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二一:大彪先至,人熊隨后【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96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沿朱雀內城北上的街道上,正有三人一貂或走或停悠閑而行。

           “白云悠悠,漂走了多少滄桑?”

           天翊的腦海中突傳來辰南子的一聲惆悵,從牡丹那里,天翊很容易地便得知了關于南宮夏的一些信息。

           辰南子在得知現如今的南宮閣閣主已經不是當年的南宮離后,心情難免有些悵然若失。

           “辰老,你這般感慨所為何?歲月易逝,豈容我待?”

           天翊應了一聲,卻是遲遲未能等到辰南子的回話。

           這時,千葉疑問道:“不忘,接下來我們去哪里?”

           天翊頓了頓,應道:“北上,中土?!?/p>

           “中土?”

           千葉一愣,不經意道:“好遙遠??!”

           說著,千葉看了看一語不發的千鈺。

           被千葉這般盯著,千鈺抿了抿嘴,連道:“千葉姐姐,不忘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聞言,天翊頓時陷入到尷尬的境地,小貂在千葉懷中,若有不適地蜷動了幾下,接著閉上黑紫萌眼。

           “咳..咳..”辰南子輕咳道:“小子,適才你給我說什么來著?”

           辰南子的突然作聲,使得天翊一詫,聽其口吻,又若帶有玩味之意。

           即便如此,天翊還是應道:“辰老,我說歲月易逝,豈容我待?!?/p>

           “哈哈!”

           辰南子突然大笑起來:“小子,你既然知曉此理,為何還這般猶豫不決?你可知道,千古佳人,最終都敵不過紅顏悵老,你若是不喜,可別耽擱了她人?!?/p>

           “哦?”

           天翊愣住,沒想到“現世報”來得這般迅猛,辰南子竟是以他之言,反教在自己身上。

           這一路走來,千鈺的心意,他又豈會看不出來?

           只是現如今的天翊,根本沒打算考慮這些事情。

           登云之變,狂客遭劫,大仇未報,何來心思談那兒女情長?

           哪怕是那一道倚門望雪的倩影,也被天翊深埋在心底最深處,雖然千鈺也被稱之為“鈺兒”,可天翊知道,此“鈺”非彼“玉”。

           就在天翊欲作回應之際,辰南子突道:“小子,有麻煩上門了!”

           天翊一頓,展眼以望,但見不遠處正有一道身影以“雄赳赳”的姿勢朝著他們奔掠過來。

           千葉與小貂見著來人后,神色突得一凝,接著便是大笑起來,千鈺也是淺笑連連。

           “哈哈~”

           “咯咯~”

           “史大彪??!”

           那突然朝著天翊幾人跑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同天翊等人在朱雀城外有過一面之緣的史大彪。

           天翊至今還記憶猶新著史大彪那句:“我叫史大彪,彪悍的彪,你可以叫我大彪兄!”

           當然,這可不是天翊對史大彪的真正印象,若不然天翊也不會對其冠以“大智若愚”的評價。

           “辰老,你說的麻煩就是他嗎?”天翊問道。

           辰南子沉默,并未有所回應。

           此時,史大彪扛著他那所謂的“衍天斧”,氣勢昂昂大闊而來,看其高昂姿態,若有一副指點江山之勢。

           不多時,史大彪已至天翊幾人跟前。

           史大彪將“衍天斧”下肩,笑嘻嘻地沖著天翊道:“小兄弟,你我又見面了,這可不是偶然之事。正所謂彼出于是,是亦因彼?!?/p>

           史大彪口上說不是偶然,心中則是叫苦不迭,此番為了找到天翊幾人,他可是煞費了一番苦心。

           天翊正欲開口,千葉卻是率先奪口道:“大彪兄,你這衍天斧還沒賣出去嗎?”

           “唔唔…”

           小貂亦是精神抖擻起來,一躍到千葉肩上,對著史大彪支吾個不停。

           史大彪瞟了眼小貂,尷尬一笑,道:“小白白,你說什么呢?”

           史大彪說這話時,并未有絲毫的言辭閃爍,一看就是誠心以問,只是加上“小白白”這個稱謂,卻又怎么聽怎么覺得都不正經。

           “小白白?”

           千葉、千鈺愣住了,就連原形所在的小貂也是一臉驚愕神情。

           下一刻,千葉、千鈺、小貂同時捧腹而笑。

           而后半響,小貂似乎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笑聲戛然而止,繼而做出一副動怒模樣憤視著史大彪。

           天翊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大彪兄,那是小貂,不是小白白?!?/p>

           史大彪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看向小貂:“小貂,大彪適才若有失禮之處,還望海涵??!”

           說著,史大彪對著小貂拱手作禮,好一派江湖作風。

           那原作憤懣的小貂,在見史大彪這般舉止后,臉上的陰沉頓時消散,直在千葉肩上笑得前仰后合。

           天翊瞅了瞅小貂,眼神中若有讓其收斂一點的意思。

           見狀,小家伙小嘴一嘟,若一副不開心的樣子,笑聲卻也是收停下來,千鈺與千葉也于此時恢復正常。

           天翊問道:“大彪兄,既然你我再次相聚不屬偶然,那你且道道所為何事而來?”

