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一七:是幻非幻,是情非情【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65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造化之域的夜空,好似藏青色的帷幕,點綴著閃閃繁星。

           云移月走,光暈變換著奇妙的色彩,如夢如幻,如癡如醉。

           此時,造化之域的核心之地,靜謐祥和,唯余柔軟的風輕悠拂過。

           春如歸,人空瘦,淚痕紅邑鮫綃透。

           禁元傘下,千鈺靜靜地守護在天翊身旁。

           她含羞斂眉,忍淚佯面。

           只道是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今夜輪到她看守天翊,她如以往一般,靜靜地凝視著天翊,淚水不由自主地滴落,泛起片片晶瑩。

           每每這時,她都會陷入追憶的浪潮中。

           她與不忘,相遇在幻煙城。

           那時天翊還是不忘閣的不忘小哥,他對“天道人理”的一番言道之語,至今仍讓她回味無窮。

           在天翊的身上,她能感受到一種“同病相憐”的契息。

           她與不忘,相識在云夢城。

           七幻煙塔中,天翊為了護她,攜領著她同闖七幻之境。

           正是因為如此,她知曉了天翊身上的諸多隱秘,譬如七幻之心、純元之力、鴻蒙......如迷如蒙。

           她不知曉的是,天翊在見得她深陷囹圄時,曾言道:“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p>

           她與不忘,相知在北途中。

           取逕百花,橫渡荒蕪,以血伐心,云荒戰六劫,丹會震七宿。

           這期間,天翊曾有過赴死之意,敢以一人撼千軍,只為讓千鈺等人安全撤離。

           天翊以己之能,撐起了一片浩蕩長天。

           她很慶幸,慶幸自己身處在這一片天空下。

           此時,千鈺想到了當初自己死活都要跟著天翊的一幕幕,她不止一次地對天翊說:“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p>

           為此,千葉堅定無比地認為,千鈺是喜歡上了不忘,她為了他,要同他私奔。

           所以,兩女攜手天翊,殺了九幽幽使,叛出了九幽教。

           想著想著,千鈺的臉色變得深情款款起來,她的嘴角不自主地泛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這笑容,似有嬌羞之意,又含濃情之韻。

           然則,千鈺的笑容尚還處于綻放之際,其面色卻又突地一凝,繼而一抹愧疚涌現于面。

           她很清楚自己跟在天翊的身邊,乃是無奈之舉,七幻之心所蘊藏的隱秘,只有她一人知曉。

           那一句――“若棄鴻蒙而去,魂滅不復”,使得她并無選擇。

           她不可以一無事事的就死去,她還有血海深仇未報,她就算是死,也會死不瞑目。

           所以,她留在了天翊身邊,千葉說她喜歡上了不忘,要與不忘私奔,她都以沉默不語涵蓋而過。

           她偽裝的很好,就連天翊都一度認為,她是喜歡上了自己。

           在見識到天翊的能耐后,她動了別的心思,她希望利用天翊,為自己的復仇之計“添磚加瓦”。

           她做到了,荒蕪之域一役,她如愿以償地獲得了大荒蕪令,朱雀城一役,她又得到了百花令。

           有此二令在手,她的復仇之計,變得不再遙遙無期。

           這些,天翊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

           千鈺看著天翊,神色中的愧疚愈發濃郁,細語道:“不忘,你很聰明,可有時候,你也很傻?!?/p>

           她長長一嘆,腦海中不由回想起史大彪曾說過的瘋言癲語:“假作真時真亦假,真作假時假亦真?!?/p>

           恍惚間,她覺得史大彪這一言辭印證在自己身上,竟是那般的貼切與真實。

           感受到千鈺的悵然,辰南子悠悠一嘆:“千鈺小妮子,你既是喜歡不忘,何不直接講話道明?”

           還不待千鈺作答,一道幽光掠影而過,辰南子的魂體直直竄落到了一間空置的小屋中,再無動靜傳出。

           千鈺的臉頰涌出醉紅,嬌羞之態,顯露無遺。

           此時,月色籠罩之下,各有一人一貂遙向而望著禁元傘。

           幻茵神情癡愣,這一年下來,她清瘦了許多,原本潔白如玉的膚色,略顯病態。

           小貂迷蒙而望,不知為何,在見到天翊遲遲不見蘇醒,其心會莫名的恐慌,甚至有種似曾經歷的感覺。

           史大彪躺臥在床,看著窗外那一輪皎月,不由感嘆:“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p>

           說著,他順勢提起枕前一壇烈酒,咕嚕咕嚕飲了好幾口,嘖嘖道:“不忘兄弟,那百丈紅塵中,何處容得下你的逍遙飄渺?還不如隨我大彪,問酒不問仙來的灑脫?!?/p>

           武忘盤膝靜修著,內心卻安寧不下,天翊沉睡的這一年多時間,他無時無刻不處于擔心中。

           聽到史大彪的感慨后,他緩緩睜開雙眼,目光側視到禁元傘上:“老大,你說過,這天地,我們兄弟要一起撐的。無論多大風雨,無論多少刀鋒劍雨,你我并肩?!?/p>

           他緊攥著雙拳,眸中投射出不可動搖磐堅之色。

           南宮盈盈若有所思的躺臥在床上,小嘴撅得老高,這一年下來,她明顯感受到了眾人對她的那一份疏遠。

           她喃喃自語道:“不忘,你可一定要快點醒來啊。這些日子以來,武忘哥哥都不怎么理我了,這事都怪爺爺不好,沒事非要去殺不忘干嘛?還有爹爹也是,我都離開南宮閣這么久了,他就一點也不擔心我嗎?”

