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八玖:流火萬家,接踵而至【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63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日后,天翊一行人終是得見造化之域的真容。

           逶迤延綿的大地,草色皆無,唯剩飛沙走石沉浸在火色彌漫中。

           那一句“八百里延綿火焰,寸草不生”,應景地貼切無比,赤紅的氤氳悠悠然地飄蕩在空,真宛若彌漫的火焰一般。

           武忘等人,神色略顯苦郁,行至到這里,曉以他們的實力也有些吃消不住。

           周遭所充斥的火靈之氣,狂暴猛烈,凝聚下驟成一股股壓迫之力,不時朝著眾人襲來。

           史大彪覷著眼睛,一手緊攥著禁元傘,滿臉驚恐。

           傘檐邊衍落的流芒,不時便會遭遇火靈之氣的侵襲,頓激起一片火光如花。

           南宮盈盈臉色慘白,埋怨道:“那么多地方都可以去歷練,為何偏要到造化之域來?”

           她這話本是針對天翊而言,可她的目光卻是朝著史大彪瞪了去。

           這一瞪眼,直讓史大彪心生慌亂,他可是極為擔心這“小姑奶奶”過河拆橋,將禁元傘收回。

           下一刻,南宮盈盈對著史大彪攤出一手,這般姿態,不正是要討回禁元傘的模樣么?

           見狀,史大彪心膽俱寒,連道:“小姑奶奶,使不得??!大彪若無禁元傘護身,只怕是走不出造化,渡不了紅塵??!”

           南宮盈盈微一撇嘴,心念一動,那被史大彪緊持在手的禁元傘頓作脫落,任由史大彪如何努力,終不得留。

           史大彪的悲嚎聲尚未繞空,便見得禁元傘破空而起,三兩息后,竟演化成一擎天巨傘。

           巨傘溢動著流光彩華,直將天翊等人盡數包裹其內,任憑外界火靈之氣狂暴異常,卻也無法破開這一靜地。

           史大彪驚魂未定地大吁著氣,武忘等人的面色也漸趨平緩下來。

           千鈺道:“不忘,此地火靈之氣如此濃郁,確是一處修煉的極佳場所,為何卻落個人煙罕至?”

           千葉道:“鈺兒妹妹說的極是,我若是修煉的火屬性元力,待在這里修煉,豈不事半功倍?”

           天翊道:“此地的火靈之氣,確如你們所說的那樣濃郁無比,但想來卻不適合修煉?!?/p>

           眾人作疑,不知天翊何出此言?

           天翊稍頓片刻,目光朝著武忘、幻茵以及南宮盈盈看了看,這三人所修煉的元力都是火屬性的。

           武忘道:“老大說的不錯,如此濃郁的火靈之氣我們又豈會感知不到?只是這些火靈之氣很奇特,就如適才我們所察覺的一樣,它們狂暴而又桀驁?!?/p>

           幻茵道:“修整之際,我也曾試著吸納天地火靈之氣來恢復自身元力,可卻成效甚微,它們不受我的牽引,自顧游離?!?/p>

           南宮盈盈道:“給我的感覺,這些火靈之氣似乎對我們很抵觸,它們好像并不甘心被我們吸收煉化?!?/p>

           聽得三人釋言,眾人臉上的疑惑更勝,元力的種類雖多,但吸收煉化之法卻是一致。

           平日里,只要靜心凝神下來,便可感應到游離在天地之間的各種靈氣,那些靈氣,哪有武忘三人說得這般玄乎?

           聽得眾人驚疑之語,辰南子心道:

           “這些火靈之氣又不是無主之物,豈會那般輕易讓人剝離?”

           “造化之功,世之瑰妙,南宮布道,在天成象?!?/p>

           “離老兒于我,倒也重義,只是當今的他,是否還是當年的他?”

           天翊神情凝重,這才剛抵至造化之域,眾人便要在禁元傘的保護下方才能安然而立,那深入造化之域又當如何?

           天翊問道:“若是讓你們撇開禁元傘的防護到外面去戰斗,你們可能做到?”

           眾人沉默不語,似有所思著。

           武忘道:“老大,我可以做到,但實力怕會下降不少?!?/p>

           千鈺等人紛紛點頭,光是待在禁元傘外,便有種壓迫抑郁之感,遑論在這樣環境中去戰斗?

           天翊明悟,如此說來的話,那些麻煩......

           見得天翊凝重作思,千鈺道:“不忘,是不是又有麻煩找上門來了?”

           天翊笑而不語,轉身朝著造化之域的深處望去,此時他已經能清晰地察覺到,己身所受到的強烈召喚便是源自那里。

           天翊看向南宮盈盈:“盈盈,這禁元傘,可能經得起劫成境強者轟擊?”

           突被天翊這般相詢,南宮盈盈顯得驚詫失措,愣了愣后,揚聲道:“六劫境以下,絕無破開可能?!?/p>

           天翊笑道:“既是如此,之后這段行程,你便掌控好它?!?/p>

           說著,天翊悠然提步,在眾人的注視下,他走出了禁元傘的防護,逕取造化之域的核心之地。

           南宮盈盈小嘴一嘟,心中則是不以為然道:“我倒要看看,你能這般悠閑自若多久?能在造化之域中如履平地的人并不是沒有,但卻不是你不忘?!?/p>

           武忘緊皺著眉頭,從天翊的言行舉止中不難推斷出,他們怕是有大麻煩要面對了。

           “老大,你說過,這天地,我們兄弟要一起撐!”

