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九七: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70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題外話:(寫書很累,用心寫書更累,求訂閱。)

           曙光初現,天光漸明。

           造化之域,天與地的界限好似永遠都處于朦朧中。

           天是赤的,地是赤的,流沙飛石也在赤風中搖曳翻轉。

           禁元傘下,武忘氣息平穩,緊閉的雙眸緩緩睜開,一張焦切與欣喜的臉龐映入眼幕。

           南宮盈盈道:“武忘哥哥,你醒了!你體內的傷勢都好了嗎?”

           讓南宮盈盈始料未及的是,武忘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老大,老大怎么樣了?”

           武忘一邊焦急地詢問,一邊站起身來,兩目延展,但見禁元傘內,空無他影。

           此時,傘外不遠處,千鈺一群人身著統一“琉璃袍”圍坐在一起。

           武忘眉頭緊皺,連問:“盈盈,怎么回事?他們怎么都到禁元傘外去了?老大呢?”

           說話之際,他已飛馳出去,掠影疊空。

           此時,南宮盈盈那滿心委屈沒了訴說之處,淚珠直在眼眶中打轉,儼若一副泫然而泣模樣。

           昨夜之事,她并不認為自己有錯,玄冥谷眾與萬家之人的確是因天翊而來,她說的不過是事實罷了。

           眾人只道她在埋怨天翊,覺得天翊拖累了大家,卻未曾有人細細考量,以她之身份,會擔心這點“拖累”?

           偌大南宮之地,還沒她南宮盈盈惹不起的人,她就是只身前往九幽澗、玄冥谷,也無人敢動她一根汗毛。

           普天之下,有能力承受南宮閣震怒的勢力,屈指可數。

           武忘的離去,頓使得南宮盈盈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覷著紅裀赤袍,淚盈眸。

           見得武忘馳來,千鈺等人紛紛起身而立。

           幻茵道:“武忘,你過來干什么?趕緊跟著你的盈盈妹妹回南宮閣去吧,天下間,絕無追殺之人敢去那里撒野!”

           幻羽瞪了幻茵一眼,他身為兄長,自是見不得幻茵這般曲直不分。

           南宮盈盈人稱“南宮小魔女”,幻茵卻也有著“天幻小魔女”的名頭。

           以前幻茵處處針對天翊,可直到天翊離去,她方才發現,自己不過是在掩飾內心那“膽怯”的愛意罷了。

           “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p>

           這樣的形容,用在幻茵身上或許更顯貼切。

           武忘一愣,滿臉茫然,幻茵這“劈頭蓋臉”的一頓喝斥,直讓他身陷在云霧朦朧之中。

           他未作回應,連朝著天翊望去,此刻他的心,盡系在天翊的安危上。

           感受到武忘的氣息后,天翊緩緩睜開雙眼,惺忪之態若一副大夢初醒模樣。

           武忘箭步上前,急切道:“老大,你醒了!你的傷勢如何?”

           天翊會意一笑,回應道:“放心吧,我沒事?!?/p>

           辰南子連連感嘆:“這小子,佯裝受了重傷,演得可謂是聲情并貌、入木三分!”

           于此之際,眾人已是紛紛涌到天翊身旁,呢喃軟語不絕于耳。

           ......

           感受到眾人的關切,天翊心間升起一股暖意,好一番言說方才平息掉眾人的擔憂。

           .......

           此時,南宮盈盈一人撐著禁元傘,含委帶屈地望著天翊等人。

           武忘稍一思量幻茵適才之言,事中緣由已是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他望了望她,繼而撇開視線。

           南宮盈盈一怔,自武忘的眼中,她看到了一種漠視,她可以不在乎其他人對她的看法,但她絕對無非忍受武忘對她的淡漠。

           風動,凄凄然,撕裂了“傷口”,濺起滴血的情思。

           淚如雨下,濕了臉頰,滴落到衣襟,泛出一片情殤。

           南宮盈盈的哭,無聲,卻給人一種聲淚俱下的感覺。

           天翊頓了頓,關于昨夜之事,他自是再清楚不過,眾人為了他,紛紛同南宮盈盈“倒戈相向”。

           他很愧疚,所以他開口言道:“盈盈,我們要動身了!”

           說著,天翊對著南宮盈盈真摯一笑,順勢望了望遠方,那里,正是造化之域的核心之地。

           南宮盈盈抽泣著,掩手抹了抹眼淚,哽咽道:“不忘,我不需要你的好心,你們走你們的,我走我的!”

           天翊苦笑著搖了搖頭,繼而率先提步離去,他知道南宮盈盈不會離去,或者說她不會離武忘太遠。

           眾人神情復雜地瞅了瞅南宮盈盈,繼而緊隨天翊而去。

           小貂與小笨頓了頓后,對著隕落的萬家之人進行了一番大肆搜刮,而后方才欣然離開。

           就如天翊所猜測的一樣,南宮盈盈就地呆愣了一段時間,便尾追在眾人身后不遠,不折返離去,卻也不靠近。

           .......

