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三章:【合兩更】規以成圓,矩以成方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79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伴隨著史大彪起舞弄劍,漫天之上,劍光決浮云,環邊殘影爍。

           “蕩劍式!”

           劍出,幽寒凜冽,劍氣浩蕩,劍光掩日月,劍氣沖斗牛。

           一時間,磅礴劍芒一閃而逝,史大彪挑劍而動,衣袂隨風銀鏤爍,劍光橫霜天野寒。

           “融劍式!”

           下一刻,史大彪所處的周身,劍氣錯落時空,一片片銀光交相纏繞,輕浮之下已是交融在一起。

           緊隨著,只見一道銀白光河遮天蓋日般地映現在眾人的眼中。

           “砰!”

           一聲巨響,時空震蕩,翩躚劍氣落影于半空之上,繼而開始急速轉動,恍如萬千銀白光劍閃動。

           “天劍九式,重在意,不在形。它是無拘無束的,你可別被己身的思維所束!”

           隨著史大彪這話出口,那萬千光劍形態若波,尖銳之力凸顯柔和。

           “無劍式!”

           下一刻,無數劍影波動頃刻間消散無形,一柄恍如虛幻的“氣劍”若有似無地自逸世跟前滑落而下。

           氣劍之上,元力環繞,曉一看,寒光傾目,煞人心神。

           “子!好好琢磨琢磨吧!”

           施展到這里,史大彪臨空一躍,眨眼間,人已折返到大青的龍背之上。

           逸世瞠目以望,神情中的震驚已然無可言狀,身為天劍閣門人,他又豈會不知“天劍九式”元技乃是天劍閣的鎮閣之技?

           此劍技,從不外傳,縱天劍閣門人要獲得,也需經一番繁復考核。

           想著想著,懸定在逸世跟前的氣劍漸趨迷幻,不消多時,便散作無形。

           逸世驚愕地凝望著史大彪,顫巍巍道:“你到底是何人?”

           史大彪悠然笑了笑,嘆道:“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酒云端?!?/p>

           言罷,史大彪提壇為飲。

           一襲風過,錯落了滿空酒氣,涵醞了醉云飛霞。

           天翊看了看史大彪,道:“別日帷幄,須依日月,只今劍履,快上星辰!”

           史大彪笑了笑,也不回應什么,只自顧飲著酒。

           武忘等人癡愣愣地盯著史大彪,這一路走來,史大彪出手不多,但每每一次,都教人觸目驚心。

           千葉道:“大彪兄,我還以為你只會三板斧呢!卻沒想到,原來你的劍招,也使得如此行云流水!”

           南宮盈盈道:“大彪院長,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的?”

           著,她極度認真地眸定在史大彪身上。

           史大彪不為所動,依舊自若地飲著酒。

           閆帥與曉夢凝沉著眉宇,他二人早知史大彪不凡,只是如何也揣思不出,史大彪那不凡的背后,到底深隱著什么?

           當然,此刻最為震驚之人,莫過于逸世。

           昨夜至今,他從未在史大彪等人面前展露過什么,閆帥等人雖能看出他境界,但想要得知他修煉元技的程度,非出手而不可知。

           讓逸世百思不解的是,史大彪是如何看出他才修煉到“天劍九式”第六式的?

           更讓逸世駭然的是,史大彪不僅看出了他元技的修煉情況,更親自出手演練了“天劍九式”的后三式。

           要知道,這三記劍式,縱然放眼天劍閣,能順利將其施展出來之人,也作寥寥無幾。

           一念及此,逸世的心神只若跌入無盡漩渦,任憑他思緒翻飛,也難有所了悟。

           沉寂了好些時候,逸世方才看向天翊。

           他若沒記錯,之前天翊曾與他言過:“空谷臨風,逸世凌虛?!?/p>

           寥寥幾字,本不該多有意韻,但逸世稍一思量,心神不由得再起劇烈波瀾。

           天劍閣,落地于空谷之中,谷外常起颶風,正應了前一句“空谷臨風”!

