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七十三:人若不見,借人等人【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433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千鈺等人雖有動容,但更多的卻道莫名,他們不是狂客,很難體會到天翊三人的情結。

           南宮盈盈道:“不忘老大,你們老是對著那石碑跪拜什么???難道我們參拜它,它就會給我們至寶?”

           聽得她這一本正經之言,千鈺等人無不笑顏以對。

           他們雖不知具細以何,卻極為堅信天翊三人的為人,即便是至寶,又何能折其腰?

           千鈺道:“不忘,接下來我們怎么辦?”

           天翊道:“冷軒前輩說過:‘小屋不小,可進而觀之?!?/p>

           言落,天翊率先提步朝著那蒼蘚滿壁的小屋走去,武忘等人緊隨其后。

           一入小屋,蒼壁不見,映人眼幕的乃是一處浩蕩空間。

           天翊等人驚奇地發現,己身懸空而立,抬望眼,可見一片璀璨星辰,可觀一彎爛漫銀輝。

           就如冷軒所說,小屋不小,相反它很大,大到內有乾坤。

           正于眾人驚愕之際,不遠處突有一道道流光橫貫星海而來,三兩息下,天翊等人盡皆被流光包裹。

           下一刻,光爍,星逝,影不見。

           天桑城,月以高懸,輕云漫漫,清漪碧浪,遠影浮天。

           值此夜深人靜之時,天幕中突有一顆顆流星閃電般劃過長空,須臾間便作隱沒無蹤。

           天桑城外,樹木叢生,百草豐茂,天翊一行人披著星輝降落到一處空野之地。

           他們滿臉驚詫,前一刻還作平沙莽莽,后一刻卻染星輝燦漫。

           武忘瞅了瞅阿布,而后看向天翊道:“老大,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要去西門之地?”

           天翊點了點頭,言道:“等找到大彪與小貂后,我們就起程西門之地?!?/p>

           按照阿布所說,絕塵在庚辛學院任教,而庚辛學院地處西門之地的流金城,城不卓著,院無馳名,距離他們現在所在位置,何止千萬里?

           但即便再遠,天翊三人也要前去尋他,只因他們是兄弟。

           按照天翊的打算,等找到絕塵后,他的實力也該達到五元出竅的程度,那個時候,也是他重臨登云之時。

           千鈺道:“不忘,大彪跟小貂會不會折返南宮之地了?”

           天翊神色一緊,千鈺所說不無可能,若真是那樣的話,要與史大彪、小貂匯合可就要煞費一番功夫才行了。

           小笨的鼻子聳動了兩下,接著興奮地“支吾”個不停。

           在場之人,唯有武忘聽得懂熊語,此時知曉小笨之意后,武忘也是一詫,連道:“老大,小笨說大彪跟小貂就在這里!”

           天翊神情一喜,興道:“太好了!小笨,趕快帶我們去找他們!”

           說著,天翊饒有深意地看了看小笨,之前在虛空戰場中,因為激戰的緣故,眾人倒是忽略了突然現身的小笨,風瀾城與虛空戰場的封禁之力,小笨是如何破開的?

           別人不知道這其中緣故,天翊又豈會不知?小笨之所以能穿破封禁之力的阻礙,八成是小貂相助的結果。

           當年天翊與小貂途徑星月城時,小家伙可是從那些有主的儲物袋內攝取出了無數星月石,幫助他獲得了大量星月魂,借以催生衍魂草幫助辰南子恢復。

           見天翊那般目光凝視著自己,小笨連忙躲躲閃閃地撇開了眼,適才它只是聳動了兩下鼻子,而后就興奮地告知眾人,言道史大彪與小貂就在這里,探查之迅速,何人可及?

           天翊知道,這其中定有“貓膩”,但他卻沒說破,只當是小笨與小貂之間有何約定也不一定。

           此時,小笨開道在前,天翊一行人緊隨在其身后。

           無憶道:“老大,現在我們所在之地乃是東方之地的天桑城,天桑城是青龍城的外城之一,靠內有七大宿城,作為青龍城的衛城。東方閣以陣法著世,每一個城池都設有陣堂,布陣師在東方之地享有的崇敬就如南宮之地的煉丹師一樣......”

           一路上,無憶為天翊等人大致講述了東方之地的一些事情。

           讓天翊疑惑地是,無憶在東方閣備受推崇,甚至有望成為下一任東方閣閣主,但他卻對陣法之道“一竅不通”,而東方文宇當初在虛空戰場阻擊他與武忘時,卻布置了威力不俗的“天絕陣”,由此可見,那東方老祖或許并未真將無憶拿東方之人對待,在其眼中,無憶終究不過是一外姓之人。

           此時,天桑城內,影以斑駁,窗以明凈,銀輝倒泄,清風拂面。

           臨街一家酒肆中,此刻卻往來頗火,笑樂不斷。

           近一觀,可見一大群人正聚精會神地簇擁著一名中年男子,他們是為聞道而來,聽愈覺津津有味,可見那中年男子的理勝之語,大勝他人的詞致美好。

           中年男子不作他人,正是史大彪,他的肩頭,標志性地佇立著一只雪白小獸。

           這半月以來,史大彪與小貂游離在天桑城各處,以闡道述理而為人所知。

           短短半月,遠近之人,無人不知醉酒仙,無人不曉酒逍遙,那一句“我自問酒不問仙,半世逍遙半世癲”更是廣為流傳,只道家喻戶曉。

           此時,史大彪提壇以飲,口中傳出一陣“嘖嘖”之音,直看得周遭人群好一番口饞,一時叫買四起:

           “小二上酒!一壇杏花紅!”

