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八七:用心良苦,暗流不止【第四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989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得武忘下手這般狠厲,南宮盈盈不由捂住雙眼,心中百味陳雜。

           在此之前,武忘從未取過他人之命,今日得幸,卻是殺了個“渾里噩里”。

           天翊的目光何等犀利,眼瞧武忘等人適才出手之樣,聲勢雖大,但卻失了殺心。

           他不懼落得后患之危,讓武忘等人自己了結余下之事,是放是殺,全憑其心。

           眾人既是隨他一道歷練,那便應該知曉修士界的殘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天翊的用心良苦,武忘等人豈會不知?只是第一次殺人,難免心生悲慈。

           望著天翊幾人漸遠的身影,武忘緊攥著烈焰長刀,于天光散漫中,傲然而立。

           “這一行人既是找尋老大麻煩而來,若是留下,只怕后患無窮?!?/p>

           僅此一點,武忘也不會讓這些人有幸活可能。

           “老大,我一定會盡快成長起來的,一定!”

           武忘暗暗嘀咕道,繼而隨同南宮盈盈等人朝著天翊追去。

           天翊一邊前行,一邊沉思,這才離開朱雀城幾日功夫,便有麻煩主動上門。

           隱隱間,天翊覺得此次北上之行,怕不會如他所想象的那般輕松。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可知曉此番截殺而來的那些煉氣士的身份?”

           天翊道:“他們既然不是九幽教眾,那么便只能是玄冥谷的人了?!?/p>

           辰南子一愣:“何以見得?”

           天翊道:“九幽教若是要殺我,絕不會派這么弱的人前來?!?/p>

           辰南子恍然明悟,這一路走來,天翊與九幽教之間,已是結下了不少血仇。

           天翊手中的第一條人命,便是九幽之人。

           那時,九幽教的人在幻煙城東平原襲殺幻羽、幻茵兄妹兩,恰被天翊撞見。

           一番廝殺下來,天翊勝而殺之,五行封天印中封印的一道無主元嬰,便是那為首的九幽之人的。

           北上之行,顏幽使等九幽之人亦是死于天翊之手,而后的幽君一行人,天翊雖未與之謀面,卻能推斷出他們已是身死。

           九幽教多少知道天翊的一些“底細”,若是派人前來奪取五行封天印,又豈會讓一出竅煉氣士領隊?

           辰南子道:“小子,玄冥谷這一方勢力,行事詭秘,功法邪門,谷內強者眾多,看來他們已經注意上你了?!?/p>

           天翊道:“他們所圖的,乃是五行封天印,歷經七宿丹會后,我感覺五行封天印似乎與從前大不相同?!?/p>

           辰南子一詫:“大不相同?難道是因為五彩丹劫?”

           天翊道:“沒錯,歷經五彩丹劫的灌輸后,五行封天印的力量相較以往,有數倍之增?!?/p>

           辰南子道:“沒想到我辰南子也有看走眼的時候,當年只道那五行封天印乃是一方仿印,殊不知此印卻是另有乾坤,印中還有一印?!?/p>

           天翊未作回應,不再同辰南子交流。

           關于印中乾坤之事,天翊早在辰南子蘇醒之際,便與之道說過。

           七宿丹會之上,天翊煉制七星丹藥乾坤丹,招引來五彩丹劫,而后五彩丹劫莫名消失。

           對此,哪怕兩代丹帝,亦道不出所以然來。

           誰曾料想,此事的“始作俑者”竟源自五行封天印。

           此時,武忘等人已經跟上天翊的步伐,一行人朝北而去,漸漸逼近造化之域。

           ......

           夜色襲來,沒有天階夜色涼如水,唯余熾熱之氣氤氳彌散。

           天翊等人隨處找了一落腳之地,服用了備好的丹藥,開始恢復起元力來。

           日間一戰,眾人元力消耗都不小,武忘等人更是負傷在身,眼見便要進入造化之域,將各自實力恢復到巔峰狀態,方能有備無患。

           火堆前,天翊等人閉目調息,體內元力漸趨充盈。

           若有閑者,唯余兩人、一熊、一貂。

           兩人者,史大彪與南宮盈盈是也,此前之戰,南宮盈盈孤立無敵,史大彪能挫敗那三名凝丹煉氣士,也是倚著“奔電錘”之故。

           一熊者,小笨是也,其大地之熊本體尚未完全演變,那元嬰煉氣士便已頹敗無力。

           一貂者,小貂是也,以其星火之速,一番捉弄下來,也只是耗費些氣力而已。

           此時,小笨與小貂正把玩著大量的儲物袋,“翻箱倒柜”之下,不時便有新奇之物被這一熊一貂執拿于手。

           這些儲物袋,來源于那些隕落的煉氣士身上,眾人雖不會做那“殺人越貨”之事,卻也不會讓這些東西隨著流沙深埋地底。

           史大彪撐著禁元傘,眼里精芒閃爍,他愣愣地盯著一熊一貂,羨慕之意表露無疑。

           南宮盈盈兩手托著下巴,眸中映現著火堆的虛影,作一副沉思模樣。

           ......

