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六十章:中土皇城,九恨來襲【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259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落塵?”

           炎月蹙了蹙眉。 更新最快

           早在此戰之前,天玄子便已將南宮離的情況悉數告知于她。

           炎月是有備而來,對于南宮離自也提防在心。

           可讓炎月詫異的是,落塵棍的出現,卻是超出了她之所期。

           此時,南宮離橫斜著名為落塵的長棍,眸眼中滿布滄桑。

           “不壓浮塵擬何了,片心難舍此中緣?!?/p>

           沉默片頃,南宮離悠悠嘆道。

           嘆聲中,繾著往昔且已遠的惆悵。

           這一名為落塵的長棍,乃是其師相贈。

           關于自己的老師,南宮離所知不多,甚至如今回想,記憶都作淺薄。

           那個老者,如風如霧,來時飄然,去時朦朧。

           他除了教授南宮離煉丹之道外,便只留下一根在風雨中飄搖的落塵長棍。

           南宮離瞇了瞇眼,憂嘆聲接連而出:

           “花有重開日,人無在少年?!?/p>

           “晃眼間,那被人瞧之不起的混小子,如今已成了白發老翁?!?/p>

           “老師,你還好嗎?”

           說著,南宮離微微抬手,擺手的落塵長棍,在天光的照耀下,好似散漫著一段似水年華。

           “一棍一凈土,一丹一塵緣?!?/p>

           言罷,南宮離眼中的惆色突地斂散不存。

           緊隨著,他隨手一揮,落塵長棍直指長天。

           “轟!”

           舉棍的一剎,那本不起眼的落塵長棍,突被灼目火芒繚覆,自棍身中衍射而出的棍氣,宛如一長虹般沖霄而起。

           炎月見此,神情已作凝重無比。

           她愣愣地盯著南宮離手中的落塵長棍,心中無端而起顫悸。

           “為何我看不透那落塵棍?”

           驚異之余,炎月妙指挑勾。

           指落,焦尾琴上,音色成鳴。

           霎時間,火輝沉暮,暗云凝重。

           “轟隆??!”

           “呼呼...”

           琴動,音出,幻異中,一道道火色虛影憑空顯現。

           這些虛影,沒有具體的貌相,只有一個大致的人影輪廓。

           他們持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刃器物,直朝著南宮離殺去。

           “轟...”

           影動,火色繚漫,聲威洶烈。

           南宮離眉色如常,他能感受到,那些襲殺而來的虛影,個個都非凡。

           他們手中的兵刃,刀槍劍戟紛繁復雜,且都帶著凌銳鋒嘯。

           只一眨眼,南宮離的身前便被無盡火影占據。

           見狀,南宮離并未思量太多。

           持手落塵長棍,挑撥而動。

           霎時間,落塵長棍威勢澎發,迎舉間,棍力滿蒼。

           “轟??!”

           火色棍影劃破虛空,動蕩間,棍中的睥睨笑傲之意迸發而起。

           這一棍,好似凌駕在天地萬物之上!

           須臾間,狂猛的火元棍力便直直轟襲到那撲殺而來的火色虛影身上。

           落塵長棍的棍力翻卷而動,平鋪而上,火芒席卷,若有驚濤拍岸之勢。

           頃刻間,那襲殺而來的無數火色虛影就如流星一般落擊到了火浪棍潮中。

           “砰!砰!砰...”

           轟鳴之聲連綿不絕,破空響徹,聲震云霄。

           交擊之余,火元之力紛繁燎射,那些接踵而至的火色虛影連連爆裂。

           “嘭!嘭!嘭...”

           南宮離沒做多想,他不知道焦尾琴有何來歷,也不知炎月的撫曲究竟有何詭異,他只知道,這一戰,自己不可??!

           一念及此,南宮離身影一展,人已迎空而起,持手落塵長棍,接以劈合之勢落擊出去。

           “轟隆隆...”

           長棍如虹,破霄而出。

           須臾之間,磅礴的火元棍力便已飛撩到炎月身前,后者似乎也沒想到南宮離竟這般輕易便突破了她的弦力。

           這一刻,炎月著凝眉,停懸在焦尾琴上的十指卻不見有動作。

           正于此時,南宮離的落塵長棍已是點落在其身前。

           棍落,掀起如風棍力。

           這一棍,攜熊熊火力,焚天滅地!

