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三三:言不合意,獨戰五強【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035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刻,水幽魄三人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只見懸頂的天幕,繁星自在,爛漫璀璨,海氣寒空。

           靜佇凝望,夜色朦朧,萬盞星燈,明珠嵌天。月影山邊,流螢飛淌,浮風帶華,寂靜沉淪。

           曉月星辰,本該給人以輕悠,但水幽魄三人卻如何也定安不下來。

           于他們三人而言,這夜,只若凄風冷夜,這星,只若高懸寒星。

           就這般凝視了好長時間,三人的腦海中空蒙一片,史大彪的那一問難住了他們,三人根本無從以應。

           不知何時,繁星爍空的天幕,漸被迷蒙所布滿。

           漆黑的天野,擴散而出的,乃是一種感傷的氛圍。

           仰望天空,再不見格外澄凈的星空,閃耀的星辰漸遠而去,就像飄散的細碎淚花。

           水幽魄三人茫然地收回目光,他們額頭之上密布著豆大的汗珠,他們的心神更做七上八下難以平定。

           史大彪淡漠如初,那一雙玄冰般的寒眸,落定在水幽魄三人的身上。

           被史大彪這般凝視,水幽魄三人神情中的驚懼與駭然只若排山倒海來襲。

           史大彪道:“現在,你們一個一個告訴我,仰望星空之后,你們看到了什么?”

           聞言,水幽魄三人互視著彼此,這個時候,誰也不愿做那身先士卒之人。

           見得三人那推脫模樣,史大彪兩眉一橫,無形中自有一股殺意彌漫開來,直壓抑得水幽魄三人如若窒息。

           史大彪抬了抬手,點指落到水陰傀的身上,言道:“你,告訴我你的答案!”

           水陰傀一愣,心神放空,入目四方,皆作朦朧。

           他的模樣本就木訥,而今這木訥就如同被凍結了一般。

           水陰傀凝沉著眉頭,思緒則若潮水般來回卷涌,他在想,眼望星空之下,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見水陰傀遲遲不做應答,史大彪的眉宇不由地皺得更為厲害,言道:“再給你三息時間,若不作答,死!”

           他之言語說得鏗鏘有力,絲毫不容人質疑,水陰傀在聽的那一“死”字后,整個人都聳軟了下來。

           沉寂片刻,水陰傀的眼中閃過一抹決意,連連做聲應道:“前輩,仰望星空之下,我看到的是星空,是一片璀璨無邊的星空?!?/p>

           水陰傀凝沉著一張臉,他的回答頗有些搪塞之意,但除此之外,他實在不知道該作何以應。

           聽得水陰傀的回答后,史大彪清冷地笑了笑,道:“仰望星空,看到的就是星空嗎?”

           話語剛一落定,史大彪的手中,突顯出一根筆物來,衍天筆劃撥之下,直指水陰傀。

           被史大彪以筆點指著,水陰傀直嚇得踉蹌倒退,神色中的恐懼絲毫不加掩飾,來得透徹而又清晰。

           還不待水陰傀作何以言,其跟前的空間突泛起一陣漣漪來,繼而見得,一道虛幻的靈體已是持筆點指在其額頭。

           水陰傀籠罩在一方陰影下,他駭然地抬起頭來,這一抬頭,只見一根細尖筆頭,刺目而又寒涼。

           幻影道:“你的答案,我不滿意。我說過,只有讓彪爺我滿意,方才能饒爾等性命?!?/p>

           言罷,那停懸在水陰傀額頭的筆頭,直如針尖麥芒扎刺而出——“咻!”

