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七八章:太古星彩,萬劍歸一【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37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得天玄子與炎月攻襲下來,西門萬劍與司音互視了一眼,繼而雙雙而起。m.slk.tw

           “噌...”

           長劍追虹,爍一方璀璨金芒,閃一片嚴寒秋霜。

           眨眼不到,西門萬劍已與天玄子交擊在了一起。

           “轟隆??!”

           “砰!砰!砰!”

           刺耳的音爆,響徹天地,紛涌的元力,繚蓋蒼宇。

           只一交擊,兩人的身影各有倒退,懸空迎對于天際。

           定身之余,西門萬劍一臉凝重,橫斜在手的追虹長劍隱有些顫動。

           這之前,他與司音為了助劍神一笑恢復傷勢,各自消耗不少,哪曾想天玄子等人竟這般快地殺到?

           相較于西門萬劍,天玄子的神色從容自若了不少。

           他淡淡地笑著,望向西門萬劍道:“萬劍兄,你適才的那一劍,聲勢雖作浩大,可卻有些中氣不足,你當真不恢復恢復?”

           聽得這話,西門萬劍倏地沉眉,冷道:“我即便有傷在身,你又能奈何我?”

           “哦?”

           天玄子微愣,道了句:“是嗎?”

           話語方歇,天玄子掩手一揮。

           下一刻,自其手中突有一長弓顯現出來。

           這弓,通體散著晶藍光彩,縷縷寒芒繚覆在弓身左右,給人以幽厲寒涼之覺。

           天玄子看了看手中長弓,道:“萬劍兄,此弓名為星彩,耗費了我不少心血方才煉制而成。你的追虹長劍可逐虹日,不知能否追得上星矢?”

           說著,天玄子笑了,笑意之中,滿多狡黠冷厲。

           “星彩?”

           西門萬劍皺了皺眉,他與天玄子已做老相識,從不知后者的手里還有這樣的器物,即便在此前的風瀾學院一戰中,天玄子也未將之拿出。

           還不待西門萬劍說些什么,天玄子已搭弓在手。

           手動,弓開。

           “轟隆隆...”

           霎時間,星彩長弓的弓身上忽起洶涌水元之力。

           只翻覆稍許,磅礴的水元之力便凝匯成一璀藍箭矢來。

           這箭矢,晶瑩之余,還泛著斑斑駁駁的光點,宛若無數明星落映其中。

           “嗖!”

           弓開似秋月分明,箭出攜寒星迸進。

           “轟隆??!”

           剎時間,一道幽藍,萬點寒星,直直朝著西門萬劍飛襲過來。

           見狀,西門萬劍眉宇一沉,持手追虹倏地便是一記橫撩。

           劍出,劃分陰陽,明晦相澗中,一道燦金劍氣凜冽而出。

           “咻!”

           須臾不到,燦金劍氣便已掃抵到那幽藍箭矢上。

           “轟轟...”

           “砰!”

           震耳欲聾的炸裂,驚蕩不休,直使得天震地搖。

           受此對擊,西門萬劍激出的那一道燦金劍氣倏地崩裂,繼而化作縷縷金芒掠散四周。

           “咻!”

           與此同時,那幽藍箭矢卻無絲毫損減,接著毫無滯阻地朝著西門萬劍迸射過來。

           還不待西門萬劍作何反應,幽藍箭矢便已射至。

           “砰!”

           “噗嗤!”

           幽藍箭矢直直從西門萬劍的左胸穿透而過,頓掀起一片如雨血霧。

           西門萬劍一個猝不及防,人已倒飛了出去。

           他的臉色,慘白至極,體內的元力,更若被層層寒冰侵襲,隱有種要被冰封的趨勢。

           見得這一幕,天玄子滿意地笑了笑。

           緊隨著,他再次拉開了星彩長弓。

           弓開,一股較之前更為澎湃的水元之力彌蕩開來。

           不消多時,星彩長弓上已落顯出了兩道璀藍箭矢。

           “萬劍兄,你若泉下有知,可別怪我趁人之危!”

           淡冷地喃了句后,天玄子倏一松手。

           “嗖!嗖!”

           “轟隆隆...”