           夜幕中,掠影重重,數十道身影悄無聲息而落。

           一具具尸身橫七豎八地癱倒在地,尸身上,浮散著流沙,隱有腐臭氣息彌漫于空,聞之欲嘔。

           萬通的臉色稍顯凝重,他瞇了瞇眼,朝著北方望去。

           萬劍道:“族主,這些人都是不忘他們所殺?真是好狠的心??!”

           萬通道:“以不忘的實力,要殺這些人實屬易事一件。劍兒,你難道沒有看出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死得都很蹊蹺嗎?”

           萬劍捂了捂鼻,目色流轉下,可見不少煉氣士死態一致,他們的額頭眉心處,皆有一方小孔。

           萬劍道:“追滅長弓?”

           萬通道:“沒錯,他們中,不少人都是死于追滅長弓之下?,F在看來,允兒確是死于不忘之手?!?/p>

           說到這里,萬通額上的皺褶更顯凌厲,他一直不愿相信萬允等人是被不忘所殺,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

           萬劍道:“族主,萬鐮長老他?”

           萬通愣了愣,萬鐮乃是他的同胞之弟,此前北上徹查萬允隕落一事,而后竟也落個身亡的下場,他之怒火,中燒難消。

           萬通道:“不忘殺我萬家之人,罪不可赦!造化之域便是他的葬身之地,我要將他挫骨揚灰,以瀉心頭之恨??!”

           感受到萬通身上傳出的凜冽殺意,萬劍等一眾強者,無不心驚膽寒。

           接著,萬通攜著大批萬家強者破空北去。

           ......

           就在萬通等人離去后不久,又有一批人馬緊隨而至。

           一襲藍色星點長袍,兩眼余角刻著火焰紋印的妖異男子,此時正佇立在大量尸首前。

           男子嘴角泛笑,拂手下,一抹藍芒虛散而出籠罩著眼前的一片死寂,那癱倒在地的尸身在藍芒的浮掠中,頓起變幻。

           風過,揚起一陣流沙,近百尸首也作流芒飄散不見。

           男子道:“玄冥谷的人倒也愚蠢自大,妄圖憑借一群廢物,就想奪取五行封天???真是可笑?!?/p>

           男子的身后,恭敬而立著數十人,他們個個都是煉氣好手,實力最低的也有元嬰境。

           一出竅煉氣士道:“大人,適才那一行人,似乎也是尋不忘等人而去?!?/p>

           男子笑道:“看來不忘不僅懷揣著五行封天印,在他身上,還隱藏著不少秘密呢!我最喜歡做的一件事,便是窺探他人之秘。也不知不忘能不能應付得了那一名六劫境煉氣士?”

           說著,男子星袍一展,既作一抹流光駛向北方,大批高手緊隨其后。

           ......

           不多時,又有兩人抵至。

           白衣男子道:“這里有過戰斗,不過痕跡都被抹除了!”

           黑衣男子道:“我們還是趕緊追上小姐他們吧,若是小姐有個什么閃失,你我怕難辭其咎?!?/p>

           白衣男子道:“劍王,我可不相信以你之神識,探查不到小姐境況如何?”

           黑衣男子道:“小姐此時正望火沉思,她似乎有心事?!?/p>

           白衣男子道:“兒女情長之事,我向來不懂。你說,此次老閣主為何連你也派了出來?”

           黑衣男子道:“老閣主心系孫女安危,這是人之常情?!?/p>

           白衣男子道:“人之常情?人,有情嗎?”

           黑衣男子愣住,似在思量白衣男子的提問,之后他微一轉身。

           目光所向之處,一名男子迎風而立,他身著一襲粗布長袍,長發披散在肩,潦倒之態不言而喻。

           夜色中,自他的身上流露出一股凄涼、一抹悲愴、一種心傷。

           黑衣男子道:“人,應該是有情的!”

           ......

           ps:四更完畢。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