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三十章:陌路故人,忘劍之域【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117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得天翊如此一說,眾人恍然明悟。

           血劍山內曾棲居千百劍盜,西門閣對此卻不聞不問,其中貓膩,不言而喻。

           絕塵道:“血劍曾說,要讓晴兒一生相伴血衣亡靈,如此說來,那墳冢之地定是一詭奇難測之地?!?/p>

           說著,他顧盼而視,朔風凜冽,將征衣吹打的獵獵作響,月隱星藏,輕煙薄霧,殘花落敗。

           武忘道:“老大,既是如此,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到那墳冢之地?”

           天翊頓了頓,目光不由在閆帥與曉夢的身上飄游了片刻,兩人實力非凡,皆尋不到墳冢所在。

           遲定片刻,天翊開口道:“看來我們得去西門閣一趟了!”

           聞言,無憶的臉色兀地驟變,一想到西門閣,他的腦海中,便有一道倩影浮現出來,他想忘記,偏又揮之不去。

           閆帥道:“若那墳冢之地真在血劍山內,定是極為隱秘,西門閣執掌風瀾西域,應該知曉事中原由!”

           天翊看向無憶,道:“無憶,有些事需要坦然去面對,只一味躲閃,何時方才是頭?”

           無憶淡淡一笑,輕點了點頭,道:“老大,我去!”

           話語方歇,史大彪提拿著一壇烈酒,施施而來,他走得不急不緩,懶散而又悠閑。

           還不待眾人開口,史大彪淡笑道:“此去西門,路遙途遠,在此之前,是否該見一見故人?”

           眾人一愣:“故人?”

           史大彪點了點頭,身影微轉,但見緊隨其身后的那一片冥暗,突地明衍開來。

           下一刻,一女子自黑暗中邁步而出。

           她面如凝脂,眼如點漆,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翩游之步,落得從容而又怯生。

           見得女子,眾人皆是一詫。

           倒是天翊自若如常,輕聲道了句:“看來西門閣許是去不成了!”

           其話語剛落,停佇一旁的無憶,已若飛虹貫出,佛皇棍挑撩之下,倏出一方風雷,蓋一片蒼翠欲滴。

           “咻咻!”

           棍勢如洪,寥寥片息,人影棍影皆已襲至女子身前。

           史大彪見狀,連忙躲閃開來,倉促之余,懷抱于胸的酒壇,歷經顛簸,酒花四濺。

           西門劍馨一動不動,任由無憶的佛皇棍點刺而來,磅礴棍力攜帶而起的勁風,直繚得她秀發飄卷。

           這一刻,料峭夜風,微冷,塵嵐漸散,夜明。

           血劍山的天,變幻幾多,莫測幾多,使人琢磨不透。

           風過,那一片沉郁的天,煙消云滅,不見蹤影。

           皓月之下,無憶的棍,終是沒能徹底落下,它落懸于西門劍馨的跟前,顫瑟不止。

           無憶氣息不平,顫巍道:“西門劍馨,你來此地作何?”

           西門劍馨道:“我來找你!”

           無憶冷冷一笑,道:“找我?找我干嘛?自虛空戰場一別,你我再見,已是敵非友!”

           西門劍馨一怔,道:“當日一別,我以為你死了,不久前聽玄古叔叔所說,你還活著?!?/p>

           話至此處,西門劍馨稍稍頓了頓,繼而又道:“你既還活著,那我便該來尋你!”

           言落,其眸眼之中,突起晶瑩泛爍,翻卷的淚花,綻出一片滄桑沉寂。

           無憶愣住,隱可聞切齒之聲入腹澆心,道:“我活著,但予你之心,卻已死去!”

           聞言,西門劍馨的眼眶突地決堤,淚雨成線,串聯著一顆顆離殤的明珠。

           無憶咬著牙,決然道:“西門劍馨,出劍吧!你的‘問天劍氣’不是很厲害嗎?配以從人后背出手,威力更道不凡!”