           日漸中行,造化之域的熾熱變得更為激烈,縈繞在周圍的火靈之氣,也越發變得狂暴不止。

           武忘早在離去之際便是尋了件“琉璃袍”穿上,不得不說,此衣的規避效果確實不錯,那作侵襲而來火靈之氣,根本入了體,便順滑流走。

           走著走著,天翊突然停下了腳步,神色變得凝重無比。

           辰南子苦苦一嘆:“小子,這一次這麻煩,可比萬通要強上不少??!”

           千鈺道:“不忘,怎么回事?怎么不走了?”

           眾人四顧片刻,發現并無異常后,紛紛將目光注視到天翊身上。

           天翊道:“這一次有大麻煩了!”

           他只感到前方有一股強大氣息橫住去路,卻不曉其具體實力如何,不過有一點天翊很確定,那人的實力強于他所交過手的任何一個。

           史大彪道唉聲嘆氣道:“造化之路,豈是那般好走?此一途,窮險極惡,大彪只嘆還未渡盡紅塵??!”

           天翊道:“造化可行,紅塵可渡。大彪兄終有一日,能見得那彼岸之花?!?/p>

           史大彪道:“彼岸之花?那是什么花?”

           天翊笑道:“那是一株長著因果的花!”

           說著,天翊意氣風發而去,惟余下眾人瞠目結舌一臉茫然。

           史大彪沉思片刻,一抹明悟涌上臉頰,他看了看眾人,自得道:“哈哈!怎么?都傻愣著干嘛?還不遁尋因果而去?”

           史大彪大笑,仰天大笑,打從他有記憶開始,他便沒有這么暢快過。

           沒人知道,史大彪的骨子里也有著一股“傲氣”,他之所以瘋瘋癲癲,半醉人世,只是沒有遇見能與他心中那一股“傲氣”相匹配的人罷了。

           伴隨著朱雀城外與天翊的偶遇,他似乎找到了那個人。

           眾人渾噩了好半響后,方才朝著天翊與史大彪追去。

           見得天翊與史大彪道說些玄妙之語,武忘的腦海中追憶不斷,心道:“老大還是當初的那個老大!”

           當初還在狂客學院時,天翊時不時地便會將“玄妙”掛在嘴邊,現在天翊雖是“鉛華洗盡”了許多,但本性卻未改變。

           天翊的“能說會道”,已由最初的言道于表,開始朝著內斂于心轉變。

           此刻,眾人的神情皆變得凝重不已,不知那被天翊都稱之為“大麻煩”的麻煩,到底有多麻煩?

           不多時,天翊再次駐足不前,他的目光直直朝著天際望去。

           眾人落停后,紛紛展目,這一看,面色頓變。

           只見那赤色氤氳中,一名男子懸空而立,他身著一襲藍色星點長袍,兩眼余角處刻畫著詭異的火焰印紋。

           眾人感知不到男子的氣息,可身子卻不由自主的打起寒顫來,僅此一點便能看出,這一名男子,很強!

           男子陰冷一笑,視線牢牢鎖定天翊,說道:“不忘小哥,你覺得此路你還走得過去嗎?”

           話語剛一落地,周遭無端拂過一抹幽風。

           風過,氤氳消散,男子的身影更為清晰地顯露在眾人的視線中。

           辰南子連忙傳音于天翊:“小子,九劫巔峰,半只腳已踏入煉虛?!?/p>

           他所說的,自是指的眼前這男子的實力。

           天翊頓了頓,望著男子道:“幽皇閣下,此路既是被稱之為路,不忘自是能走得過去?!?/p>

           “哦?”男子微詫,低眼看了看腰間的那一枚幽令:“既是如此,那你大可試試,且看這在你眼中被稱之為路的路,是否可走?”

           言落,異變突起,這一方天地突然陷入陰暗的籠罩中。

           陰風颯颯而起,黑霧漫漫而飄,耳畔響起惡鬼窮魂的哭泣聲,聞之令人心膽皆顫。

           荒寂的造化之域,在陰冷肅清的天光下,生出無數詭秘暗影,遠遠望去如同幽森的亡靈火焰,生生不息,令人怯而生畏。

           原本的流沙飛石匿了蹤跡,原本的赤色氤氳消而不見,惟獨剩下一條甬道在陰云密布下晃蕩,像是通往無盡黑暗的最深處。

           辰南子急切道:“小子,這是煉虛成境的偏門之道,是幻境!”

           天翊頓了頓,反問道:“辰老,你以為我已深陷其中了嗎?”

           說著,天翊一步踏出,同時厲喝出口:“幻路為路,幻路非路,路在腳下!”

           伴隨著話語落地,那掠動的陰暗鬼魅,頃刻間便作煙消云散。

           男子還是那男子,懸停在空的妖異男子。

           造化之域還是造化之域,赤色氤氳彌漫的造化之域。

           此時,千鈺等人皆處于一種渾噩中,許是陷入那可怖幻景中而無法自拔。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其中卻有一人是個例外。

           史大彪神色自若,雙眸清澈無比,喃喃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方為實!”

           他之喝聲一起,千鈺等等紛紛從迷蒙中清醒過來,當見得周遭景象后,眾人的額頭已是冷汗淋淋。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