           他名為逸世,佩劍曰凌虛,天翊的一句“逸世凌虛”恰好道出了人與劍的微妙。

           想到這里,逸世的臉色已然變得驚詫交涌,若史大彪的高深莫測來得難以捉摸,那么天翊的高深莫測則作無風之定,給人以縹緲。

           遲定片刻,逸世看向天翊,道:“若天劍閣的高層詢問你,為何屠盡七星峰上的生靈,你當如何回應?”

           天翊笑了笑,道:“之前大彪兄不是已經過了嗎?”

           逸世眉頭一皺,瞟了瞟史大彪。

           他記得,史大彪過――“日月經天,江河行地。這個世道,并無正邪之分。不過物競天則,適者生存罷了!”

           這的確算是一理由,只是這理由顯得模棱不已。

           逸世也過,若是讓這樣的理由落入天劍閣高層的耳中,只怕會為天翊等人引來殺劫,那殺劫,或許是難逃一死。

           但在見識到史大彪的出手后,逸世卻有了另外的看法。

           他頓了頓,轉身面向史大彪,神情中飽多欽佩,道:“前輩,等一會兒進入天劍閣后,你若能再施展一次適才的劍式,想來應該能為你們省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史大彪不為所動,此刻他已枕臥在衍天斧上,雙眼微瞇,好似已入睡了去。

           逸世怔了怔,同天翊等人示意一眼后,接著探手虛空,屈指卷動,連連打出數道詭異繁復的法決。

           霎時間,山澗之上,突起朦朧水氣,凝而成云,鋪砌成道。

           逸世身姿一躍,率先踏足云端,緊隨著,大青也載著眾人飛入幻云之中。

           ......

           空山寂寂,冷月如勾。

           寒星懸浮于天幕之上,仿佛光斑,如同棋布。

           夜色中的山谷,本來是凄清幽冷的,好像荒蕪人煙的戈壁,但若仔細看去,便會發現地面上花團錦簇,佳木蔥蘢。

           空氣中,蕩漾著花的幽香,以及草木的清香,兩股香氣交織在一起,令人如癡如醉。

           風起,飄飄吹衣,忽而,一聲鳥唳劃破了夜色中寂寥的山谷,憑空多了一生氣。

           與此同時,天邊的盡頭飛來無數鳥群,寒鴉萬,絡繹不絕。

           此刻,天翊等人停駐在谷外,放眼以望,山谷之內,絕壁之下,連橫著無數樓宇,仿若人間仙境,世外桃源。

           這里便是天劍閣所在,也是忘劍之域與外界的進出之地。

           逸世停頓稍許,邁步朝著谷內走去,天翊等人從大青的龍背之上一躍而下,緊隨于逸世身后。

           武忘蹭了蹭無憶,道:“白臉,踏足虛空通道前,天幕尚有日光掩映,這一轉眼,怎生得孤月寂寂了?”

           無憶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他答之不上。

           閆帥道:“適才我們所入的虛空通道,應該是新構建而成的,構建之人實力不足,對于時空的掌度尚不入精,只有縮空,卻無蓋時?!?/p>

           還不待武忘回應什么,南宮盈盈已是詫異道:“可我們不是一眨眼就來到這里了嗎?”

           閆帥笑了笑,道:“你以為我們在虛空通道中的一眨眼,真的就是一眨眼嗎?”

