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二三:披風奔電,破天禁元【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65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小笨隨意一錘落下,一束束電芒宛若游蛇一般竄射出來,滕嘯間直取史大彪而去。

           史大彪瞳孔一縮,正欲提斧之際,一道身影突至其身前。

           來人自是見狀不妙飛影而來的天翊,只見天翊一記柔掌落到史大彪身上,史大彪頓如飄絮一般搖曳出去。

           與此同時,那作交織的游蛇電芒亦是落擊過來。

           天翊出手似閃電奔芒,披風長棍的棍影成風,撩撥間便同電芒擊融在了一起。

           “滋滋…”

           “砰砰…”

           炸裂聲迎空響起,元力交擊所產生的震蕩直將街道之上的鋪磚碾滅成渣,一時揚起漫天塵土。

           交擊之余,天翊的身子已是退返回去,將千鈺等人護在身后。

           此時,天翊只覺持棍的一手上傳來陣陣酥麻感,應是剛剛抵擋那電芒所致。

           “好強的靈寶!”

           天翊暗暗作驚,辰南子適才便已告訴他,小笨身上的器物全是靈寶。

           塵土落定,原本整潔的大街變得碎石遍地,坑洼隨處可見,縷縷幽煙緩緩擴散,若云氣氤氳一般。

           見錘、棍交擊竟是產生出這般破壞力,那被天翊推送到身后的史大彪,驚愕滿目。

           “小子,那電錘有古怪!”

           辰南子叮囑了一聲,靈寶他見過不少,無相神衣中大多都是靈寶,只是天翊用得順手的也就披風棍而已。

           天翊自然知道辰南子的話中之意,大地之熊施展的應是土屬性的元力才是,可是自那“閃光大錘”釋放出的元力明顯不是土元力。

           “不忘,要不讓我來吧!”

           千鈺自告奮勇站了出來,在她想來,對付南宮盈盈與小笨,還用不著天翊動手。

           天翊回之一笑,微微搖了搖頭,繼而朝著南宮盈盈與小笨望去。

           此時,小笨低眼瞅了瞅手中“閃光大錘”,眸中精芒浮掠。

           南宮盈盈緊步湊到小笨身旁,贊賞地在小笨肩上拍了兩下:“小笨,干得不錯!”

           “不忘,長見識了吧?這奔電錘可是巔峰靈寶,而且跟其他靈寶不一樣的是,它的施展,并不需要同屬性元力為繼?!?/p>

           南宮盈盈解釋道,神情中彌散著洋洋之意。

           “奔電錘?”

           天翊愣了愣,臉色隱有陰沉之態:“這個名字我不喜歡!”

           一聽到奔電兩字,天翊不由得便會想起七階魔獸“獵云奔電豹”來,此豹乃是擎蒼的伴生魔獸,一人一豹皆為“屠滅”狂客學院的罪魁禍首。

           “你不喜歡?”南宮盈盈小嘴一嘟,不以為然道:“奔電錘是我爺爺所取,誰管你喜歡不喜歡?”

           見南宮盈盈這般盛氣凌人模樣,千葉道:“南宮盈盈,你今日不分青紅皂白對我們出手,是不是太過無禮了?”

           “無禮?”

           南宮盈盈一頓,笑道:“之前不是已經跟你們‘禮’了嗎?我說了,我們是來找不忘決斗的,怎么叫不分青紅皂白?”

           千葉一時語塞,氣得面紅耳赤起來。

           千鈺冷冷瞅著南宮盈盈,雖說南宮盈盈身份不凡,可千鈺殺人,從不看其身份。

           “小子,我想起來了,他們身上的靈寶應該全是出自南宮離之手,普天之下,也唯有那家伙能煉制出這樣特殊的靈寶來。小妮子口中的爺爺,想必應該便是離老兒!”

           辰南子推斷道,心中不由得翻涌起一股逝久已遠的惆悵來。

           天翊此時可沒心思去顧忌這些,他盯著南宮盈盈與小笨瞟了一眼,冷冷道:“別在跟著我們,若不然,我不會再對你這般客氣!”

           天翊轉身,同千鈺幾人示意了一眼,繼而便作欲離之勢。

           南宮盈盈哪會輕易讓天翊等人離去,連忙喝斥道:“不忘,你給我站??!今日若不分個勝負出來,你休想離開朱雀城!”

           天翊頓了頓,繼而同千鈺幾人提步離去,對南宮盈盈的話語置若罔聞。

           他不想與南宮盈盈一般見識,況且他們現在身處朱雀城的大街之上,動起手來,難免有所不便。

           見天翊不理不顧,南宮盈盈頓時眼冒怒星:“小笨,留住他們!”

           小笨滯愣片刻,左瞄右顧一下,一把將“奔電錘”丟棄在地,接著兩手扛起那“圓筒”之物來。

           若是讓南宮離知曉,小笨竟是這般對待他苦心煉制的靈寶,不知是否會暴跳如雷?

           小笨將圓筒上肩,一眼虛瞄著天翊。

           下一刻,自那漆黑的筒管中,突然泛起一陣璀璨金芒。

           金芒仿若在呼吸一樣,晦暗了又明晰,明晰了又晦暗,往復幾次后,只聽得一聲貫雷之音從筒管中破嘯而出。

           “轟!”

           “咻!”

