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八章:天命之格,瀾圣羈絆【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283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南宮夏緘默不言,望眼長天。

           但見,浮云升遠岫,搖曳入晴空,乘化隨舒卷,無心任始終。

           遲定了好些時候,南宮夏開口道:“即便我們有心,只怕瀾圣也無意。他的高遠,就如望眼中的浮云,勢薄飛難定,天高色易窮?!?/p>

           突聽得南宮夏這般言辭,劍神一笑與東方忠道皆是一愣。

           南宮離道:“夏兒的不錯,想要瀾圣總攬風瀾之局,只怕不是件易事?!?/p>

           劍神一笑道:“離兄,擺在眼下的,應該是先找到瀾圣身在何方才是吧?”

           東方忠道:“當年正魔大戰后,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么?”

           南宮離苦澀笑了笑,道:“沒人知道當年的正魔大戰在最后時刻發生了什么,因為自那之后,瀾圣便銷聲匿跡,從淡而去?!?/p>

           劍神一笑道:“難道連他的那些兄弟與伙伴也無所知?”

           南宮離道:“這些年來,他們也一直在找尋瀾圣的行蹤,但奈何的是,瀾圣就好似從人間蒸發了去?!?/p>

           東方忠道:“難不成他在正魔大戰中隕落了?”

           南宮離道:“他不會隕落?!?/p>

           東方忠道:“離老兒,你何以這般肯定?”

           南宮離道:“因為他的命格,乃是天所衍定,天若滅,則世毀?!?/p>

           東方忠道愣了愣,一臉的不以為然,道:“離老兒,與你相識多年,我可從未見你如此評定過一個人?!?/p>

           南宮離道:“那是因為在此之前,我未曾逢上如瀾圣這樣的人?!?/p>

           東方忠道:“離老兒,我們是不是太過高估他了?”

           南宮離道:“是你太過低估他了?!?/p>

           東方忠道怔住,神情中似有郁氣交掠,卻又落得無言以對。

           劍神一笑道:“離兄,你們是不是已經探查到了瀾圣的行蹤?”

           南宮離笑了笑,道:“瀾圣的行蹤,就如他的人一樣,縹緲難測,我南宮閣雖有些手段,但對瀾圣的下落卻也無所知曉?!?/p>

           劍神一笑愣了愣,道:“這么,我們是要在整個風瀾找尋他的下落了?”

           著,他稍稍一頓,再道:“這樣做的話,與大海撈針又有何異?”

           南宮離神秘笑了笑,道:“瀾圣雖淡出風瀾大陸多年,可我相信,他的心中,一直都還存有羈絆?!?/p>

           “羈絆?”

           劍神一笑皺了皺眉,整個人陷入沉思,連帶著一旁的東方忠道也做思定模樣。

           沉寂半響,南宮夏收回了遠眺之目。

           “父親,一笑前輩,忠道前輩,明日便是盈盈與武忘的大婚之日,我這里還有許多要事纏身,就不在此作陪了!”

           著,南宮夏對著劍神一笑、東方忠道躬了躬身,人已邁步離去。

           聽得南宮夏這般一,劍神一笑與東方忠道恍然明悟。

           劍神一笑道:“離老兒,瀾圣的羈絆,可是武忘?”

           南宮離瞇了瞇眼,道:“他的羈絆之中,不止有武忘?!?/p>

           劍神一笑了頭,道:“如此來,明日瀾圣定會現身于南宮閣?!?/p>

           南宮離不置可否,道:“他若是知道,便不會缺席?!?/p>

           劍神一笑道:“可他若是不知道呢?”

           南宮離頓了頓,長吁道:“他若不知道,那我們便只能行以大海撈針之事了?!?/p>

           劍神一笑苦澀笑了笑,接著轉眼朝著長空望去。

           一旁的東方忠道沒有插話,眉宇之中,有疑思浮掠。

           ......

