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四六:等中之待,待中之等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67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處山峰,名叫龍脊峰,當年大青便是被困在這山峰里。

           只如今,時光匆匆,一轉眼,已數十載歲月過去。

           此時,天翊三人佇立山巔,放眼而視,流云如絮,翩躚漂浮。

           看著茫茫山河,繾綣舊事,伴著天光遲遲的輝映,肆意潑墨,寫意著往昔。

           千鈺與千葉靠身在天翊左右,入眸江山,如畫如染。

           好半響,天翊開口道:“鈺兒,葉兒,你們想中土皇城嗎?”

           聞言,兩女皆愣了愣。

           千鈺道:“叔叔,出來這么久了,也不知虎子哥哥他們怎么樣了?”

           說著,千鈺輕聲嘆了嘆。

           千葉沒有作應,只眼中的思緒來得頗多沉雜。

           她倒不是因為想什么人才有這般神態,又或者說,她所念及的人,早與她天各一方。

           沉寂稍許,千鈺道:“叔叔,我們的計劃還是不變嗎?”

           說著,千鈺凝眸看向天翊。

           按照之前的計劃,三人將環風瀾而行,最終從西門之地折返中土。

           但在適才,天翊的一語,卻是勾起了千鈺對中土的懷念。

           天翊笑了笑,道:“鈺兒,你可是想回中土了?”

           千鈺微愣,張了張口,卻又不知該如何作答。

           千葉道:“鈺兒妹妹,若是你想回中土了,我們大可就此返回?!?/p>

           千鈺思襯片刻,道:“我們還是按照原定的計劃進行吧!”

           言罷,千鈺望了望天翊。

           天翊淡淡一笑,沒有多言什么,微一轉身,繼而沿著在側的小道離去。

           兩女稍以遲定,接著緊隨在天翊身后。

           ......

           轉眼間,兩日即逝,天翊三人從云西去。

           視透煙嵐,過眼而望,千山萬壑越陌度阡,林海茫茫蒼翠無邊。

           這一路上,水環山繞,青峰蒼翠,碧綠蔥蘢。

           路以青木舟搖,可見茶煙裊裊,可觀燈焰遑遑,天涯水湄,云雨朝歌。

           這一夜,天翊三人停歇在一林澗。

           月色溶溶,碧翠千重,天風浪浪,山海蒼蒼。

           值此之際,距離天翊三人不遠處的一座山巒上,有兩道身影迎風而立。

           其中一人,身軀凜凜,整個人站在那里,就若一柄劍鋒般銳利。

           這人不作他別,正是南宮三王之一的劍王。

           與劍王迎對之人,是一落發滄桑的老者,老者的手里拿著一柄劍。

           但此劍無鋒,即便有月色照耀,也顯得黯淡無比。

           沉寂半響,老者開口道:“早聞南宮劍王,嗜劍如命,今日得老朽遇見,豈可不拆招三兩?”

           說著,老者淡然笑了笑。

           劍王眉色如常,道:“前輩的實力,應該遠超于我吧?”

           早在與這老者相遇之時,劍王便察覺了出來,后者的實力,遠強于他。

           聽得劍王所言,老者道:“怎么?你怕了?”

           劍王淡然笑了笑,道:“你也說了,我嗜劍如命,縱然死在劍下,那也是我的歸宿?!?/p>

           聞言,老者的神色稍有了些動容,接著道:“我與你并無恩怨,又豈會取你性命?”

           劍王無所動容,眸色里,始終帶著如劍一般的銳毅。

           接下來,兩人再無言對,只彼此凝視著對方。

           這一刻,夜月之下,樹樹皆銀色,山山披月輝,斷山疑畫障,懸流瀉飛鳴。

           遲定半響,劍王輕一揮手。

           “咻!”

           繼而見得,一抹青光掩昧而逝,太一長劍赫顯而出,劍刃凝如霜雪,寒光逼人。

           老者與劍王迎對而立,持手無鋒長劍,眸色毫無波瀾。

           此刻,兩人劍鋒在手,相顧無言,唯剩――無鋒微爍,太一青寒。

           距兩人不遠處,有一飛瀑空懸。

           此時,飛瀑冷澀,月輪韜晦,狂風滿崖,山雨欲至。

           沉寂之余,老者開口道:“劍王,動手之前,你可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劍王道:“前輩請說?!?/p>

           老者道:“在你眼里,我這浮屠劍如何?”

           劍王頓了頓,緩緩開口道:“浮屠浮屠,浮生如圖,劍作無鋒,不滯于物?!?/p>

           聞言,老者凝沉著眉,劍王的話,對他的觸動很大。

           接下來,老者沒再開口,持劍的一手稍一抖斜,只見得一道青寒沖霄而起,凜冽的劍氣直使得六合蕭條,八荒震顫。

           面對老者這凌厲的起勢,劍王自若如常,他緩緩閉上眼,身軀挺傲,形正骨堅,意滿乾坤。

           此時,劍王的眼中,老者的身影已不見,那被其橫斜在手的浮屠長劍也變了色彩,形如空明。

           見劍王這般神態,老者頓陷入驚詫,沖飛途中的他,滿臉的不敢置信。

           不知為何,老者此時竟然在劍王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劍道之境,一種遠超于他的劍道之境。

           與此同時,那被劍王持拿在手的太一長劍突斂了凜冽的青寒,變得黯淡,無光,直至隱沒不存。

           給人的感覺,劍王的手中似已沒有劍。

           老者與劍王一樣,都視劍如命,他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在了劍道之上,又豈會感受不到此刻劍王身上的劍意?