           “酒家,來一探十八仙!”

           “我要一壇百花雕!”

           “......”

           酒肆主人聞言,連連應“好”,直樂得前嘴不合后口,趁人不備之際,還朝著史大彪投遞去一抹別樣眼神。

           靠窗的一張方桌,正襟端坐著兩人,兩人各持一壇醇酒,也不言語,只自顧地飲著酒。

           他們坐在那里,卻給人一種遠離塵囂的感覺,他們喝的似乎不是酒,更像是愁。

           這兩人,一人衣衫襤褸,一人白衣飄飄,一者落盡滄桑,一者攬盡塵霜。

           他們互不相識,對視而坐,無邀酒以向,但卻一道喝得惆悵滿懷。

           君竹道:“閣下的酒是為何味?”

           秦萬里道:“無味!”

           君竹道:“無味?那也就是百般滋味陳雜交融了?”

           秦萬里道:“閣下的酒又作何味?”

           君竹道:“我的酒很烈,烈得煙籠寒水月籠沙,烈得一襲煙雨覆天下!”

           秦萬里道:“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p>

           君竹道:“情為何情?結為何結?”

           秦萬里道:“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君竹道:“因為我們喝得都是杏花紅!”

           秦萬里笑而不語,提壇狂飲,烈酒下肚,但覺心神恍恍,若有游離大千之外的感覺。

           君竹回之一笑,仰而盡飲壇中酒,恍恍惚惚,流年再經,夢回竹梅間。

           秦萬里道:“閣下在等人?”

           君竹道:“你不一樣也在等人嗎?”

           秦萬里道:“毫無疑問,我們等的不是同一人?!?/p>

           君竹道:“若看眼前,我們等的應該是同一人?!?/p>

           說著,兩人一道朝著不遠處的史大彪望去。

           此時,史大彪已經喝得云里霧里,好一副迷蒙渾噩模樣,他若撒酒瘋般揮手大喝:“我自問酒不問仙!”

           此言一出,那作簇擁的人群紛紛異口同聲高歌以應:“半世逍遙半世癲!”

           史大彪志得意滿地笑了笑,而后悶頭栽倒在桌,鼾聲呼呼。

           這一幕,直看得周圍人群錯愕連連,繼而暢笑成片,三五成群,跌跌倒倒攙扶而去。

           不多時,酒肆中的客人便作跡罕,只剩史大彪、小貂以及秦萬里與君竹。

           酒肆主人眼含謹慎地看了看秦萬里與君竹,而后亦步亦趨地走到史大彪的桌前,繼而伸出一手在桌上輕輕敲擊了幾下――“咚!咚!咚!”

           聞聲,那本栽倒在桌的史大彪突地抬起頭來,他笑嘻嘻地望著酒肆主人,接著雷霆般地探出一手,那模樣好似在向酒肆主人討要什么一般。

           見狀,酒肆主人回頭再看了看秦萬里與君竹,接著小心翼翼地從懷中掏出一個錢袋遞到史大彪的手中。

           史大彪接過錢袋后,上下拋舞了兩下,臉頰上堆砌著滿意的笑容。

           小貂一臉鄙夷地佇在一旁,小家伙不明白的是,經由此次天才戰后,史大彪絕對算得上是風瀾大陸上的“大富大貴”之人,但他為何還要“處心積慮”地與這家酒肆的主人暗中聯合,做出這等“坑蒙拐騙”之事來?

           同史大彪完成“交易”后,酒肆主人再一次地瞥了瞥秦萬里與君竹,接著匆匆而去。

           史大彪收了報酬后,洋洋得意地站起身來,他這一起身,秦萬里與君竹也連帶著站起身來。

           對于君竹,史大彪自然不陌生,對于秦萬里,他卻陌生得緊。

           史大彪道:“你們在等我?”

           君竹與秦萬里相繼點頭。

           史大彪道:“可我在你們瞳孔里看到的,卻不是我的身影!”

           秦萬里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史大彪悠悠一笑,繼而似醉似醒道:“路的盡頭若不見,你們的步伐是否會亂?”

           言罷,史大彪跌跌晃晃而去,小貂雖一臉嫌棄,卻依舊佇在史大彪肩頭。

           秦萬里與君竹借人等人,小貂又何嘗不是呢?

           ......

           本書網首發,好累??!求安慰!求收藏!求訂閱!求月票!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