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二五:假作真時,真作假時【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83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交代?沒什么好交代的!云天就算真是死在我兄弟手中,那也是他該死,我相信他不會亂殺無辜?!?/p>

           君竹執棍的一手飛旋而動,青綠長棍頓作拖空之勢。

           烈一眉頭一皺,關于君竹,他們也曾暗中收集過一些信息,可得出的結論,卻是神秘不可測。

           “君竹的實力,絕不在我之下!適才他踏虛而來,隨手逼退老八四人,僅是如此,便可見其不凡?!?/p>

           “此地尚且還在內城之中,若是真的交手起來,閣主他們定會第一時間知曉?!?/p>

           “可如果真的與之一戰,內城定會大范圍受損,到時蒼夷滿目,且會將盈盈置身在危險中?!?/p>

           烈一思緒紛繁,稍作沉思,便已有了決斷。

           烈一道:“君竹,不忘可以不跟我們走,但他不能就這么離開朱雀內城。你若答應,我等這就離去,你若不應?!?/p>

           烈一身上的氣息突變的幽冷起來:“你若不應,那便戰好了??!”

           說著,烈一身后的諸多幽影,皆一副蓄勢待發模樣,凌厲而起的氣息宛若“狼煙”直沖云霄。

           君竹道:“兄弟,看來你得陪大哥再多喝幾天酒了?!?/p>

           天翊道:“君竹大哥既是有此雅興,小弟豈有不從之理?”

           說著,兩人相視而笑。

           這邊“塵埃落定”,可另外一邊的南宮盈盈卻是不開心了,適才烈二與烈三差點就將她與小笨架著離去。

           “烈一叔叔,我與不忘的決斗,可是爺爺親口答應的,你不能阻止我!”

           南宮盈盈嘟著嘴,滿臉的不悅,剛剛天翊在小笨的攻擊下,已然出現“敗勢”。

           誰知烈一等人早不出現晚不出現,便便在這個時候出現,頓時攪亂她的打算,在南宮盈盈想來,小笨再動用一件靈寶,定能輕松取勝天翊。

           烈一苦澀一笑,道:“盈盈小姐,此事容后再說,可好?”

           “不好!”

           南宮盈盈氣得一把將禁元傘扔到地上,兩手環抱于胸,儼然發起了脾氣。

           一旁的小笨見狀,“唔唔”了兩聲,學著南宮盈盈的樣子,順勢將靈寶“破天”啪啦地扔了出去。

           同時,小笨還不停地抖動著身子,不消多時,那披掛在身的金盔銀甲盡數被其抖落在地,陣陣清脆聲響不絕于耳。

           做完這一舉動,小笨舒展了一下肥胖的熊軀,若一副如釋重負模樣。

           看著那散落滿地的靈寶,烈火十八將們,既驚詫又無奈。

           能如一人一熊這般“視靈寶如糞土”,天下間怕是沒有幾人能做到吧?

           此時,幾道幽影連忙動身將靈寶拾取起來,接著統一送到烈一的手中。

           烈一接過靈寶,道:“盈盈小姐,烈一得罪了!”

           說著,自烈一的身上突涌出兩道柔和元力,直將南宮盈盈與小笨把持住。

           下一刻,十數道身影紛紛破空而起。

           “不忘,你若私自離開朱雀城,我烈火十八將必將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烈一的警告之語自天際傳來。

           千鈺、千葉松了口氣,小貂抬眼望著蒼穹,眼中滿含憤怨之意。

           史大彪左顧右盼著,但見殘垣斷壁處處可見,越看越是心驚膽顫,一想起之前自己那“賣弄”的身姿,汗顏之下好一番透心涼。

           “下一次不能這般莽撞了,此次若不是小兄弟救我,我大彪怕是就要含恨九泉了?!?/p>

           想著,史大彪連忙朝著天翊投遞去一抹感激的眼神。

           天翊見狀,回之一笑。

           這一笑,直給了史大彪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此時,君竹負手而立,青綠長棍斜落在一手上,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卻無轉身之意。

           君竹道:“不忘,云天真是你所殺!”

           天翊笑而不語,他不愿欺騙君竹,也不想道出云天乃是秦萬里所殺。

           千葉本想開口,猶豫片刻,卻又緘默起來。

           君竹道:“不忘,馬上帶著你的朋友趕緊離開朱雀城吧!”

           天翊一頓,不明君竹此話何意。

           君竹道:“云天怎么說也是南宮閣的人,你殺了他,南宮閣不會善罷甘休的。我能震懾住烈火十八將,可下一次他們再找上門來,怕就是其他面孔了?!?/p>

           千鈺、千葉一愣,紛紛望向天翊,僅從烈一等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就知道,烈火十八將很強,那比他們更強的,又是何等實力?