           聞言,眾人一愣,他們的實力還很弱,遠未達到觸及時空之力的層次,對于其中的奧妙自也難以理解。

           閆帥沒有再多作解釋,眉宇間隱有凝重浮上。

           要構建一條新的虛空通道,需要極為強大的實力,即便是那種不完善的虛空通道,也一樣。

           即便閆帥與曉夢體內的封禁之力解開,也不見得就能構建出一條虛空通道來,天劍閣的底蘊,可見一斑。

           聽得眾人言談,天翊沒有插話,他靜靜地隨在逸世身后,步履從容。

           不消多時,眾人在逸世的帶領下,進入到了幽谷之中。

           天劍閣依谷內兩旁的懸崖峭壁而設,行過谷口,有一寬闊廣場。

           此時,天翊等人便佇立在廣場之上。

           下一刻,一道道破空聲自谷內響徹,緊隨著,一道接著一道的人影紛紛落定在廣場上。

           來人足以上百之數,實力最低者,也作出竅之境,當首幾人的氣息,更是若隱若存,讓人難探深淺。

           上百修士,背后皆負長劍,他們著統一制式的云袍,唯云袍的色澤有所差異。

           見得這陣勢,武忘等人無不慎重以待,眸色之中,滿含警惕。

           閆帥與曉夢更是第一時間左右到天翊身旁,兩人的目光,牢牢鎖定著當先的三名修士。

           這三名修士,一者作年邁的老人,一者作沉穩的中年,一者作內斂的青年。

           見得來人,逸世連地靠身上前,接著對著這三人躬身以禮,道:“三位長老,七星峰事主已帶到!”

           老者了頭,示意逸世退居一旁。

           逸世張了張嘴,似有話要,但終究沒能言道出口。

           老者看了看天翊等人,目光在閆帥與曉夢的身上多逗留了片刻,開口道:“諸位,你們應該不是忘劍之域的人嗎?”

           天翊了,道:“如前輩所言,我們的確不是忘劍之域的人!”

           老者道:“雖然你們不是忘劍之域的人,但既是來到忘劍之域,為何卻不遵守這里的規矩?”

           天翊道:“規以正圓,矩以正方。規矩誠設,方圓若實,規矩惡設,方圓如虛?!?/p>

           老者倏一皺眉,道:“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蔑視我忘劍之域的規矩嗎?”

           天翊笑了笑,道:“規矩只能約束行,但卻不可約束心,心若有惡,則規矩不復?!?/p>

           老者道:“你還沒有回答我,可是在蔑視我忘劍之域?”

           天翊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若真要一個答復...”

           到這里,天翊稍頓,緊隨著,自他的口中不緊不慢吐出一字來――“是!”

           聞言,老者的臉色突變得難看至極,他從天翊的話中,感覺到了一股狂傲,這狂傲,來得無邊無際。

           老者道:“好一個后生輩,當真輕狂無比!難怪敢敗壞我忘劍之域的規矩!”

           天翊道:“前輩,你口口聲聲所的規矩,還不是建立在強權之下?真正的規矩,是由內而外以制,而非由外而內以束?!?/p>

           老者道:“這就是你為屠盡七星峰生靈所給的解釋嗎?”

           天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本無意撞這老者什么,只是老者一開口,便給他扣上了一不遵規矩的帽子。

           天翊為人,想來以敬還敬,以惡還惡,老者既是不敬他,他自然也不會做那回敬之事,這才言辭以激。

           此時,老者身旁的中年與青年也已凝沉起了眉頭,三人身后的上百修士,更是冷眼相向,眸生幽寒。

           倒是一旁的逸世,神有焦愁浮掠,他深知天翊等人來歷不凡,其中更有史大彪這等高深莫測之輩潛藏,若天劍閣與之爆發沖突,禍福難測。

           雖知如此,逸世卻并未開口破。

           見天翊不予回應,老者道:“好,我不與你規矩,我們就,你們屠滅了七星峰三千多人,此事該當如何?”

           天翊道:“前輩覺得呢?”

           聞言,老者再難降息心中憤怒,厲喝道:“輩!我念你年少無知,方才與你和氣相言,你可莫要不知好歹!”

           天翊笑了笑,道:“前輩,正因子年少無知,故才有所反問,怎成了不知好歹?”

           聽得天翊這略顯無賴的答復,老者氣郁不已,一連口吐了幾個“你”字,卻遲遲不見后續。

           正在這時,老者身旁的青年開口道:“逸老,殺人者人恒殺之,用他們的命慰藉七星峰數千亡靈,對他們而言,也算不虧了!”

           著,青年陰鷙一笑,笑意之中,殺意凜冽。

           中年男子沉默不語,只斜瞄了瞄青年。

           老者平復片刻,道:“劍影,你的殺意為何這般濃烈?”

