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一二:情仇權勢,大夢一場【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172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若藍因冥尊蓮影的傳功,實力已今非昔比,在場狂客,就屬她實力最強。

           天翊在聽得若藍邀戰之言后,微微一笑道:“藍兒,你當真想與我切磋?”

           若藍點了點頭,道:“白大師,藍兒也很想知道,大哥哥的下落?!?/p>

           天翊頓了頓,倏一揮手,人已消失不見蹤影。

           見狀,若藍連地展空而起。

           須臾不到,其身影也渙散不存。

           千鈺顰眉蹙額,心神好一番動蕩,她望了望在旁的千葉,卻見后者同樣深鎖著眉頭。

           同時,武忘等人也作焦切模樣。

           絕塵道:“藍兒能勝過白大師嗎?”

           聞言,眾人皆是一愣,他們雖知若藍實力不弱,但天翊的存在,卻讓人捉摸不透。

           靜默片刻,無憶沉聲道:“只怕藍兒敵不過白大師?!?/p>

           聽得這話,武忘等人的神色突地凝沉下來。

           南宮盈盈道:“行者前輩都對白大師畢恭畢敬,可想而知,白大師的實力已然登峰造極?!?/p>

           冰晴頷首,道:“想必藍兒也知曉這些,可她還是選擇了嘗試?!?/p>

           武忘緊皺著眉頭,道:“難道一切真如他所說,老大已經隕落了?”

           一念及此,武忘連連搖頭,喃道:“不!不會的!老大一定還活著,一定!”

           見得武忘這般神態,在旁的無憶等人無不悵惘。

           南宮盈盈愣愣地看著武忘,輕喚了聲:“武忘哥哥...”

           武忘一怔,這才從出神失措中醒轉過來。

           無憶沉了沉眉,心下好一番思量。

           想著想著,他的臉色漸變得凝重,暗道:“藍兒明知自己絕非白大師的對手,卻依舊選擇要切磋,難道真的只是因為不甘而去嘗試嗎?”

           見無憶如有思襯,西門劍馨道:“無憶,你在想些什么?”

           無憶眉宇一舒,只微笑著與西門劍馨示意了一眼。

           ......

           就在眾人言談之際,一迷幻的虛實之域內。

           俯瞰而視,可觀千巖競秀,可見萬壑爭流,草木朦朧其上,若一副云蒸霞蔚之景。

           此時,云海之上,天翊與若藍迎空而立,任憑身下霞霧滾涌,兩人自若不動。

           若藍的手中,有一長劍橫斜,劍身通體晶藍。

           天翊的手里,別無他物。

           沉寂之余,若藍開口道:“這一戰,白大師若敗,可能履行言諾?”

           天翊道:“你也知道,我本就是一個將承諾看得極重的人?!?/p>

           若藍點了點頭,晶藍長劍微一抖動,劍身頓起水煙裊繞。

           見狀,天翊自若如常,淡淡道:“藍兒姑娘,我若沒記錯,你使用的器物應是天音寶塔才是?!?/p>

           若藍道:“可我也使劍,只是極少在人前顯露罷了?!?/p>

           天翊道:“如此說來,倒是白某有幸了?!?/p>

           若藍道:“白大師,你可知道,藍兒是如何看待你的嗎?”

           天翊一愣,道:“愿聞其詳?!?/p>

           若藍頓了頓,接著低眼看了看手中長劍,道:“在藍兒看來,白大師就如我手中的劍一樣?!?/p>

           “恩?”

           天翊道:“藍兒姑娘的意思是,要將我擺弄在鼓掌之間?”

           若藍笑了笑,道:“白大師,以你慧智,應該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p>

           天翊道:“那藍兒是什么意思?”

           若藍道:“我的是意思是,白大師隱藏的很深?!?/p>

           天翊笑道:“此話怎講?”

           若藍回之一笑,隨意一揮,原本閃搖在手的晶藍長劍頓斂無形。

           見若藍這般舉止,天翊的臉上略起詫色。

           若藍道:“白大師,藍兒雖有些實力,卻也很清楚,以我那點微弱之力,遠不是大師的對手?!?/p>

           天翊依舊自若,淡淡道:“切磋都未開始,便要結束了嗎?”

