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四章:會者近爾,迷者遠乎【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380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得史大彪之言后,眾人簡略地表述了一番與拓跋烈山的對言,就如天翊所說,拓跋烈山見的是不同的人,說的也是不同的話。

           眾人中,唯獨千鈺緘默不語,好在天翊等人對此似乎并未在意,倒也不至讓千鈺落個尷尬境地。

           就在眾人言談至終時,奇花爛漫中,突有一道人影憑空顯現,正是拓跋烈山。

           當見得拓跋烈山后,眾人的臉上皆有異色翻涌,他們好奇的似乎不只是拓跋烈山這個人,也好奇他所說的那些隱晦之言。

           拓跋烈山道:“諸位既是來了我拓跋氏,那便是我拓跋氏的客人,若是不嫌棄,不妨就在這里小住些時日如何?”

           武忘等人頓了頓,接著紛紛看向天翊,天翊身為他們的主心骨,這樣的決意自然會落在他身上。

           天翊沉思片刻,笑著道:“烈山前輩,晚輩等人還有要事在身,怕只能辜負前輩的一番盛情了?!?/p>

           說著,天翊對著拓跋烈山微一躬身,以表歉意。

           讓人詫異的是,天翊的身子尚未徹底躬下,拓跋烈山便已躲閃到了另一個方向。

           拓跋烈山道:“不忘小友,你之俯身之禮,老頭子我可消受不起,你們既然決定要離開,那便一人擇取一株草木之靈吧,也算是我拓跋氏族的一點小心意?!?/p>

           天翊頓了頓,道:“既是如此,那不忘就待大家卻之不恭了?!?/p>

           這一次,天翊只對著拓跋烈山點頭示意了一下,后者見狀,神色松弛了許多。

           阿布怔了怔,若有些不敢置信道:“我也可以擇取一株草木之靈嗎?”

           拓跋烈山點了點頭,神農樹上的栽種的草木之靈很多,遠不止天翊等人之前所見,贈予幾一,只道無關痛癢。

           聽到拓跋烈山說要相贈草木之靈,史大彪的眼中頓有精芒浮掠,他笑望著拓跋烈山道:“烈山兄,你我一見如故,此前那一番煮酒論道,只稍稍一想,便讓人回味無窮。此一別,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次相見?!?/p>

           說到這里,史大彪一臉憂愁地長嘆了一聲,那模樣,倒還真有幾分惜別之意。

           武忘等人見得史大彪這一副作態,皆做搖頭苦笑,后者那點小心思,他們又豈會不明?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拓跋烈山在聽得史大彪這一番言語后,竟煞有其事道:“大彪兄,相見難,別亦難。若有緣,重逢易?!?/p>

           史大彪訕訕一笑,也不知這笑意背后,是否在埋怨拓跋烈山的不懂“風情”。

           這之后,天翊等人在拓跋烈山的引領下,各自擇了一株草木之靈,接著離開了神農境,離開了日月湖。

           讓天翊等人震驚的是,他們在神農境內似乎并未停留太久,但外界卻已過去了半旬時光。

           在閆帥的解釋下,眾人方才知曉,神農境的內的時間流逝,要遠遠慢于外界。

           對此,閆帥給出了的自己見解,他認為神農境內的時光之所以流逝地那么慢,許是因為拓跋烈山停留在一境界過久,以至于大限將至,這才以逆天手段構建出了一方新的時空。

           聽得閆帥的釋言后,武忘等人無不嘖嘖稱奇,他們在想,到底要多強的實力,方才能左右時空之力?

           出了日月湖后,天翊等人再不做停留,大青搖身一變,化龍從云,直朝著西方飛速而去。

           此時,神農境內,神農樹上,拓跋烈山負手而立在那一處開闊的枝干上,他極目遠眺著遠方。

           那里,再沒有星月閃爍,有的只是一輪西沉的落日,殘陽余光,遲暮中帶著凄涼。

           不知何時,拓跋烈山的身后,凌空虛渡出了一道人影,那是一名老者,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

           拓跋烈山雖然也做兩鬢斑白,但他與此刻那老者相比,卻給人一種生澀的感覺。

           這突然出現在拓跋烈山身后的老者,并不做他別,正是宣老。

           對于宣老的到來,拓跋烈山毫無察覺,他依舊凝望著遠方,看著看著,眼底深處竟是泛爍起了渾濁的淚花。

           就在拓跋烈山惆悵至于,他的身后突有彌音泛來:“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會者近爾,迷者遠乎。言語道斷,非物所拘。差之毫厘,失之須臾?!?/p>

           聞言,拓跋烈山猛地一詫:“誰?”

           他連忙轉身以望,收入眼幕的,唯有――水落如雪,水濺飛光,茂葉奇古,雜佩名花。

           拓跋烈山凝沉著面,神色中的謹慎就如其額頭的深溝豎壑般凌厲可見。

           適才的彌音,此刻仍清晰地回蕩在拓跋烈山的腦海中,他極為確信,有人潛入到了神農境內,但他卻感應不到來人的絲毫氣息。

           就在拓跋烈山驚詫之余,他的身前,突有一道蒼老之聲傳出:“我就站在的面前,但你卻看不見。這就如,霧中的花,水中的月?!?/p>

           拓跋烈山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厲喝道:“你究竟是何人,鬼鬼祟祟算什么本事?”

           他四顧而望,神念鋪展到極致,仍然無法感應到來人的氣息,這不由讓拓跋烈山緊張起來。

           以他的實力,在自己開辟的這一方時空境內,竟有人能瞞過其耳目,來去無蹤,只稍稍一想,便讓他心悸。

           不多時,那蒼老的聲音再次傳出:“凈心守志,可會至道。譬如磨鏡,垢去明存。斷欲無求,當得宿命?!?/p>

           這一次的傳聲,顯得空靈縹緲了許多,拓跋烈山突然又能感應到,適才憑空而來之人,此時已經離去,但他的高深卻在拓跋烈山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拓跋烈山靜靜地佇立著,好半響后,方才開口道:“再給我一段時間,我便能徹底打開識海中的禁封之力,到了那個時候,便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之時?!?/p>

           說到這里,拓跋烈山微微笑了笑,他笑得有些迷蒙,迷蒙中帶著疑惑。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都快餓得皮包骨了。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