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八章:三記掌摑,教你做人【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905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葉落紛紛,血霧戚戚,小笨的身軀順著樹干癱軟滑落。

           于此之際,一道刺眼白芒一閃而逝,須臾間便已飛射到擎蒼身前。

           這一刻,寒光凜冽,尖刺迸裂,銳嘯之勢,若有一擊對穿擎蒼之態。

           見狀,擎蒼冷厲一哼,大手對著身前一拍,霎時,勁風橫掠,撩得塵飛土揚。

           只聽得“啪”的一聲,小貂的身影順勢倒貫出去,一條血線牽落樹干,小貂那一身雪白的毛發盡皆染紅。

           這一幕來得突然,突然地令人防不勝防。

           從擎蒼出手到小笨、小貂紛紛被其抽飛,不過轉瞬之時。

           此時,一熊一貂神色低靡地癱軟在樹下,血染的身軀觸目驚心,天見猶憐。

           那列座四周之人,早已駭得目瞪口呆,舌橋不下。

           史大彪坐著,靜靜地坐著,衍天筆被其執拿在手,懸停于空。

           “唔唔!”

           小笨晃了晃頭,緩緩站起身來,眼中泛著迷蒙,鮮血止不住地從其嘴角滲出。

           它癡癡地望著擎蒼,那模樣已經不再是以往的憨態可掬,而是呆愣癡傻。

           在場之人,沒人聽得懂小笨適才那“唔唔”之言,但小貂卻聽得明白,正是因為明白,所以小貂的眼中被濕霧彌漫。

           稍頓片刻,小貂的雙眼慢慢瞇合,小家伙低矮著頭,縮著的身子好似一個血球般一動不動。

           “唔唔!”

           小笨左顧右盼片刻,將注意力凝聚到小貂身上,他伸出熊爪,輕輕地在小貂身上刨了刨。

           見得后者未有絲毫反應,小笨兩眼一縮,來了興致,自顧地蹲下身子,開始在小貂身上來回刨動。

           這樣的一幕,讓人心寒,亦讓人心酸。

           眾人眼也不瞎,感官超常,自然看得出來,擎蒼先后兩掌,一掌將那小熊打得愚愣癡傻,另一掌則將那小獸打得斃命當場。

           下手之狠辣,讓人膽顫。

           對此,擎蒼不屑一顧,冷冷道:“兩只跳梁小獸也敢在本院長面前瞋目切齒?”

           言罷,他將目光看向史大彪。

           此刻的史大彪,依如之前一般坐著,靜靜地坐著,就連拿著衍天筆的一手也未有絲毫顫動。

           擎蒼掃目而視,那籠罩在其目光下的人,無不躲躲閃閃,又驚又懼且不自然。

           擎蒼道:“這里可有誰來自圣王學院?”

           語出,無人作應,四周一片寂靜。

           擎蒼兩目一橫,厲道:“你們中,可有誰來自圣王學院?”

           這一厲喝傳出,場中頓有兩道目光落于史大彪身上,緊隨著,其余之人竟也不約而同地看向史大彪。

           擎蒼稍稍一頓,轉而朝著史大彪看去。

           此刻的史大彪,還如之前那般,神色如常,提筆不動,整個人就好似石化了一般。

           擎蒼道:“你是圣王學院之人?”

           史大彪未做回應。

           擎蒼兩眉一豎,一掌拍在桌案上,大喝道:“我問你是不是來自圣王學院?”

           憤然中,擎蒼只覺掌心傳來一股酥麻疼痛,那被其拍擊的桌案受此一掌,竟是沒有絲毫碎裂。

           因為盛怒,所以他忽略了這一點,怒目而視著史大彪,等待著后者給他回答。

           下一刻,那本作木雕泥塑的史大彪動了,他緩緩站起身來,回首看了看小笨與小貂。

           此時的小笨與小貂,一者茫然傻愣的動著,一者癱臥于地氣息全無。

           史大彪側轉過身來,盯著擎蒼道:“你可以出手打我,但你不該出手打他們,而且還當著我的面?!?/p>

           擎蒼本就怒意加身,聽得史大彪這嘮哩嘮叨之言,怒火更勝:“你耳聾不成?我問你是不是圣王學院的老師?”

           沒等史大彪作答,擎蒼已是一巴掌掄來,他那“追風霹靂手”之名,可不是浪得虛名。

           掌出,追風而過,若有霹靂一閃不見。

           只聽“啪”的一聲,史大彪的身子側飛出去。

           鮮血,迎風飄灑,隱隱可見幾顆碎牙。

           一聲轟響,史大彪的身子滾落到小笨與小貂跟前。

           他嘴里淌著血,但眼神卻無絲毫驚懼,他看著小笨與小貂,嘆道:“我與你們一同歷經鮮血的洗禮,也算是并肩戰斗過了吧?”

           言罷,史大彪微微一笑,上下牙床,清晰可見不少缺縫。

           他緩緩站起身來,一手執拿著衍天筆,慢慢朝著擎蒼走去。

           那本列坐四周的人群,見狀不妙下,早已躲得老遠。

           擎蒼眸帶星寒,陰冷道:“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可是圣王學院之人?”

