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七四章:來如浮生,去如微塵【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989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夜,半月籠紗,中土皇城的街道上,寂靜寥寥,春花疏影掩映。

           朦朦中,有一白影緩緩落入眼幕。

           他似閑庭信步,走過逝者如斯,行過巫山**。

           這人不是他人,正是天翊。

           好些時候,天翊來到了城西一處的府邸外。

           這府邸中,駐扎著千百狂客。

           許是夜色已深,整個府邸顯得有些悄然,只余了些殘燈,悠悠晃晃在月下。

           駐足片刻,天翊的身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府邸內的一處廳舍中,一男子迎窗而立。

           男子一手持著酒壺,不時便會飲酌幾口。

           風過,男子那一頭未綰未系的長發,隨之翩躚,連帶一身衣襟也作飄然。

           孤月冷風中,竟是平添了些落寞與悵惘。

           男子稍稍一頓,微微低眼,看了看那隨風飄舞的衣袖。

           只見那衣袖下,空空如也。

           看著看著,男子笑了,笑得很無奈,無奈之中,還帶著幾許蒼涼。

           正當男子慨然之際,其耳畔的突有清音傳來:

           “回憶若能下酒,往事便可作一場宿醉,醒來時,天依舊清亮,風仍然分明,而光陰的兩岸,終究無法以一葦渡航?!?/p>

           聽得這話,男子突地一驚,神情里的醉意也若風斂煙云般急速消散。

           男子迅地回首,只見廳舍中不知何時竟是多出了一道人影來。

           這人影,著一身勝雪長袍,連帶著頭上的三千悠絲也作雪白,不正是天翊嗎?

           “你是何人?”

           驚愕之余,男子冷冷道。

           “我是一個在微涼歲月中,找尋過往的人?!?/p>

           天翊淡淡應道。

           “在我的記憶中,并不認識這樣的人!”

           男子沉聲說道,看向天翊的神情中滿含警惕。

           天翊笑了笑,嘆道:“浮生回首如馳影,能消幾度閑愁?容顏會蒼老,發髻會斑白,過了浮生,化了微塵?!?/p>

           言罷,天翊隨手一揮。

           “咻!”

           繼而見得,一抹流光徑直駛向男子。

           還不待男子作何反應,那流光便已沒入他的身體。

           “你...”

           男子愣愣地看著天翊,落口的話語剛有所表露,其人已昏厥了過去。

           見狀,天翊含笑攙扶住了男子,接著將其安置到了廳舍的床上。

           看著沉睡過去的男子,天翊輕嘆了一聲:“破軍老師...”

           話語方歇,天翊的身影已隨著縷縷輕風飄遠而去。

           與此同時,另外一處廳舍中,一虎背熊腰的男子正氣鼓鼓地坐在桌前。

           “哼!這都還沒成親,狂龍跟碧靈兩個便雙宿雙棲了,破軍與青霖也睡得老早,連個陪我喝酒的人也沒有?!?/p>

           熊昊自顧說道,順勢提起桌上的酒壇,豪飲了起來。

           飲罷,熊昊低眼看了看自己的身軀。

           只見其一手一腳,都作空殘。

           “唉...我是越來越不中用了...”

           熊昊苦澀地搖了搖頭,接著若無其事地提起酒壇。

           正在這時,熊昊身旁的空位上,突有一道白影渡顯。

           感知到這一幕后,熊昊先是一驚,接著厲喝出聲來:“深更半夜,哪里來得屑???”

           喝聲尚繚,熊昊已舉起酒壇,猛地朝著那突顯的白影掄砸而來。

           見狀,天翊無奈笑了笑,屈指一彈。

           “咻!”

           流光衍過,熊昊的身影突地凝滯住,連帶著那拋砸而來的酒壇也作懸空不動。

           不多時,熊昊迷迷蒙蒙地閉上了雙眼,繼而癱軟了過去。

           天翊將一手攙住熊昊,余下一手則是承住那墜落的酒壇。

           “熊昊老師,這般多年過去了,你的脾性怎么還是那樣火爆?你修煉的是土屬性的元力,不應該內斂沉穩嗎?”

