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三二:夢里夢外,云霧繚繞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48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等候稍許,自登云峰內,有流光速來。

           繼而見得,無憶等人落定在地。

           見得天翊三人,眾人微微皺眉。

           無憶開口道:“葉兒,你們怎么來登云了?”

           說著,無憶對著天翊示以一笑。

           千葉道:“鈺兒妹妹想來登云看看,我跟白叔便陪她來此了?!?/p>

           千鈺微微頷首,眸光卻已落入翠屏煙云中。

           那里,風從碧山下,山青花欲燃。

           見千鈺這般癡迷,千葉連地對著無憶道:“無憶,可否煩你引領,帶我們好好看看登云?”

           無憶笑了笑,道:“葉兒哪里話?”

           言罷,無憶對著天翊三人做出一個請的姿勢來。

           千鈺與千葉互視一笑,倒也不作客氣,盈步起瀲,便要入山觀景。

           正在這時,天翊突然說道:“鈺兒,叔叔就不隨你們一道了,我就在這里等你們?!?/p>

           聞言,千鈺與千葉兀地頓住,連帶著無憶等人也作愕然。

           無憶道:“白大師,都到這里了,哪有止步的道理?”

           天翊淡然一笑,也不言應什么,只對著千鈺、千葉揮手示意。

           兩女蹙眉以望,哪曾想天翊竟會有此言舉。

           這時,天翊道:“鈺兒,他的足跡,曾遍布登云,有無憶為領,盡可循之?!?/p>

           “他?”

           無憶等人一愣。

           武忘道:“白大師,你說的可是不忘老大?”

           天翊點了點頭。

           武忘皺眉,回首看了看千鈺與千葉,只稍稍思襯,便也明白了過來。

           無憶想了想,他沒再規勸天翊,反是說道:“白大師,既是如此,那便恕無憶招待不周了?!?/p>

           說著,無憶對著千鈺與千葉示意了一眼。

           兩女此時仍處于錯愕中,在無憶的凝示下,方才醒轉過來。

           千葉沒有多作顧及,倒是千鈺,若有些失措茫然,只覺沒有天翊的隨行,心底好像少了些什么。

           遲定了好些時候,千鈺終是在天翊的目送下,與無憶一行人步入登云。

           她走的遲疑不定,不時回首,眼里有期盼,期盼中卻又帶著復雜。

           不多時,無憶等人的身影已消遠在阡陌中。

           再一看,那里,云霧朦朧。

           天翊靜默地凝望著,神色無喜無悲。

           他一動不動的佇立著,晃一看,就如他身側落置的那一塊大石,大石上,鐫刻著一龍飛鳳舞的“狂”字。

           就在這時,天翊的身后突有一道婉聲傳來。

           “白大師,藍兒很好奇,你為何不與他們一道?”

           說話間,若藍著一襲藍色裙擺,影落翩躚到天翊身旁。

           天翊沒有去看若藍,只淡淡道:“日冷風清,花謝樹老,去與不去,又有何區別?”

           若藍顰眉蹙頞,道:“可縱使葉落紛紛,滿地蕭瑟,也片片似心語?!?/p>

           天翊笑了笑,轉身看了看若藍,道:“這么說,藍兒已拾起那遍地落葉?”

           若藍道:“我做不到如白大師那樣,不憶往日繾綣。即便故地重游,形單影只,可在藍兒心底,這里,也始終繽紛艷美?!?/p>

           天翊道:“我沒說這里不繽紛,更沒說,這里不艷美?!?/p>

           “是嗎?”

           若藍淺淺一笑,裙擺隨風而動,人也于此時提步而去。

           她沒有等天翊的回答,而天翊也沒有回答。

           兩個人,一個靜靜地站著,一個漸漸地遠去,隔著他們的,是遍地的阡陌。

           不一會兒,若藍人已消失在山高水遠中,天翊依舊停佇在原地。

           不知何時,天翊的身旁突起一陣時空漣漪。

           繼而見得,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憑空顯現,正是夢三千。

           夢三千看了看天翊,道:“既然來了,白大師為何又不入呢?”

           天翊淡然笑了笑,道:“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入夢來?!?/p>

           夢三千輕悠一笑,道:“那么,登云于白大師而言,到底是生死之間,還是夢里夢外呢?”

           天翊道:“夢里夢外都是客,是生是死都作狂?!?/p>

           聞言,夢三千突斂了笑意,看向天翊的眼神中滿帶凝沉。

           遲定片許,夢三千道:“我是該叫你不忘好,還是該稱呼你白大師呢?”

           聽得這話,天翊也不覺驚詫,整個人依舊自若如常。

           他稍轉了轉身,看向夢三千道:“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不忘也好,白大師也罷,不都已不重要了嗎?”

           夢三千笑了笑,道:“這么說,你是承認了?”

           “承認?”

           天翊一怔,道:“于我而言,根本無所謂承認不承認?!?/p>

           夢三千道:“是嗎?”

