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五五章:無可奈何,身入化魔【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37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正處于奔襲途中的萬千魔影,尚未臨近,便見得一道道血色箭矢直從虛空中探出箭頭,溢彩星仿若星辰閃爍。

           “噗!噗!噗....”

           “砰砰砰...”

           他們無所反應,身子直被血色箭矢穿透而過。

           一時間,黑霧侵染了長天,陰云凝匯,隨風而展。

           一弓追滅,追魂滅魂。

           千里暮云,風勁弓鳴,血染煙霞,千萬。

           “轟隆隆...”

           劇烈地轟鳴聲下,幻塵飛揚,霧叢靄重。

           不多時,風斂散,幻消隱,霧靄破開。

           萬千魔影消無蹤,無盡長空顯寂明。

           此時,動蕩已逝,月漸明晰,長空歷歷,血波平席。

           經由施展追滅之力,萬千魔影盡誅箭下,連帶著青魔等魔修也一并隕亡。

           天翊孤懸在半空,持手長弓,血色繚繞。

           他大口喘著氣,有布道之力的把持,其體內的元力正急速恢復。

           遲定了好些時候,天翊也未有動作。

           在此之前,他已經嘗試過多次。

           無論是披風長棍的轟擊,還是五行封天印的器印之力,皆無法對化魔池造成摧毀性作用。

           天翊無可奈何,欲動還休,只靜靜地感受著風的呼嘯,夜的悲涼。

           沉寂多許,化魔池上,再起動蕩。

           繼而見得,一襲紫袍落身的伽羅破空而來。

           此刻的伽羅,迎對在距離天翊不遠的地方,一手持著斷天長刀。

           迎面的天幕,有一輪孤日,吟動天涯。

           兩人就那樣相對而視著,誰也沒有開口,好似一切都定格在了風中一般。

           好些時候,伽羅笑了笑,率先打破沉默,道:“天翊,你這天,何以長存?你這地,又何以久恒?”

           天翊道:“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p>

           伽羅輕聲一嘆,道:“你又何以得知,它們不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自然的運行著呢?”

           天翊頓了頓,道:“伽羅,你應該知道,我無心與你言談這些?!?/p>

           伽羅笑道:“可你的有心,便又落得無可奈何?!?/p>

           著,伽羅低眼看了看手中長刀。

           他與天翊在通天塔內已周旋了很長時間,可時至如今,伽羅也沒有得償所愿。

           天翊皺了皺眉,就如伽羅所,他確實無可奈何,有化魔池在,他即便殺伽羅成百上千次,也作無用之功。

           見天翊沉默不言,伽羅笑了笑,道:“天翊,你不是,你能殺我第一次,便能殺我第二次,直至殺得我無法重生為止?!?/p>

           話至此處,伽羅微微一頓,再道:“可眼下,你為何遲遲不予動手?你對我的恨,想來應該不會如那縹緲的云煙一般,倏地而來,倏地而散吧?”

           聞言,天翊臉色頓顯陰沉,伽羅提及之言,確實出自他口。

           沉寂片刻,天翊淡淡道:“我只是在想,如何將你徹底擊殺?!?/p>

           “哦?”

           伽羅洋裝詫異,道:“到了如今,你還在思襯那些不切實際之事嗎?”

           天翊道:“在我眼里,沒有什么是不可能?!?/p>

           伽羅冷地一笑,道:“天翊,你想要徹底擊殺我,也不是沒有辦法?!?/p>

           著,伽羅微瞟了瞟身下的化魔池,再道:“化魔池就在這里,你只要能摧毀了它,我便沒了重生的依仗?!?/p>

           言罷,伽羅臉上的笑意更盛一分。

           他明知天翊對化魔池已到了無可奈何的地步,偏偏還以這般言辭相激,嘲弄奚落之意,再明顯不過。

           聽得伽羅這話,天翊的神情并無多大起伏。

           他覷眼看了看伽羅,接著又展目望了望下空的化魔池。

           見狀,伽羅輕掀了掀嘴角,擺手斷天長刀,倏地斂藏不存。

           伽羅道:“天翊,你若是不出手,我可要走了?!?/p>

           著,伽羅隨手一揮,掌面之上,頓有五枚令物顯現出來。

           伽羅道:“天翊,等我自狂府中出來,你若還沒能將化魔池摧毀,到時候等待你的,唯一死爾?!?/p>

           話語方歇,伽羅人已作欲離之勢。

           見此一幕,天翊突地一喝:“伽羅,有我在,你休想打開狂府!”

