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十一章:一弓追滅,激戰斧魔 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903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伴著斧魔一聲喝令,萬千魔騎馳云嘯,無邊玄甲騰空來。

           “轟隆??!”

           “咻!咻!咻!”

           無數魔修,嘶風逐電,踏霧登云,黑氣浮卷,遮天蔽日。

           霎時間,轟鳴浩蕩,黑霧陰霾,天昏地暗。

           無數魔元攻擊,追風掣電,分四合而來,動蕩八荒。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锏錘抓,镋棍槊棒,拐錘箭藤,若厲雨密集,鋪天蓋地襲落。

           “轟轟!”

           “轟隆??!”

           寒風颯颯,怪霧陰陰,四方黑騎卷風塵,萬千玄甲壓穹霄。

           見狀,天翊眉宇一皺,披風長棍倏起五彩光芒。

           “殺??!”

           棍向蒼,厲喝震宇。

           天翊當先以動,披風長棍行如飛虹,舞一條彩練,撩一方風雨。

           刀荒等人也作不慢,刀劍齊出,度霧穿云。

           武忘與無憶等實力較弱者,遲定片刻后,連忙相組在一起,凝力亮戈,四周圍頓起一片爍彩。

           此時,那一片爍彩中,一道道元力交相涌動,繼而于天幕凝匯出一虛幻劍影來。

           劍影不作靜態,反是極速閃搖著,只可見無數劍芒激射十方。

           須臾間,天翊等人便陷戰于敵人的魔騎洪濤中。

           “轟!轟??!轟隆??!”

           “砰!砰!砰!”

           炸裂聲此起彼伏,勢有不休,轟鳴浩蕩,直讓天地失色。

           兵刃交擊,元力激撞,凜冽聲起,震耳發聵。

           天翊殺襲在前,持手披風,撥撩挑,棍力若河,席卷滄瀾。

           那朝天翊圍攻而來的眾多魔修,人騎未至,便見疊疊棍影,迎面狂嘯襲來。

           “咻!”

           “砰!”

           只聽得一聲驚天巨響,動徹天地,只見得諸多魔修,人撕騎裂,紊亂竄射。

           天翊這一棍,并無花俏,甚至只動用了三成實力不到,但威能之大,卻不可覷。

           前面的魔修剛一爆裂,后方立馬便有新的魔修補殺上來。

           他們個個猙猛,冰冷的魔盔玄甲上,散發著悍不畏死的氣息。

           見狀,天翊棍勢不衰,提撩掃合,棍力層出,磅礴浩蕩的五元棍力,勢力洪濤,瞬間撲涌出去。

           “砰!砰!砰...”

           連綿的炸裂聲,不絕于耳。

           受此棍襲,無數魔修的身體紛紛爆裂,黑霧激揚,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刀荒等人也正處于激烈的廝殺中。

           刀荒斬刀以出,刀鋒所過,魔影頃散,那些魔修甚至連一哀嚎都未發出。

           不遠處,拓跋烈也作劈刀凜冽,每每一記刀鋒閃搖,便有數十魔修轟然爆裂——“砰砰...”

           拓跋宏的手中,持一木杖,杖虛空,起一道蒼色,繼而化作凜凜杖影圈波而動。

           那瘋狂襲殺而來的魔修,剛一沒入杖影中,便在一股強大的撕扯之力下分裂開來。

           “??!??!”

           “砰!砰!砰!”

           痛嘶哀鳴下,魔騎消散,玄甲崩裂,黑霧升騰,滿布天穹。

           另外一邊,曲離殤與戲子合力為戰。

           戲子在前,舞兩盈水袖,繾一片殺意,破一方魔影。

           曲離殤在后,撫一曲凄婉悲肅,離殤杳杳,琴音彌散,化音成刃,直將諸多魔修割裂成片。

           不遠處,閆帥與曉夢攻守一體。

           狂風長槍,金銳凜冽,槍鋒斜,魔修斃,道道黑霧蕩天際。

           遺音琴,弦聲凄切,弦動音繞,攝人心神,那諸多魔修尚未臨近,便紛紛爆體成虛。

           “砰砰!”

           與此同時,臥月等十方劍士仗劍在側,十柄鋒銳的長劍,交相輝映,挑撩劈刺下,形成一道速出的劍網。

           魔修的攻擊剛一襲到那劍網上,便作湮滅不復。

           但他們似無可懼,躍馬提戈,瘋狂沖襲,剛一觸及那劍網,身體轟然碎裂——“砰!”