           繼而見得,兩道幽藍橫貫蒼宇而出,其速之快,奔雷不及,其勢之大,翻江不愈。

           西門萬劍見狀,眉宇已然凝皺到了極致。

           他切了切齒,擺手的追虹長劍隨之卷起凌厲金芒來。

           “天玄子,即便是死,我也會拉著你一起!”

           言落,西門萬劍動了,連帶著持手的追虹長劍也一并動了。

           西門萬劍沒有選擇退讓,反是直直取向那迎面而來兩道幽藍箭矢。

           他一生用劍,寧愿死在出劍之下,也不愿茍活于逃劍之中。

           ......

           與此同時,另外的一邊的天幕中,炎月與司音迎空而對。

           相較西門萬劍與天玄子的激烈之斗,她們這邊無疑要靜安的多。

           兩人互相看著,誰也沒有率先出手。

           好些時候,炎月淡然一笑。

           她輕揮了揮手,身前頓有一撥弦之器懸空顯現。

           “聽聞天劍閣主對音律極為了透,此琴名為焦尾,還請司音閣主鑒賞一二!”

           言落,本作平凡無奇的焦尾琴上,突有熊熊烈火竄燒起來。

           那些火力,熾烈無比,每每一縷,似都蘊含著焚山滅海的強大威能。

           司音一臉沉郁,接著探空一點。

           緊隨著,自她的身前也有一撥弦之器顯現出來。

           此琴染以墨黑,琴身上有流水斷紋,背面龍池上方刻行書“太古”,池下刻篆書“清和”。

           “此琴名為太古清和!”

           司音冷冷起聲,眸光卻是牢牢凝定在炎月身上。

           “太古清和?”

           炎月怔了怔,接著落指焦尾琴上。

           指落的一剎,焦尾琴上的火元之力兀起劇烈動蕩,繼而紛紛繚覆在炎月的兩手間。

           見狀,司音也緩緩探出手來。

           她的手,滿是皺紋,似刻著一道道歷久的滄桑。

           落指之余,太古清和琴上有淡淡悠光翩躚,似清微淡遠,若溫柔敦厚。

           這一刻,兩人互相凝對著,眸光之中,皆帶著凜冽。

           有那么一瞬,兩人的落指同時一撥。

           霎時間,琴聲四起。

           炎月這邊,指繚焰色,琴擺赤霞,琴聲似烈火熊燒,轟鳴滾滾。

           司音這邊,手覆悠芒,琴爍寒星,琴聲如悠泉叮嚀,清音瀟瀟。

           “轟!”

           “咻!咻!”

           緊接著,一熾一悠兩道弦力忽地迸射以出。

           “砰!砰!砰!”

           交擊之下,炸裂聲響徹寰宇,且伴著琴鳴弦動之音。

           震蕩消歇后,司音的撥挑而出的弦力潰散不存,而炎月的火色弦力卻未衰減多少。

           “咻!”

           繼而見得,那火色弦力倏地朝著司音落襲而去。

           見狀,司音微一沉眉,落于太古清和琴上的十指連連撥動。

           “咻!咻!咻!”

           一道道悠光漫散而出,一聲聲琴音繞耳不休。

           眨眼間,無數音弦之力便已迎上了那一道火色弦力。

           “砰砰砰...”

           連綿不絕地轟鳴驚響不歇,攜帶而起的震蕩,直使得天顫地抖。

           受此音力阻襲,那一道火色弦力終是在距離司音不遠處的半空崩散開來。

           “咻!咻!”

           可讓司音震驚的是,伴隨著那一道火色弦力的消散后,竟是又有一道火色弦力激射過來。

           司音皺了皺眉,落指撥弄的速度不由快上了幾分。

           然則還不待其弦力撥出,隨后而來的那一道火色弦力已然抵至。

           “砰!”

           “噗嗤!”

           只聽得一聲轟響傳蕩開來,只見得一道血影倒飛出去。

           炎月看了看噴血而退的司音,淡淡一笑道:“琴是好琴,可惜以你現在那微弱的力量,卻不足以讓其發揮出聲威來!”

           伴隨著司音的倒卷而出,另外一邊的天幕上,倏起一陣寒星迸射。

           “砰!砰!砰!”