           天翊微微搖了搖頭,接著將熊昊扶到了床上。

           他看了看那已昏睡過去的熊昊,轉身欲離。

           可就在這時,天翊的身后突地傳出陣陣鼾聲來:“呼...嚕...”

           聞聲,天翊兀地一頓,淺笑之余,其人也漸變得虛幻起來。

           拜訪了熊昊后,天翊又來到了另外一間房中。

           房里燈是熄著的,窗扉卻作敞開,縷縷月華,透窗而落,落影了一地凈色。

           青霖盤膝在地上,任憑月華加身。

           有那么一瞬,他那緊閉的雙眼突地睜開了來。

           “你是誰?”

           青霖沒有轉身,只淡淡問了句。

           天翊微詫,道:“流年滄桑,多少往事如煙,歲月更迭,又有多少故事跌宕起伏?你又何必執著于我是何人呢?”

           青霖微點了點頭,道:“你說很對?!?/p>

           天翊道:“你不擔心我的來意嗎?”

           青霖笑了笑,依舊不見其轉首,道:“我都不在意你是誰了,還會在意你的來意嗎?”

           天翊稍微,似也沒想到青霖的心境竟變得這般蒼沉。

           接下來,天翊無所話出,青霖也作緘默。

           兩人一坐一立,迎著透窗而來的月華,靜待了很久很久。

           沉寂之余,天翊道:“我是一個來陪你說說話的人?!?/p>

           言罷,天翊人已從原地消失不見。

           此時,青霖靜默著,好些時候,他緩緩回過頭去。

           那里,早已空無一人,可青霖卻看了好長時間。

           “陪我說說話的人嗎?”

           看著看著,青霖笑了,笑的意味深長。

           值此之際,另外一處屋舍中。

           這里本是烈陽的居所,可此時這居所里卻住著兩人。

           朦朧中,依稀可見兩張迎對的床鋪。

           其中一張床鋪上,烈陽已經熟睡過去。

           他蓋著條薄嬋地被褥,面色安詳。

           此時,碧靈停佇在烈陽的床邊,靜靜地凝望著烈陽。

           她看得出神,眼眸里盡是似水柔情。

           碧靈喜歡烈陽,烈陽也喜歡她,兩者可謂是郎有情妾有意。

           按理說,兩人早該喜結連理,可不知為何,此事竟是耽擱到了現在。

           碧靈知道,烈陽其實是放心不下他的另外一個弟子。

           那個弟子,曾叛逆地直呼他為“老小子”,在赤云峰上,可是讓他傷透了腦筋。

           “狂龍,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找到天翊的!”

           看著沉睡中的烈陽,碧靈悄道。

           言語中,有期許,也有無奈。

           說著,碧靈顧盼而視,發現四下漆黑朦朧后,她緩緩俯下身去,接著在烈陽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做完這一切后,碧靈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她沒有睡去,即便躺著,目光也凝定在烈陽的身上。

           碧靈沒有發現,早在其親吻烈陽的時候,屋舍中便多出了一道身影來。

           這身影一直都站在她身旁,聽著她的細語,看著她的愛舉。

           “老小子...碧靈老師...”

           天翊看了看烈陽,轉而又望了望碧靈,本無多大起伏的神色,在這一刻倏有波瀾涌動。

           隱隱的,甚至可以看見那泛爍淚花,在黑色中綻出明彩來。

           遲定半響,天翊緩緩走到烈陽的床前。

           下一刻,他突地跪拜了下去,繼而對著烈陽躬身三拜。

           按理說,這一幕應該落在碧靈的眼中。

           可此時的碧靈,卻無絲毫詫異,她的目色里,依舊落映著烈陽的身影。

           好些時候,天翊站起身來,留戀般地看了看烈陽與碧靈后,他的身影倏地消失不存。

           ......

