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九章:左眼千秋,右眼萬古【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42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刀光劍影密集而落,驚起漫天星火,皇城動搖,亂雨穿空,勁風縱掠。

           天翊舉棍之下,風塵化云煙,一嘯動千山。

           棍出,斜雨帶風,搖山振岳,地動天顫,殺氣瑩瑩沖牛斗,豪情躍躍耀九天。

           如山的棍氣,環繞天翊四周,任憑疾風厲雨、金戈鐵馬,莫不可愈。

           他這一棍,棍動如游筆,筆下生風雷,彩筆成龍,歘如飛電來,隱若飛虹起。

           棍定的那一剎,偌大天穹,風云色變,有河漢驚落,有乾坤既定。

           金戈交擊聲,遍布蒼宇,巨響驚現千里塵,直沖云霄接浮云——“砰!砰!砰!”

           披風長棍衍動的五彩光華,勢如洪濤,翻卷激涌,直將那落擊而來的刀光劍影吞噬一空。

           風過,散了彩華,天光微熏。

           散漫之余,一道道身影倒飛出去,直在天際弧劃出一條條血線。

           半空中,天翊持棍懸立,身不動,棍不動,一身麻衣粗袍,獵獵隨風。

           他的人顯得飄逸而又灑脫,手中的棍卻作傲然挺立,一雙無喜無悲的眼目此刻正打量在嚴中天的身上。

           嚴中天承接到天翊的眼意后,下意識的一怔,心有駭然,神有震詫。

           那些供奉于嚴府的修士,個個都做不凡,但在天翊的手下,卻顯得那般不堪一擊。

           嚴中天很清楚,不是嚴府的那些修士無能,而是眼前這個男子太強。

           天翊笑了笑,道:“嚴府主,不知現在你可愿開一開金口?”

           嚴中天一臉的陰郁,稍頓片刻,言道:“你隨我來,這里不是說話之地?!?/p>

           說著,他轉身朝著嚴府內走去。

           此時,涌將在嚴府周圍的看眾已然不少,見得嚴府外遍地狼藉,人仰馬翻,他們無不嘖嘖稱奇,接耳有私語。

           天翊也不拖沓,三兩躲閃,人已降臨在嚴府之內。

           他隨在嚴中天身后,步履從容,那一份不羈來得安之若素。

           嚴府之內,庭院深深,煙波千頃,云峰倒影,空翠成堆。

           在嚴中天的帶領下,天翊來到一處雅致的閣樓中,后者正欲喚人上茶以待,卻被天翊突來的言語制止住。

           天翊道:“嚴府主,我所問不多,根本要不了盞茶功夫?!?/p>

           嚴中天諂媚地笑了笑,對著恭立在旁的幾個明艷侍從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退避。

           一轉眼,閣樓中便只剩下天翊與嚴中天兩人。

           嚴中天頰面堆笑,說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要問的就問吧!中天若是知曉,絕不敢有絲毫欺瞞?!?/p>

           天翊也很直接,開門見山道:“嚴府主,我只想知道一事,元府究竟遭何人血洗?”

           聞言之下,嚴中天的臉色倏地大變,急切道:“小兄弟,你打聽元府之事干嗎?”

           天翊神情一凝,目有寒星四射,淡漠道:“嚴府主,你只需要回答我,知道還是不知道?”

           嚴中天陷入沉思,眉宇間始終凝沉著深溝豎壑般的皺紋,好半天后,他搖了搖頭,道:“小兄弟,實在抱歉,此事中天也不知情?!?/p>

           天翊凝視著嚴中天,他能感覺到,后者所言,并非出自本心,那躲閃的目光中,定是對他有所隱瞞。

           被天翊這般盯著,嚴中天只覺渾身上下都不自然,沉寂半響,他嘆言道:“小兄弟,你若想知道真相,不妨去通天塔問問?!?/p>

           天翊愣了愣:“通天塔?”

           嚴中天點了點頭,眺目朝著向西的天幕望去,說道:“中土皇家學院中,有一通天塔,塔內隱居著一位老人。當年元府被滅之事,他應該很清楚!”

