說道:“好了,都別爭了,為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不參見那選拔了?!?/p>

           話語剛一落地,天翊已朝著屋外走去,既然決定不參加選拔,他們自然是要回明月峽谷與千鈺等人會合。

           武忘與無憶瞪了彼此一眼,似乎誰也不服誰,接著連忙追隨天翊而去。

           三人剛離開月狼客棧不久,包打聽便與一名衣著光鮮的男子回到了客棧中,當得知天翊三人已經離去,包打聽硬是愣了好半響,倒是隨著他一道而來的那男子,在月狼客棧的老板那里訊東問西了好些時候。

           待得天翊三人回到明月峽谷時,已是日高煙斂之際,天光下的明月峽谷,云閑草遠,飛絮悠悠,連帶著還有一條自九天遙落而下的銀練。

           簡單地言談了一番,天翊等人繼續前行,他們從北邊繞過登云峰,經過三日路程,終于抵至中土皇城。

           中土皇城,繁榮依舊,商販的吆喝聲連綿成片,畫閣巧樓之上,盡飾沉香,常有權貴出入其中。

           天翊等人落住在一家名為“梨園”的客棧中,這一家客棧,搭有專供戲子唱戲的戲臺,平日里有不少人都來此聽曲,往來頗火。

           按照天翊的打算,他們在中土皇城停歇兩日后,便會啟程前往西門之地,等與絕塵匯合后,他們還會回來,堂堂正正地回來。

           此時,梨園的戲臺下,天翊端坐在人群中,千鈺等人則是結伴在皇城中游玩去了,連帶著史大彪與閆帥也被生拉硬拽了去。

           這一處戲臺,花梨作棟,紫檀作梁,檐綴銅絲,猶若細網,綠綺裁窗,天光映翠。

           戲臺上,正有幾名濃妝艷抹的戲子唱著不知名的曲調,天翊靜靜地聆聽著,心道:“也不知戲子前輩若是在此,將會作何感觸?”

           一曲終了,天翊起身離去,他之所以不愿與千鈺等人一道在中土皇城中游玩,那是因為在他的心中,深隱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雖然已有些年頭沒有出沒在中土皇城,但皇城內大的格局卻是沒有什么變化,天翊行走在皇城的大街小巷中,倒也落得個輕車熟路。

           此時,天翊停駐在一條幽深的巷子口,他清晰地記得,小巷的那一頭,修建有一處府邸。

           曾經有一個寒夜,寒夜中曾有一個小女孩在那府邸外倚門望雪,她叫玉兒小姐。

           值此故地重游之際,天翊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心竟有些緊張起來,他不知道,待得穿過這一條小巷后,一切是否還如當初?

           稍許忐忑后,天翊停頓的腳步得以邁出,然則他才剛走出兩步,小巷的那一頭,突有一道嬌小的身影竄出,緊隨在那身影之后,是四個生得彪壯的漢子。

           見此一幕,天翊略有些出神,眼前的情景竟給了他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不消多時,那竄逃的身影已是抵至天翊跟前,近眼一看,這才發現那是一個蓬頭垢面的女孩。

           女孩近身到天翊身前的一剎,本有些紊亂的步子,竟是突地一滯,接著猛地便將天翊的臂膀抱挽在手。

           她唯唯諾諾地躲身在側,戰戰兢兢道:“大哥哥,救我,他們要殺我!”

           還不待天翊說些什么,那緊追著女孩的四個壯漢已然臨至天翊跟前。

           為首的一個大漢,兩眼略有凸出,這不由更讓天翊感慨世事的無常與奇妙。

           大漢道:“小子,你是這賊丫頭什么人?奉勸你少管閑事,趕緊讓開道來!若不然,可別怪兄弟幾人連你一道擒下!”

           天翊正欲開口,那挽著他手臂的女孩卻是率先開口道:“大蠻子,你兇什么兇?他是我大哥哥,你們要是再敢追我,小心大哥哥把你們打地得遍地找牙!”

           說著,女孩還沖著大漢四人使了個鬼臉,那模樣,哪還有之前的驚慌失措?

           聞言,四個大漢同時橫眉冷眼地望向天翊,他們摩拳擦掌,偏又有些投鼠忌器的模樣。

           為首的漢子道:“小子,你果真是這賊丫頭的大哥哥不成?她偷了我家少主人的東西,現在若是交還,你們或許還有活命的可能?!?/p>

           天翊笑了笑,轉身看了看身旁的女孩,問道:“他說的可是事實?”

           女孩愣了愣,那一雙清澈的說眸子中,無端泛起了晶瑩的淚花,但她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承認大漢所言非虛。

           見得女孩承認,四個大漢皆理直氣壯地了起來,為首者道:“小子,你也看見了,這賊丫頭承認了自己的偷盜之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竟然做出這等不齒之事......”

           大漢似還有著滔滔憤言要說,但卻被天翊突然而來的插口之言所打斷,天翊說道:“那又如何?”

           為首的突眼大漢兀地一怔,直愣愣地盯著天翊,他似是想說點什么,卻又什么都說不出口,只能無奈地重復著:“你...你你...”

           女孩見狀,眼有精芒浮掠,那在眸中打圈的淚花繚漫開了層層漣漪,興奮地沖著那大漢道:“你什么你,你個大蠻子,連話都說不清楚,他可是我的大哥哥,自然要護著我了?!?/p>

           聽得女孩這話,為首的大漢氣急敗壞,厲喝道:“兄弟們,給我上!將這兩個賊人捉回嚴府!”

           言罷,大漢四人已做餓虎撲食狀朝著天翊與那女孩襲來,這四個大漢,實力平平,只有聚氣境界,雖生得彪悍,但出手之下,破綻盡露。

           見得大漢四人動手,那女孩連忙松開挽著天翊臂膀的兩手,接著側移劃步,人已躲身在天翊后方。

           天翊從容地笑著,任憑那四名大漢橫沖直撞而來,他且不動如鐘。

           有那么一刻,只聽得數道悶哼聲在這小巷中傳蕩開來,繼而見得,那四名身彪體悍的漢子直直倒將飛出,落地的剎那,掀起塵埃漫天,地面都微微顫動了起來。

           四名大漢滿臉驚懼地凝視著天翊,起身后,也不多言什么,腳底生風,竟是開溜了去。

           女孩驚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似有些不敢置信模樣。

           沉寂了好半響后,女孩方才回過神來,她緊緊拽著天翊的衣角,道:“大哥哥,你好厲害,連大蠻子他們都被你們打跑了!”

           天翊笑了笑,卻沒有要開口的意思,隨手一揮,頓有一個儲物袋被其拿捏在手,儲物袋中,裝有不少錢財,一普通人,只要不去揮霍,倒也夠其安度余生。

           天翊將儲物袋遞到女孩跟前,說道:“拿著吧,大哥哥以前,也跟你一樣?!?/p>

           女孩頓了頓,神有不安地將儲物袋承接到手中,她低了低眼,抿了抿嘴,似是有話要說。

           可當女孩抬起頭時卻發現,小巷中的那一背影,已然漸行漸遠。

           女孩遲疑片刻,眼中微不可查地閃過一抹決意,心道:“以前?跟我一樣?”

           下一刻,她朝著天翊追去,似乎想要看清那留下漸行漸遠的背影之人,到底有著怎樣的一張臉譜?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