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六一章:恨刀以出,落雨成殤【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415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得墨梅殺來,成百上千的黑影圍合而動,繼而掩入墨色劍光之中。

           另外一邊,君竹掄轉著一根青竹,迎風破雨而動。

           竹入空野,撩雨成絲,疊影寒聲,瀟瀟凜凜。

           那青竹,只三尺長,但在君竹的挑撩間,卻若一節復一節,無窮無盡。

           只見,千百黑影在無數蒼翠竹光的籠罩下,竟絲毫不得以進。

           與此同時,天幕的另一邊,拓跋宏與拓跋烈也作威呈。

           拓跋宏的手中,別無他物,每每落掌之間,惟余莽莽元力,澎湃而出。

           那如滔似浪的元力,直在天頂凝匯出一條洶涌長河,顛擺簸搖,震蕩頻頻,直使得圍攻他的修者近身不得。

           再觀拓跋烈,此時其人已陷入萬千修者的重重包圍中。

           他使得一柄燦金長刀,入手刀鋒,橫空閃搖,綻出如河刀芒。

           每每一記刀芒劃落,都有無數修者在慘哼聲中,割裂而亡。

           霎時間,墨梅四人便與九恨麾下的修者廝殺在了一起。

           四人以城幕為界,牢牢將中土皇城防護在后。

           “轟隆??!”

           “呼呼...”

           “砰!砰!砰!”

           狂風還作,驟雨依傾。

           這一刻,中土皇城外的天頂上,轟鳴浩蕩,且伴著雷霆咆哮。

           見狀,皇甫軒等中土皇城的修者,無不瞠目結舌,滿面驚愕。

           這樣的戰斗,他們尚屬生平首見,哪曾料到,僅以四人之力,便將一支修者大軍阻攔在了皇城外。

           封玄一臉惶恐,顫巍巍道:“每一個來敵的實力,似乎都不下于我等?!?/p>

           皇甫軒點了點頭,道:“以我們的力量,若是身陷其中,只怕半息不到,便已身隕?!?/p>

           薛老深吸口氣,嘆道:“他們說的沒錯,這一場戰斗,我們根本無力可及!”

           就在三人感慨之際,落空的雨水已泛起了赤紅之色。

           與此同時,那浩蕩之音也驚醒了中土皇城內的平人。

           他們顧首以望,只見城外的天幕上,雷奔電走,疊影漣漣。

           兵刃的交戈聲,風雨的滂沱聲,凄厲的嘶喊聲,聲聲不絕,入耳攝魄。

           見狀之下,無數平人頓起焦懼、惶恐、不安之觸。

           他們或奔或跑,驚懼失措。

           一時間,整個皇城都混亂了起來。

           值此之際,元府的院落中,千鈺正焦急地翹首以望著。

           她的身旁,佇著千葉與若藍兩女。

           相較于千鈺的焦愁,兩人倒是顯得自若了不少。

           若藍道:“沒想到他們也來中土皇城了?!?/p>

           說著,若藍看了看千葉,對于墨梅等人,她自然不作陌生。

           千葉點了點頭,卻無話出。

           倒是那本焦急的千鈺在聽得若藍這話后,微微蹙了蹙眉。

           她一臉疑惑地看了看若藍,道:“藍兒妹妹,他們是誰?”

           若藍微微一笑,道:“鈺兒姐姐,你應該見過他們?!?/p>

           “我見過他們?”

           千鈺愣了愣,追憶之下,無果可尋。

           而今的她,已不再是修者,自也窺不見那漫天墨彩中的玄妙。

           這時,千葉開口道:“鈺兒,你在叔叔的畫中,見過他們?!?/p>

           聞言,千鈺頷了頷首。

           這些年來,天翊筆下的畫作龐多無比。

           千鈺雖每一幅畫作都有留心,可奈何的是,此刻她無法對人入畫。

           因為,那人,她根本未曾細見。

           沉寂片刻,若藍道:“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言落,若藍饒有深意地看了看千鈺與千葉。

           還不待千葉開口,千鈺已奪聲道:“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這里等叔叔回來?!?/p>

           她許是會錯了若藍之意,言意顯得有些迫切。

           聞言,若藍笑了笑,道:“鈺兒姐姐,無論你身處何地,白大師都會找到你的?!?/p>

           說著,若藍看向千葉,再道:“你說對嗎,葉兒姐姐?”