           須臾之間,一道幻影之筆已從水陰傀的額頭橫穿而過。

           這一刻,沒有驚天動地的轟鳴,就連風也來得輕悠自在。

           水陰傀愣直著身子,他的神情尚還定格在驚懼駭然的中,他大張著嘴,舌橋不下,瞳孔驟斂,宛若一斷線木偶。

           他的額頭,有一處金色筆孔耀眼閃爍,自那筆孔之中,有刺目的金芒四散開來,詭異而刺目。

           不消多時,水陰傀的身體開始漸趨虛空,筆孔中的金芒卻越發的爍目。

           有那么一刻,水陰傀整個人突地金芒大盛起來,紛繁四射的光芒,仰以沖霄,俯以撼地。

           幻變離散之下,水陰傀的身體寸寸碎裂,接著隨同金芒的消散而消散,歸于虛無,點跡不可覓。

           見此一幕,水幽魄與水凕儡兩人直嚇得心膽俱裂,他們滿面駭然,眸中懼意已無法用言語表達。

           虛實鏡的修士,兩人見過不少,但如史大彪這般強大的虛實鏡修士,兩人卻是生平第一次遇到,后者舉手投足之間,便將一煉虛修士斬殺于虛無,此等手段,當真是一個虛實鏡的修士所能施展的手段嗎?

           兩人未做多想,因為此時史大彪眼中的寒星已經閃爍到了他們的身上。

           史大彪道:“彪爺說話算話,你二人的回答若是與我心中所想的一致的話,還是有活命的機會?!?/p>

           說著,史大彪饒有意味地展目到水凕儡的身上,言道:“接下來就你吧,告訴我,你的答應是什么?”

           此時,水凕儡的臉色已然陰沉地可以凝練出水來,他頓了頓,應道:“前輩,仰望星空之下,晚輩看到的是一片朦朧空奇?!?/p>

           相較于水陰傀的搪塞之應,水凕儡的言對之語就顯得模棱兩可了許多,就連他自己不知道,那所謂的朦朧空奇到底指的是什么。

           史大彪泛冷一笑,持筆點懸在空的一手,輕一劃撥,接著便見得,水凕儡的身前泛起了漣漪陣陣,那消隱不復幻影再度顯現,連帶著還有一根懸額之筆,讓人望而生畏。

           這一次,史大彪并未開口言說什么,那突顯而出的幻影更是絲毫不做遲疑地點筆而動。

           影動,手落,筆出。

           水凕儡整個人瞬間呆滯,他瞠目結舌,神情中的驚駭尚未斂散,他這副模樣與適才水陰傀的模樣宛若一??坍嫸?。

           緊隨著,金芒浮嘯,水凕儡的身子在渙散的金芒中碎滅不存。

           眨眼間,這一方迷蒙的天地,便只剩下史大彪與水幽魄兩人。

           水幽魄本就重傷在身,在見得史大彪輕描淡寫地將水陰傀與水凕儡兩人擊殺后,她的臉色已然慘白到了極致。

           史大彪依舊一臉的淡漠,于他而言,接連將水陰傀與水凕儡斬殺,似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之事。

           史大彪正欲開口,水幽魄卻突然大笑了起來:“哈哈!”

           她笑得有些悵然,悵然中又飽含了無奈。

           史大彪道:“怎么?自知難逃一死,所以自暴自棄了?”

           水幽魄陰冷著臉,惡狠狠地盯著史大彪道:“你即便殺了我,圣王學院也不復存在,我沐浴過鮮血,成千上萬的鮮血!哈哈!”

           她歇斯底里地大笑著,似一曲挽歌,為自己送行。

           史大彪笑了笑道:“只要彪爺還在世,圣王學院便永遠也不會沉寂,你所說的不復存在,在彪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水幽魄冷冷一哼,道:“好一個根本不值一提,你以為你是誰?你莫不是以為自己有扭轉時空之力不成?”

           史大彪道:“我在問你最后一遍,仰望星空之下,你看到了什么?”

           水幽魄怔了怔,繼而苦澀一笑,言道:“看到了什么?哈哈,我可以說我看到是絕望嗎?”

           其言語剛一出口,史大彪的身影已從原地消失不見,出現時,其人已低至水幽魄的身前,他提懸著衍天筆,神帶激憤。

           水幽魄尚未作出任何反應,史大彪持拿在手的爍金筆影已然落下,席卷而動的乃是令人眼花繚亂的凌厲筆鋒。

           一道雄邁奔逸的筆鋒,一聲響徹寰宇的轟鳴,一片炸裂成渣的幽影。

           下一剎,筆影渙散,史大彪的身影懸空而立,他淡漠地看著水幽魄身消之地,睥睨之態,莫不外是。

           史大彪道:“聚散虛空去復還,彪爺枕酒慰心安!”

