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七六:人也藏形,熊也匿影【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613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得幾人駭然以望,小笨憨憨一笑,扛肩在手的靈寶“破天”卻未見起落。

           “小笨,不要!”

           武忘驚愕出聲,身已朝著小笨撲去,兩手探空,似要抓住什么。

           南宮盈盈作一目瞪口呆模樣,遲遲道不出半個字來。

           史大彪早已嚇得魂飛魄散,渾身不由自主的打著哆嗦,甚至都忘記側移閃避。

           于此之際,靈寶破天那漆黑的筒口,突起一道璀璨而又刺眼的精芒,在幾人的驚心駭目下,破嘯而出。

           一道紫氣繚繞的光柱一閃而過,攜帶而起的聲勢震耳發聵。

           大地在顫抖,山河在咆哮,滅世之力瞬息抵至史大彪的跟前。

           風繚長發,衣飄襟舞,史大彪一動不動,不是他泰然自若,他的神情早被無盡的驚懼渲染。

           眼看著破天的轟擊就要落到史大彪身上,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沖擊到史大彪跟前的紫芒光柱,兀地驚起一陣漣漪,無形中,自那縹緲的波動中好似探出了一只大手,精準的將光柱之力把捏住。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讓人嗟嘆驚呼。

           史大彪一愣,連從無法自拔的恐懼中清醒過來,帶著驚魂未定脫身閃掠出去。

           史大彪前身剛一閃離,那平白泛起的漣漪便作消失,光柱之力轟然而動,直擊下,轟落到門外的一根梁柱上。

           “砰!”

           驚天巨響下,整個盼墨別院都顫動起來。

           可即便如此,院內卻無一磚一瓦掉落。

           院外,風塵彌散后,梁柱依舊佇立,在靈寶破天的轟擊下,它不僅傲然未倒,甚至連一絲痕跡都未留下。

           破天這一擊,徒有其表,更不見絲毫毀跡,唯驚起陣陣幽風浮掠。

           南宮盈盈呆愣愣地望著,靈寶破天乃是她爺爺親手煉制,聲威俱重,出竅以下的煉氣士,皆可秒殺。

           當然,秒殺也有前提――出其不意,攻其不備。

           武忘佇在小笨身旁,見得史大彪無事,盼墨別院也未呈現出殘垣斷壁的景象,心弦微松。

           小笨撓了撓頭,神作茫然,瞅了瞅史大彪,又看了看手中的靈寶破天。

           下一刻,只聽得“哐當”一聲,一圓筒物什便在地面上滾落出去。

           在小笨看來,這“破天”算哪門子靈寶?一擊之力,連一根房柱都動搖不得。

           若是讓南宮離瞧見這一幕,指不定會氣成什么樣,“破天”可是巔峰靈寶,竟先后兩次被人鄙夷,棄之如敝履。

           南宮盈盈詫異片刻,三兩蓮步,移至滾將出去的“破天”前。

           若按常理,此時她該彎腰以拾,但別忘了,她是南宮盈盈,是南宮小魔女,豈能以常理度之?

           “哼!沒用的破天,爺爺盡拿些無用什物來敷衍盈盈?!?/p>

           憤語之下,南宮盈盈怒而踢之,迎著一片“咣咣”之音,靈寶“破天”漸滾漸遠。

           不多時,天翊等人已從盼墨別院內走出,適才的晃蕩震動,自是驚擾到了他們。

           天翊的神色,略顯沉郁,見得武忘后,郁色頃散。

           史大彪頓了頓,而后行步如飛,風馳電掣到天翊跟前。

           他委屈道:“不忘,你可得替大彪做主??!大彪既是從了你,便愿一心一意伴你涉足天下。今日若不是大彪鴻運當頭,此刻恐已橫尸街頭?!?/p>

           說著,史大彪的視線在小笨與滾落一角的靈寶“破天”上來回游離著。

           武忘見得天翊后,欣然上前,眼中興色連綿,輕道了句:“老大!”

           這一聲“老大”,對于他人而言,顯得莫名而又唐突,但于天翊來講,卻是意義非凡,足以撩動心神。

           天翊點點頭,應道:“武忘,咱們里面說!”

           接著,天翊等人便朝著盼墨別院內走去。

           史大彪一臉愕然,左右張顧,突有種失落情緒自心中泛起。

           南宮盈盈白了史大彪一眼,繼而緊隨到武忘身旁,小笨憨態可掬,對于適才發生之事,豈止一副風輕云淡之態?

           史大彪目光側瞄,但見靈寶“破天”安靜地停歇在一角。

           “破天沒人要了?”

           史大彪驚詫以言,見得四下無人,便緩步上前。

           “那小姑奶奶難道不知道什么叫敗家么?雖然南宮閣家大勢大,但也不能如此揮霍浪費不是?”

           史大彪一手探落,便欲拾起破天。

           還不待他觸及靈寶“破天”,一抹梭光晃眼而過,再一看,地面之上哪里還有“破天”蹤跡?

           史大彪一驚,連忙四顧而盼,只見在其身后不遠處,一名男子正手持“破天”含笑而望。

           男子身著“白羽綢衣”――天青色的緊身衣外一襲白色單肩錦袍,腳穿流云紋飾的輕靴,給人以輕緲。

           他面容俊美,淡濃適宜的劍眉下,閃爍著燦若辰星的雙眸,鼻若懸膽,似黛青色的遠山般挺直。

           他微微勾起嘴角,給人一種風流無拘的感覺。

           史大彪沉思片刻,一臉苦澀的搖了搖頭,道:“閣下可要好好保管破天,這東西威力太大,有傷天和?!?/p>

           男子輕點了點頭,說道:“你就不擔心我攜著破天私逃?”

           史大彪一頓,笑道:“以你的身份,若是要干些監守自盜的事情,自是做得?!?/p>

           說著,史大彪轉身朝著盼墨別院內走去,男子悠的一笑,身影漸變虛散。

           .......

           夜幕降臨,三兩顆星披掛在月霞之中,盼墨別院,御。

           樓里,有兩人一熊,天翊、武忘、小笨。

           樓外,千鈺等人靜靜以待。

           南宮盈盈不時便會翹首而望,面帶焦憂。

           等候多時卻不見動靜,南宮盈盈不由埋怨道:“我都說了,武忘哥哥要跟不忘私奔了,你們還不信?!?/p>

           千鈺等人一臉尷尬,這期間,南宮盈盈不斷地張口閉口“私奔”個不停,實讓人無奈。

           史大彪頓了頓,表現出一副唯恐天下不亂模樣,笑道:“小姑奶奶,你說什么我都信。孤男寡男共處一樓,豈有不危險之理?”

           這話一出口,一道道厭惡的目光紛紛投遞而來。

           南宮盈盈一詫,鄭重其事道:“史大彪,誰說是孤男寡男共處一樓了?小笨不是也在里面嗎?”

           一聽到“小笨”兩字,史大彪只覺渾身上下都不自在,之前小笨執拿著破天轟擊他的場景,可謂歷歷在目。

           史大彪打了個冷顫,嘆道:“人也藏形,熊也匿影,氣煞我也!”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