           與此同時,朱雀城,萬靈樓,天翊孤佇在窗前。

           窗外,暮色四合,最后一抹斜陽還留戀地撫摸著地平線。

           千鈺躺臥在床上,雙眼瞇合,睡的很是安詳。

           值此晚霞斑斕之際,房內隱有腳步聲傳來。

           不多時,天翊的身旁多出了一道身影。

           來人也作一襲白衣,持手中,橫斜著一根節節分明的長竹,正是君竹。

           君竹沒有開口,只隨著天翊的目光,一道望向遠方。

           沉寂片刻,君竹緩緩道:“你回來了?!?/p>

           天翊了頭。

           君竹道:“不忘,大哥過,你若歸來,再大風雨,我也來接你?!?/p>

           天翊轉身看了看君竹,眉色中,有感動繾綣。

           “君竹大哥,我...”

           還不待天翊言相以盡,君竹已做出了一個擺手的手勢。

           “不忘,你可還記得,當年你我把酒言歡之事?”

           天翊頷首,道:“有些事,在我心里,莫不敢忘?!?/p>

           君竹笑了笑,道:“所以你才叫不忘?!?/p>

           天翊道:“君竹大哥,我的本名,其實不叫不忘?!?/p>

           君竹擺了擺手,道:“可在大哥的心里,你一直都叫不忘?!?/p>

           著,君竹倏地揮手,兩手之上,頓有兩大壇烈酒懸出。

           “醉人不外花共酒,花是麗人酒是愁?!?/p>

           君竹感慨以言,這話,乃是天翊初見他時,與其言。

           言落,君竹人已朝著屋內的桌前走去。

           天翊頓了頓,緊隨而動,接著與君竹落坐以對。

           君竹看了看天翊,繼而將手中的一壇烈酒推送到天翊跟前,道:“不忘,大哥不想知道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大哥只要知道你一切安好,便已足夠?!?/p>

           話語方歇,君竹已提起酒壇豪飲了起來。

           天翊愣愣地看著君竹,心中思緒,交愁反復,難以言應。

           “不忘,你回朱雀城,竟然也不來盼墨別院看看我與墨梅,是不是該罰?”

           君竹放下酒壇,饒有意味地盯著天翊道。

           天翊怔了怔,也無言出,只提起酒壇,暢飲了起來。

           君竹看著天翊,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側目之下,他看見了躺臥在床上的千鈺。

           “不忘,這姑娘是?”

           君竹一臉疑沉,問道。

           天翊道:“君竹大哥,她是鈺兒?!?/p>

           “千鈺?”

           君竹愣住,哪曾想到,千鈺竟是變成了女孩模樣。

           稍以思量,君竹便也猜料到了什么。

           他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把起桌前的烈酒,狂飲個不停。

           看著君竹這般舉態,天翊道:“君竹大哥,過了明日,我便會離開?!?/p>

           君竹一愣,緩緩放下手中酒壇,道:“這么匆忙?”

           天翊了頭。

           君竹道:“這次走了,還回來嗎?”

           天翊怔了怔,沒有回應君竹。

           君竹皺了皺眉,天翊雖未開口,可他的神態卻已言明了一切。

           霎時,屋內的氣氛顯得有些低郁。

           沉寂半響,君竹破口而笑,道:“不忘,來,陪大哥好好喝一場?!?/p>

           天翊頭,連忙舉起身前酒壇,與君竹暢飲起來。

           “不忘,你可否答應大哥一件事?”

           喝酒之余,君竹問道。

           “君竹大哥,你?!?/p>

           天翊淡淡回應道。

           “此次你離去時,可能到盼墨別院見見我跟墨梅?”

           君竹誠摯地看著天翊,眼眸中,隱有淚花泛爍。

           天翊頓了頓,道:“可以?!?/p>

           聞言,君竹笑了,笑得有些蒼涼,蒼涼之中,攜著無盡哀思。

           這一晚,他同天翊直直喝到深夜,方才不舍地離去。

           君竹沒有詢問天翊離開后將去哪里,更沒有詢問天翊將要去做什么事。

           他只不停地與天翊舉壇而飲,好似一切,都在無言中,都在那泛著烈澀的酒水中。

           回到盼墨別院后,東方的天空,已隱隱可見曙白。

           君竹滯愣地望著遠方,心中滋味,百般沉雜。

           有那么一刻,他的身旁突起一陣動蕩。

           繼而見得,兩道倩影自虛無中顯現出來。

           這兩人,一者是墨梅,一者是百花之王牡丹。

           牡丹看了看君竹,淡淡道:“看來我回來的還是有些晚了?!?/p>

           君竹沒有作應,眺望著遠方的目光也未有收回之勢。

           墨梅頓了頓,轉身便欲離去。

           正在這時,君竹開口道:“阿梅,不用去了,他答應過我,在離開前,會回來盼墨別院?!?/p>

           著,君竹看向牡丹,道:“大姐,此次多謝你了?!?/p>

           牡丹笑了笑,道:“你謝我干嘛?”