           西門劍馨道:“無憶,你若要殺我,盡管動手便是!我知道,與你說再多也作無濟?!?/p>

           說著,西門劍馨緩緩閉上眼,她微微揚了揚頭,翩躚的淚水,在其臉頰繚亂得一塌糊涂。

           無憶怔住,久久言道不出半個字來,他的心神早已失守,點持佛皇棍的一手都變得顫抖不止。

           西門劍馨緊閉著雙眼,淚水漸漸風干,鏗然道:“無憶,我西門劍馨看上的男人,不該是那種畏首畏尾之輩!”

           話語方落,佛皇棍已破空而動。

           “咻!”

           棍出,碎了一縷飄遠的青煙,散了一片滿腔的情愁。

           見狀,武忘等人無不驚愕失措,還不待眾人有所言行,無憶的棍,已然落定。

           這一刻,萬籟無聲皆寂寥,行云過盡星河爛。

           棍定,并未如預想中的那樣,點刺在西門劍馨的身上。

           佛皇棍偏移而懸,與西門劍馨擦身而過。

           無憶頓了頓,淡漠道:“西門劍馨,你走吧!從此以后,你我天涯陌路,兩不相望,天荒地老,兩不相憶?!?/p>

           西門劍馨睜開眼,淚痕淡卻,癡心不改,言道:“無憶,我會跟著你,直到你親手將我殺死為止!”

           聞言,無憶的臉色突變得有些猙獰起來,喝道:“西門劍馨,你真以為我不愿殺你不成?”

           語落,無憶倏地抽回佛皇棍,與此同時,其身影也做立地而起。

           一時間,棍舉長天,落而成劈!

           浩蕩棍力,凌威氣銳,如有雷霆之怒自九天落擊而來。

           西門劍馨昂著頭,眼中沒有絲毫躲閃之意,她微微笑了笑,笑得如釋重負,卻又給人以惆傷。

           眼看著佛皇棍便要當頭落下,一記黝黑光芒倏閃而至,接著御支于無憶的棍力之下。

           “砰!砰!砰!”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震耳發聵,無憶的棍力四潰而散,直在西門劍馨的周身轟出連綿風塵。

           西門劍馨落定其內,整個人一動也不動,她的身旁,有一人影持棍向霄,正是天翊。

           見此一幕,武忘等人紛紛靠上前來。

           無憶滯愣半響,收棍落地,眸眼之中,飽多愁思。

           天翊道:“無憶,我都能放下,你何以放之不下?”

           無憶抬了抬眼,想要開口,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西門劍馨怔了怔,轉而看向天翊,道:“不忘,你不該救我,我若死在他手,也算是一種解脫!”

           聞言,無憶的心,猶如錐刺。

           早在他舉棍劈落的那一剎,他便已心生悔意。

           天翊道:“你不能死,你若死了,西門閣內定作一番天翻地覆?!?/p>

           聽得天翊這般一說,武忘等人的神情皆有疑惑叢生。

           以他們對天翊的了解,后者哪里有過畏懼?西門閣的確強大,但這并不是讓天翊畏懼的理由。

           稍作思量,眾人便是明悟了過來,紛紛朝著無憶看去。

           天翊這話,明顯是說給無憶聽的,無憶本就有著一顆謹慎之心,若不然,他也不會潛伏東方閣內韜光養晦多年。

           無憶看了看天翊,以他聰慧,又豈會看不出天翊用意?

           稍頓片刻,無憶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西門劍馨見狀,連忙錯身以追。

           無憶一頓,道:“你最好別跟著我,你應該知道,西門閣在我眼里,算不得什么威脅!”

           說著,無憶再不作停。

           三兩時息,其人已落定到了遠處,接著盤膝閉目起來。

           天翊自若如常,盯著西門劍馨道:“劍馨,給無憶點時間,也給你自己點時間!”