           史大彪本想說點什么,可一想起自己那卑微的實力,他也沒了開口的底氣。

           “唔唔…”

           小貂鄭重地望著天翊,似是覺得君竹所說無差,勸說天翊聽其言,馬上離開朱雀內城。

           天翊悠悠一笑,朝著君竹凝視去。

           透著君竹的背影,天翊仿若看到了一股蒼勁,一股傲然。

           天翊道:“君竹大哥,我既承諾了要留下來,那便不會失信離去?!?/p>

           君竹一愣,道:“可是你留下來,我或許保不住你,那樣,你會死!”

           天翊道:“大丈夫重節重義,縱一死又有何妨?況且我若轉身離去,豈不掃了君竹大哥之酒興?”

           君竹轉身,笑道:“哈哈!好兄弟,走,我們回去!”

           說著,君竹提步先行,看得出來,他很高興,他為天翊選擇留下而高興,為自己認了這樣一個兄弟而高興。

           若是天翊適才選擇聽從君竹之言,帶著千鈺等人匆匆離去,君竹不會阻止。

           那樣以來,天翊與君竹的距離會“越來越遠”。

           天翊微微笑了笑,同滿面疑惑的千鈺、千葉示意了一眼,繼而朝著君竹追去。

           “君竹前輩不是勸我們離開嗎?”千葉晃了晃頭,似作沉思。

           “不忘選擇留下來,他為何這么高興?”千鈺搖頭不解道。

           “咳咳!”

           史大彪輕咳兩聲,抬頭挺胸,大斧上肩,作一副高深模樣。

           當史大彪從兩女面前經過時,他微微一頓,道:“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他們在玩清風峻節呢!”

           說著,史大彪大笑而去。

           千葉頓了頓,接著“噗嗤”笑出聲來。

           這話若是換做天翊來說,千葉斷然不會發笑,只會崇賞不已,可從史大彪口中說出,味道總覺得怪怪的。

           “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p>

           千鈺沒有發笑,反是喃喃地重復了一句,不知為何,聽得史大彪這話,她總有種被觸動的感覺。

           “鈺兒妹妹,發什么呆呢?走吧!”千葉瞅著正一副發愣模樣的千鈺道

           千鈺一怔,點了點頭,便同千葉一道離去。

           眾人離去后不久,一道身影自殘垣上顯現出來。

           “沒想到殺死云天竟是給葉兒他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看來得去南宮閣一趟了!”

           說著,身影幻散不見。

           行至半途,君竹的身子突得一頓,笑道:“兄弟,又是一個難纏的角色來了!”

           天翊愣了愣,展眼以望,只見一襲血色長袍的武忘此刻正朝著他迎面走來。

           千鈺道:“武忘?他怎么來了?”

           千葉道:“剛剛送走南宮盈盈,武忘緊接著又出現,不就輸了一場比試,用不著這般死皮白賴吧?”

           小貂一個勁兒地點著頭,口中“唔唔”聲不斷,大為贊同千葉之言。

           史大彪一詫,驚呼道:“小丹帝?”

           再看到武忘那直視著天翊的目光后,史大彪苦澀一笑:“這一次真是善者不來??!”

           不多時,武忘與天翊等人對立而望,他的眼神直直落在天翊身上。

           天翊從容地與之對視,誰也未曾先開口。

           千葉耐不住這般靜默,說道:“武忘,怎么?你也是帶著滿身靈寶而來的嗎?”

           史大彪一聽得靈寶兩字,身子不由一顫,若有躲閃之勢。

           千鈺道:“連一只靈獸身上都帶著十來件靈寶,堂堂南宮閣小丹帝又豈會少?”

           若說千葉所言還讓武忘有些云里霧里,但千鈺隨后的話語卻是將其點醒。

           武忘眉頭稍皺,喃喃道:“盈盈跟小笨已經找過他們了嗎?滿身靈寶又是怎么回事?”

           見武忘一副不知所措模樣,天翊道:“武忘,你也是來找我決斗的嗎?”

           武忘道:“不忘,我找你不是為了決斗?!?/p>

           天翊道:“哪是為何?”

           武忘道:“我想知道,你是如何以固嬰實力取勝于我的。昨日你所爆發的實力,可不像是一個固嬰境煉氣士能施展得出來的?!?/p>

           天翊道:“那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武忘搖了搖頭。

           天翊道:“既是如此,你還來找我干嘛?”

           武忘沉默不語,原本他是打著來找天翊比試煉丹的,只是見著天翊后,這話他卻是如何都開不了口。

           昨日天翊便已明言,說自己對煉丹、煉器一竅不通,他若是執意要在這上面做文章,豈不是“持才欺人”?

           天翊道微微一笑,同君竹示意一眼,繼而便欲離去。

           武忘見狀,連道:“站??!”

           天翊頓了頓,側眼看向武忘。

           武忘囁嚅道:“不忘,你可愿學習煉丹?你若愿意,我可以幫你!”

           別看武忘只是十五六歲年紀,可其在煉丹上的造詣卻是遠超他的年齡該有的成就。

           南宮小丹帝,六星煉丹師,要知道,即便是星宿丹塔首席莫瀟,也不過六星煉丹師而已。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