           言落,天翊人已飛沖了出去,追滅長弓掩影不復,取代而出的則是一道道劍影。

           “咻!咻!咻!”

           青冥劍,金芒爍動,天地無光,寒氣冥冥。

           承影劍,劍身修頎,晶銀奪目,飄然仙風。

           飛景劍,輝輝雷芒,燦燦鋒芒,耀射星斗。

           韶光劍,寒光逼人,刃如霜雪,驚覆天地。

           ......

           十柄長劍,各有精光沖霄,勢出凌銳,如破長天,如裂寰宇。

           它們牢牢將伽羅環錮,熠爍光華,璀璨灼目。

           天翊的速度極快,十柄劍鋒轉眼之間便已移影在了既定位置上。

           青冥在上,承影在下,平展而出的四柄長劍分落于東方西北四角,余下四柄長劍閃爍著異彩光芒,各置于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個方位。

           伽羅亦沒有言語,只微微皺了皺眉頭。

           舉目環視,再不見天翊身影,那十道劍光也于此時消匿無蹤。

           眨眼間,伽羅便置身在了陰沉昏暗內。

           “十方劍陣?”

           伽羅淡冷地道了一句,接著輕蔑笑了笑。

           話語方歇,天地突起變幻。

           “轟隆??!”

           只見煙冥露重,霜風怒號。

           下一刻,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陰沉昏暗中突有異彩奪目而起。

           南方方位有離火燎天奔掠,北方方位有坎水破空卷席,西方方位有銳金傲嘯激射......

           一時間,地轉星移,乾坤巽風,坤侖斷獄,震雷霹靂。

           “轟隆...轟隆隆...”

           浩蕩聲威下,天地都若一副要滅絕的模樣。

           伽羅置身在十方劍陣之中,神色如常。

           此刻他的周身左右,盡皆被洶涌澎湃的元力占據。

           “咻!咻!咻!”

           緊隨著,一道道璀璨劍芒奪爍而出。

           它們似箭奔星,若矢攜電,以摧枯拉朽的沖勢,直朝著伽羅瘋撲而來。

           見狀,伽羅也未作拖沓,持手斷天長天,倏地便是御動。

           須臾之際,伽羅的身影便已陷入無盡劍芒的籠罩中。

           “砰!砰!砰??!”

           狂猛轟鳴,透徹虛空。

           風云卷動,洶涌的元力,紛亂四射,所過之處,碎滅叢生。

           值此之際,那劇烈蕩動的劍影中,突劃開一道刀芒來。

           “咻!”

           “哈哈!”

           下一刻,伽羅的長刀已破空呼嘯而來。

           “咻!”

           眨眼間,森寒刀芒刺臨!

           天翊切齒,揮手間,列陣十方的劍影頓作回撩,與此同時,其人也棍而動。

           “咻!”

           血色棍芒一閃而逝,順勢落擊到伽羅的刀光之中。

           緊接著,青冥劍、承影劍......韶光劍的回撩之勢,也一并而至。

           “嘭!嘭!嘭!”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下,天搖地震,整個天地都好似要塌陷了一般。

           見得棍劍來襲,伽羅身影虛晃,借以躲避。

           身定之際,其人已躲閃到一旁。

           見狀,天翊心念一動,十方長劍頓作追擊之勢,他人也再次朝著伽羅殺去。

           伽羅面色如常,緊隨著,其人突地消失原地。

           “咻!”

           長刀衍動,光破太虛。

           只一眨眼,斷天長刀便與諸多攻襲交擊在了一起。

           “砰砰砰....”

           長空之上頓起豪邁波瀾,震蕩連綿,云霓彌散,光寒影疏。

           風雷滾滾中,萬物似凋敝,落得蕭條慘淡無比。

           不多時,霧散煙斂,天翊與伽羅迎對而立。

           伽羅笑了笑,道:“天翊,你以為你真能攔得了我前去狂府不成?”

           著,伽羅饒有深意地看了天翊一眼。

           天翊冷面霜眉地看著伽羅,眼中的恨怒,直作滔卷之勢。

           伽羅這人,善弄心機,曉以是他,也道防不勝防。

           自一開始,伽羅便給他下了一套又一套。

           那環環相扣圈套中,折了臥月等十方劍士的性命,貂為此也付出了靈散身消的代價,不久前,幻茵也因此香消玉殞。

           這之種種,對于天翊而言,又豈是簡簡單單的傷心欲絕足以形容?