           君竹道:“若不是你,恐怕這一生,我都再難見到我那兄弟了!”

           牡丹輕聲一嘆,道:“若有緣,何期無所見?”

           墨梅道:“大姐,你可知道,在不忘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牡丹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就連他來到朱雀城,我也未曾有絲毫察覺?!?/p>

           君竹皺了皺眉,道:“那大姐又何以會告知我,不忘他就在萬靈樓的呢?”

           牡丹怔了怔,道:“是別人告訴我的?!?/p>

           著,牡丹的身影漸趨虛幻,寥寥片息,其人已經消失無蹤。

           墨梅怔愣在一旁,心間好一陣激蕩。

           她看了看君竹,道:“竹哥,你去見過他了,可問過他,到底發生了什么?”

           君竹搖了搖頭。

           見狀,墨梅蹙了蹙眉,道:“你為什么不問他?”

           君竹道:“我不想勾起他的苦思?!?/p>

           墨梅道:“這樣來,他的身上,的確是發生了什么哀悲之事?!?/p>

           君竹了頭,道:“阿梅,你知道我在不忘身邊見到了誰嗎?”

           墨梅顰眉道:“誰?”

           君竹道:“我見到了一個女孩?!?/p>

           “女孩?”

           墨梅愣住,追思之下,并未想起在天翊的身旁何時出現過一個女孩。

           君竹道:“阿梅,那女孩你也見過,她就是千鈺?!?/p>

           聞言,墨梅一臉不敢置信,道:“千鈺?她怎么會返身成為女孩模樣?”

           君竹頓了頓,道:“這或許便是那些我們所不知曉的事情吧!”

           墨梅愣在原地,思緒翻覆,喃喃道:“當年離開通天塔時,除卻千鈺外,還有一個叫幻茵的女子也不見了蹤跡?!?/p>

           著,墨梅突地看向君竹,道:“竹哥,你可知道幻茵?”

           君竹了頭,道:“知道,她是幻煙城城主的女兒?!?/p>

           墨梅道:“這么,你已經查探過了?”

           君竹道:“查過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也沒有,幻家對幻茵的消失似乎并不知情?!?/p>

           著,君竹頓了頓,又道:“或者,他們不是不知情,而是將知情深掩在了心中?!?/p>

           墨梅道:“竹哥,你覺得不忘的身邊,只有變回兒時模樣的千鈺?”

           君竹道:“只有她一人,并不見幻茵的身影?!?/p>

           墨梅陷入思慮,沉浸好半響,她的心,突地一揪,竟是隱隱作疼了起來。

           ......

           與此同時,萬靈樓內。

           天翊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入睡的千鈺。

           “鈺兒,等過了明日,我們便啟程回中土,若是來得及的話,那一片冬雪,想來還未散場?!?/p>

           天翊一臉柔情地望著千鈺道。

           “鈺兒,你知道嗎,當你服下歸靈果后,我曾一度以為你會恢復過來?!?/p>

           到這里,天翊低了低頭,眉眼之中,浮掠著無盡悲愁。

           當日在南宮之地與中土之地的交界處,他曾遇見過一個老者。

           老者給了天翊一顆歸靈果,是對千鈺的傷勢許會見些成效。

           天翊知道,那老者乃是拓跋烈山所化,他只是沒有破而已。

           只是讓天翊有些失落的是,千鈺在服用了歸靈果后,除了稍有些清明外,便再無他效。

           “鈺兒,武忘明天就要成親了,他的新娘,你也認識,就是盈盈那丫頭?!?/p>

           “真是沒想到,一轉眼,武忘這子都要成為人夫了?!?/p>

           “鈺兒,你放心吧,等你好轉了些,我會前去尋找千葉,她若是愿意,我會接她一塊兒回來?!?/p>

           “......”