           剎那間,一道由磅礴金元之力構建而出的光柱,攜著蕭蕭之音破空激射出來。

           金元光柱的速度奇快無比,眨眼間,便是抵至天翊幾人的身后。

           “小心!”

           辰南子急切喝道,能被他所重視,可見那金元光柱絕非凡力。

           早在辰南子喝聲傳出之際,天翊便已轉身并出手了。

           天翊的手,猶若閃電一般虛晃而動,金元光柱尚未擊至,焚天鼎已是膨至虛化,披風長棍橫撩而動。

           須臾間,千鈺幾人便身處在了焚天鼎的護罩之中,天翊則是攜披風長棍同那金元光柱迎擊在了一起。

           “砰??!”

           一聲驚天巨響傳蕩開來,浩蕩的元力交擊,直撩起滿天碎石飛屑。

           這一刻,地動山搖,萬物皆顫,紊亂竄射而出的元力,宛若閃爍的火花一般,于撞擊中帶起狂舞的崩裂。

           “砰!砰!砰!砰...”

           周遭的房屋建筑,受此轟擊,紛紛支離破碎。

           坍塌四起、崩碎處處,頃刻間,原本的祥和之地便成一片殘垣斷壁,也不知是否有人喪生在炸裂中。

           與此同時,天翊也在那金元光柱的轟擊下,直直倒退出去。

           三兩步后,天翊在焚天鼎前穩住身形,其面色略顯蒼白,喉間澀味縈繞,繼而便見得一絲鮮血自天翊嘴角滲出。

           “不忘??!”

           “唔唔...”

           “小兄弟!”

           焚天鼎中的千鈺等人見此,神色聚變,憤怒中帶著濃濃的擔憂。

           天翊瞟了眼千鈺幾人,見幾人在焚天鼎的保護下安然無恙后,他方才擦拭掉嘴角的血跡。

           下一刻,天翊凝眼朝著南宮盈盈與小笨望去,塵煙消散下,但見南宮盈盈撐著一把泛著璀璨流光的大傘。

           縷縷光華順著傘沿滴落而下,形成一道環形光幕,將她與小笨籠罩其中。

           小笨呆愣半響,繼而東張西望起來,肩上仍舊扛著那圓筒之物。

           天翊的目光,在四周流轉了一遍,見得遍地狼藉、處處“硝煙”后,他的心不由得一“揪”。

           適才為了抵御了那金元光柱,他消耗了不少元力,若不是他體質特殊、元力雄厚,若不是有焚天鼎護著千鈺幾人,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天翊冷冷望向南宮盈盈與小笨,在天翊的判斷中,適才從那圓筒靈寶之中釋放出來的金元光柱,已經威脅到了他與自己伙伴的性命。

           到此,那所謂的決斗,在天翊的心中已然演變成了生死之斗。

           之前天翊不愿與南宮盈盈一般見識,自是有著諸多顧慮,可南宮盈盈與小笨見勢不收,反倒激發這等威力巨大的靈寶作為攻擊,這已是有些觸動天翊的底線。

           見天翊一副陰沉模樣,南宮盈盈卻是悠悠一笑,她身為南宮閣的千金,萬千寵溺于一身,天不怕地不怕,還怕天翊的橫眉冷眼?

           “不忘,又長見識了吧!這是靈寶破天,這是禁元傘!”

           南宮盈盈瞅了瞅正被小笨把玩的圓筒,繼而又抬眼看了看頭上的流光傘。

           “小子,你不會真的要對這小妮子與大地之熊下殺手吧?此時暗中有不少高手潛伏,應該是保護這小妮子的!”

           辰南子提醒著天翊,能被他都稱之為高手的人,實力怎么都不會弱于劫成。

           天翊沒有回應辰南子,以南宮盈盈的身份,暗中有強者保護并不奇怪,可讓要天翊就這樣咽下這口惡氣,他做不到。

           “不忘,你只要隨我回去,然后當著武忘哥哥的面道歉認輸,今日我與小笨可以網開一面放過你們!”

           “小笨才用了兩件靈寶,就把你打傷了,你看看小笨身上,還有十來件靈寶沒用呢!對了,我身上也還有不少靈寶哦!”

           南宮盈盈自得一笑,她這話倒是絲毫沒有夸張之意,昨夜從南宮離那里,小妮子可是弄了一大堆靈寶,而且全都是那種不需要自身消耗多大元力就可引動的靈寶。

           “靈寶多嗎?”

           天翊冷冷一哼,手中的披風長棍不由攥得更緊了一些。

           南宮盈盈一怔,愣眼巴巴地望著天翊,見天翊遲遲不見動作,她才開口道:“我還以為你要與我比誰靈寶多呢!”

           說著,南宮盈盈暢快一笑,她身上的靈寶可不少,南宮家不僅是煉丹世家更是煉器世家,別人缺靈寶,可南宮家不缺。

           天翊沒有回應什么,雖說他身上靈寶也有一些,但與南宮盈盈作比,無疑就有些相形見絀了。

           “靈寶雖多!可力不屬己!”

           天翊幽喝一聲,手中披風長棍頓時閃爍起五彩霞光。

           不多時,天翊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威勢浩蕩的氣息,彌漫之下,直讓人膽顫心驚。

           于此之際,一道厲喝聲從天外飛來:“放肆!”

           接著,數十道破空聲紛紛洞穿云霄......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