           “砰!”

           ......

           與此同時,另外一虛實之域中,九幽與東方忠道激戰在一起。

           此前,東方忠道在九幽與玄冥的聯手下,身受重傷,以致如今再與九幽放對時,他竟難以將其壓制。

           兩人攻守有時,各有勝虧。

           相比九幽而言,此時的玄冥可謂苦澀不已。

           他與司音激戰在另一虛實之域中,后者的實力本就略強于他,且其狀態巔峰飽滿,哪如他還有傷在身。

           “咻!”

           司音一記落掌之下,玄冥連連倒飛出去,內心已是叫苦不迭。

           還不待玄冥作何舉措,司音人已消失當空。

           現身之際,司音人已來到玄冥跟前不遠處。

           她掩手一揮,自其身前頓起漣漣波蕩,繼而見得,一古樸長琴橫懸而出。

           “玄冥,你我之間,本無太多瓜葛,可奈何的是,你選錯了立場!”

           言落,司音落指于長琴上。

           指動,弦撥,聲起。

           輕吞慢吐中,有聲娓娓而來,雖細弱游絲,卻給人一種清音入杳冥的感覺。

           一時間,玄冥只覺得己身跌入到了一片迷蒙昏暗的世界中。

           ......

           值此之際,虛空戰場上,無數修者瘋狂廝殺。

           南宮一方,有狂客、天劍閣的幫襯,北冥一方,也有熾焰軍團以那男子帶來的大量修者相助。

           兩方修士,勢均力敵,殺得難解難分。

           武忘等人借助大青的龍身,聯合為攻,在紛亂的戰場里,橫沖直撞。

           所過之處,血肉橫飛。

           戰事在繼續,慘烈在蔓延,那本無濁的無字戰碑,此時也拋滿了鮮血。

           有那么一刻,無字戰碑的碑巔,突起一陣時空動蕩。

           緊接著,三道人影隨之顯現。

           見得四下里的無盡殺伐,行者輕聲一嘆,道:“世事紛爭不斷,人生知己難求,滄海波濤無時定?一笑何以泯恩仇?”

           聞言,裨惡微怔了怔,轉而看向天翊道:“白大師,這一場風雨,何以為止?”

           天翊緘默不言,目光掃動,好似在找尋什么。

           隨著視線輾轉,天翊的眼中,映現出一道又一道熟悉的身影。

           看著看著,天翊緩緩閉上了雙眼。

           見狀,裨惡皺了皺眉,道:“白大師,既是都到了這里,你為何還不出手?”

           遲定片刻,天翊睜開眼來。

           有那么一瞬,天翊的神色倏地一沉。

           緊接著,自天翊的身上有濃烈的殺意凜出。

           那殺意,來地突兀,突兀地讓人不寒而栗,曉以行者以裨惡的實力,在感知那殺意后,竟都心悸不已。

           裨惡凝沉著面,正當他以為天翊要出手時,后者的身影卻是倏地消失不見。

           “恩?”

           裨惡滿腹疑惑,任憑他如何猜料,也未想到天翊竟會這樣就離去。

           還不待裨惡作何言出,在旁的行者神色一變,詫道:“不好!”

           言落,行者人也消失而去。

           裨惡愣在原地,整個人顯得失措而又茫然。

           思襯半響,裨惡看了看虛空戰場的戰事,身影隨之斂散。

           ......

           就在天翊等人前往虛空戰場時,中土皇城,夜色已臨。

           天空變得陰翳起來,暗色裹住層云,連同風雨一并落入中土皇城。

           “呼呼...”

           “轟隆??!”

           風變得猖獗起來,雨也變得震怒,無邊黑暗落入恐懼之中。

           這一刻,整個天地,颯颯蕭蕭,瀉霧傾煙,震雷滿霄,降無邊怒嚎,顫天動地。

           傾盆大雨,不期而至,整個皇城都被籠罩在飛雨落珠下。

           值此風雨滂沱之際,皇城外的天際上,突起劇烈波蕩。

           繼而見得,無數黑影在疊云連雷中顯現而出。

           這些黑影懸空而立,延綿之下,不見其端。

           為首的,是一身著黑袍的男子,若是孟婆在此,定能一眼認出其身份來,不正是滄瀾大陸的九恨嗎?