           若藍笑了笑,道:“白大師,藍兒這里有一則故事想講于你聽?!?/p>

           天翊道:“什么故事?”

           若藍道:“關于藍兒的故事?!?/p>

           天翊不做言應,同若藍示意了一眼,讓其繼續說下去。

           若藍抬了抬眼,目光所落之處,山抹微云,迷蒙中翠綠橫生,谷水潺潺隱動而來,木落翩翩隨風搖曳。

           沉默半響,若藍開口道:“白大師,這個故事得從天心開始說起,藍兒想知道,在你看來,什么是天心?”

           “天心?”

           聽得這兩字,天翊的神色第一次出現了波蕩。

           他覷眼看了看若藍,道:“天心,天之心也。此乃一虛幻之說,寓意心之寬闊?!?/p>

           若藍點了點頭,道:“那白大師可知,心何以才能寬闊?”

           天翊微微一笑,只稍一思襯,便已證實了若藍的身份。

           遲定片刻,天翊道:“得失之間,乃天道循環,一得一失,有得有失。正所謂,君者,虛懷若谷也!在我看來,心若想寬廣,一個字,容!”

           “容?”

           若藍倏地愣住,目光牢牢凝定在天翊身上。

           就如天翊證實了她的身份外,此時若藍也隱隱證實了天翊的身份。

           承接到若藍的眼意后,天翊也不躲閃,只與之對視著。

           好半響后,若藍問道:“白大師,藍兒的心里裝著漫天繁星,算不算大?”

           天翊和藹一笑,對著若藍點了點頭,贊賞道:“藍兒的心能裝得下星河,自然算得上大!”

           聽得天翊這般回答,若藍突地變貌失色。

           若說適才她對天翊的身份還只作懷疑,但此時此刻,那懷疑倏地消失不見。

           見若藍如有出神,天翊道:“諸事皆有緣法,凡人仰觀蒼天,無明日月潛息,四時更替,幽冥之間,萬物已循因果,恒大者則為天道!”

           伴隨著天翊這話出口,若藍再難降息心中驚愕。

           她愣愣地看著天翊,不由自主地喃出聲來:“大哥哥...”

           天翊淡淡笑了笑,他這笑,來得意味深長,也不知是默認了若藍之言,還是其他。

           見天翊不予言應,若藍疑道:“白大師,你是大哥哥嗎?”

           天翊道:“我只是一個在聽故事的人,藍兒姑娘若已問完,是不是可以講講關于藍兒自身的故事了?”

           若藍怔住,平復了好些時候,方才定安下來。

           她直愣愣地望著天翊,道:“曾幾何時,有峰名為登云,有人名曰狂客。藍兒曾經便落住在登云峰上,本身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狂客?!?/p>

           天翊點了點頭,神情在無波瀾起伏。

           若藍道:“在登云峰上,藍兒結識了一個大哥哥,他叫天翊?!?/p>

           天翊默不作聲,只示意若藍繼續講下去。

           若藍道:“大哥哥人很好,藍兒曾與他在望月臺上觀過月,在觀星坪上數過星......”

           緊接著,若藍如數家珍般地將自己的經歷述說了出來。

           這期間,天翊一語未發,只若一個盡職盡責的觀眾一般,仔細聆聽著那個關于若藍的故事。

           ......

           與此同時,中土皇城,元府。

           武忘等人焦急不安地等待著,他們都知道,若藍不是天翊的對手,可心底深處,總歸還是抱著些希望。

           千鈺道:“葉兒姐姐,叔叔跟藍兒妹妹,不會有事吧?”

           千葉笑了笑,道:“放心吧傻丫頭,他們都不會有事的?!?/p>

           千鈺稍稍定安了一些,視線卻不停地在天際中游轉。

           ......