           天翊與嚴中天頷首示意了一眼,接著轉身離去,他來的很干脆,走的也很干脆。

           嚴中天覷著眼,似一副心事重重模樣,暗道:“此人與元府之間,到底有何關系?當初元府一夜之間被人血洗,骨老為何不讓我徹查此事?”

           一想到這里,嚴中天的心中便被層層迷蒙籠罩,往事襲上心頭,愁思卻已不復東流。

           于此之際,嚴平帶著幾個供奉來到閣樓,適才他正在亭榭中聽風賞曲,突聞嚴府門邸動靜,連忙起身前去,卻不料還是晚了一步。

           嚴平聲嚴色厲道:“父親,聽說有人到我嚴府撒野來了?”

           嚴中天瞄了瞄嚴平,說道:“平兒,骨老很是器重你,不知他老人家現在可在通天塔?”

           嚴平怔了怔,臉有茫然,道:“父親,你為何有此一問?自從骨老得到‘云門夜雨’殘圖后,他老人家便一步也未曾離開通天塔?!?/p>

           嚴中天點了點頭,俯在嚴平的耳根前低聲細語了幾句,嚴平明悟地點著頭,接著帶著幾名供奉匆匆出了嚴府。

           再說天翊,離開嚴府后,徑直沿著西街而去,不論嚴中天所言是否屬實,他都要去中土皇家學院驗證一番。

           走著走著,天翊的身邊不知何時竟是出現了一名女子,女子一襲藍衣,她有著一副美艷動人的容貌,一顰一笑,無不使人心醉神迷。

           天翊皺了皺眉,驚鴻一瞥地看看了女子,疑道:“姑娘一路上都跟著我,所圖為何?”

           女子笑了笑,若有些天真地問道:“你的名字,難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真的叫不善嗎?”

           天翊不置可否,并未因這突然出現的女子而有絲毫駐足。

           見天翊對自己置之不理,女子似乎一點也不生氣,她依舊緊隨在天翊身后,大有天翊去哪里,她便去哪里的樣子。

           與此同時,辰南子傳音于天翊道:“小子,這女子怎么給了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天翊面不改色,回應道:“辰老,你可還記得之前我在小巷中遇到的那個賊丫頭?”

           經由天翊如此提醒,辰南子恍然大悟,道:“難怪她總給我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原來她就是那個賊丫頭,生得倒是水靈!”

           說到這里,辰南子頓了頓,再道:“小子,你是怎么發現她就是那賊丫頭的?”

           天翊沒有回應辰南子,他之所以能看出女子就是之前的賊丫頭,皆因適才的驚鴻一瞥下,他在女子的皓腕之上看到一個翡艷欲滴的藍鐲子,他若是沒記得,之前那賊丫頭的手腕上也帶著一個形似的鐲子,只不過黯淡垢塵了一些罷了。

           天翊猜想的沒錯,這女子正是之前的賊丫頭,而她的名字叫若藍。

           此時,若藍緊隨在天翊身后,心神則與裨惡悄悄溝通。

           裨惡道:“若藍大人,他似乎看出了你的身份?!?/p>

           若藍道:“我不過了換了身裝飾,他能看出我就是賊丫頭,又有何出奇?”

           裨惡道:“若藍大人,他的身體中,好像并不只有他自己的氣息?!?/p>

           若藍道:“怎么?難道他的身邊也有如裨惡你這般的靈體不成?”

           裨惡不再多言,此時他靜待在那藍色手鐲中,一襲黑袍涌動在徐徐微風下,縷縷墨絲,隨風飄散。

           如此行徑了一段時間后,天翊與若藍兩人,一前一后抵達中土皇家學院。

           中土皇家學院,寬闊而厚重的土地上,修建有連綿的貝闕珠宮,雕梁畫棟,金碧輝煌,華麗至極。

           學院門前,高累著一塊厚巖,巖石上面龍飛鳳舞地題著四個大字——“中土皇家!”

           天翊只稍稍頓了頓,接著提步邁入中土皇家學院,若藍凝思片刻,緊隨天翊之后步入其中。

           兩人前腳剛一踏入學院,闊道兩旁的閣樓中,便有數人沖將出來,繼而橫欄在天翊與若藍的去路之上。

           當先之人,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環繞在下巴上的那一圈絡腮胡,倒是讓人印象深刻。

           男子說道:“兩位應該不是我中土皇家學院的弟子吧?非我學院的弟子與老師,一律不可擅自進入學院,兩位還請回吧!”