           這一夜,對于千百狂客而言,是平常的一夜。

           可對天翊來說,卻是極不平靜的一夜。

           他看望了許多人,武忘、無憶、絕塵、冰晴、夢三千...閆帥、曉夢...阿布...

           之前,夢三千等人曾去元府拜訪過他,那時,他的身份是白大師。

           而今夜,他身回狂客,夢也隨著回到了狂客,他的身份,是天翊,是不忘,也是狂客。

           ......

           翌日,天朗氣清,微風和揚。

           “?。?!”

           一聲驚喝打破了這個寧靜的早晨。

           聞聽這般動靜,夢三千等人連連而至。

           他們停佇在熊昊的房外,眉宇沉疑,焦切以望。

           不多時,房門緩緩開啟。

           繼而見得,熊昊自房內渡出身來。

           “熊蠻子,怎么回事?”

           “大清早的你熊嚎個什么?”

           “熊蠻子,你...”

           烈陽等人本還調侃切問著,可問著問著,他們突地變貌失色了起來。

           早在熊昊踏出房門的那一刻,他們便覺得哪里有些不對勁,可一時卻又未能念及。

           當他們反映過來后,這才發現,原本殘手殘腳的熊昊,竟是痊愈如初了!

           這等變化,自是驚呆了眾人。

           可讓人始料未及的,身為當事人的熊昊,其驚愕與錯然竟是比眾人來得還用洶涌地多。

           他愣愣地看著夢三千等人,滿面不敢置信。

           “狂龍,我好了?”

           熊昊傻愣愣地看了看自己的軀體,轉而又驚疑地看了看烈陽等人。

           烈陽等人也作茫然失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若有些摸不清狀況之樣。

           遲定了好些時候,烈陽等人連地靠上前來。

           “熊蠻子,你怎么就恢復了?”

           “一夜之間,你的殘肢斷體,竟然都長出來了?”

           “到底發生了什么?”

           “.....”

           眾人驚愕發問,滿眼不可思議地看著熊昊。

           見狀,熊昊也作莫名,好似他也不知這是怎么一回事。

           好些時候,熊昊皺了皺眉,喃喃道:“我記得,昨晚好像有人擅自闖入我房中...”

           話至此處,熊昊頓了頓,好似在追憶什么。

           “可我又不確定,我是喝醉了,還是沒喝醉?”

           熊昊沉了沉眉,對于昨晚發生的事,若夢若幻,無以為確。

           聞言,夢三千開口道:“想不起來便不要想來了,你能痊愈,是好不是壞!”

           “是好不是壞?”

           熊昊一愣,道:“可是夢老,我這痊愈地不明不白??!”

           夢三千道:“不明不白不好嗎?沒了想象的空間,這世間的一切,豈不都作蒼白?”

           “蒼白?”

           熊昊愣了愣,兩眼一凝,道:“我想起來了,闖入我房里的那個人,穿著一襲白衣!”

           “一襲白衣?”

           聽得這幾字,烈陽等人倏地皺起了眉頭,這個范圍,著實太過寬廣了一些。

           倒是夢三千等去過元府的人,神色若有些異動起來。

           閆帥道:“夢老,難道是他?”

           拓跋宏道:“以他的實力,要做到這一切,并不難?!?/p>

           夢三千笑了笑,剛欲開口之際,不遠處突有兩道身影走來。

           這兩人不做別人,正是青霖與破軍。

           適才許是因為情急,眾人并未察覺,青霖與破軍沒在的事實。

           不多時,青霖與破軍來到了眾人的跟前。

           青霖看了看眾人,接著饒有意味道:“昨夜我遇到了一個故人?!?/p>

           “故人?”

           聞言,眾人一愣。

           青霖笑道:“一個可以陪我說說話的故人?!?/p>

           烈陽皺眉,道:“青霖,別賣關子了,故人到底是誰?”

           青霖搖了搖頭,道:“我沒有去看他的容貌?!?/p>

           “恩?”