           突被若藍這般凝視,千葉兀地一詫。

           她轉首望了望千鈺,接著淺淺一笑。

           這一笑,笑的意味深長。

           見狀,千鈺顰眉蹙頞,正待開口之際,突有一道身影從元府外沖將了進來。

           虎子冒著雨,頂著風,落步急切。

           “鈺兒妹妹,彪叔讓我帶你們過去!”

           風雨中,虎子急急忙忙地喝道。

           千鈺怔了怔,腳步卻無所動。

           她說過,她哪里也不去,就在這里等著她的叔叔歸來。

           見狀,虎子急了。

           他抬首看了看天幕,那里,轟響連綿,交戈震天。

           這時,若藍道:“虎子大哥,你回去吧,一街之隔,哪里算得上遙遠?”

           “可是...”

           虎子張了張口,可不知何為,話語又突地而止。

           千葉道:“放心吧虎子大哥,我們不會有事,中土皇城也不會有事?!?/p>

           虎子愣了愣,再看了看千鈺,見得后者無所言出后,他悻悻而去。

           不多時,虎子便已返回到了自家的鋪面。

           此刻,那臨街的鋪面中,落顯著幾道身影。

           鐵牛、阿珍、李瑤、還有李瑤的父母。

           他們的神色都顯得有些慌張,鐵牛與李父更是急切地來回踱著步子。

           虎子冒雨歸來,神情略顯失落。

           他看了看鐵牛等人,轉而目向到一旁的阿彪身上。

           此時,阿彪仰臥在一張木椅上。

           他的手中,提懸著一壇花酒,他的神情,無關悲喜,顯得自若如常。

           見得虎子回來,阿彪淡淡笑了笑。

           他并沒有讓虎子去叫千鈺等人,或許就如若藍所說,一街之隔,算不得遙遠。

           可對于虎子來說,那所謂的一街之隔,依舊讓他擔憂。

           “阿彪??!你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嗎?城里好多人,都逃離走了!”

           阿珍瞅了瞅阿彪,急切說道。

           之前在感知到異變后,鐵牛等人本打算速速撤離,但卻被阿彪阻攔了住。

           聽得阿珍這話,鐵牛等人紛紛矚望過來。

           阿彪笑了笑,提壇而飲,道:“阿珍嫂子,你莫不是不相信我?”

           聞言,阿珍一臉尷尬,道:“阿彪,不是我們不相信你,只是...”

           說到這里,阿珍舉目看了看天幕,那里,落映著她所有的擔憂與彷徨。

           阿彪道:“放心吧!這不過是一場再平常不過的風雨罷了。等風停了,雨歇了,天也就亮了?!?/p>

           言落,阿彪提壇再飲。

           見狀,鐵牛等人皆作無奈。

           虎子道:“彪叔,白叔他去哪里了?”

           阿彪道:“這是你第二次問我了?!?/p>

           虎子道:“那彪叔打算回答我嗎?”

           阿彪道:“我也不知道白大師去哪了,我只知道,這里是他的家,他絕不會棄家不顧?!?/p>

           虎子低了低頭,神情顯得有些低落。

           李瑤見狀,緩緩靠身過來,繼而與虎子兩手緊握。

           ......

           與此同時,皇城內的一家客棧中,兩道身影佇停在窗邊。

           窗外,風雨飄搖,雷霆咆哮,且還伴著如濤的交戈吶喊聲。

           小笛緊持著一根長笛,神色頗有些慌亂,蘇遠不言不語,只靜默而立著。

           沉寂半響,小笛道:“蘇遠先生,外面發生戰事了?!?/p>

           蘇遠點了點頭,道:“小笛,你害怕嗎?”

           小笛道:“害怕?!?/p>

           蘇遠道:“那你可能告訴我,你害怕的是什么?”

           小笛道:“我怕死?!?/p>

           蘇遠笑了笑,道:“可我認識的小笛,并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人?!?/p>

           小笛微頓,道:“在沒有找到我家先生前,我不能死?!?/p>

           聞言,蘇遠轉身看了看小笛,道:“小笛,我們行裝里,有傘嗎?”

           小笛皺了皺眉,道:“有?!?/p>

           蘇遠笑道:“既是如此,你陪我去風雨中走走如何?”

           小笛張了張口,話到嘴邊,偏又落得無所以出。

           緊接著,小笛點了點頭,繼而轉身取了傘具歸來。

           “蘇遠先生,我們要去哪里?”