           他對著天翊與若藍指了指來路,示意兩人離去。

           天翊抬了抬眼,目之所向,可見一高塔直入云霄,說道:“我要去通天塔!”

           語落,滿臉絡腮胡的男子面色突變,他已好言勸說兩人離去,殊不料來者似乎并不聽規勸。

           此時,男子身后的數人,也都一臉幽郁地凝視著天翊與若藍,后者擅闖學院已是無禮在先,竟還提出要去通天塔這等要求。

           要知道,即便是中土皇家學院的老師,也不可擅自靠近通天塔,更別說入得其內。

           男子道:“小兄弟,我奉勸你們還是趁早離開的好,通天塔可不是你該去的地方!”

           天翊微微一笑,挑了挑眉道:“我若一定要去呢?”

           男子怒從心起,泛冷道:“這里是中土皇家學院,可還輪不到你在這里撒野!”

           言罷的瞬間,男子已是掄拳而動,拳出,音顫,勁風橫掠,迎面直取天翊而來。

           男子的拳力,剛猛勁霸,勢如迅雷,攜帶著厚實如山的力道,眨眼便已抵至天翊身前。

           天翊神色如常,很是隨意地抬手探點而出,這一探手,破了蒼勁有力的拳風,碎了厚重如山的拳力。

           只聽得一聲悶響,男子的身影直直倒退出去,連帶著將那欲意上前攙扶男子的數人也一道飛退了出去。

           退居了好遠距離后,男子數人方才借助退劃的阻力穩住身形,他們一臉駭然地看著天翊。

           男子道:“你這人怎如此不知好歹?莫不是要拆我中土皇家學院的臺不成?”

           說著,男子隨手一揮,一根短笛赫顯在手,他執笛到口,一曲清音頓時彌散開來。

           不消多時,一道接著一道的破空聲相繼傳來,眨眼間,男子的周圍,便有上百人凝聚。

           這還不算,那延展的廣場之上,此刻正有風塵迭起,浩浩蕩蕩的人群正火速朝著學院門口趕來。

           見此一幕,天翊面不改色,他既然決定要去通天塔,那便無可阻擋。

           若藍站在天翊身旁,自始至終她一句話也沒說,她只是靜靜地佇立,宛若止水一般。

           天翊這邊很安靜,但那絡腮胡男子的身邊,卻已吵雜一片。

           “胡峰老師,這在學院之內,你為何吹響存亡笛?”

           “大胡子,你雖然姓胡,可也不能胡來??!”

           “胡老師,這存亡令可不能亂吹,一個不好,院長可能要怪責于你了!”

           “......”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言道著,語調卻顯得有些隨意。

           存亡笛音一經響起,那便說明到了生死存亡之際,這里是中土皇家

           (本章未完,請翻頁)

           學院,這些老師可不認為有誰膽敢來這里撒野。

           對于眾人之言,胡峰置若罔聞,他的目光牢牢將天翊鎖定,適才與天翊初一交手,他便知道來者不凡。

           以他嬰成境的實力,竟被天翊輕描淡寫的一記點手擊退,足可見來者實力之強。

           見得胡峰這般凝視著天翊,眾人的視線也順勢落定在天翊身上,當感受到天翊身上散發的凌傲不屈后,他們這才斂了松弛。

           胡峰道:“這兩人來我中土皇家學院,心存歹念,先是傷我不說,他們還要前去通天塔。胡某不敵他手,這才吹響存亡笛?!?/p>

           聽得胡峰這一番解釋,眾人的臉色已然陰沉似水,他們目帶不善地凝視著天翊與若藍,眸光只若針尖麥芒,凜冽而又刺眼。

           “你兩人果真如胡峰老師所說,是來我中土皇家學院惹事不成?”

           “兩個乳臭未干的娃娃,這里可不是你們能撒野的地方?!?/p>

           “你二人擅自闖入我皇家學院,本就無禮在先,眼下竟還打傷我學院老師,今日若不是給個說法,怕是不好脫身??!”

