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四九:花醉長劍,鬼偃長刀【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65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真的以為不忘他不會煉丹嗎?”

           “你若是以小丹帝的身份在不忘面前居高自傲,那么你就大錯特錯了?!?/p>

           “你身為南宮小丹帝,難道對數日前發生在星宿丹塔的事情竟一無所知嗎?”

           幻茵的話語在武忘的腦海中一遍一遍浮掠,要不是幻茵,他一直都還被蒙在鼓里,認為天翊根本就不會煉丹。

           若不然,武忘不會興起而及時回返南宮閣,也就不可能得知發生在星宿丹塔之事。

           伴隨著七宿丹塔的人進入廣場,歡呼吶喊之聲頓如海嘯一般席卷起來。

           此次七宿丹會,南宮閣雖未開設勝敗之局,可在朱雀城中,卻不乏一些錢權之勢開設“賭局”。

           今日入場的煉氣士,大部分都懷揣著“賭票”,南宮閣家大業大,權勢滔天,不在乎那丁點利益。

           可他們不一樣,他們實力卑微,錢權兩無,不少人都抱著趁此機會“大賺一筆”的心思。

           “不忘長老,以你眼界,覺得此番七宿丹會哪一宿的勝算更大?”

           天翊的身邊,井宿城主井木犴如是道。

           井木犴這話一出口,其余宿城城主紛紛朝著天翊看來。

           按理說,天翊既是位列南宮丹塔長老,那么其在煉丹上的眼界絕非常人所能相比,他之預測,怎么說也該有些準性才是。

           武忘與南宮盈盈此時也轉身朝著天翊看來,南宮盈盈嘟著小嘴,一臉不悅,天翊不知不覺竟然成了南宮丹塔的長老,論及地位,可要比武忘外事長老的身份還要高上一截。

           當然,武忘另外一重身份,乃是南宮夏的親傳弟子,僅此一點,便足以讓其位列在南宮夏的身旁。

           武忘的眸中,蘊含著濃濃的“戰意”,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

           今日,他要以自身在煉丹上的能力,堂堂正正擊敗天翊,他要讓世人知道,其“小丹帝”的名頭可不是浪得虛名。

           還不待天翊開口,南宮夏卻是突然作聲:“不忘長老,既然大家都這般有興趣,那我便添一彩頭,如果長老有幸言中,這件‘花醉’便是你的了?!?/p>

           “花醉?”

           七宿一愣,神情中驚愕連綿。

           只見得南宮夏的身邊,懸浮著一柄光劍,光劍劍身流光溢動,不時泛著迷醉的赤紅,不時又燦漫著悠揚地青綠...

           “不忘長老,花醉長劍可是超越巔峰靈寶之作,乃是閣主大人隨身佩劍?!?/p>

           星宿城主呂能驚顫顫道,他身為七宿之一,對于花醉長劍豈會不知?

           “爹爹,花醉長劍可是你最喜歡的兵器,怎么可以相送于人?”

           南宮盈盈快語道,盯著天翊的神色中飽含憤懣。

           南宮夏道:“盈盈,爹爹可沒說要將花醉相送給不忘,他若是能一語中的,一件花醉爹爹又豈會舍不得?”

           天翊淡然一笑,目光在長劍“花醉”上流轉稍許。

           天翊道:“夏前輩,若是真讓我選的話,我會選星宿丹塔?!?/p>

           呂能一愣,他倒是沒想到天翊竟然會選星宿丹塔,不過天翊這一話語,也算是吉言兆頭,他怎能不承下?

           呂能道:“不忘長老既是這般看得起我星宿丹塔,我想他們一定不會讓長老失望的?!?/p>

           說著,呂能還瞄了瞄已經步入場中的莫瀟等人。

           見呂能這般信心滿滿模樣,余下的六宿之主,神色中隱有難看之意。

           “這不忘倒是精明,知道星宿丹塔拉攏了一個天才煉丹師?!?/p>

           “呂能這家伙,不是明擺著欺負我們嗎?”

           “我倒要看看,此番丹會魁首之位,是否真的會隨了呂能之愿?”

           “......”

           “不忘選星宿丹塔,是因為她嗎?”

           武忘暗暗嘀咕了一句,接著轉過身去,南宮盈盈嘟著小嘴,一臉輕蔑地將頭撇開。

           南宮夏自始至終都沒有轉過身,他就那樣坐著,給人一種堅實無可動搖的感覺。

           此刻,伴隨著七宿丹塔各屬代表進入場中,呼喊聲頓從四面八方沸騰而來。

           “井木!井木...”

           “.......”

           “翼宿!翼宿...”

           “.......”

           “星宿!星宿...”

           “.......”

           無數煉氣士,瘋狂地咆哮著。

           這一刻,他們為自己所鐘意的丹塔搖旗吶喊,希望他們能在丹試中取得驕人的成績。

           刀盛稍稍一頓,下一刻,那被其背負在背的“鬼偃”長刀,倏地迎空飛出。

           一時間,刀光霍霍,銀白浮掠,自“鬼偃”長刀上散發而出的氣勢,豪邁雄壯,直動九霄。

           刀盛一手探出,穩穩拿捏住鬼偃,長刀入手的一瞬間,一股股磅礴的元力頓時涌入到鬼偃中。

           下一剎,刀盛迎空就是數記長刀揮劈出去,刀風殘卷,瞬息落至到廣場上。

           受此一擊,廣場頓時顫動,鬼偃刀影迎落,直掀起一陣風塵。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將在場的煉氣士都震懾了住,適才的呼喊聲頓變得偃旗息鼓下來。

           風塵中,刀光掠影,聲威動天徹地。

           刀盛這幾刀落下,直讓人心跳加速,不由為場中參加丹會之人捏一把汗。

           讓人震驚不已的是,風塵散開后,七宿丹塔的人竟是在虛幻刀影的把持下升騰到了半空,適才的刀威勁勢哪里有傷得人一分一毫?

           此時,七波人分立于七柄虛幻刀影上,他們的神色中驚懼漂浮,一看便知是在剛剛聲勢中驚嚇所致。

           七道刀影,在半空中構建出七方之形,每一刀影的方位,對應著七宿之城所在的方向,而七宿丹塔所屬之人則是分立在刀影之上。

           “竟然沒事?他們竟然無絲毫傷勢?”

           “神乎其神!這刀盛果真是刀神?!?/p>

           “刀盛!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

           無數煉氣士唏噓不已,適才刀盛那幾刀下去,聲威并重,但卻沒傷及一人,那對元力的掌控要達到何種程度才能做到?

           “好精準的控制力!”天翊贊嘆道。

           史大彪同千鈺幾人坐在高臺第四排席位上,見得刀盛剛剛那幾刀后,史大彪頗有些不以為然。

           “他這點功夫,我利用衍天斧一樣可以做到。他把人都弄到半空做什么?這不是閑著沒事干嗎?”

           千鈺、千葉鄙夷地瞅了史大彪一眼,小貂沒有如以往那般對史大彪進行“恐嚇”,許是覺得膩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