           即便如此,那隨后襲殺而來的魔修們也無怯意,他們猙獰,他們瘋狂,他們宛若只知殺戮的機器。

           臥月等人合力布置的劍網,在一波又一波魔修的以死相沖下,并未持續太久,繼而黯淡,消隱,直至再無跡尋。

           為此,臥月等人不得不再次構建出一劍網來,復始攻御。

           距離臥月等人不遠處。

           千鈺、武忘、無憶、絕塵、冰晴、幻茵、大青、笨、青霖、阿布,身定于十方劍陣下。

           他們各處一方位,以己身之軀化作陣眼,道道元力沖霄而起,繼而融入懸的那一虛幻劍影之中。

           虛幻劍影,凌銳厲嘯,劍鋒斬空而過,奔電走芒,直將沖殺而來的諸多魔修碾滅。

           “砰!砰!砰!”

           轟鳴震蕩,巨響驚波,萬里擺搖。

           霎時間,廝殺成片,河水縈帶,群山糾紛,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

           此一刻,鳥以無聲,山以寂寂,風作淅淅,魔涌云冪。

           眾人呈波狀闊殺而出,戰圈愈發浩大,聲威愈發凜冽。

           但魔修之士所幻的黑騎玄甲,似無窮無盡,且無絲毫怯畏。

           刀荒一記劈斬落下,刀鋒卷銳,足將一方魔修湮沒。

           “轟!”

           收刀間歇,刀荒眉頭一皺,暗驚道:“這一方時空竟被人封鎖了住,根本無法施展虛實之域!”

           一念及此,他連忙看了看周身左右,只見拓跋宏等人也做一般無二。

           要知道,他們一行人中,合體境修士雖只有三人,但虛實鏡修士卻道不少,然此時竟無一人施展出虛實之域來。

           刀荒明了,有此變故,定是魔修之人暗中動了手腳,將這一方時空封鎖,以至虛實無法掩映。

           與此同時,天翊挑撩著披風長棍,掃棍成片,棍影如山。

           棍出,映一片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如虹棍力,貫掠長空。

           “砰!砰!砰!”

           受此棍襲,數十魔修之體,直直爆裂,繼而化作黑霧騰飛消散。

           天翊微一顧視,但見眾人之身距離自己越來越遠,戰圈也變得遼闊了起來。

           見此一幕,天翊眉頭一皺,連連喝道:“不要殺出去,積極防御便可!”

           著,天翊倏一擺棍,一道五彩棍芒頓如弧月般激蕩出去。

           借此棍攻間隙,天翊連忙朝著身后折退。

           刀荒等人聽得天翊呼喝后,也做飛還。

           不消多時,眾人便是凝聚在了一起,適才殺開的空間,也于這寥寥片息被諸多魔修涌上。

           “公子,這一方天地被人禁封了住,我等根本無法施展虛實之域!”

           臥月凝沉著面,鄭重以言。

           吟風等十方劍士紛紛頷首,若能布置出虛實之域,那萬千魔修,他們全可一舉滅之。

           “不忘,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些魔修之士,實力不算太強,但卻悍不畏死,若陷持久之戰,只怕我們會落得元力耗盡而死!”

           刀荒皺了皺眉,一臉凝重道。

           天翊了頭,舉目而視,只見數之不盡的魔修正洶涌襲殺過來。

           黑霧愁云漫天霄,狼煙煞氣射蒼斗。

           “這些魔修,難道真的就是魔修嗎?”

           言罷,天翊凌空一躍,持手披風,五彩輪轉。

           長棍撥,撩一方棍影,爍一片光寒,如河棍力,澎湃而動,席卷蒼宇。

           “砰!砰!砰!”

           只聽得炸裂聲響徹天地,連綿不絕,只見得魔影崩散,化霧奔騰。

           一記棍攻下來,襲殺在前的魔修已被盡數清剿。

           但緊隨其后的魔修,卻作無窮,但見:

           魔影飛揚,戈戟生輝,滔滔而來。

           滾滾盔明,層層甲亮,明映煞霧,似浪如濤。

           大捍刀,飛云掣電,楮白槍,度霧穿云。

           方天戟,虎眼鞭,麻林擺列,青銅劍,四明鏟,密樹迸射。

           彎弓硬弩,短棍蛇矛,激爍幽利。

           “殺!殺!”

           “咻咻!”

           “轟隆??!”

           一時間,破風聲,喊殺聲,聲聲攝魂,萬千魔修,如狼似虎,洶涌殺奔。

           見此一幕,眾人的眉宇皆有凝皺。

           就如刀荒所言,這般廝殺下去,他們只怕會活活被耗死。

           眼見得魔修便要殺臨,閆帥凝了凝眉,狂風長槍一緊,便欲迎對而出。

           一旁的武忘等人也做好了再次為戰的準備,元力奔騰,凝光爍空,泛一片凜冽銳利。

           正在這時,天翊突地抬手,繼而做一制止手勢。

           這一刻,自天翊的身上,涌出一股磅礴浩蕩的氣息。

           給人的感覺,他好似就是這一方天地,這一方天地就是他。

           此刻,在那一股氣息的溝通下,天翊似與這天地合而為一。

           “天地有正氣,雜然配流行,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充塞盈寰宇,正氣貫日月...”