           天翊坐在床邊,不停地與千鈺訴著。

           如這般自言自語之事,天翊已記不得延續了多少個日夜。

           著著,天已泛明。

           天翊起身,看了看依舊沉睡的千鈺。

           “鈺兒,我去去就回,等我回來后,我們就回家!”

           著,天翊隨手一揮,無形中,頓有一股奇異之力將整個床身籠罩。

           做完這一切后,天翊邁步離開了去。

           此時,南宮閣內,寶光煙霞吐,瓊筵香氣和。

           乘龍欣喜溢,種玉福祿多,喜紅窺簾幕,嬌花散薛蘿。

           枕幃看未足,著意畫雙蛾,姻緣一線牽,鼓樂響堂前。

           整個南宮閣,都沉浸在喜慶中,四方來賓,紛紛前往南宮閣的主事大殿,觀禮武忘與南宮盈盈的婚事。

           此時,主殿之上,坐著兩人。

           一人乃是南宮閣的閣主南宮夏,一人乃是武忘的老師烈陽。

           南宮夏是南宮盈盈的父親,而烈陽則是武忘的老師,以師為父。

           殿內左右,列置著上千席位,以供來賓。

           青霖、破軍、碧靈、無憶、絕塵、冰晴、阿布等狂客之人皆坐其中。

           除此之外,便是各方恭賀之人。

           “吉時已到,迎新朗新娘!”

           伴隨著司儀的闊言,殿外頓起轟鳴炮仗之聲。

           不多時,但見一襲喜袍加身的武忘牽著南宮盈盈走入殿內。

           南宮盈盈穿著正紅色的禮服,其上繡有九只金鳳,華麗異常。

           頭戴的鳳冠,乃是六龍三鳳制式。

           龍是金絲掐制,鳳是翠羽輔成,龍嘴里垂置著許多珍珠寶石,龍鳳間綴著翠藍花葉。

           南宮盈盈的身后,有數十侍女相隨,有人捧衣,有人撒花。

           轉眼間,武忘與南宮盈盈便是來到殿前。

           “拜謝父恩!”

           見時,司儀郎朗開口。

           聞言,武忘與南宮盈盈同時跪拜在地,對著殿上的南宮夏與烈陽躬身以拜。

           “拜謝天恩!”

           接著,武忘與南宮盈盈又對著殿外躬身以拜。

           “夫妻對拜!”

           兩人起身,相對而拜。

           ......

           婚禮在進行,殿內的來賓皆沉浸在喜悅與感動之中。

           與此同時,南宮閣的云樓之上,南宮離、劍神一笑以及東方忠道憑欄而立。

           劍神一笑道:“算算時間,他也該現身了才是?!?/p>

           南宮離道:“他或許不會來了?!?/p>

           聞言,劍神一笑突地一怔。

           東方忠道:“離老兒,他若是不來,你讓我們到哪里去尋他?”

           南宮離嘆了嘆氣,道:“我也不知道?!?/p>

           劍神一笑道:“離兄,你何以見得他不會來了?”

           南宮離頓了頓,道:“因為送禮的人已經來了?!?/p>

           伴隨著南宮離這話落出,那正在舉辦的婚事的大殿內,突起有一名孩童闖身以入。

           無人知道這孩童究是如何越過重重看守進入南宮閣的。

           孩童的手中,抱著一個玉盒,當見得殿內熱鬧之景時,孩童稍顯得有些膽怯。

           可即便如此,孩童還是興沖沖地跑到了大殿前。

           此時,繁縟的婚事環節差不多已告一段路,南宮盈盈已被送入洞房,武忘則是在殿內招呼著來賓。

           孩童倒也有些眼力,直接便是越過人群,跑到了武忘跟前。

           “新郎哥哥,有人托我將這盒子送給你,并祝你與新娘,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孩童將手中的盒子遞到了武忘的手中,接著轉身跑開,不消多時,人已消失不見。

           武忘怔了怔,一時間也未多想什么,接過玉盒后,他并未急著打開,反是在來賓的賀言之下,忙于應付。

           ......

           兩百多萬字了,回首來路,陰晴不定。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寫書不易,寫好書更不易,本書體裁所限,注定非大眾,想想都有憂傷。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