           天翊點了點頭,道:“是?!?/p>

           夢三千道:“如此說來,我也不必再多規勸你了,這登云,白大師只怕早已熟懷在心了?!?/p>

           言罷,夢三千也不等天翊回應什么,人已消失原地。

           對此,天翊無動于衷,他只靜靜地佇立著。

           他的目光,向遠,凝定著一方風云,飄然著一方翠微。

           ......

           這一日,千鈺與千葉在無憶等人的帶領下,游遍了整個登云,他們去了五獄之地,也去了觀星坪,還去了望月臺...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天有群星璀璨,地起幽涼寒晚。

           天翊仍舊站著,不知疲倦地站著。

           角聲寒,色闌珊,數道翩躚的身影打破了夜的沉寂。

           繼而見得,千鈺與千葉在無憶等人的帶領下,折歸回來。

           天翊沒有開口,只緩緩轉身,狀作欲離。

           見狀,無憶連地開口道:“白大師,夜已深,何不在登云留住一宿?”

           說著,他看了看千鈺與千葉,再道:“十萬大山入夜后,多兇獸橫行,危機四伏,不適連夜趕路?!?/p>

           聞聽這話,千鈺與千葉連地看向天翊,她們也想在登云住上一晚,畢竟如觀星坪、望月臺等地景色,唯夜來之際,才可體會。

           天翊頓了頓,目光在千鈺與千葉身上游展片刻,道:“鈺兒,葉兒,你們若想在登云留宿一夜,叔叔可在此地等你?!?/p>

           言罷,天翊忽地席地而坐了下來,看那模樣,似是要在這清月涼風中,靜坐一夜。

           見此一幕,千鈺連地靠將道前,道:“叔叔,你若是不想留住在此,鈺兒便與你一起?!?/p>

           說話間,千鈺將天翊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千葉愣了愣,回首看了看無憶等人,道:“該看的都已看了,我們還是就此別過好了?!?/p>

           說著,千葉提步朝著天翊與千鈺走去。

           無憶張了張口,有意再勸說些什么,可話到嘴邊,卻又吞咽了回去。

           與此同時,天翊已提步離去。

           他雖然走得不緊不慢,可偏又給人一種匆匆的感覺。

           千鈺與千葉沒再多言,只靜靜地跟隨在天翊身后。

           不消多時,天翊三人已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看著夜色下的迷霧朦朧,武忘開口道:“這白大師還真是一個怪人,來了登云,卻又不入。留他住宿,矯情依舊?!?/p>

           南宮盈盈連連點頭,附和道:“武忘哥哥說的沒錯,干嘛老是給人以高深莫測?”

           絕塵皺了皺眉,道:“無憶,最近這十萬大山中,頗不平靜,我們要不要派人暗中保護他們?”

           還不待無憶回應什么,武忘已奪聲道:“保護他們干嘛?那白大師不是自持清高么?那就讓他清高好了?!?/p>

           說著,武忘還冷不定哼了一聲,似是對日間天翊不入登云之事還有所介懷。

           這時,西門劍馨道:“無憶,也不知為何,每每在見到白大師時,我總有種熟悉的感覺?!?/p>

           這話一出口,在場之人全都緘默了下來。

           他們都曾懷疑過天翊的身份,也都不止一次的在天翊身上,感受到西門劍馨所說的熟悉。

           沉寂之余,若藍開口道:“時候也不早了,你們先回峰吧!”

           言落,若藍身姿一展,舞影翩躚下,人已朝著天翊三人離去的方向飛去。

           見狀,眾人稍稍一怔,繼而紛紛起身折歸登云。

           值此之際,登云峰的主峰之上,一處支峭于懸崖上的平臺中,落建有數間屋舍,崖邊種植著一株不知名的花樹。

           此時,花樹下,靜默而立著幾人。

           閆帥道:“夢老,你去見過那白大師了?”

           夢三千點了點頭,視線透過翩落的花瓣,在夜色里眺遠。

           閆帥道:“那你可曾在他身上,找到答案?”

           夢三千微瞇了瞇眼,道:“什么答案?”

           閆帥道:“他究竟是不是不忘的答案?!?/p>

           夢三千淡淡一笑,接著搖了搖頭。

           閆帥皺眉,道:“夢老,你這搖頭,指的是沒有找到答案,還是指的他不是不忘?”

           夢三千回首,饒有深意地看著閆帥,道:“你覺得呢?”

           閆帥一愣,思緒幾多翻覆,終究難辨夢三千之言意。

           這時,曉夢說道:“老師,我能感覺到,白大師就是不忘?!?/p>

           “恩?”

           夢三千怔了怔,道:“夢兒,你何以這般肯定?”

           曉夢道:“直覺?!?/p>

           夢三千道:“可僅靠直覺,是找不到答案的?!?/p>

           說著,夢三千對著閆帥投遞去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眼神。

           曉夢蹙了蹙眉,沒有在言說什么。

           “哞哞...”

           至此之際,一旁傳來了板角青牛的支吾聲。

           他笑望著夢三千幾人,道:“寒月空懸,風拂花落。登云這一方山高,難道還等不到水落石出?”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