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十章:霧散夢醒,武神布衣【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48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天翊與千鈺靜默以望著那一處石臺,歲月給石臺鍍上一層古老,但卻掩飾不了它那莊嚴肅穆的沉重。ranen ? ?. r?a?n??e n `o?rg

           恍然間,兩人只覺有一走獸睥睨而動,它超脫沼澤,行不踩蟻蟲,止不踏花草,得意未妨,行盡青山。

           這一刻,風細細,云日斑斑,飛走之獸行空四野,觀其形態,似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

           伴隨著飛走之獸的御風而行,一道道浩蕩而又磅礴的土元之力繚繞當空,載承五岳千秋,滋潤三山萬物。

           天翊直愣愣地凝視著那一飛走之獸,心下已有決判,后者不正是萬獸之宗的麒麟嗎?

           千鈺怔立不動,整個人宛如石化了一般,她這一副模樣,倒與那長橋上的雕像頗有相似。

           兩人就這般凝目而望著,也不知過了多久,這一方天地突變得風煙俱凈起來。

           不消多時,地幕失了遼闊浩蕩,御風的麒麟匿了蹤影,連帶著那一處石臺也虛幻不存。

           天翊與千鈺皆是一愣,環顧而視,但見己身竟身處在一內殿之中。

           這一處大殿,八窗玲瓏,紫光泛爍,有輕煙薄霧繚漫,偏又落得空蕩無余,別無一物。

           看著眼前沒有絲毫陳設的殿堂,千鈺一臉茫然地望向天翊,此刻她再無之前那種相惜的感覺。

           天翊頓了頓,狀作沉思,說道:“鈺兒,你與之前那飛走之獸,可有一種特殊的感應?”

           千鈺遲疑片刻,點了點頭,道:“我似乎在哪里見過它,它于我而言,似乎陌生而又熟悉?!?/p>

           天翊微微笑了笑,同千鈺示意一眼后,轉身離開大殿。

           千鈺滯愣了小半會兒,連追隨天翊而去,三兩時息,兩人便已出了紫府。

           放眼而望,仍可見長橋臥波,水秀山嫵,碧盈翠薇,浮花浪蕊,山河拱手。

           眼幕中的山岳草木皆籠在一片明輝艷光中,飄移的云彩在水面投下婀娜的映影。

           徐徐輕風,拂悠而過,與水草、花木搖曳起舞,波光粼粼中滲出壯麗的嫵媚。

           綺艷華麗中透著一份清絕,如畫般山水,鮮活靈秀。

           此時,這一片山水之地,很靜。

           天翊與千鈺佇立在湖畔的橋頭,恍然之下,宛如重返人間。

           這種觸感,就如――霧散,夢醒。

           這一刻,兩人身后那泛爍著紫光的閣樓,突在陣陣“轟隆”中坍塌不復,連帶著眼前的山水之景也一道逝去。

           眨眼間,便只剩下一道長虹鋪砌在天翊與千鈺的眼底。

           天翊頓了頓,道:“走吧!”

           說著,他率先邁上橋面,千鈺緊隨在其身后,兩人結伴而去,不作多時,便行至到長橋一端。

           來時的湖畔水景已不復,取而代之的則是重重迷蒙,橋端有輕煙成簾,隱有風雪之聲在簾后撩蕩。

           天翊沒做太多逗留,提步一邁,人已消失在橋上。

           千鈺愣了愣,回首以望,好似在找尋什么,但入目之景卻道茫茫。

           她凝蹙著眉頭,滯留片刻,身影直從曉霧成簾中穿梭而過。

           天有晴空寥廓,四面碧垂,地有草木銜接,直指天涯。

           可天馬山巔,熏風輕揚,拂來的卻是一陣浸透的膽寒,衣飄隨風,武忘等人焦愁地盼顧而視著。

           距離天翊與千鈺無端消失,已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時久之下,眾人難免憂切兩人的安危。