           伴隨著九恨等修者的出現,一股龐大無比的威壓頓將整個中土皇城籠罩。

           此時,中土皇家學院的云樓上,皇甫軒、封玄以及薛老正茶話閑常。

           有那么一瞬,三人猛地肅然而立,神情里突顯驚懼與慌亂。

           薛老緊皺著眉頭,沉聲道了句:“風雨來了!”

           封玄道:“來人很強,強得離譜,僅憑威壓,便讓我生出一種不可敵的感覺?!?/p>

           皇甫軒沉著面,道:“薛兄,封兄,趁還有些時間,你們速速離去?!?/p>

           聞言,薛老與封玄皆是一愣。

           “皇甫兄,你這話何意?”

           封玄不解地望著皇甫軒道。

           皇甫軒無所言出,繼而提步,緩緩離去。

           見狀,薛老喝止道:“皇甫兄,我等既是選擇留下,自也做好了迎接這一場風雨的準備?!?/p>

           皇甫軒笑了笑,笑的有些無奈,道:“薛兄,你又何須瞞我?這一場風雨,我們哪有準備可做?”

           話語方歇,皇甫軒人已展空而去。

           封玄頓了頓,目光凝定在薛老身上,道:“薛老頭,我們...”

           薛老笑道:“怎么?封兄莫不是著了寒,吹不得風,淋不得雨了?”

           言罷,薛老連忙朝著皇甫軒追去。

           遲定片刻,封玄也笑了笑,相比于之前皇甫軒的笑,他的笑里,除了有無奈,還有釋然。

           與此同時,中土皇家學院中的學員、老師也作臨空而起。

           早在之前,皇甫軒便與他們言明,說不久后的中土皇城將有戰臨,他們可自行選擇去留。

           而今,那些離開的人,早已遠去無蹤,留下來的人,自也抱著臨戰的心態。

           但真當這一刻來臨時,那些學員老師方才發現,他們的心態,在這漫天抑郁下,早已分崩離析。

           可即便如此,在見得皇甫軒所化身的那一道流光破雨而去時,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追隨。

           只因,他們的追隨中,有對家園的固守之意。

           “咻!咻!”

           破空聲震,一道道流光劃過夜雨長空,繼而朝著中土皇城的城墻飛去。

           當皇甫軒等人趕至時,城墻上,已佇立了幾道身影。

           其中,有兩人停佇在高檐上,落雨加身,兩人無動于衷,甚至對于皇甫軒等人的來臨,也視若罔聞。

           這兩人不作他別,正是拓跋氏族的拓跋烈與拓跋宏。

           距拓跋宏與拓跋烈不遠處,共傘著一對男女。

           男子一襲白衣,女子墨染長衫,正是君竹與墨梅。

           見得四人,皇甫軒怔了怔。

           他舉首看了看天幕,但見黑壓壓的人影無邊無盡。

           深吸了口氣,皇甫軒隨同薛老、封玄朝著君竹等人走來。

           “幾位前輩,你們...”

           還不待皇甫軒言相以盡,一道言聲突地傳來。

           “這一戰,非你們力所能及,帶著你的人,離去吧!”

           拓跋宏淡淡說道,眸光微轉,看了看皇甫軒等人。

           皇甫軒一愣,正欲回應,君竹開口道:“他說的沒錯,你們留下,只平添傷亡罷了?!?/p>

           言落,君竹對著皇甫軒等人微笑了笑。

           聽得這話,皇甫軒怔住了。

           他轉目看了看薛老與封玄,好似在征詢兩人的意見。

           可奈何的是,此時的薛老與封玄,也作茫然失措。

           正當皇甫軒等人失措之際,天幕之上,突響起一道冷哼聲。

           “你們嘀嘀咕咕在商討什么?”