           言落,史大彪掩手一揮,一壇醇釀提懸在手,他仰口即飲,酒順喉下,咕咕作響。

           從不知愁苦為何味的他,此時卻那般清晰地感受到酒水之中愁苦。

           此前他所彈奏的三首曲子,皆出自荒時之手,隨后的那一問言,則是出自虎妞之口。

           虎妞說過:“只有仰望星空,才能看到希望?!?/p>

           史大彪抬了抬頭,舉目之下,不見日月星辰,唯剩無邊無際的虛無迷蒙,布滿了蒼穹。

           他收回目光,接著緩緩閉上眼,緊隨著,迷蒙飄散,史大彪的身影也隨著迷蒙的消失漸趨虛幻。

           此時,天翊等人靜憩在雪原之上。

           仰可見飛花連綿,垂雪練寒,銀絲帶雨,俯可視大地縹銀,疊白漣漪,靈韻浩渺。

           就在眾人等待之際,有一身影突從虛無中引渡而出,正是史大彪。

           此刻的史大彪,眼有叢生的迷蒙,整個人就如失了魂般呆滯。

           武忘等人神帶異色地盯著史大彪,一直以來,史大彪給他們的印象都作瘋瘋癲癲,但今日他們方才知曉,史大彪是個謎,連帶著他的瘋癲也是個謎。

           史大彪呆愣片刻,隨后將視線落定在天翊身上,問道:“不忘,你說這一片風雪,可能洗凈俗世塵顏?”

           天翊微微一笑,應道:“天地雖大,其化均也;萬物雖多,其治一也。俗世塵顏,又何須風雪去洗滌?”

           史大彪沒再多言,他只自顧地走到一邊,接著席坐在漫天風雪下,這一刻陪伴他的,只有那一壇清濁交替的烈酒。

           此時,凄風,孤月,落雪,只道風塵夜夜揚,凄風弄落雪。

           武忘等人起初并未急著去追問史大彪什么,但隨著時間流逝,眾人終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紛紛圍將到史大彪的身邊,問東問西個不停:

           千葉道:“大彪院長,原來你一直都隱藏了實力,真是沒看出來!”

           武忘道:“大彪院長,那三個家伙呢?是不是都被你殺了?”

           無憶道:“那三人都有著煉虛實力,要殺煉虛境修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p>

           千鈺道:“大彪院長,他們真的都被你殺了嗎?”

           面對眾人的問長問短,史大彪不為所動,他動的,只有提懸在手的酒壇。

           見得史大彪如此沉寂,眾人皆做一副無奈苦澀狀,倒是一直沉默寡言的阿布,突然冒了句:“我自問酒不問仙,半世逍遙半世癲?!?/p>

           聞言,武忘等人紛紛顏笑于面,許是阿布之言勾起了眾人的興致,他們紛紛開始模仿史大彪。

           武忘昂了昂首,悠遠長嘆:“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p>

           千葉緊隨其后,大步以闊,言道:“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蕡D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p>

           ......

           聽得眾人這般言辭,史大彪依舊一副無動于衷模樣,他似是在思量著什么。

           天翊微微笑了笑,余光不自住地落映出了他身旁的幻茵,此刻的幻茵,一臉安詳地笑著,她的兩手牢牢地攙扶著天翊,似乎一刻也不愿松開。

           就在眾人談笑之下,向西的雪原深處,有一人影靜靜佇立在風雪下,他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流眸顧盻間,碧山遲暮,暗云九重。

           水星魂一動不動地凝望著遠方,一身星藍長袍隨風搖曳。

           他的嘴角噙著一抹的微笑,一抹淡薄如云的微笑,乘化隨舒卷,無心任始終。

           沉寂半響,水星魂自顧呢喃道:“曳于晴空的云,真的就是云嗎?飄落大地的雪,真的就是雪嗎?”

           言落,水星魂轉身而去,衣飄襟舞下,一道藍芒橫貫而出,三兩時息,藍芒便隱沒在云雪飛渡中。

           他離去的很從容,從容中帶著滿心歡喜,即便他清楚地知道,北冥四大殺神已有三“神”被誅,但這何嘗又不是水星魂希望看到的呢?