           時光悄然,不知覺間,夜晚降臨。

           這一刻,夜色的天幕中,迢迢而過著宛若游絲般的浮云,風撫月弦,輕雪飛夢。

           不知何時,熏風驟停,星月暫隱,整個中土皇城都作萬籟俱寂。

           鐵牛家的鋪面中,阿彪枕衣而臥。

           他一邊喝著酒,一邊說道:“夜色微瀾,籠四野,不知是誰,在燈火闌珊處,等待著,炊煙繚繞彌漫,消散,編織著一個回憶,一個故事,一段離愁。思緒微漾,無喜無憂?!?/p>

           說著,阿彪笑了笑,笑得滿懷惆悵,惆悵中偏又落得苦澀連綿。

           值此之際,元府外有幾道人影渡顯。

           “阿布大哥,爹爹他們真的來這里了?”

           南宮文勝側眼看了看阿布。

           阿布頓了頓,道:“我只知道,早在日間的時候,老師他們的確結伴來到了這里?!?/p>

           言落,阿布舉目看了看元府。

           幻沐辰道:“想知道真相還不簡單?咱們進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說著,幻沐辰連地舉步到前。

           眼看著幻沐辰的敲門之舉就要落定,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地凌空虛渡而出。

           來人不做他別,正是虎妞。

           “哼!你們以為能甩得掉我不成?”

           虎妞橫在幻沐辰跟前,眸色之中,隱有怒氣泛動。

           見得虎妞,南宮文勝三人皆是一怔。

           南宮文勝道:“虎妞姑姑,你應該跟我爹爹他們在一起,為何整天纏著我們不放???”

           虎妞笑了笑,道:“跟武忘哥哥他們在一起,著實太過無聊了一些?!?/p>

           話至此處,虎妞頓了頓,再道:“不過要是換作大哥哥的話,我倒是不會有絲毫的抗拒?!?/p>

           南宮文勝瞪了虎妞一眼,道:“虎妞姑姑,你成天都將大哥哥掛在嘴邊,那他人到底在哪里???”

           虎妞張了張口,但卻突然發現,自己竟是被南宮文勝問地無言以對。

           她不知道天翊在哪里,若不然,她也不會滿世界的去找尋他。

           見虎妞被自己問住,南宮文勝連與幻沐辰、阿布使了個眼色。

           緊接著,三人連地快速轉身離去。

           “恩?”

           見得三人這般舉措,虎妞的神情倏地一沉。

           “你們以為,我還會給你們機會甩掉我嗎?”

           話語方歇,虎妞人已朝著南宮文勝三人追去。

           ......

           值此之際,中土皇城外,有一身影渡顯出來。

           這人,襲一身黑衣,氣息收斂地若有似無。

           “一個小小的城域之地,傲天大人竟要我來!”

           人影淡淡地感慨道,她來這里,不為其他,只為震懾。

           自從傲天決定要讓狂客一統風瀾后,無數強者被派遣了出去。

           他們要做的事很簡單,簡單到以純粹的武力震懾四方。

           遲定片刻,人影便要起身去往皇城。

           可就在這時,人影的跟前突起一陣時空動蕩。

           緊接著,一男子提懸著一壇烈酒顯現而出,正是阿彪。

           阿彪仰飲了一口,看著人影道:“這里,不是你該來之地,從哪里來,便回哪里去吧!”

           人影愣愣地看著阿彪,以他渡劫境實力,既是在阿彪的身上感知不到絲毫元力的氣息波蕩。

           驚愕之余,人影問道:“你知道我從哪里來?”

           阿彪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p>

           人影道:“既是如此,你為何阻我去路,讓我從哪里來,便回哪里去?”

           阿彪笑了笑,道:“我不是喜歡解釋的人?!?/p>

           聞言,人影的眉宇倏地一皺。

           阿彪看著人影,淡淡道:“煙波幾重,流云幾重?蹙眉凝眸間,恩怨情仇翩躚,功名權勢繾綣。到頭來,終究抵不過大夢一場?!?/p>

           人影頓了頓,嘴角微掀,似笑非笑道:“煙波隱散,流云暗渡,最終操控恩怨情仇的,執掌功名權勢的,只有為強為尊者?!?/p>

           阿彪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言道:“你所說的,可是強者為尊?”

           人影點了點頭,姿態昂然道:“沒錯,強者不僅能操控恩怨情仇,還能掌控他人生死?!?/p>

           說著,她探出手來,十指曲合,狀作拿捏,好似她便是那掌控者一般。

           見得人影如此行舉,阿彪淡然一笑,他笑得風輕云淡,笑得悠然自得,自顧喃道:“強者嗎?”