           將一傘具遞給蘇遠后,小笛怔怔問道。

           蘇遠道:“去外面,行風雨中,到雷霆下?!?/p>

           說著,蘇遠提步而去,他走地不緊不慢,神色更無絲毫波瀾起伏。

           小笛愣了愣,一想到外面的瓢潑大雨,還有天際之上的轟鳴浩蕩,他的心便有些悸動了起來。

           遲定片刻,小笛連忙朝著蘇遠追去。

           就如蘇遠所說,他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人,他只是還有心愿未了。

           ......

           此刻,天際上的戰斗還作持續。

           “轟隆??!”

           “砰!砰!砰!”

           “啊啊啊...”

           在君竹四人的阻擋下,九恨所率的萬千修者,竟無一人落降到中土皇城中。

           他們的元力,彼此交接,于無形之中構建出了一道屏障。

           九恨沒有出手,只懸空在風雨雷電下。

           見得君竹四人在面對萬千修者的圍攻絲毫不落下風后,九恨微微皺了皺眉。

           “沒想到這四人倒也有些能耐?!?/p>

           九恨覷了覷眼,冷冷說道。

           下一刻,他嘴角輕掀,弧劃的微笑,來的有些陰冷。

           “不過,也僅此而已?!?/p>

           言落,九恨的身影突地消失不見。

           現身之際,其人已來到一片墨色劍芒中。

           此刻,在那墨光劍芒下,無數修者噴血倒飛。

           墨梅行劍而動,劍影動搖間,衍出一方墨色山河。

           正當墨梅御劍之際,她的身前,突有一道身影顯現出來。

           見得這身影后,那些修者停罷了攻襲,墨梅也滯劍以望。

           九恨笑看著墨梅,道:“你的人,不錯,你的劍,也不錯?!?/p>

           墨梅皺了皺眉,她看不出九恨的實力,但在九恨的身上,她卻感受到了一種危險至極的氣息。

           遲定片刻,墨梅冷冷一哼,道:“可惜我的不錯,你配不上!”

           話落的一瞬,墨梅動了,持手的無鋒長劍,倏出一片墨暈,連帶著墨染的身影,一道襲向九恨。

           見狀,九恨淡漠笑了笑。

           “沒想到你還是個性急的女子?!?/p>

           說著,九恨隨手一揮,手中頓有一柄寒凜凜的長刀顯現出來。

           下一刻,九恨倏地便是一記揮撩。

           “咻!”

           手動,刀出。

           刀影重重,如河刀芒,頃刻間便同那席卷而來的墨色劍影碰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震蕩剛過,墨梅的身子已是刺劍直取九恨的中庭而來。

           劍鋒所過,墨色連綿,元力浩蕩。

           見此一幕,九恨稍有驚詫。

           這一刻,他竟然從墨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勇往無前、視死如歸的氣勢。

           九恨笑了笑,挽手間,長刀閃搖,身作飛旋。

           “恨刀斬!”

           “轟隆隆...”

           九恨出刀很快,身旋綻刀風,刀勢靈幻空奇,且不失銳嘯,沖風激揚上九霄,浩元奔熠動蒼茫。

           晃一觀,若有一種要將乾坤擺渡在那巨大虛幻刀影之中的錯覺。

           僅憑威勢,那自身前挑射而來的墨色劍影,便似一副分崩離析之態。

           受此一擊,墨梅的無鋒長劍頓失了凌威,迎動的墨彩元力更是頃刻碎滅。

           “砰!砰!砰!”

           凄厲勁風聽入耳,霞光萬道倏點空。

           急驟而來的刀芒,浩浩蕩蕩,形如天網。

           霎時間,墨梅只若身陷于十面刀伏之中。

           見狀,墨梅粗了蹙眉,執手長劍,倏出無悔,劃落間,其整個人的氣勢也變得嘯傲起來。

           九恨微驚輕詫,抬眼而望,只覺墨梅就好似突然消失了一樣。

           這一刻,墨梅就是那無鋒長劍,無鋒長劍也就是墨梅。

           “咻!”

           只見一道劍影劃破虛空,動蕩間,天地萬物都好似震顫起來。

           一劍落,墨色漫天!

           見得這劍勢,九恨稍斂了斂之前的輕蔑,擺手長刀,倏地便是一記劈砍斬下。

           “轟!”

           身起,刀出,斜雨飛線。

           與此同時,墨梅的劍勢也已抵達。

           劍至,風卷,墨色回席。

           須臾間,九恨與墨梅便再次交戈在了一起。

           “砰砰!”