           繼而見得,自那幽寒中有一道身影飛落而出。

           這身影,手中橫斜著一柄長劍,劍身上色澤黯淡,縷縷鮮血順著劍體滴落而下。

           “萬劍!”

           司音顧不得己身傷勢,連連操控著太古清和琴朝著西門萬劍飛去。

           不多時,司音已將西門萬劍攙扶了住。

           “萬劍,你沒事吧?”

           司音一臉關切地望著西門萬劍問道。

           此時的西門萬劍,渾身都被鮮血浸染,如絮的衣襟下,掩著一個又一個的血洞。

           “阿音,你自己都重傷了,還這般關心我?”

           西門萬劍略顯吃力地說道。

           司音頓了頓,道:“除了你以外,我好像也沒有什么人可以關心的了?!?/p>

           西門萬劍苦澀笑了笑,道:“這么說,我還得感謝你了?”

           司音冷地瞪了西門萬劍一眼,道:“你什么時候學會的貧嘴?”

           西門萬劍淡淡一笑,不再言應,轉而朝著天玄子望去。

           此時,天玄子已與炎月匯合在了一起,兩人也正含笑朝著西門萬劍與司音望來。

           炎月道:“天玄閣主,接下來的事便交給你了?!?/p>

           天玄子道:“炎月尊者,你這話什么意思?”

           炎月道:“我的意思,還不夠明顯嗎?”

           天玄子道:“你是想說,你不喜歡做趁人之危的事?”

           炎月道:“不喜也如何?可我終究還是做了?!?/p>

           話語方歇,炎月掩手一揮,那本懸置在其跟前的焦尾琴頓作消失不存。

           天玄子緘默不語,只冷面寒眉地望著西門萬劍與司音。

           沉寂半響,天玄子道:“萬劍兄,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沒有把握住?!?/p>

           說著,天玄子重重一嘆,好似是在惋惜著什么。

           “哼哼...”

           聞言,西門萬劍冷地笑了笑,道:“天玄子,即便今日你殺了這里的所有人,我西門的道統也不會就此滅絕!”

           言落,西門萬劍低眼看了看下空的廣場。

           那里,無數西門閣的修者翹首以望,他們的眼中,皆涵帶著滔天戰意。

           聽得西門萬劍這話后,西門閣修者的戰意頓被點燃。

           “咻!咻!咻!”

           繼而見得,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

           不消片刻,西門萬劍的身后便被無數西門閣的修者所占據。

           “萬劍大人!我們誓與西門共存亡!”

           “對!生又如何?死又如何?”

           “誓與西門共存亡!”

           “誓與西門共存亡!”

           “......”

           霎時間,無數修者紛紛開口,悲壯豪邁之聲直凝成一股渾厚的音河,蕩漾在天地間。

           見狀,西門萬劍緘默了下來。

           他的心里很清楚,今日西門閣怕是在劫難避了。

           先不說那遠遠觀望尚未出手的劍秋與斷離,光是天玄子與炎月兩人便足夠讓西門閣覆滅了。

           與此同時,西門閣內,那一間密室外,西門千飛依舊盤膝而坐著。

           以他的實力,自也感知到了外面的一幕,可他沒有動身,依舊守護在原地。

           正在這時,密室的大門緩緩開啟。

           “轟轟...”

           緊隨著,劍神一笑的身影在門后顯現了出來。

           他看上去顯得很虛弱,可眸光里卻帶著讓人動容的堅毅。

           “閣主?”

           西門千飛連地一個起身,繼而湊到劍神一笑身前。

           劍神一笑淡淡一笑,身影一展,人已消失原地。

           西門千飛愣了愣,連忙朝著劍神一笑追去。

           與此同時,外面的天幕之上,無數西門閣眾正與天玄子幾人對持以望。

           天玄子神色如常,道:“萬劍兄,你可是想說,劍馨那小丫頭并不在這里,所以即便你們全都隕落了,她也會肩負起西門來?”

           西門萬劍笑了笑,道:“沒錯?!?/p>

           天玄子張了張嘴,剛想著開口,眉宇微地一沉,道:“歸一兄也醒來了??!”