           九恨冷厲喝道。

           在此之前,他本于虛空戰場中阻殺狂客之人,殊不知孟婆的出現,導致他任務失敗,更是險些喪命。

           若不是那神秘人出手相救,九恨只怕已飲恨而終。

           被救回北冥閣后,那神秘人賜予了他一顆丹藥。

           曉以九恨閱歷不凡,竟也不知那是何種丹藥。

           神秘人告訴九恨,那丹藥不僅可讓他傷勢痊愈,還可助其提升實力。

           起初,九恨還有所顧及,可一想到神秘人的手段后,九恨也唯有將那丹藥服下。

           果不其然,九恨在服用下丹藥后,己身重傷得以恢復,實力也較之前提升不少。

           他與炎月,都是滄瀾大陸之人,后者的實力,較他要強上許多。

           在沒有服用那丹藥前,九恨尚不敢與炎月一爭高下,可現在,他卻有著極大信心,挫敗炎月。

           傷勢恢復后,九恨接到了神秘人的吩咐。

           吩咐很簡單,簡單到讓九恨帶著人馬,屠滅一城。

           這一城,自然便是眼下的中土皇城。

           九恨原本以為,中土皇城中定是強者眾多,可真當他帶著大軍壓境時才發現,中土皇城中哪有什么大能強者?

           無論是拓跋宏、拓跋烈亦或是君竹、墨梅,他們的實力都未達到渡劫境。

           而九恨在此之前,可是挫敗了有著渡劫境實力的夢三千。

           在九恨的眼里,墨梅等人根本算不上威脅,至于皇甫軒等人,更若螻蟻般渺小不值一提。

           想及這些,九恨便起了玩弄之意。

           若不然,他也不會遲遲不見所動。

           此時,在聽得九恨的嘲弄之言后,其身旁突有一黑影開口道:“九恨,大人吩咐過,要你速...”

           還不待那黑影言相以盡,九恨猛地便是一記甩手。

           “啪!”

           “砰!”

           只聽得一聲轟鳴響徹雨夜。

           繼而見得,那黑影在九恨一記掌摑下,四分五裂開來。

           鮮血,拋灑滿空,隨雨而降。

           見此一幕,墨梅等人的臉色頓趨凝重。

           那黑影實力不弱,乃是一個劫成巔峰的修者,可卻在九恨隨意一記甩手下便做隕滅,九恨的實力,可見一斑。

           殺了那黑影后,九恨轉目看了看身旁的其他修者。

           見再無人有異議,九恨冷冷笑了笑。

           這些日子以來,他受夠了那神秘人的輕賤與侮辱。

           可那黑影卻在此時以神秘人的身份相迫,以九恨的狠絕,又豈會讓其有活命的可能?

           遲定片刻,九恨看向君竹等人,蔑笑道:“你們也無需多作商討了?!?/p>

           說著,他頓了頓,再道:“今夜之后,這中土皇城,將變成一座死城!”

           言罷,九恨昂了昂首。

           “噼!”

           “轟!”

           值此之際,天幕有一道閃電劃開。

           電光映照下,可見九恨輕掀著嘴角,那一抹陰鷙的笑容,寒涼而又冷厲。

           見狀,君竹等人的神色更作凝沉。

           皇甫軒等中土皇城的修者,皆作一顫。

           沉寂片刻,九恨倏一揮手。

           “給我殺,一個不留??!”

           伴隨著九恨的冷厲喝聲,懸空的萬千黑影動了。

           “咻!咻!咻!”

           破空聲起,無數黑影穿風過雨而落,茫茫多的元力攻擊,須臾便將整個雨空籠罩。

           見此一幕,君竹等人動了。

           風雨之中,墨梅使得一柄無鋒長劍迎空而起。

           長劍行空,衍如潑墨,以天地為幕,劃出一片陰陽明暗。

           無鋒之刃,或揮或掃,筆酣墨飽,行一片天云為水。

           劍勢徒轉,或點或挑,水墨淋漓,作一方磅礴山河。

           墨梅的劍,無聲無息,應手隨意,倏若造化,隱起云霧,染成風雨。

           她的劍,好似已經不再是劍,而是一支以天地為畫幕的神巧之筆。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