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四九:一念之慈,萬物皆善【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94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靜,靜得出奇。

           風過,湛湛青天,塵灑電消,獵云奔電豹的尸身飄搖而落。

           它之豹身,斷尾、殘爪、瞎眼,舉首而望,面目全非,駭然至極。

           于此寂靜之際,兩道身影如奔雷般貫空而過。

           武忘手持烈焰長刀,一刀劈斬,刀光若河,劃出一道遙掛長空的赤紅匹練。

           小笨身軀一縮,演作球形之狀,繼而如隕星般沖撞出去,其勢猶如破竹,莫有能阻。

           刀落,烈焰翻騰,獵云奔電豹的身體直接被一斬為二,皮開肉綻之狀慘不忍睹。

           星降,穿云裂空,直從獵云奔電豹那分裂的尸身中撩射而過。

           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

           獵云奔電豹的尸體,頓成殘肢碎屑,漫天飛舞。

           “嗷嗷!”

           小笨仰天嘶吼,聲有悲愴,韻含凄涼,聞者心傷。

           武忘長刀緊攥,赤袍獵獵,眼中帶淚,晶瑩泛爍。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再次驚呆了眾人,他們舌橋不下,目瞪以望。

           獵云奔電豹本已喪命天翊劍下,但武忘與小笨卻并未打算就此讓其“好死”。

           對此,眾人驚駭而又不解。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世上有一種仇恨,叫挫骨揚灰。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世上有一種身死,叫灰飛煙飛。

           云樓上,荒時與卜噬月尚還處于天翊劍斬獵云奔電豹的驚詫中,又見此一幕,心中愕然可想而知。

           卜噬月疑道:“荒時老兒,不忘他們與獵云奔電豹之間,存有仇恨?”

           荒時嘆言道:“不是仇恨?!?/p>

           卜噬月一驚:“不是仇恨是什么?”

           荒時點頭道:“是深仇大恨?!?/p>

           卜噬月再道:“不忘若是持劍與你對決,你有幾成勝算?”

           荒時淡笑道:“一成都沒有,我會輸?!?/p>

           千鈺等人身懸在遠處的天際上,目露疑駭。

           稍一思量,他們也得出了荒時所說的“深仇大恨”的結論。

           當年初入造化之域時,他們曾遇玄冥谷與萬家之人的截殺,在與萬家之眾交手的時候,天翊、不忘、小熊,何嘗不是如今這般悲憤怒殺而起?

           雖能聯想到這些事情,但眾人依舊看不到端點是何。

           他們無從知曉,唯一能確定的是,線頭的一端在遙遠的北方,因為天翊曾面北而跪。

           史大彪抬眼望天,言道:“慈心一任蛾眉妒,佛說原來怨是親;雨笠煙蓑歸去也,與人無愛亦無嗔?!?/p>

           話落,他長長一嘆,不知是在感慨天翊等人的執著,還是在悲嘆獵云奔電豹的凄慘。

           虎妞扯了扯史大彪的衣角,不解道:“大彪院長,你在說什么呢?”

           史大彪道:“虎妞,你覺得他們殺死那電豹,做的對嗎?”

           虎妞想也沒想道:“大哥哥做的對?!?/p>

           史大彪道:“為什么做的對?”

           虎妞道:“大彪院長,做的對就是做的對,還需要為什么嗎?”

           她眨了眨眼,迷蒙而又天真。

           史大彪苦澀一笑:“一念之慈,萬物皆善?!?/p>

           ......

           此時,眾人中若說誰最為驚恐,則非夜珞莫屬。

           這個風瀾學院八大年輕戰神之一的天驕,滿面驚恐而立。

           他瑟瑟發抖,寒毛卓豎,儼然一副膽裂魂飛模樣。

           天翊幾人做了什么?

           他們竟然將風瀾學院北院的鎮院之獸當場斬殺,徹底的斬殺,沒有絲毫遲疑。

           他驚懼地望著天翊道:“你..你們...好大的膽子?!?/p>

           這話本該說的理直氣壯,可從夜珞的嘴里傳出,卻變得軟弱無力。

           言罷,夜珞臨空一躍,一手揮動下,一枚古令爍動而來。

           不消多時,夜珞的身子直在天際消散無形,許是動用了什么厲害器物,凌虛身掩。

           那一令牌直直落入天翊手中,牌面之上,鐫刻著俊逸兩字――風瀾。

           夜珞走了,但卻留下了風瀾令,不知此舉是為何意?

           武忘等人飛身到天翊身旁,荒時與卜噬月亦是迎空飛落。

           卜噬月道:“不忘,這一次你惹大禍了,圣王學院怕有劫數將至?!?/p>

           荒時道:“那被你斬殺的兇獸,乃是風瀾學院北院的鎮院之獸,你之行舉,怕會招怒風瀾學院?!?/p>

           千鈺等人一怔,神情被凝重覆蓋,風瀾學院的背后有著四大勢力支持,天翊此番殺了北院的鎮院之獸,無異于當眾掃了風瀾學院的顏面。

           這些大勢力平日里高高在上,最為看重的便是自家顏面,鎮院之獸被人斬殺,這讓他們顏面何存?

           當初天翊將天空城城主云天擊殺掉,便惹得南宮閣派出烈火十八將徹查此事。

           若不是南宮閣看重天翊的天賦與潛力,事后局面自又另當他論。

           武忘與小笨面不改色,若能為狂客一雪前仇,縱與天下為敵,哪又何妨?

           天翊低眼看了看手中的風瀾令,笑道:“劫數若來,我便滅了那劫。與其讓火燒到我圣王學院,倒不如火引風瀾,燒他個火光通天?!?/p>

           荒時道:“不忘,你還是決定了要去風瀾學院?”

           夜珞臨走之際,將風瀾令留下,雖不知其詳意,但卻明擺不懷好意。

           天翊道:“非去不可?!?/p>

           荒時道:“你們走后,圣王學院我會盡全力守護?!?/p>

           天翊道:“有勞荒老了?!?/p>

           荒時道:“我是圣王學院的老師?!?/p>

           卜噬月臉色不變,她沒有表態,她與荒時相交莫逆,荒時若站出身來,她不會袖手旁觀。

           南宮盈盈抿了抿嘴,說道:“不忘老大,爺爺讓我轉告你,南宮閣永遠是你的朋友?!?/p>

           這話她早就想與天翊說,一直苦無機會,現在說出口,只道恰逢其時。

           天翊微微一笑,他本也就沒有拿南宮閣當敵人,即便他險些隕落在南宮離手中,他也依舊極為欽佩這個老者。

           千鈺道:“不忘,我們什么時候動身前往風瀾學院?”

           天翊看了看手中風瀾令,道:“那人留下風瀾令后,匆匆而去,竟也不與我們言道言道該如何使用此令?”

           他似是在埋怨,埋怨夜珞走得匆忙。

           見天翊這般從容淡定,眾人驚詫之余,心生折服。

           以天翊的聰明,又豈會不知殺了獵云奔電豹后,將在風瀾學院掀起多大風暴?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