           話語方歇,兩道流光已迎落了下來。

           繼而見得,劍神一笑與西門千飛的身影落定在了西門萬劍的身旁。

           “大哥...”

           劍神一笑看了看西門萬劍,轉而眸定到司音身上。

           “阿音...”

           劍神一笑怔了怔,到口的話語,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有些哽咽起來。

           司音淡漠地瞅了眼劍神一笑,接著撇開頭去。

           西門萬劍道:“歸一,你的傷勢?”

           劍神一笑道:“放心吧大哥,我還死不了!”

           說著,劍神一笑又看了看司音,當發現后者并無所動后,他這才轉目望向天玄子。

           “天玄子,你還真是喜歡趁人之危?!?/p>

           劍神一笑冷冷說道,一股肅殺之氣隨之漾出。

           天玄子笑了笑,道:“歸一兄,我可沒趁人之危,我在知曉萬劍兄為了替你療傷,不惜耗費自身精元后,可是主動給他時間讓他恢復?!?/p>

           話至此處,天玄子望向西門萬劍,道:“萬劍兄,我說的可對?”

           西門萬劍皺了皺眉,沉聲道:“天玄子,你便不要在我等面前多粉飾什么了,你是什么人,我們都很清楚,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

           言落,西門萬劍看了看天玄子身旁的炎月,接著又展目望了望遠處的劍秋與斷離。

           無論是炎月還是劍秋以及斷離,都不作風瀾大陸之人。

           可他們卻與天玄子站在一邊,這已然能說明一切了。

           以天玄子的老練,自也悟出了西門萬劍的言外之意。

           他淡淡笑了笑,對此似無動于衷,道:“萬劍兄,歸一兄,我不想粉飾什么?!?/p>

           說到這里,天玄子微頓了頓,繼而再道:“遑論,成王敗寇,根本也不需要去粉飾?!?/p>

           聽得這話,劍神一笑笑出聲來:“天玄子,難道你真以為自己能夠笑道最后嗎?”

           說著,劍神一笑看了看西門萬劍,眼意之中,帶著常人難以了無之色。

           西門萬劍頓了頓,好似在思襯什么。

           好些時候,西門萬劍輕點了點頭,道:“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聞言,司音皺了皺眉。

           她不知道西門萬劍在感嘆什么,更不知道西門萬劍的言意到底意味著什么。

           可她能感覺到,西門萬劍的話語中,透著一股決然,一股無奈的決然。

           “萬劍,你們?”

           司音愣了愣,轉而還看了看劍神一笑。

           劍神一笑道:“放心吧阿音,此役之后,我會還你一個完完整整的大哥!”

           西門萬劍愣住,神情里,破多異色飛卷。

           他沒有開口說些什么,只在心底深處,暗暗下定了決心。

           遲定半許,西門萬劍與劍神一笑同時邁前了一步。

           兩人先是互看了看,接著一道望向天玄子。

           西門萬劍道:“天玄子,你的星彩長弓,確實非凡,我即便不作虛弱,只怕也討不到好!”

           天玄子皺了皺眉,也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些不安。

           一念及此,他連忙展目看了看身旁的炎月。

           炎月回視了一眼天玄子,道:“天玄閣主,該做的我都已做了!”

           天玄子點了點頭,轉而又朝著遠處的劍秋與斷離望去。

           讓天玄子始料未及的是,劍秋與斷離竟對他的望眼置若罔聞。

           就在天玄子凝沉之際,西門萬劍的話語聲已再次傳出:“天玄子,不知你可聽說過萬劍歸一?”

           “萬劍歸一?”

           天玄子一愣,不解地看了看西門萬劍與劍神一笑。

           西門萬劍笑了笑,道:“我西門閣存在至今,自是有著它存在的理由。你今日妄圖滅我西門道統,那便是觸及了我西門閣的底線?!?/p>

           說著說著,西門萬劍的神色漸變冷厲,在旁的劍神一笑也作一身肅殺,牢牢將天玄子鎖定。

           被兩人這般看著,天玄子不由地打了個冷顫,整個人也不寒而栗了起來。

           “萬劍歸一?”

           他暗暗嘀咕了一聲,心下的不安越發來的洶涌澎湃。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