           刀劍一交擊,驚起漫天星火。

           霎時間,山河動搖,亂雨穿空,勁風縱掠。

           “噗嗤!”

           值此震蕩中,墨梅一口鮮血噴吐出來,人也順勢倒飛了出去。

           九恨踉踉蹌蹌倒退了三兩,眉眼中,繾著不可思議。

           落定之余,九恨的臉色稍變得陰沉起來。

           讓他驚訝的是,在適才的交擊中,墨梅竟是逼退了他。

           “這個女子,倒也不錯,抓回去調教一番,說不定會是個極好的侍女!”

           九恨狡黠地笑了笑,緊接著他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君竹正廝殺在萬千修者中,突見得墨梅噴血倒飛,他的心神忽地一緊。

           “阿梅!”

           擺手青竹,忽地掄轉出一片蒼翠。

           “咻!”

           “砰!砰!砰!”

           翠芒閃動下,無數修者爆裂開來,騰濺的鮮血,亂了滿空風雨。

           趁此間歇,君竹一個閃身,便欲朝著墨梅飛去。

           可還不待其行遠,九恨的身影已是堵截在了其去路上。

           “你很擔心她?她難道是你的伴侶?”

           九恨笑望著君竹,淡淡說道。

           君竹緊皺著眉頭,橫了橫手中青竹,冷道:“是你傷了她?”

           九恨點了點頭,道:“沒錯,是我傷的她?!?/p>

           話至此處,九恨稍頓了頓,繼而再道:“不過你不用擔心,她沒有性命之憂?!?/p>

           君竹冷浸著面,狠狠盯著九恨,持手的長竹被大力把持,發出吱吱聲響。

           見狀,九恨淡漠一笑,道:“你很生氣?可惜不幸的是,你的怒意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p>

           君竹切了切齒,長竹一點,人已騰飛而出。

           “咻!”

           下一刻,只見得一道蒼翠竹芒自虛空中射來,它帶著顫動幽朔的騰殺之氣,直取九恨而去。

           九恨笑了笑,一臉不以為然。

           他輕一揮手,擺手長刀已在風雨中劈撩了出去。

           刀出,元力激蕩,銳嘯長空,幽厲橫掠。

           “咻!”

           刀鋒嘯動之勢,如山洪瀑發,兇猛無比,眨眼便已抵襲至迎擊而來的君竹跟前。

           “砰!”

           炸裂之聲動天徹地,轟鳴浩蕩,似狂雷咆哮。

           遭受這般刀力的轟擊,君竹的身影直直朝著下空落出。

           “噗嗤!”

           鮮血,拋灑雨空,沾染了凄色迷離。

           此時,君竹體內的元力紊亂不堪,執拿那三尺青竹的一手更是不停地顫抖著,隱有脫落之勢。

           他一臉昏沉,似有即將沉睡之意。

           落降之余,君竹側首看了看。

           此時,墨梅人已落到了城樓之上,隱可見皇甫軒等人焦切忙亂的身影。

           “恩?”

           “沒死嗎?”

           九恨皺了皺眉,他不殺墨梅,那是因為他有意讓后者成為他的侍女。

           可適才在對刀君竹時,九恨并未抱著手下留情的心態。

           但讓九恨詫異的是,君竹竟是沒死。

           一念及此,九恨便欲動身而去。

           還不待其有進一步的舉措,其左右兩方,突有凜冽元力奔襲而至。

           “咻!咻!”

           “轟隆隆...”

           轟鳴浩蕩中,只見拓跋宏與拓跋烈正氣勢洶洶殺來。

           原來兩人感知到九恨出手后,便急忙折歸而回。

           他們本期著與墨梅、君竹聯手而戰九恨的心思,可奈何的是,還不待他們抵至,墨梅與君竹便已先手落敗而退。

           “恩?”

           此時,在感知到拓跋宏與拓跋烈的來襲后,九恨倏地皺眉。

           “找死!”

           九恨面色一沉,持手長刀橫豎便是兩記落斬。

           “咻!咻!”

           刀出,卷黑霧重重,刀風割面,刺凜心神。

           “砰!”

           “砰!”

           只聽得兩聲驚天巨響震蕩開來。

           “噗嗤!”

           “噗嗤!”

           只見得兩道身影噴血倒飛而落。

           九恨很強,強地離譜,只兩記劈刀,拓跋宏與拓跋烈便雙雙敗北!

           ........

           (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