           天翊沒有回應伽羅,此時一切言語都似顯得多余。

           他緊了緊手中披風長棍,棍身上的血色光芒愈發奪爍。

           “我要你死??!”

           一聲厲喝,長棍破出!

           棍動,勢以凌厲,氣橫九野,高拂玄穹,有飛虹天降,斜卷風雷。

           “轟隆??!”

           伴隨著長棍衍動,風云色變。

           只見有棍影天來,浩蕩聲勢似一副莫有能阻之態。

           伽羅面不改色,揮手間,斷天長刀倏地御出。

           長刀隨風而動,凌厲的刀鋒,直在半空劃出一道凄冷刀芒。

           刀出,長空萬里,有刀河席卷,爛漫出一片幽寒,飄落出一襲煙雨。

           須臾之間,棍、刀便已交戈在了一起。

           “砰砰砰...”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此起彼伏,撩得山河動蕩,碎屑漫天。

           經此對擊,天翊與伽羅的身影皆做飛退。

           飛退之余,伽羅的面色突起陰沉,道:“天翊,你這又是何苦呢?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實乃不智!”

           正于此時,天翊已攜棍殺來。

           “咻!”

           身落若流星,棍動如流虹。

           見狀,伽羅提刀而動,刀行如風,掩千里幽云,迅猛而寒冽。

           只見得,一道道凌厲的刀芒于半空中,衍出一片幽寒云天。

           重重刀影,實中有虛,虛中見實,虛與實渾然一體。

           “砰!”

           只聽得一聲驚天巨響震徹四野,自那刀河中,涌出一股的陰幽而又凜冽的魔元之力。

           天翊的長棍與之相觸,只覺好似落入陰火腐蝕之中,那凝匯在披風長棍中的五元之力眨眼便被破。

           受此一擊,天翊的身子倒飛出去,喉間好一陣咸澀翻滾,險些便是一口鮮血吐出。

           反觀伽羅,身定如常。

           他那輕掀的嘴角,似笑非笑,如嘲弄,若輕蔑,擺持在手的斷天長刀,微微曳動。

           “今日就是耗,我也將你耗死!”

           沉寂片刻,天翊動了。

           見得天翊再次襲殺而來,伽羅淡漠笑了笑。

           持手長刀,揮毫一闕,繞指魔元,呼嘯當空。

           刀出,力透蒼穹,頓之下,幽元灑輝。

           “轟...”

           只見得,一道道凌厲的刀芒貫掠長空,浩蕩的魔元澎湃而出。

           “砰!砰!砰!”

           棍刀相逢,長空之上頓起劇烈動蕩,光連虛象白,氣與風露寒。

           此時,刀棍之聲,鏗鏘破空,響徹天地。

           血色棍光瀟颯滿蒼,若匹練撩云破霧,橫貫天宇。

           受此交擊,天翊的身子再次倒飛出去,伽羅依如之前般自定不動。

           退掠途中,天翊借棍定身,繼而再次朝著伽羅襲去。

           “咻!”

           棍動,棍氣如虹,遵霓霧之掩蕩,涂青云以凌厲,乘虛風而體景,超太清以增勢。

           伽羅皺了皺眉,連忙舉刀為御!

           “砰!”

           一聲巨響,那與天翊迎對的伽羅這一次竟是退閃了出去。

           見伽羅似作敗退,天翊攻勢不減,手中披風長棍迎空撩舞,棍風澎湃而又靈敏,且不失豪邁,血色棍氣,光動凌虛。

           剎那間,風云卷動,血色元力紛亂四射。

           一棍出,萬物皆顫,縱橫睥睨之意傲嘯九天。

           放眼以望,只見鋪天蓋地的棍芒時而翻卷,時而平鋪,席卷之態,儼若一副驚濤拍岸之勢。

           三兩時息,血色棍芒便已奔掠到了伽羅的身前。

           伽羅見狀,眉頭微皺,道:“天翊,而今你元力補充不及,還是待你充盈了力量,再與我一戰吧!”

           著,伽羅揮刀而動,滿刀魔元搖身一變,紛紛凝作無數刀影。

           “咻!咻!咻!”