           伴隨著呢喃細語,天翊的手中,突有一長弓顯現,弓名追滅。

           長弓雖冷,但天翊體內的鮮血卻已沸騰。

           挽弓成滿月,天地之力作箭矢,引弓之下,但見彩光爍芒盈動飄逸。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方為實?!?/p>

           下一刻,長弓做引,箭矢橫飛,異彩箭芒橫空飛掠,貫動之勢,天地皆震,日月皆顫。

           “咻!咻!咻...”

           無盡箭雨,密密麻麻,遮天蔽地。

           那正處于奔襲途中的萬千魔影,尚未臨近,便見得一道道元力箭矢直從虛空中探出箭頭,溢彩星仿若星辰閃爍。

           “噗!噗!噗....”

           “砰砰砰...”

           他們無所反應,身子直被彩色箭矢穿透而過,一時間黑霧侵染了長天,陰云凝匯,隨風而展。

           一弓追滅,追魂滅魂。千里暮云,風勁弓鳴??杖緹熛?,千萬。

           劇烈地轟鳴聲下,幻塵飛揚,霧叢靄重。

           不多時,風斂散,幻消隱,霧靄破開。

           萬千魔騎消無蹤,無盡玄甲匿長空。

           此時,夕已逝去,月漸明晰,長空歷歷,滄波平席。

           放眼以望,只見不遠處的天幕上,兩道身影倒飛而出,各有一口鮮血噴灑。

           “噗嗤!”

           “噗嗤!”

           這兩人不作他別,正是號令黑騎玄甲的斧魔與霧魔。

           見得這幻變的一幕,刀荒等人的臉色倏起巨變,武忘等人更作一臉駭然。

           誰也未曾料想到,天翊一記引弓,竟破了那萬千魔影。

           刀荒皺了皺眉,喃喃道:“適才的一切難道都是虛幻的不成?”

           拓跋宏稍稍一頓,道:“不是虛幻,但卻勝似虛幻。我就,那些魔修之士,為何個個悍不畏死,原來他們都是受人把控?!?/p>

           著,拓跋宏的目光連忙朝著斧魔與霧魔望去。

           這一望,只見兩人已穩住了身影,繼而滿臉不敢置信地朝著天翊凝視過來。

           “不!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破掉我們的幻衍之術?”

           斧魔一臉驚詫,眼神中,飽含愕然。

           霧魔冷地瞪了斧魔一眼,道:“斧魔,你不是他只是一區區劫成修士嗎?”

           斧魔咬牙切齒,怒哼一聲后,人已化作一抹流光朝著天翊等人飛來。

           霧魔見狀,暗道:“自負之人行事,自然要自負其果!”

           著,她之身影漸趨虛幻,只一轉眼,其人已化作黑霧消散不存。

           感知到霧魔的逃離,斧魔的神情更添激憤。

           此時,他人已飛頓在天翊等人面前,持手大斧,熠熠生寒,陰氣繚繞。

           “不忘!你可敢與我一戰!”

           斧魔看也沒看刀荒等人,闊斧一抖,盯著天翊問道。

           天翊笑了笑,道:“我可以認為,你這是在向一個區區修士挑戰嗎?”

           斧魔切了切齒,厲喝道:“你不敢?”

           天翊道:“沒有什么敢與不敢,我過,我的微不足道,足以讓你大失所望!”

           言罷,天翊長弓一收,披風長棍順掩在手。

           見此一幕,刀荒等人連連錯身,斧魔實力很強,他們自不愿讓天翊去赴險。

           感知到眾人之舉,天翊淡然一笑,道:“放心吧!他殺不了我,也奈何我不得?!?/p>

           話語方歇,天翊人已飛沖了出去。

           曉夢見狀,冷地一哼:“他既是固執而為,那便由著他好了?!?/p>

           聞言,刀荒等人苦澀笑了笑,接著連將目光注視到天翊身上。

           此時,見得天翊主動攻來,斧魔闊斧一揮,大喝一聲:“找死!”

           著,其人已御斧奔出。

           眨眼間,天翊便與斧魔交擊在了一起。

           “砰!”