           史大彪笑了,笑得隨意:“來此之前,有人曾與我言道過,說風瀾城內禁止殺戮?!?/p>

           擎蒼輕蔑地哼了哼,道:“風瀾城的確禁止殺戮,但這限制是針對你們外來之人而言,我不再這行列?!?/p>

           史大彪面色不改,說道:“這么說,在風瀾城,只準你殺別人,別人卻不可以殺你?”

           擎蒼笑著點了點頭,道:“的確如此,不過今日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一個殺我的機會,前提是,你能殺得了我?!?/p>

           聽聞這話,史大彪面上的笑意戛然而止,盯著擎蒼的眼神中,滿含激憤與殺意。

           這樣的目光,從未在史大彪身上出現過,至少,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哪怕在此之前,他曾被千炎城的炎慶打得血肉模糊、遍體鱗傷,他也沒有含憤成怨過。

           此時,史大彪與擎蒼隔著那一桌案相對而立,遠處觀望之人,無不屏氣凝神。

           擎蒼的強大,自是不用多說,史大彪已然被轟飛一次,眼下竟還敢靠上前來,那就顯得有些自找苦吃的意思了。

           當然,讓眾人更為掛心的是,他們用以此番對賭的賭注,可全都在史大彪身上。

           擎蒼戲謔道:“怎么?生氣了?我說過,你若殺得了我,盡管來殺!”

           說著,他笑了笑,笑得隨意如風。

           笑聲尚未停息,史大彪的怒喝聲已是響起:“彪爺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言落,史大彪迎空就是一掌劈落,那橫在他與擎蒼之間的桌案,“咣啦”一下,攔腰而折。

           那被其執拿于手的衍天筆,隨意朝著虛空一點、一頓。

           史大彪說過:“此筆名為衍天筆,筆順天地而出。筆落生風雨,點頓成乾坤?!?/p>

           世人只道他胡言瘋語,卻不知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此時,伴隨著衍天筆點、頓而落,乾坤倏顯。

           那是一片灰蒙的天地,天地間,唯剩下史大彪與擎蒼兩人。

           此刻的擎蒼,神情已然駭到極致,他竟然在同一天,先后兩次經歷這心膽俱裂的一幕。

           之前北冥閣四大殺神之一的水星魂現身,他便陷落在一片幽藍世界中,而此刻他陷入的乃是一片灰蒙的世界。

           此時的史大彪,神色淡漠,那一對玄寒之眼,仿若能將萬事萬物都給冰封一樣。

           他持拿著衍天筆,身軀凜凜,威武之姿,就如這天地的王者一般。

           下一刻,史大彪動了,其速快愈奔雷,動輒霹靂不及。

           “啪!”

           只聽得一道清脆之聲從擎蒼的頰面響起,繼而便見得,血雨噴灑,后者就如草芥一般飄飛出去。

           “啪!”

           幻影掠動,擎蒼另一頰面再起掌摑之聲。

           鮮血激涌,撩起好大一片血霧。

           “啪!”

           轉瞬間,又有第三道倫掌聲傳出,這一次,擎蒼滿口老牙傾數飛落,混雜著血染如潑。

           無助,無奈,無力。

           擎蒼在史大彪手中根本掀不起絲毫波浪,他就如木偶一般被史大彪肆意擺弄。

           三記掌摑,打得擎蒼渾噩迷蒙,打得擎蒼血浸全身,打得擎蒼齒牙盡落。

           他的臉頰,原本的清瘦已被紅腫取代,儼然成了一老胖子。

           他驚愕地看著史大彪,恐懼只作排山倒海襲來,腦海中不斷回響著史大彪適才之言——“彪爺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此時,史大彪已經歸位不動,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威嚴不減,宛若一尊魔神。

           擎蒼顧不得己身傷勢,連連跪拜在地:“前輩饒命!前輩饒命啊...啊......”

           伴隨著擎蒼求饒之聲的響起,那游離在四周的迷蒙頓作消散。

           擎蒼晃眼一觀,只見史大彪還是史大彪,拿著衍天筆與自己隔著桌案相對而立的史大彪。

           那在遠處的觀望之人,依如之前,竊竊私語著。

           擎蒼愣住了,暗道適才那一幕莫不是幻覺不成?

           剛一想到這里,擎蒼只覺自己的嘴里好似有咸腥涌動,卷舌一掃,擎蒼整個人頓時呆住。

           他那一口的“伶牙俐齒”,此刻竟是一顆不剩,那一股咸腥不正是鮮血的味道嗎?

           擎蒼再也鎮定不住,額前密汗淋漓,背脊寒涼滲透,他不敢開口,他也無法開口,因為他要將從牙根中流出的鮮血回咽下肚。

           史大彪晃了晃頭,腦海中飛掠著一道迷迷蒙蒙的身影,他看不清,也看不透。

           他抬了抬手,手中衍天筆順勢而起。

           擎蒼見狀,瞳孔猛縮,還還不待史大彪開口,他已經倒轉身姿,腳底生風,飛遁而去。

           不消多時,擎蒼的身影已探尋不見,遠處那作觀望的眾人一臉莫名其妙,不明適才還威風八面的擎蒼何以走得如此匆忙?好似逃命一般。

           史大彪微微皺了皺眉,轉身朝著小笨與小貂望去,笑道:“別裝了,他已經走了?!?/p>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