           史大彪頓了頓,就如天翊所言,他的確是帶著“要事”而來。

           史大彪道:“小兄弟,我與你一見如故,要不你以后就隨我一起走吧,我帶你覽盡大好河山!怎么樣?”

           史大彪挺了挺胸,昂了昂頭,握斧的一手亦是不由得緊了緊,好似要在這個時候盡量將自己的“神武”魅力展現出來。

           “什么?跟你走?”

           千鈺、千葉、小貂皆是一詫,神情隱有不悅,先不說天翊愿不愿意,她們肯定是拒絕的。

           況且以天翊的性格,又豈會“寄人籬下”?遑論還是史大彪這樣的角色。

           天翊搖了搖頭,道:“大彪兄,你之路不適合我?!?/p>

           史大彪一頓,道:“怎么不適合?我之體型較你之體型大,我走的路,自是闊路,你以嬌小之軀尾隨我后,豈不輕松愜意?”

           天翊笑了笑,道:“我體型雖小,可我之心,恒大無比,不是一隅一道所能容。你怎知道你眼中的闊路,就是真正的闊呢?”

           “哦?”

           史大彪一愣,天翊的拒言竟是駁得他有些無言以對。

           他晃了晃頭,正欲組織語言再作博弈,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這一刻,史大彪只覺自己的靈魂深處無端地蕩起一股劇烈的疼痛,這一股痛宛如來自縱宇,承載了千古之力。

           “啊啊??!”

           史大彪痛得癱軟在地,口中傳出撕心裂肺的痛嚎聲。

           他緊抱著頭,強烈的痛楚致使他蜷縮著,好似這般姿態便能減輕他所遭受的疼痛一般。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無不使得天翊幾人錯愕不已。

           天翊一步上前,連忙攙住史大彪的一臂,元力順勢而動,借以固定住史大彪動彈不止的身體。

           “大彪兄,你沒事吧?”

           史大彪全身上下不停地顫抖著,就好似遭遇了嚴寒的侵襲。

           千鈺、千葉以及小貂,也靠上前來,盯著史大彪的眼神中滿帶疑惑。

           此時,街邊的行人紛紛圍將過來,史大彪適才的“鬼哭狼嚎”可謂驚天動地,豈有不招惹人注意的道理?

           “那大漢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倒地不起了?”

           “不清楚,不過肯定與攙扶著他的那個青年有關?!?/p>

           “我猜可能是那小白臉,把人家賢內拐走了,看見那青年身后的兩名女子沒,長得可真水靈?!?/p>

           “你可真能猜!”

           “我看那,許是那大漢有頑疾在身也不一定?!?/p>

           “這個倒是可能,適才他們還有說有笑,一轉眼,那大漢啪的一下倒地,莫不是疾病突發了?”

           “……”

           一個個行人指指點點,竊語著已見,他們的想象鬼馬行空,直教人頓生佩服。

           就在這時,那作顫動的史大彪突然停止了抖動,兩目直勾勾地盯著天翊。

           他的眸中,似有一抹清明浮現,那眼神,若如在看一個老朋友一般。

           史大彪晃了晃腦袋,給他的感覺,他似乎在哪里見過天翊,這種似曾相識不是指的之前城外的那一次相遇,更像是一種超脫時空的邂逅。

           不多時,史大彪眼中的清明頓變成一抹迷蒙,他疑惑地看著天翊。

           當發現此時天翊正緊緊抓著自己的一手,而他又癱臥在地,史大彪好似明白了些什么。

           下一刻,史大彪兩手撐地,借助反震之力以風雷之勢竄跳起來。

           “小兄弟,使不得??!”大彪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更何況…”史大彪的目光朝著四周延伸出去:“更何況是在這么多人面前!”

           聽得史大彪這般言辭,哄笑聲宛如海嘯一般襲來,這家伙臉皮不僅厚若城墻,口味也是重的不是一般。

           千鈺、千葉以及小貂的神色都很古怪,笑意彌散中又帶著濃濃地嫌棄。

           就在眾人嗤笑之際,一道喝聲突然傳蕩開來:“南宮小魔女來了,還不走!”

           喝聲剛一傳出,那本笑態萬千的眾人,頓成“千篇一律”的驚愕面孔,緊接著,圍將的眾人紛紛作鳥獸散。

           不多時,寬敞的街道上便已人去樓空。

           天翊幾人見狀,詫異以望。

           只見得從南面延伸而來的街道上,此時正有兩道身影昂首闊步過來。

           “南宮盈盈?”

           天翊幾人一臉錯愕,那在天光照耀下,全身上下正散發著璀璨奪目光芒的人,不正是南宮盈盈嗎?

           “她身邊那是什么怪物?”

           千葉愣愣道。

           此時,南宮盈盈的身旁,小笨披盔戴甲,肩扛著一圓筒之物,執拿著一把閃光大錘,由于其身材矮小,只見得兩只大黑眼左閃右?!?/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