           就在這時,漫天飛雪突起卷涌,雪花彌散中,有兩道身影顯現而出,正是從紫府歸來的天翊與千鈺。

           見狀,武忘等人臉上的擔憂頓時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則是由心的欣喜。

           一行人連連朝著天翊與千鈺圍將上去,關切之言滔滔不絕。

           天翊簡略地述說了之前的紫府之行,他并未將雕像與麒麟的事情告訴給眾人。

           千鈺神色如常,時不時地便會對天翊所說稍加補充,但她同樣也未道說雕像之事。

           而在武忘等人的告知下,天翊知曉了邪劍與狂刀前來截殺之事。

           天翊對刀無極的臨危出手,心存感激,而對邪劍與狂刀的卑劣之舉,則嗤之以鼻。

           他不知道此事是否是池半云之意,但重樓卻在他心中留下了一個出爾反爾的印象。

           這之后,天翊等人在大青的攜帶下飛離天馬山。

           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過在此之前,得先將南宮盈盈找到。

           叢云之中,一道青虹一閃而逝,經由短暫的不安后,武忘等人紛紛進入安定之態。

           此時,天翊負手而立在龍身之上,任憑迅風拂面,云卷霧奔,他且不動如山。

           他似是在思量著什么,想著想著,神色竟被凝重覆蓋。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老實告訴我,你在那紫府之中,到底發現了什么?”

           天翊緩緩閉上眼,似在平復己心,好半響后,方才回應道:“辰老,我能發現的,你不一樣也都發現了嗎?”

           辰南子猛地一詫,道:“如此說來,這世上還真有第五張布道圖?”

           天翊不置可否,如果可以,他寧愿不去那紫府,更不愿透過那層層迷蒙,看到他所不愿看到的一幕。

           見天翊久久不作回應,辰南子只當他默認了下來,自顧地激嘆道:“原來如此!難怪千百年來,風瀾大陸從來都沒有人透析布道之謎!”

           辰南子道:“天翊,那做走獸之狀的石臺,想來本應是中土布道圖的存放之地,但中土布道圖卻不在其上,許是遺失了的緣故!”

           天翊依舊沒有回應,神情中的凝重更盛一分。

           辰南子道:“小子,你已身懷三大布道圖,若這世上真有中土布道圖存在,你可一定要將其尋到?!?/p>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思量片刻,方才繼續說道:“此事,你或許可以從千鈺與牡丹身上下功夫?!?/p>

           天翊之所以能夠將紫府開啟,全依仗牡丹相送的那一面玉牌,千鈺雖無玉牌在身,卻能一道而入紫府,且對紫府擁有掌控之力。

           在辰南子看來,中土布道圖若真實存在,那么一定與牡丹、千鈺有著非比尋常的關系。

           天翊深深吸了口氣,道:“辰老,此事待以后再說吧!”

           聽得天翊這略顯苦澀無奈的話語,辰南子兀地一愣,他總覺得此時的天翊與往常有些不一樣。

           雖有此感覺,辰南子卻并沒有將其言道出口,在他想來,眼下天翊一心要為狂客正名,即便是布道之謎,也無可動搖其絲毫。

           與此同時,天馬山巔,若藍與裨惡迎風雪而立。

           若藍依如從前般出塵自若,她眺望著遠方,那里,正是天翊等人離去的方向。

           裨惡四顧而望,好似在探查著什么,久久之后,他方才將神念收回,但縈繞在頰面的凝重卻無絲毫趨緩。

           裨惡道:“大人,我已仔細查探過,這里似乎并沒有隱藏著的虛實之域?!?/p>

           若藍淡淡道:“沒有嗎?那大哥哥與那女子去了哪里?”

           裨惡一愣,張了張口,似有話要說,偏又落得無言以對。

           他與若藍曾親眼目睹天翊與千鈺在這里消失不見,若不是身入一方隱伏的虛實之域,哪兩人又去了何處?

           裨惡想了想,說道:“大人,還有一個可能,這里的確存在一處虛實之域,不過設置這虛實之域人,實力通玄,遠超于我們!”

           若藍點了點頭,言道:“也只有這樣,方才能解釋得過去?!?/p>

           說著,若藍便欲起身離開。

           裨惡見狀,連忙道:“若藍大人,要不要我出手,將那尾巴斬掉?”

