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一四:以莛扣鐘,相判云泥【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689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夜漸深,萬籟俱靜,朔風鳴笳,星橫斗轉。

           天幕中,眾人飛懸而立。

           對于武忘的伐問之語,南宮離并未回應。

           他要做什么事,殺什么人,還不需要向他人解釋,因為他有著傲然的實力與地位。

           見得南宮離無動于衷,武忘冷面霜眉,神色陰沉至極。

           他并不笨,稍作思量,便已悟到南宮離禁錮住天翊的原因。

           之前那鋪展在天際的兩幅畫卷擁有莫測之力,散溢著亙古滄桑的氣息,玄奇奧妙,實非言語所能極盡。

           南宮離禁錮天翊,定是為了那兩幅畫卷,除此外,別無他由。

           武忘能想得通,千鈺等人又豈會不明白?

           他們面浸寒霜地凝視著南宮離,他們知道南宮離強得離譜,可他們不懼。

           南宮盈盈頰面飛雪,眸中滿帶焦慮,顧左盼右搖晃個不停。

           她看向南宮離,連道:“爺爺,你為什么...”

           言語未盡,一道渾厚的喝聲突然橫貫長空:“離老兒,我說過,你要殺不忘,得先殺我!”

           聲落,幽光驟停,辰南子的身影顯現出來。

           “殺不忘?”

           武忘等人的面色頓時大變,他們顧不得這突然出現的幽影是誰,驚詫中卷涌著滔天怒火。

           武忘眉宇一沉,拂手間,烈陽長刀霍顯在手。

           “噌...”

           只聽得一聲刀顫之音,只見得一陣刀光斂影。

           武忘刀指南宮離,冷言道:“你要殺我老大,得先殺我!”

           雪虹霽空,劍光森寒,如清冷之半月,若凡落之銀光。

           千鈺手持雪虹長劍,劍尖直指南宮離,說道:“你要殺不忘,最好連我也一并殺了。若不然,我必屠滅南宮!”

           這話一出口,劍王、獄王的臉色頓顯陰冷,這女娃雖有些天賦與實力,可這口氣未免也太大了一點。

           千葉反手一動,那被其斜挎在背的攝魂傘,在夜色中攜幽旋落,她執傘指著南宮離:“我們與不忘共生死!”

           小貂佇在小笨肩上,一貂一熊滿含憤怨地瞪著南宮離。

           易水有寒,劍作藏情物,拂嘯下,劍光在冷冽中,撫曲以悲。

           慕青青持著水寒長劍,她沒有開口道說什么,她已用自己的行動說出了一切。

           幻羽遲疑片刻,緊了緊與慕青青的距離。

           他雙拳緊握,一對冷眸直直落停在南宮離身上。

           幻茵愣了愣,對著南宮離道:“宣爺爺若是知道你要殺不忘,定不會同意?!?/p>

           南宮離之前還能鎮定自若,可在聽得幻茵這話后,他的風輕云淡頓消的無影無蹤。

           那滿是皺紋的臉頰,不由自主地顫動著,若說風瀾大陸還有人能使得他敬畏的話,唯一人而已。

           南宮離瞇了瞇眼,嘆道:“他老人家身處世外,對于俗世間的紛爭,只作過眼云煙?!?/p>

           幻茵一怔,她本以為道出宣老來,可使得南宮離收斂殺心,卻不料會是這般結果。

           她飛身上前,兩手上火元滕嘯,既是規勸不得,那便唯有奮力一戰。

           即便死,她也要與天翊死在一起。

           南宮盈盈急得都快哭了,說道:“爺爺,你為什么要殺不忘?是因為之前那兩幅畫卷嗎?要不等不忘醒來,讓他把那兩幅畫卷給你可好?”

           南宮離淡淡一笑,若是那兩幅畫卷輕易便能相贈于人的話,也不會被奉為風瀾至寶。

           見南宮離不表態,南公盈盈思緒紛繁,急切道:“爺爺,你要是殺了不忘,盈盈就死在你面前!”

           她小嘴一撅,神情堅決,她可以不顧天翊的身死,但她絕對不能看著武忘白白送死。

           武忘等人的實力,在南宮離幾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差距之大不可以道里計。

           別說是南宮離,就算是劍王、獄王中任意一人,也足以在須臾間滅殺所有人。

           武忘等人的行舉,在南宮離的眼中,甚至連小打小鬧都稱之不上。

           聽得南宮盈盈以死相挾,南宮離無奈一嘆:“劍王,獄王,你二人將盈盈他們帶離此地,切不可讓他們有所損傷!”

           劍王與獄王點了點頭,側眼之下,只見得武忘等人的攻擊已是朝著南宮離襲來。

           “哼!好一群不知好歹的娃娃!”

           獄王冷哼一聲,隨手揮動,一尊四方之印赫然閃出,繼而以雷霆之勢將武忘等人籠罩。

           剎那間,刀光劍影盡消匿,武忘等人直接便被禁錮在那驟來的方印中。

           實力差距實在太大,在獄王的面前,武忘等人根本沒有絲毫反抗的機會。

           獄王操控著禁錮之印,同劍王示意一眼后,兩人連朝著遠處飛去。

           飛掠之際,劍王對著地面一指點出,一道劍芒從指尖飄落。

           而后劍芒從天而降,眨眼間便從史大彪的腳下竄動出去。

           史大彪在劍芒的襲擾下,頓時離地而起,遠遠望去,宛若踏劍飛行一般。

           待得劍王等人的撤離,這一方天地再次變得俱寂起來。

           南宮離同小刀迎對著被幽光包裹的辰南子。

           辰南子悠悠而立,他的神情,無風無雨無波瀾。

           這一刻,他變得特別安靜。

           正于此時,一名男子踏虛顯現。

           他有著一頭繚亂的長發,破破爛爛的衣襟隨風飄動。

           他盯著南宮離,神色并無起伏,說道:“你要殺不忘,我會盡全力阻止?!?/p>

           秦萬里的話語顯得很隨意,可卻給人一種不可動搖的厚重。

           有一類人,不喜多言,但卻以忠為衣,以信為裳,一諾之語,何止千金?

           秦萬里便是這一類人,只要他說過,他便會不予余力去做。

           南宮離瞄了眼秦萬里,并不在意其舉動。

           以他的實力,早就發現了秦萬里的存在,可他卻泰然以對,不是他自負,而是他有著傲然的資本。

           辰南子看了看秦萬里,對于這個從荒蕪之域便一直暗中尾隨他們的人,他自是不陌生。

           他知道,秦萬里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亦是一個可憐人。

           辰南子沒有開口,心道:“小子,此番你若能幸命,他的這一份恩情,你需牢記!”

           他知道天翊聽不見他的話語聲,可他還是這般嘆道。

           南宮離道:“今日就算是荒殿殿主親臨,也無濟于事,我既是有此決定,那便不會更改。趁我還沒改變主意,你二人速速離去吧!”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