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一五:風口浪尖,一觸即發【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17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萬權這般失態,頓時招來一陣側目。

           南宮盈盈湊到南宮夏的身前,問道:“爹爹,無膽鼠輩是什么意思?”

           南宮盈盈這話一出口,南宮之人紛紛舉笑,南宮夏并未作何回應,目光卻在萬權的身上多逗留了片刻,所含之意不言而喻。

           聽得這般嗤笑之聲,萬權面色通紅,可又偏偏抬不起頭,看其失措模樣,似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牡丹面色不改,一路北上,僅從她對萬家之人的態度就看得出來,她對萬權與小丹帝的比試根本就不抱希望。

           芷蘭與君竹瞟了眼萬權,輕聲一嘆,繼而便是撇過頭去。

           千鈺、千葉搖了搖頭,對于萬權適才的舉止憤感不屑。

           天翊淡淡一笑,并未過多關注萬權,在他看來,萬權與武忘的丹試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武忘僅僅是看了萬權一眼,便讓其趔趄三步,那失魂落魄之樣哪里還有絲毫戰意?

           .......

           不多時,丹鼎中的龍吟之聲漸漸逝遠,原本金光燦燦的丹鼎亦是歸于常色。

           武忘悠步到丹鼎前,倏地就是一掌落擊到鼎身上。

           受此一擊,封閉的丹鼎頓時打開,伴隨著清脆嘹亮的鼎聲,一顆渾圓殷紅的丹藥破空而出。

           見狀,武忘對著身前一揮,丹鼎憑空消失,接著武忘騰空而起,飛掠之下,直將丹藥收歸到掌心中的小瓶內。

           丹藥入手后,武忘直朝著高臺騰飛而來,騰閃間,身子穩穩落地。

           南宮盈盈第一時間奔到武忘身邊,言語悠揚:“武忘哥哥,你好厲害!”

           武忘只言未進,慢步走向萬權,南宮盈盈緊隨在其身旁。

           武忘對著將頭低矮著的萬權攤開掌心,悠然道:“火神丹,六星丹藥,主輔藥材四十九種,丹紋三十六?!?/p>

           聞言,萬權顫巍巍地瞅了瞅武忘的掌心,可見那透明的小瓶中裝著一顆殷紅丹藥,密密麻麻的丹紋映現其上。

           下一刻,武忘轉身來到南宮夏的身邊,將煉制出的丹藥遞了出去。

           南宮夏接過丹藥,望向牡丹道:“牡丹,不知你是否需要驗證?”

           牡丹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接著,南宮夏將視線落到萬權身上:“這位小兄弟,武忘的煉丹已經結束。三影手法,成丹六星,丹紋三十六。接下來,該你煉制了?!?/p>

           一時間,眾人紛紛凝視著萬權。

           被這般多人盯著,萬權只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自在,他緊攥著雙拳,嘴里傳出“咯咯咯”的錯齒聲,他很想在這個時候從容以對,他很想在這個時候對對眾人的輕蔑嗤之以鼻,可是――他做不到。

           萬權使不出三影級的煉丹手法,煉制不出火神丹這樣的六星丹藥,更不說還是有著三十六道丹紋的高階火神丹。

           這之前,萬權對自己的煉丹之能一向抱以傲勢,哪怕在踏入南宮閣的那一刻,他的心中都還幻想著能與小丹帝一較高下,可真當這一刻到來的時候,萬權方才感受到現實的殘酷。

           呆愣片刻,萬權極為不情愿地囁嚅道:“我認輸!”

           聽得萬權認輸,武忘道:“本不想同你這幼稚不才之人比試,你非要自討沒趣。沒有那個料,就別學人的傲!”

           武忘的盛氣凌人宛如風暴一般在高臺上席卷開來,若說這話放在之前,確讓人感到有些浮夸,可在見識到武忘的煉丹之能后,卻又不是不能接受。

           萬權沒有回應,此時他哪里還抬得起頭來說話?嘴上雖沒說,可萬權的心里卻是憤怒地咆哮著:

           “小丹帝,你給我等著!今日之恥,來日我萬權定當百倍以還!”

           “還有不忘你們,你們都給我等著,來日我一定讓你們統統不得好死?!?/p>

           一顆仇憤的種子,在萬權的心中落地生根,他恨這些比自己耀眼的人,這些人的耀眼遮擋了他的光芒。

           南宮夏的目光在天翊幾人身上掃掠了一遍,開口道:“牡丹,不知他們是否還要同武忘進行丹試?若是他們之中,有人能煉制出超越火神丹的丹藥,此場比試便算是有了終止?!?/p>

           千鈺、千葉苦澀一笑,兩女對煉丹一竅不通,哪里敢上前去“丟人現眼”?

           雖是如此,兩女的目光卻是不約而同地落到了天翊身上,就連牡丹幾人亦是做出了同樣的舉止。

           之前天翊在星宿城中與莫瀟等人“賭戰”,比得就是煉丹,雖三場比試只比了前兩場,但從中卻是能看出不少端倪來。

           這一幕自然惹得了南宮夏等人的注意,眾人的視線不由得在天翊身上停留下來。

           武忘若有不屑地看著天翊,說道:“怎么?你還要同我丹試?”

           天翊輕輕搖了搖頭,他本就沒打算要與武忘比試煉丹,自然不會盲目地接下這比試。

           武忘淡漠一笑,道:“你既是不與我丹試,那便是要與我武試了,亦或者是比試煉器?”

           天翊一頓,按照他的打算,他應是在千鈺之后再與武忘進行武試。

           若是千鈺擊敗武忘,那么她自然而然能得到牡丹的“百花之諾”,自然也就沒有其他后話。

           若是千鈺不幸落敗,他再出手擊敗武忘,也能為“百花之諾”的轉嫁找個好的借口。

           可現實的情況是,天翊不知不覺就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天翊道:“我不會煉丹,也不會煉器!”

           武忘道:“廢話真多,你直接說與我武試不就成了?”

           “恩?”

           天翊一愣,眉宇稍稍有些起伏,別看他平日里一副悠隱模樣,可實則上,他的狂,可不是武忘所能媲美的。

           見天翊皺眉,武忘揚了揚頭,道:“怎么?不服氣?”

           天翊眉頭一舒,淡然以笑之。

           若是依著以前,他會毫不猶豫站出身來,然后指著武忘的鼻子怒喝:“你算老幾?”

           可現如今,天翊的鋒芒已然內斂,他之心性,雖未達到洗盡鉛華的程度,卻也再不是三言兩語就會被人所激怒。

           當然,在天翊心中,存有羈絆與牽掛,那也是他的逆鱗所在。

           “龍之逆鱗,觸者殺之!”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