           說這話的時候,裨惡一臉狠厲地朝著身后看了看。

           若藍笑了笑,道:“隨他吧,別忘了我們的身份,我們只是游山玩水的行者?!?/p>

           話語剛一落地,若藍的身影已凌空虛渡而起,裨惡遲愣片刻,這才追隨若藍而去。

           不消多時,水星魂現身在天馬山巔,他的神色盡被陰郁覆蓋,他曾不止一次的感受到殺意來襲。

           而就在剛剛,他再一次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冰冷的殺意。

           水星魂很清楚,他的存在,怕是早已被人探查到。

           這一路走來,他本是為了謀求北冥布道圖,但在路遙途遠下,他方才發現,自己已完完全全淪為一個看客。

           即便如此,水星魂也沒有要折返北冥閣的打算,他在想,既然自己已然成為了一個看客,那么就該將這一出戲好好看完。

           此時,水星魂一動不動地佇立在風雪中,乘化隨舒卷,無心任始終。

           有那么一刻,他突然笑了笑,笑得淡薄如云。

           水星魂道:“不忘,你曾說我不辨真假,那你可又分得清,風是什么風,云是什么云?”

           說著,水星魂那一身星藍長袍隨風搖曳起來,衣飄襟舞下,一道藍芒橫貫而出,三兩時息,藍芒便隱沒在層云飛渡中。

           倏忽之際,云不復云,影收天宇,光滅太虛,無數層云直演作漫天星藍光點,飄搖而落。

           值此幻變之景下,拓跋宏與拓跋烈顯現而出。

           拓跋烈道:“宏老,他們鬼鬼祟祟跟在不忘等人身后,定作圖謀不歸,我們既受老祖之命保護不忘等人,是否有義務為他們解決掉麻煩?”

           說這話的時候,拓跋烈的神色中有戰意澎湃而動,這一路走來,他也感到了無聊。

           拓跋宏笑了笑道:“烈兒,老祖只讓我們保護不忘等人,并未說讓我們為他們清除威脅?!?/p>

           拓跋烈道:“宏老,難道非得等他們對不忘等人下手之后,我們才能出手阻止嗎?”

           拓跋宏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身影一展,人已飛渡遠逝。

           拓跋烈沉郁著一張臉,面紅耳赤地盯著遠方,隱隱可聞,咬牙切齒般的“咯咯”聲。

           ......

           朦朧的遠山,籠罩著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云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就像是幾筆淡墨,抹在藍色的天邊。

           龍虎山,中土地界內的一處彈丸之地,山頭之上,聚有閑散之眾。

           他們出為盜賊,聚為博弈,群飲於市肆,而叫號於郊野。

           此時,龍虎山頭的大殿內,有數百人齊聚而至,他們個個生得彪形體壯,兇神惡煞之態,讓人不寒而栗。

           大殿的主位之上,端坐著一名男子,男子一身黑裝,不甚整齊,頭圍黑布條,腰系黑線帶,腳登軟布鞋。

           男子的身旁,恭敬地佇著一名儒雅男子,他布衣葛巾,上藍下灰,袖口、膝蓋處還有幾個補丁。

           此刻,大殿內吵雜不休,竊竊私語者,不知幾多,他們一邊交頭接耳,時不時便會神帶畏懼地朝著主位上的男子望去。

           如此繁喧了好些時候,那布衣男子淡然笑了笑,繼而揮舞手中折扇,漫步上前。

           布衣男子道:“諸位,大當家之前的吩咐你們可曾照辦?人手都準備的怎么樣了?”

           伴隨著男子這話開口,大殿內頓變得鴉雀無聲起來。

           沉寂了好半響后,有一衣著光鮮的大漢站起身來。

           大漢先是對著主位上的男子躬了躬身,接著說道:“大當家的,凡云城,城高墻厚,城內高手眾多,僅憑我們這點人,便想將其拿下,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了?”

           這話一出口,本作沉寂的大殿頓起議論紛紛。

           “龍哥說的不錯,我們平日里也就做些打家劫舍的小本買賣,要讓我們去攻打一個城池,這未免太過癡人說夢了一些!”