           語落的瞬間,阿彪掩手一揮,手中突顯出一根筆物,正是衍天筆。

           他微斜抬手,言道:“此筆名為衍天筆,筆順天地而出。筆落生風雨,點頓成乾坤。不知此刻這持筆的人,是否算是強者?”

           人影仔細打量著阿彪,好些時候,她輕蔑一笑,道:“強者?真是可笑,你若也算是強者,這普天之下,豈不強者林立?”

           阿彪嘆道:“筆底有才華,腹中存韜略。用舍由時,行藏在我。難道這還不算強者?”

           人影兩眉一皺,冷厲道:“既是如此,那今日我便讓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強者!”

           話語方歇,人影的手中頓有一條銀綢橫貫而出。

           “轟隆隆...”

           銀綢飛掠,匹練行空,浩蕩聲威,驚天徹地。

           就在這間不容發之際,阿彪動了,神出而鬼行,聲銷跡斂,行神如空,行氣如虹。

           那被起提懸在手的衍天筆,隨影而動,破空呼嘯――“呼!咻!”

           剎時間,衍天筆出,倏若造化,一點一頓,乾坤兀顯,染一片凄風苦雨,作一方天昏地暗。

           緊隨著,阿彪的身影消失不見,連帶著人影也不見了蹤跡。

           這是一處灰蒙世界,清無上騰,濁無下凝,陰陽若合形,混沌似未開。

           煙霧彌漫中,阿彪的身影偏又落得清晰可見,他一手橫斜著衍天筆,身軀凜凜,眼有寒星射,眉似渾漆刷。

           他威武而立,無形中自有一股萬夫莫敵之勢,他的腳下好似踩著枯骨崢嶸,就如傲視這一片天地的王者一般。

           人影驚詫四顧,神情中的懼意,只若排山倒海來襲,他們雖未踏足虛實鏡,但對虛實之域卻不陌生。

           看著此刻的阿彪,人影再無法保持鎮定,她的昂然,她的冷傲,她的不屑,皆作流煙消失不復。

           此時的阿彪,面無雜色,僅以那一臉的淡漠便讓人心底生寒,他凝視著人影,言道:“你說過,強者不僅能操控恩怨情仇,還能掌控他人生死?!?/p>

           語落的瞬間,人影的身前突泛起一陣空間漣漪,一只大手在粼粼波光中探出影來。

           只聽得“啪”的一聲,那一只大手毫不遲疑地摑在了人影的臉頰之上。

           一記掌摑,倏地而來,倏地而去,來去無蹤。

           受此抽打,人影直直噴血倒飛出去,她的臉頰之上,有五指血印清晰可見,迷蒙昏暗的天地,血霧繞騰。

           那從虛無中飛渡而來的一巴掌,直將人影扇得七葷八素。

           此時,人影身影尚還在血雨中倒卷,就在她倒地的前一刻,其另一頰面再起掌摑之聲――“啪!”

           這一巴掌,直將人影扇得沖霄而起,鮮血狂噴猛灑,撩起滿天血霧。

           人影的身子弧飛出老遠距離,接著垂空墜地――“砰!”

           此時,人影只覺腦海中嗡音連綿,她的兩臂松弛下垂,傲冷的眼神變得黯淡無光迷離叢生。

           就在其昏沉之際,其臉頰之上再起掌摑之掌聲――“啪!”

           這一次,沒有空間漣漪泛動,只見掌落人飛。

           人影的身子迎空而起,直在半空劃拉出一條血線,繼而在一聲轟鳴聲下栽倒在地――“砰!”

           風起,塵揚,露出人影那癱軟在地的身影,她聳拉著頭,整個人儼若一副行將就木之態。

           三記掌摑之力,打得她昏天暈地,打得她癡愣呆傻,打得她毫無還手之力。

           自始至終,阿彪一動也不動,他只靜佇在那里,他用他的方式向人影詮釋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強者。

           阿彪淡漠如初,冷言道:“不知這持筆的人,是否算是強者?”

           他低眼看了看了手中衍天筆,接著人影望去。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