           “......”

           面對這般指責,天翊自若如初,他側身看了看若藍,說道:“賊丫頭,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還打算跟著我嗎?”

           見天翊一語道破自己的身份,若藍也不驚訝,她只微微笑了笑,說道:“大哥哥!我不叫賊丫頭,我的名字叫若藍?!?/p>

           “若藍?”

           天翊突地一愣,這個名字有些牽動他的思緒,讓他無端想起了那個嬌弱的身影,她們的名字中,都帶有一個“藍”字。

           想著想著,天翊無奈笑了笑,他沒有再去理顧若藍,提步之下,竟不緊不慢朝著前方走去。

           若藍的臉頰,始終掛著一抹淺笑,伴隨著天翊的動身,她也蓮步上前,對于那阻攔在前的眾多修士,好若不以為然。

           見得天翊與若藍兩人的舉動,皇家學院的一眾老師們,無不驚愕失措,緊隨著便是滿腔怒火滔天而起。

           就在眾多老師群憤欲動時,天幕之上,突有兩道流光一閃而至。

           流光之下,落定著兩名須發皆白的老者,他們的長相極為相似,宛如一人。

           若說兩人身上有何不同,那便是他們的眼眸,其中一人,左眼呈血紅色,而另一人,則是右眼呈血紅色,除此之外,再無他別。

           見得來人后,一眾人等紛紛躬身以禮,異口同聲道:“見過左、右院長!”

           兩名老者微微頷首,繼而眸定在天翊與若藍身上,此刻天翊與若藍頓住了腳步,正凝視這兩名老者。

           有那么一刻,那左眼血紅的老者突地變貌失色起來,若有些不敢置信道:“是他!”

           此時,他的視線正落在天翊的身上,神色中的震驚來得很突然,以至于他看上去,好像受了驚嚇一般。

           右眼血紅的老者怔了怔,道:“千秋,怎么?難道你認識他們不成?”

           左眼血紅的老者點了點頭,大聲道:“不知圣王學院之人來我中土皇家學院,所為何事?”

           聽得“圣王學院”四字,在場之人無不滿面駭然,此前轟動風瀾的學院天才戰,那問鼎無字戰碑之巔的學院,不正是圣王學院嗎?

           天翊稍做思慮,便是明白過來,那左眼血紅的老者既能一眼認出他圣王學院的身份來,想來定是參加過之前的學院天才戰。

           沉思片刻,天翊開口道:“我奉院長之命,前來通天塔見一故人?!?/p>

           聞言,左眼血紅的老者神色成異,腦海中卻是無端浮現出了一道微胖之人的身影來,那人曾在風瀾城內,以一己之力與天下群豪對賭,至今回想,仍讓他記憶猶新。

           思量稍許,左眼血紅的老者開口道:“好了!大家都退下吧!”

           說著,他含笑看向天翊與若藍,再道:“兩位小友,且隨我來!”

           圍將在四周的人群,皆一副疑惑模樣,但卻極為識趣地撤離了下去,天翊與若藍則在兩名老者的陪同下取道那聳入云霄的通天塔。

           左眼血紅的老者道:“小友,老朽左千秋,這位是我兄長,右萬古?!?/p>

           右萬古對著天翊與若藍點頭示意了一下,當初左千秋從風瀾學院歸返后,便將發生在學院天才戰中的事情詳言以盡,他也知曉了圣王學院的事跡,圣王學院既然能夠力壓風瀾學院四方分院,最終奪魁天才戰,足可見這一學院不凡。

           此時,聽得左千秋的介紹后,天翊微微一愣,饒有意味地多看了兩名老者一眼。

           這兩名老者,各有一眼呈血紅之色,左眼千秋,右眼萬古,倒是有些意思。

           別人以禮相待,天翊自然不會失了禮數,簡略道:“兩位院長,小子不忘,這位是我妹妹,她叫若藍!”

           左千秋與右萬古笑著點了點頭,姿態已是擺得極低。

           眼看著便要抵達通天塔時,左千秋兀地問道:“不忘小友,不知貴院的大彪院長,現在何處?”

           ......

           本書縱橫中文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