           “據說凡云城的城主可是出竅境的高手,我們這點實力,在他眼里,怕還不夠其塞牙縫!”

           “先不說凡云城的城主有何厲害,光是凡云城的守衛怕就夠我們喝一壺了!”

           “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城主府內,還招募了許多供奉,那些供奉,個個都是實力強大的主兒?!?/p>

           “......”

           數百人你言我語地說了好大一通,不過他們的言意卻很一致,都反對去攻打凡云城。

           龍虎山,坐落在凡云城的地界內,山頭之上盤踞著一伙山賊,他們獨霸龍虎山頭,專挑途經此地的行人下手。

           半月前,有兩名男子路過龍虎山,卻不幸被大波山賊團團圍住,然而最終的結果卻讓人意外。

           真正不幸的并非是那兩名男子,而是落草在龍虎山上的山賊們。

           他們浩浩蕩蕩上百人,竟被一名男子全數撂倒在地,而這一名男子,便是如今坐在主位上的那一男子。

           聽得眾人齊刷刷地反對之言后,布衣男子微微怔了怔,接著連忙朝著主位上的男子看去。

           這布衣男子,不僅人如其衣,名也如其衣,他就叫布衣,簡單而又實在。

           至于主位上的男子,自封武神之名,布衣也是在半路與其結識,之后方才結伴而行。

           兩人來到龍虎山已有半月時間,讓布衣頗為賞識與感慨的是,武神此人竟讓龍虎山的山賊們,由習慣性的巧取豪奪轉變成了間接性的劫富濟貧,眼下更是將注意打到了凡云城上。

           這里不得不提的是,凡云城的城主,名為霸天,其為人狠歷毒辣,整個凡云城在其掌控下,只道民不聊生。

           凡云城本就處于萬山環列之中,易于哨聚,又值山高水惡,加之凡云城城主府的壓榨,頓使整個城域,民窮財盡,人心思亂。

           城內民眾,雖有萬千憤慨,但攝于城主府勢大,也唯有敢怒不敢言。

           凡云城內,山頭眾多,山賊的數量自然不會少,龍虎山不過小居其一罷了。

           在武神與布衣還未來到龍虎山前,這里的山賊都受龍三、虎四兩人的掌控,龍三是把頭,虎四則是二把頭。

           但隨著武神的強勢來襲,龍三虎四也唯有“退位讓賢”。

           此時,武神承接到布衣的眼神后,淡然笑了笑,下一刻,自他的手中,倏有一柄闊斧迎風而出,斧闊五寸,柄長七尺。

           下一刻,武神突地離位而起,他身材高大,健壯如虎。

           緊隨著,武神挽手而動,推摟之下,手中大斧,若支云之態仰天而起,繼而又做劈跺之勢降地而落。

           “轟...”

           剎那間,風云吞涌,火光萬丈,氣凌九天,粗獷豪邁中一柄參天火斧熠立天地。

           見此一幕,大殿內的眾人皆做駭然,那一臉的驚懼,絲毫不加掩飾。

           武神一言未出,持斧而動,橫劈之下,勁風叢生,劈斧成風闊千里!

           接著,武神搖斧一抖,斧向長天,氣沖云霄,撩斧成云遮霄漢!

           耍得這三斧之后,武神神秘一笑,道:“有我在,難道還拿不下區區一凡云城?我要的只是你們的聲勢,又何須你們親陣搏殺?”

           說到這里,武神掩手一揮,手中闊斧頓消無形,他饒有意味地掃視著大殿內的眾多山賊,再道:“難道你們真想一輩子棲居在這龍虎山不成?”

           這話一出口,大殿內的山賊們頓陷入凝眉沉思中,若不是被迫無奈,他們誰愿意落草為寇?

           沉寂了好半響后,那一個個山賊的眼中,突有精芒飛掠,他們似已做出了決意。

           不消多時,殿內頓有激昂亢奮之言滔滔而起:

           “城主府行了天怒人怨之事,我們揭竿而起,將其取締,乃順天道!”

           “沒錯!有大當家在,拿下凡云城定做輕而易舉!”

           “......”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