           劍影道:“逸老,你也知道,我已經收斂了許多?!?/p>

           老者頓了頓,轉而看向天翊,道:“輩,你也聽見了,劍影所言,正是我之答復,不知你可滿意?”

           著,老者笑了笑,笑得很陰冷,讓人不寒而栗。

           天翊的眉頭已然緊皺,凝視著老者等人的目光中,滿含凌厲,青年的那一句“殺人者人恒殺之”觸及了他,而后老者順言以對,更讓他生怒。

           于此之際,閆帥冷冷一哼,道:“我今日倒要瞧瞧,你們何以來做那殺人者人恒殺之之事!”

           曉夢不以言語,周身氣息已然變得幽寒起來。

           武忘等人也做嚴正以待。

           一時間,場上的氣憤頓變得肅殺無比。

           見狀,逸世連連湊身上前,對著老者道:“爺爺...”

           其言尚未脫口,老者的喝斥之聲已然傳出:“你給我退下??!”

           逸世還欲開口,卻被老者緊隨而至的橫眉冷眼打消了住。

           他朝著天翊等人看了看,決意之下,負氣離去。

           老者收回目光,看向天翊,道:“你們是束手就擒,還是讓我們動手?”

           天翊冷地一笑,道:“你覺得我們會束手就擒嗎?”

           老者覷了覷眼,道:“好!果然夠狂傲!過了今日,你這狂傲便要煙消云散了!”

           著,老者抬了抬手,好似在作示意。

           正于此時,一道倩影突地沖上前來,喝道:“慢著!”

           諸多修士一愣,紛紛朝著那倩影看去,只見其一襲藍衣加身,落得纖塵不染,正是若藍。

           老者道:“輩,你還有何話要?”

           若藍道:“七星峰的人是我殺的,此事我一力承擔,你們有本事,就沖著我來吧!”

           聞言,老者笑了,他身旁的中年男子也笑了,劍影輕掀了掀嘴角,似笑非笑。

           以三人的眼力,何嘗看不出若藍只有出竅實力,七星峰上,數千劍盜,豈是一出竅修士所能屠滅得了的?

           一直不曾開口的中年男子道:“女娃,要攬這責任,也輪不到你才是?!?/p>

           著,他看了看閆帥與曉夢。

           若藍怔了怔,轉而看了看天翊等人,接著道:“我再一次,七星峰上的人,全都是我殺的??!”

           老者道:“輩,七星峰的人,無論是你所殺,還是他人所殺,你們都難辭其咎!或者,你們都難逃一死!”

           聞言,若藍愣住,哪曾料想老者會如此以言。

           天翊笑了笑,道:“藍兒,與這些將規矩的人道理,你不覺得可笑嗎?”

           若藍道:“大哥哥,藍兒過,此事定不會牽扯于你們的!”

           言罷,若看微一抬手,乾坤鐲上燦起一陣耀眼光華。

           下一刻,一道黑影倏地幻顯而出。

           此時,自那黑影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僅憑氣勢,便讓天劍閣翻覆于壓迫之中。

           在場之人,無論是天劍閣的劍盜還是閆帥等人,無不驚愕滿面,唯天翊與史大彪受此突變,尚還巋然。

           這突然出現的黑影,不做別人,正是裨惡。

           裨惡陰沉著面,盯著老者道:“老兒,七星峰上的人全都是我殺的!你們有本事,沖著我來!”

           老者愣住,盯著裨惡的眼中飽含驚懼,他能感受到,裨惡的強大,遠非他所能抵抗!

           中年男子與劍影也作愕然,哪曾料想到,天翊等人的身旁,竟還有如此強大之人隱藏?

           見老者遲遲不以回應,裨惡道:“怎么?適才不是還叫囂著殺人者人恒殺之嗎?人是我殺的,你們也信了,怎么不來殺我了?”

           ........

           謝謝那些支持三狼的書友,有你們,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動力。

           我在想,我何時才能寫個盟主出來?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