           刀掠如急雨,直朝著攜棍攻來的天翊動而去。

           剎那間,密密麻麻的魔元刀影,澎湃而出,迅疾如風,聲勢若雷。

           三兩息后,刀勢已奔射到天翊跟前。

           天翊見狀,眸有玄寒衍生,持手披風,當空便是一記橫撩。

           “轟....”

           一棍出,萬千棍芒沖霄而起,陰沉昏暗頓被彩芒飛束刺破地面目全非。

           這一刻,光寒搖動,虛空震徹,天霄地宇,盡皆顫栗。

           霎時間,風云色變,星月顛倒,披風長棍掀起的血色棍河席卷天野,驚起駭浪滔滔。

           須臾之際,天翊與伽羅便是再次交擊在了一起.

           “砰!砰!砰!”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連綿而起,天地作壁,回音不息。

           棍至,震反而歸。

           刀臨,轟然崩裂。

           只聽得兩道“悶哼”聲響起,天翊與伽羅的身影竟是雙雙倒飛了出去。

           這一刻,流瑩雨,翩躚而落。

           雨幕飄搖下,天翊與伽羅皆已身定。

           伽羅的眼中,憤恨隱含,在沒有想出好辦法之前,他不想再與天翊多作糾纏。

           恰好他的手中,集齊了五枚狂客令,五令合一之下,便可開啟狂府。

           伽羅清楚的知道,狂府之中隱藏著什么,若是他能得到其內之物,眼下這僵持的局面或將被打破。

           不遠處,天翊傲然而立,橫斜在手的披風長棍,中正平直,一雙明眸牢牢鎖定著伽羅。

           還不待伽羅驚詫落定,天翊突一揮手,披風長棍頓掩無形,取而代出的則是一張長弓。

           長弓濺影,名喚追滅,追魂無形,滅魂無蹤。

           伽羅見狀,神色頓變得難看起來,其眉宇上的橫溝豎壑,鋪展延綿,慎填驚掩。

           天翊一臉淡漠地瞅著伽羅,持手追滅,突起五彩變幻。

           弓開如秋月行天,搭弓引五彩幻箭。

           只聽“嗖”的一聲,五彩箭矢若飛虹貫空。

           弓發若碧濤吞日,矢飛超電掣風馳,撩得風云翻卷,天地為之色變。

           箭出,疾風呼嘯,浮影交橫,直將天地映照得五彩通霞。

           伽羅瞠目結舌地望著這一幕,周身魔元,頓衍入刀,以做防御。

           “咻!”

           眨眼之間,一道五彩箭矢便已飛奪到伽羅身前。

           這一刻,沒有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那一道五彩箭矢直直穿過伽羅的刀御,繼而虛掩無影。

           也正是在這時,伽羅的神色倏地凝滯起來。

           他猛張著瞳孔,一眼駭然,一眼驚懼。

           漸漸地,縈繞在伽羅周身的魔元失了光澤,持拿在手的斷天長刀,也在雨的襲繞下,成脫手之中狀。

           就在伽羅身陷追滅長弓的侵襲中而失神之時,天翊已奪空殺來!

           隨手一揮,追滅斂影,披風棍出。

           “咻!咻!咻!”

           長棍行空,似流星爍彩,光耀蒼宇。

           “轟隆隆...”

           棍落,風云際會,駭元卷涌。

           一棍天來,攜動的元力宛若承載了無上之力,直劈伽羅而去。

           面對天翊的這一棍,伽羅無動于衷,他神情呆滯,整個人宛如泥雕木塑般一動不動。

           “砰!”

           只聽得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之聲響徹開來。

           霎時間,浩蕩的元力,紛亂撩射,直使得天搖地動,那輾轉于天幕的斜風細雨瞬間便作湮滅。

           受此一棍,伽羅的身子直直朝著下方的化魔池落去。

           天翊身不作停,斜挎追滅,手披風,直直朝著伽羅殺追而去。

           “砰!”

           “嘩...”

           伽羅的身子率先跌入化魔池內,飛濺的池水,直遏長空。

           天翊棍在后,穿霧破雨,眨眼間,便追身在了漩開的池水內。

           “轟隆隆...”

           待得天翊落降而來,澎涌的池水,突地合圍而動,只片息不到,天翊便淹沒在了大興的水浪中。

           ......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支持,即便是不訂閱,擊收藏下也好!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