           浩蕩轟鳴下,日星隱曜去,山岳潛形藏。

           偌大天幕,唯剩疾風撩蕩,棍斧穿空。

           一時間,震蕩動蒼宇,炸裂破瓊霄,千山急雨落,斧棍去復還。

           此時,雷電喧轟,天地翻覆,劇烈的動蕩,上掣太極,下至冥幽。

           動蕩之余,斧魔沖霄而起,劈斧而落,闊斧凌銳,破空呼嘯,直取天翊而去。

           天翊見狀,掩手一揮,披風長棍倏地橫斜以御。

           棍出,驚落九天風雷,影似虹彩貫射。

           一斧驚落河漢,一棍勢破云天,斧棍交擊,偌大天穹,風云色變。

           “砰!砰!”

           霎時間,巨響驚現千里塵,直沖云霄接浮云。

           這一刻,整個天地都好似籠罩在轟雷之下——“轟隆??!”

           激蕩元力,漫天繚繞,直將月下的天幕渲染成一片彩色。

           這一對擊,天翊與斧魔皆作飛退,竟是戰了平分秋色。

           天翊剛一落定,長棍一撩,人已憑空消失,現身之時,其人已身臨斧魔跟前。

           披風長棍虛掩而動,棍如游筆,下筆風雷,五彩成龍,歘如飛電,隱若飛虹。

           “披風之棍定乾坤!”

           棍落,勢如洪濤,翻卷激涌,漫天的五彩棍芒好若要將一切都予吞噬。

           斧魔一怔,凝目之中,唯獨剩下——人影,棍影,月暉。

           下一刻,斧魔猛地一顫,繼而自出神中醒轉。

           闊斧一支,斧聲似吼,破空呼嘯。

           “砰!”

           劇烈的震蕩下,天似崩塌地似裂,山河搖泣,萬物凜顫。

           這一狂猛對擊,直使得斧魔的身子飛退倒卷,體內好一陣翻江倒海。

           一個沒忍住,斧魔當空便是一口鮮血噴吐出來——“噗嗤!”

           “好!好!是我斧魔看了你!”

           斧魔陰鷙地盯著天翊,神色中滿含怨毒。

           “你既是如此承認,那便該為自己的言失付出代價!”

           言罷,天翊長棍一挑,繼而轉挑為掃,披風長棍突起五彩斑斕。

           “披風之縱橫千軍!”

           棍勢橫掃,有萬夫莫當之勇,縱使千軍亦難敵。

           五元之力經披風長棍增幅,頓爆發出覆滅之威,棍影成疊,風卷云涌。

           眨眼間,天翊橫掃開來的棍力便與斧魔支御的闊斧撞擊在了一起。

           “嘭!”

           一聲巨響,狂元震蕩,直撩得天幕虛晃。

           緊隨著,天翊持手的披風長棍,一撥一抖,震顫間,那附著在棍的五彩光芒頓變得金光爍爍。

           撥棍之際,天翊凌空騰躍,起落間,長棍劈合而下,若一副勇者無畏之勢。

           “披風之仁者無悔!”

           衍金長棍破空橫貫,無刃無鋒,但卻意蘊銳嘯。

           “咻!”

           斧魔見狀,連忙舉斧以抵。

           正在這時,天翊手中長棍突作飛旋態勢,強猛的洞穿之力于飛旋中迅猛張馳。

           “呼!”

           旋棍穿射,那自斧魔的闊斧上傳出的抵御之力頃刻間土崩瓦解。

           “砰!”

           受此棍擊,斧魔的身影倒退三兩,還不待其身定,天翊已是挑棍壓來。

           “披風之驚鴻一現!”

           衍金長棍一抽一挑,頓時顯現出數道耀眼棍影,須臾間,這數道棍影便作無形。

           斧魔神色一驚,手中闊斧倏地朝著身前虛空劈砍下去。

           那里,波光若粼,正有數道棍影憑空顯現,

           斧落,驚起狂猛炸裂,聲動霄漢。

           “砰!”

           斧魔持斧的一手突地一顫,好似受到了強大的震蕩之力,其身子也于此時不由自主飛退出去。

           天翊并未遲緩什么,挑棍突作橫落之勢,原本衍金之色的長棍再次變得五彩斑斕起來。

           “披風之縱橫千軍!

           又是一記橫掃棍力,棍影直若滔天駭浪,瞬間便將斧魔席卷。

           “砰!砰!砰!”

           動蕩的五彩元力中,隱隱可見斧魔艱難為御,橫撩劈斬的斧影,都作紊亂失寸。

           天翊長棍一挑,接著棍指蒼天,棍影劈落間,其整個人的氣勢頓變得笑傲睥睨起來。

           這一刻,天翊就是披風長棍,披風長棍就是天翊。

           “披風之縱橫天下!”

           只見一道棍影劃破虛空,動蕩間,天地萬物都好似震顫起來。

           一棍出,攜王者之風,縱橫天下。

           ......

           本書網首發,已愈一百八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