           想到這里,她苦苦一嘆,無奈道:“爹爹他們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辦吧,也不知劍王叔叔與黑炭頭叔叔還在沒在周圍?”

           ......

           夜至下旬,月移到了云層中,造化之域頓被籠罩在一片漆黑里。

           千鈺靜靜守護在天翊身旁,時刻警惕著四周的狀況。

           她沒有發覺,天翊的睫毛似是輕微地顫了兩顫。

           天翊的體內,一切都如以往一般,下丹田中,火元依附著元嬰,其余四元之力則還處于元丹之態。

           辰南子曾為天翊仔細檢查過,但卻并能發現任何異常,其丹田中的元力自發地運轉著,其魂識完好無損。

           若說真要道出什么異常,唯有那多出來了一團赤紅光芒。

           別人不知道那赤紅光芒意味著什么,辰南子卻是清楚無比,在那一團赤紅光芒棲來之前,天翊的下丹田中便已有了一團藍色的光芒。

           那藍色光團的背后,隱藏著北冥布道之力,而那赤紅光團的背后,則蘊藏著南宮布道之力。

           一水一火,本是互不相容之勢,而今卻是共存在天翊的體內。

           武忘等人曾建議,前去尋些神醫妙手回來,興許能幫助天翊的恢復,但卻被辰南子一口否決。

           他很確定,天翊不需要什么神醫妙手來醫治便可自行恢復,更可況,北冥布道圖與南宮布道圖事關重大,絕不有失。

           在辰南子一番苦口婆心的勸說后,武忘等人方才放棄四處求醫的打算。

           只是這一等,便足足等待了一年,在滿懷期盼與等待中,時間似乎過得特別漫長。

           此刻,在這萬籟俱寂的夜幕下,天翊終于有了動靜。

           其體內,那一團藍色光團與赤紅光團,突變得光芒璀璨起來,直照得天翊整個下丹田都明晃眼不已。

           感受到眼前一陣灼烈,千鈺連從警覺中回轉,她驚詫地望著天翊道:“不忘??!”

           這話一出口,武忘等人紛紛從小木屋中飛射而來,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眨眼便到。

           看見天翊身上的異變,武忘等人無不愕色滿面,還不待眾人采取進一步的行動,那自天翊下丹田處涌現的光芒,突作沖天之勢。

           一藍一赤兩道精芒,直直洞穿出去。

           禁元傘在這兩道精芒的沖擊下,顯得脆弱不堪,一個照面便被轟成本體大小,接著飄落到南宮盈盈的手中。

           “老大!”

           “不忘!”

           “唔唔!”

           見此一幕,武忘等人正欲沖身上前,卻不想,一道幽芒突橫在了他們身前。

           辰南子道:“你們若是想讓他死,那便盡管上前好了?!?/p>

           說著,那攔截著武忘等人的幽芒消散不見。

           辰南子很清楚眾人的軟肋在哪里,只有天翊的安危,才能使得他們保持清醒,不至失了理智。

           武忘道:“辰老,老大不會有事吧?”

           辰南子道:“放心吧,他不會有事,若無意外,明日即可醒來?!?/p>

           一想到明日天翊就會醒來,武忘等人欣喜不已,紛紛帶著期盼展目而視。

           此時,千鈺靜待在天翊身旁,她一動不動,面帶關切與焦憂,她朝著辰南子望來,大有詢問其如何是好是意。

           辰南子道:“千鈺,你過來,跟著我們一起退到遠一點的地方?!?/p>

           說著,辰南子率先朝著身后飛去,心道:“一年多的時間,北冥布道圖與南宮布道圖方才達成契合嗎?”

           千鈺點了點頭,擔憂地瞅了天翊一眼,對于辰南子所說,她極為確信,所以她起身欲離。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沖飛而起的兩道精芒飛掠到半空后,竟是折返而歸,繼而以簾幕的形式將千鈺的去路阻斷。

           這一幕來的突然,眾人回眸之際,只見得一個半圓形的赤藍光團熠熠輝動。

           千葉急喝道:“鈺兒妹妹!”

           她身已離地,直直朝著那光團飛去。

           辰南子掩手下,一記幽芒如軟鞭一般將其纏繞拉回。

           “千葉,放心吧!她不會有事!”

           辰南子說的堅決無比,沒人知道,他說這話是冒了多大的風險。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