           夜漸深,萬籟俱靜,朔風鳴笳,飛雪連天,星橫斗轉。

           經由了一曲風波之后,天翊等人再次陷入了等待,史大彪回歸了,但閆帥卻遲遲不見從虛實之域中折返。

           史大彪對付的是三個煉虛境的修士,而閆帥所面對的,乃是名副其實的四個虛實鏡強者,這不由讓天翊等人擔憂。

           無憶道:“老大,閆帥前輩不會有事吧?”

           天翊頓了頓,言道:“放心吧,他不會有事?!?/p>

           武忘道:“老大,你怎么這么堅信丑帥前輩不會有事?他對付的那幾人,可全都不是什么善茬兒?!?/p>

           天翊笑而不語,他不知道該怎樣去回答武忘,甚至他對閆帥的堅信,也來得莫名。

           見天翊不做回應,武忘也只好打住不問,反是饒有意味地望著無憶問道:“小白臉,你說是大彪院長厲害,還是抽帥前輩厲害?”

           說著,他還朝著不遠處正聽風望雪而飲酒的史大彪看了看。

           無憶白了武忘一眼,言道:“死胖子,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武忘道:“老大都那么相信丑帥前輩,我為什么不相信呢?”

           無憶苦澀一笑,一時竟被武忘這話頂得無言以對。

           千鈺等人一臉微笑地靜靜等待著,盡管他們并沒有如天翊那般相信閆帥。

           千葉的神色略顯得有些不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在擔憂閆帥的安危。

           這之前,還曾有一橙衣女子攔道而出,但卻無緣無故被人牽引而去,千葉的心里很清楚,這是秦萬里所為,而她此刻的不安與擔憂,也全是為了秦萬里。

           她雖不愿承認秦萬里與自己的關系,但兩人的血緣始終存在,說到底,她終是狠不了心不去認這個父親。

           這一刻,夜月,雪原寂靜,穹闊,星輝燦爛。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星辰暫隱,飛灑的雪花匿了身影,東方已作泛白一片。

           與此同時,一處平野長空之地,清輝晨霜斂散,刀槍劍影飛渡,人相吵嚷,力盡兇猛。

           “砰!砰!砰!”

           兵刃鳴交戈,炸裂四起,眩目而震耳,天驚并地慘。

           閆帥與慕容悠等五人激戰于天穹之上,閆帥的槍,名為狂風,橫挑撩撥之下,金芒閃搖不休,殺氣騰幽朔,鋒銳滅鬼神。

           其勢如山,其猛如雷,槍氣如罡風,大開大闔,勁勢雄邁。

           慕容悠等五人在面對閆帥的槍攻之下,皆作艱難抵御之狀。

           給他們的感覺,閆帥的實力只作虛實鏡,但后者每每一記槍鋒輪轉,無不掀起如山槍影,毫無破綻。

           激戰這么長時間,慕容悠等五人皆已負傷在身,他們所在的這一片平野長空,乃是閆帥的虛實之域,如此為戰下去,于他們而言,絕無絲毫益處。

           此時,受得閆帥一記橫掃之力,慕容悠等五人紛紛退飛出去。

           冥剎大喝道:“咱們若是再這般畏首畏尾下去,遲早會被耗盡元力,大家都別再留手了,先將此人誅殺后再論其他!”

           言罷,冥剎手中的幽冷長刀,倏出一片風雨,橫撩成風,鋒似嚴霜,重而柔鋌,水元滿刀身,蕭颯動蒼旻。

           浩蕩的刀力洶涌澎湃地朝著閆帥落擊而去,冥剎再無絲毫保留,全力施為。

           見此一幕,慕容悠等人紛紛出擊,他們將己身元力凝練到了極致,哪里還有留手之意?

           霎時間,大戰再起,一道道光影騰空飛掠,刀光劍影,傾瀉而出。

           這一方天地,突被籠罩在聲勢浩大的動蕩中,**飄搖,凄風厲嘯。

           見此一幕,閆帥神色如常,手中的狂風長槍,扎、撻、圈點了幾多,翻翻覆覆,槍影叢生。

           槍出,虛實盡銳,若一匹練橫空貫射,進不可擋,速不能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