           那劍意,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劍意,因為它就如空徹,更像是一種物我兩忘的空明。

           眼看著老者便要沖將到劍王跟前,可就在這時,老者突地輕出聲來。

           這一嘆,悠遠了長空明月,疏遠了懸空飛流。

           老者的心,已在悠遠與疏遠之間徘徊不定。

           他懸飛在劍王身前,持劍的一手,都有些瑟抖起來。

           好半響后,老者開口道:“我敗了?!?/p>

           聞言,劍王緩緩睜開眼來,他只覺自己剛剛進入到了一種奇妙之境,那種感覺與天地之力共鳴時頗具形似,只不過那天地,換成了劍的天地。

           遲定稍許,劍王道:“前輩,哪有什么成敗呢?”

           老者一怔,苦澀地笑了笑道:“難怪我始終都達不到那一境界,原來在我的心中,一直都存有成敗之說?!?/p>

           劍王笑而不語,曾經的他,又何嘗不如老者所說的那樣呢?

           要不是遇見天翊,讓他有了切身感悟后,劍王也不會在劍道之中找到真正的自己。

           老者嘆了嘆,轉身便欲飛離。

           對此,劍王無動于衷。

           剛起身沒多久,老者兀地一頓,他背對著劍王,道:“劍王這個稱呼應該只是你的別名吧?”

           聞言,劍王淡雅一笑,接著說道:“我的本名,叫劍孤?!?/p>

           “劍孤?”

           老者怔了怔,嘆了聲:“劍者,孤也!”

           話語方歇,其人再不做停,只一個展身,便化作一抹流光別遠月空。

           看著老者遠去的身影,劍王微笑了笑。

           自從風瀾大陸的局勢穩定下來后,他便開始了游歷生涯。

           不過眼下,他卻是要抓緊時間趕回南宮之地,因為不久后,南宮文勝將出任新的南宮閣主,身為南宮三王的他,自然不會缺席這等盛世。

           遲定半響,劍王便欲轉身離去。

           可就在劍王轉身的一剎,其身體突地怔了下來。

           舉目而視,只見不遠處的飛瀑上,不知何時,竟是多出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一襲勝雪白衣,連帶著發髻都顯璀白無比,他站在這月色下,格外地顯眼。

           劍王皺了皺眉,身軀一展,繼而朝著那白影飛去。

           不多時,劍王人已來到了白影跟前。

           當見得白影真貌后,劍王突地一愕,若有些不敢置信道:“白大師?”

           天翊笑了笑,道:“劍王閣下,別來無恙?”

           劍王平復稍許,道:“我一切安好,只是不知,白大師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天翊道:“我與鈺兒、葉兒游玩到此,突聞這邊有聲響,這才過來看看?!?/p>

           劍王歉意一笑,道:“若有打擾到白大師之處,還請見諒?!?/p>

           說著,劍王與天翊示意了一眼,繼作離開。

           見狀,天翊道:“劍王閣下,你說這一瀑飛水,可能洗凈俗世塵顏?”

           劍王頓了頓,應道:“白大師何故有此疑問?”

           天翊笑道:“只是隨口問問罷了?!?/p>

           劍王點了點頭,也不愿多作詢問,接著提步欲離。

           天翊沒有去挽留劍王,任由著其身影,在淡白月色下,漸遠而去。

           好些時候,天翊折返而歸。

           見天翊歸來,千鈺與千葉連地投來目光。

           千鈺道:“叔叔,剛剛你去哪兒了?”

           天翊笑了笑,道:“我去見了見故人?!?/p>

           “故人?”

           千鈺微微沉眉。

           天翊頷首,道:“南宮閣,劍王?!?/p>

           千鈺想了想,雖對劍王影響不深,卻也不至遺忘。

           倒是千葉皺了皺眉頭,道:“白叔,劍王他來這里干嘛?”

           天翊道:“他跟我們一樣?!?/p>

           聞言,千葉稍以思襯,卻也沒再追問什么。

           ......

           與此同時,北冥之地以北,風海中的那一座孤島上。

           炎月佇立在窗前,她的手中,拿著一條迷你小船。

           她保持這樣的姿態已有些時候,眸光里,滿是愁思。

           以炎月的心智,只稍微想想,便也明悟,之前來的那男子,并非帶著惡意。

           而男子口中所說的“受人之托”,也指的不是別人,而是天翊。

           天翊曾答應過炎月,待其有空之際,會送炎月回歸滄瀾。

           只如今,炎月沒有等來天翊,但卻等來了回返滄瀾的機會。

           可這機會,炎月遲遲不愿觸動。

           因為現在的她,心也變得不安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等的是什么.....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