           武忘緊握雙拳,面上的沉郁漸變得鏗然起來。

           他與天翊是兄弟,即便是要與這天地為戰,他也不會有絲毫膽怯。

           兄弟兩闊別相逢之時,天翊曾道:

           “海若無邊我作岸,山若無頂你為峰。今后,這天地,我與你同撐!”

           “無論多大風雨,無論多少刀鋒劍影,你我并肩?!?/p>

           腥風血雨何所畏?

           九曲黃泉何所懼?

           但有兄弟,并肩作戰,即便戰死,哪又何妨?

           ......

           行漸遠,越是靠近造化之域的核心之地,火靈之氣的狂暴便愈發地強烈。

           按照這個程度演變下去,真到了造化之域的核心區域,即便是嬰成煉氣士,怕也抵御不了那些火靈之氣的侵襲。

           由此可見,那一句“嬰成以下,入則九死一生”卻也不是無的放矢。

           此時,距離天翊等人進入造化之域,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

           天翊在前,行走在禁元傘的防護之外,武忘等人身處于防護中,看著天翊那信步之態,無不嘖嘖稱奇。

           千葉道:“鈺兒妹妹,你說不忘為何離開禁元傘的防護?他在外面,還要耗費力量去規避那些火靈之氣的侵襲?!?/p>

           千鈺道:“不忘離開,自是有他的理由。不過觀他之姿態,似乎那些火靈之氣好像是主動撤離開的?!?/p>

           南宮盈盈道:“怎么可能?他何德何能讓那些火靈之氣主動撤離?”

           武忘正欲開口,異變突起。

           “咻咻咻...”

           自他們的身后,一道道光影破空而來,聲勢之大,天地皆為所動。

           同時,一道蒼老喝聲攝人心魄傳出:“不忘雜碎,今日我來取你狗命!”

           話落,聲動,一道嗷嘯之力破空穿云,宛如一道奪命飛箭。

           沿途,空顫,悠悠然的氤氳瞬作奔騰,激起漫天飛焰掠影。

           這一幕來得唐突而又突然,那被禁元傘防護在內的眾人尚未反應過來,便見得一道光芒貫空穿射,直取天翊所在。

           就在眾人呆愣之際,天翊已是飛身而起,披風長棍五色斑斕,璀璨奪目不已。

           一棍橫撩,勁風如席,元力浩蕩,勢動九霄。

           眨眼間,天翊便已執棍同那穿射而來的攻擊迎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炸裂四起,狂沙傾舞,飛石削空。

           天翊受此一擊,只覺胸中一陣氣悶,身子則是不由自主飛退出去。

           身處于禁元傘下的武忘等人,顧不得動顫不止的巨傘,直到這一刻,他們方才隱隱明白,天翊為何要孤身一人行在禁元傘的防護外。

           “老大!”

           “不忘!”

           “唔唔!”

           天翊穩住身形,口中淳動著絲絲咸腥。

           “六劫境強者,果然厲害,今日看來怕是有一番惡戰!”

           此時,禁元傘已被南宮盈盈徹底封住,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天翊與南宮盈盈言道的那一句“之后這段行程,你便掌控好它”,現在看來,確是得了印證。

           天翊既然在問了禁元傘所能承受的攻擊限度后,還選擇離開防護,那么便說明,來犯之人有破開禁元傘的實力。

           他若是待在禁元傘內,這一道攻擊落下,防護興許會破碎不說,武忘等人若是受其波及出現傷亡那便只能謂之心傷了。

           不消多時,數十道人影迎空而立,為首之人,乃是一老者。

           在他身后,來襲之人皆披著一襲碧翠長袍,那倒襲而來的火靈之氣落到他們身上后,竟如雨打荷葉般順滑出去。

           天翊注意到這一幕后,眉頭倏地一皺,僅此一點便能看出,這些不善來者為了對付他著實是下了一番功夫。

           南宮流火萬家,不僅是煉丹世家,也是煉器世家。

           那些尾隨之人身著的碧翠長袍,乃是萬家獨門煉器之技打造而出的琉璃袍,具有疏火、逼火之效。

           來此之前,萬通還想著如何將南宮盈盈、武忘二人同天翊分開,他們再兇再惡,卻也不敢對這二人下殺手。

           萬家在南宮閣面前,只作是螻蟻存在,南宮閣若要摧毀萬家,恒河中只取一彎細水便可。

           讓萬通喜出望外的是,此刻天翊與南宮盈盈等人“涇渭分明”而立,實是遂了他愿。

           萬通眸帶猙色地望著天翊,心中憤怨如海嘯涌起,喝道:“不忘,你可知曉老夫是誰?”

           天翊笑而不語,拂手間,追滅長弓映現而出,他之舉動已經表明一切。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