           眾人怔住。

           青霖道:“我想,即便我看了,或許我也會忘記,所以便也沒看?!?/p>

           聽得青霖這含含糊糊的話語,烈陽等人的臉色更趨陰沉。

           無憶道:“老師,你怎么知道你看了也會忘記,換做是我,我一定會看的?!?/p>

           青霖笑了笑,道:“既是會忘記,看與不忘,又有什么區別呢?”

           無憶愣住,張了張口,似是想說些什么,可話到嘴邊,卻又無所言對。

           這時,在旁一直未曾開口的破軍突地說道:“我可以確定,昨夜突來的那人,是抱著好意而來?!?/p>

           言罷,破軍緩緩抬袖。

           只見那原本空空如也的袖子中,竟是有一只手健壯的手臂探伸了出來。

           “??!”

           “破軍,你的手也好了?”

           “這?”

           “......”

           眾人驚愕地望著破軍,接著又回首看了看熊昊,滿臉都作不可思議。

           ......

           值此之際,北冥之地,玄武城,北冥閣。

           遠遠可見,有一云樓矗立。

           這云樓,雕檐映日,畫棟飛云,碧闌干低接軒,翠簾高懸戶牖。

           “咻!”

           忽地,云樓上空有一道白色流光劃過。

           繼而見得,天翊的身影停落在了云樓之巔。

           這一刻,風吹拂著他的發,撩動著他的衣。

           天翊靜靜地凝望著身前的一片長空,狀作等待。

           不多時,一道黑影在天翊的身旁閃現出來。

           兩人并未急著開口,只靜默著。

           好些時候,黑影打破沉默,淡淡道了句:“你來了!”

           天翊笑了笑,點頭道:“我來了,順帶而來的,或許還有漫天的風雨?!?/p>

           黑影微頓,舉首蒼茫。

           這一望,本作晴朗的天,突起異變。

           不一會兒,黑霧已是漫天而來。

           “轟隆隆...”

           緊隨著,風雨滂沱,怒雷猛烈。

           霎時間,山川震動,高穹渾似天崩,長空顛狂,左右卻如地陷。

           悲悲鬼哭,袞袞神號,定睛不見半分影,滿耳惟聞朔風颯。

           風雨來了,來得唐突而又猛烈。

           疾風厲雨兩交加,怒雷憤電齊鳴嚎。

           “轟轟!”

           “隆??!”

           迎著風雨,天翊緩緩看向那黑影。

           這一看,只見那黑影的四周,幽霧漫漫,鬼祟暗出,魍魎無盡,邪魂無邊,凄慘悲哭,顫心動魄。

           “你似乎很好奇?”

           迎著風雨,黑影淡淡道。

           天翊笑了笑,道:“我好奇什么?”

           黑影道:“或許,你是好奇我的身份?”

           天翊道:“那你愿意告訴我嗎?”

           黑影冷地一笑,道:“這得看你,是否還是當年的你?”

           言罷,自那黑影的手中,突有長刀橫出。

           落雨跳珠于刀身之上,演化成道道寒霧。

           天翊微微一怔,掩手下,披風長棍落映而出。

           下一刻,天翊動了,他沒有與黑影多相言語,因為他知道,只有一戰之后,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咻!”

           只聽得破風聲起,只見得流影沖天。

           “轟隆??!”

           棍出,撩風掠雨,斜沖之下,鋪千里陣雨。

           一道五彩棍影,宛如雨中飛虹,架天蒼地宇,直取黑影而去。

           “砰砰砰!”

           “轟隆??!”

           連綿炸裂,此起彼伏,震耳不休。

           天翊怔了怔,舉目而視,唯余一道黑芒呼嘯而來。

           “咻!”

           黑芒的速度很快,快到轉瞬即至。

           黑影陰冷一笑,持手的長刀猛地便是一記劈斬。

           刀落,卷黑霧重重,刀風割面,刺凜心神。

           天翊見狀,神色如常,揮撩之下,直以披風長棍當空為御。

           眨眼間,刀棍便已交擊在一起。

           “砰!”

           “噗嗤!”

           只聽得一聲驚天巨響震蕩開來。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縱橫中文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