           西門劍馨一怔,腳下的步伐卻是沒再邁出。

           武忘笑了笑,道:“劍馨姑娘,要不要我替你開導下小白臉?”

           西門劍馨冷地瞅了眼武忘,雖無言說什么,但那一股冷冽卻讓人不寒而栗。

           南宮盈盈見狀,連地橫上前來,小妮子“趾高氣昂”地盯著西門劍馨,大有你再瞪我的武忘哥哥試試看?

           西門劍馨撇開眼去,看向天翊時,眸色中的玄寒已然消融,道:“不忘,當日我對你出手,實非迫不得已?!?/p>

           天翊笑了笑,道:“我雖名為不忘,但有些事,卻作選擇性的忘記?!?/p>

           西門劍馨道:“如若舊事重演,時復當日,我還會義無反顧地對你出手!”

           聞言,武忘等人的臉色稍變得陰沉起來。

           天翊道:“你我若易位相處,我也會做同樣的事?!?/p>

           西門劍馨微微頷首,繼而獨自到一旁,她既是決定來此,那便沒有想過要離開,甚至沒有想過要活著離開。

           見得這一幕,史大彪輕聲一嘆,道:“原來嘆心就如琉璃,也會被塵埃思量?!?/p>

           天翊饒有意味地看了看史大彪,接著徑直走去,道:“大彪兄,可能借一壇清酒于我?”

           史大彪道:“清酒沒有,我這里,只有辣喉的烈酒!”

           說著,史大彪隨手一揮,一壇烈酒卷破著風聲落定在天翊手中。

           天翊接過酒來,也不言說什么,直接彈去封紙,暢飲起來。

           見狀之下,武忘等人皆做莫名之態,稍許遲定后,便各自歸憩。

           此時,血劍山很靜,千百荒峰,靜靜地延展在遼闊的地面上。

           天幕中,皎月穿梭,清輝散漫,無疑為這夜色更添了一份寂寥。

           西門劍馨落定之余,開始四下打量,盼顧之下,神色頓起變幻,暗詫道:“此處的地貌,怎么與血劍山頗有相似?”

           正與此時,天翊朝著她走了過來,適才一壇烈酒下腹,天翊的神情有酒色繾散。

           天翊道:“劍馨,你可看出此地是何處?”

           西門劍馨頓了頓,道:“若我沒猜錯,這里應該是血劍山地才是?!?/p>

           天翊道:“如此說來,你也應該知曉這血劍山中的隱秘了?”

           聞言,西門劍馨的眼中微不可查地閃過了一抹謎芒,道:“我只知道,血劍山中棲居著大量的劍盜,卻不想,此地竟已變得這般荒涼!”

           天翊笑了笑,道:“既是知曉此地有大量劍盜,西門閣為何無所作為?”

           西門劍馨道:“西門之地內有一忘劍之域,那里是諸多劍盜的大本營。血劍山之所以可以長存在外,是因為一笑爺爺與忘劍之域的主人有過約定!”

           天翊點了點頭,眉宇卻變得凝沉了不少,道:“劍馨,你可知道,這血劍山中,可有暗道密室存在?”

           西門劍馨搖了搖頭,道:“我已將可以告之的信息全部告訴給你了!”

           天翊頓了頓,從西門劍馨的話語中不難看出,她還是有所保留。

           遲疑片刻,天翊道:“劍馨,那你可以告訴我,有誰可以給我解惑嗎?”

           西門劍馨道:“西門之地內,只有兩人可以解你之疑!”

           天翊道:“一個是你的爺爺西門一笑,余下一個可是忘劍之域的主人?”

           西門劍馨點了點頭,道:“一笑爺爺行蹤不定,你們貿然前去西門閣,只怕會撲個空?!?/p>

           天翊道:“這么說來,我們便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

           西門劍馨道:“忘劍之域內,危機重重,忘劍之域的主人,實力更是深不可測!你要去尋他,結果難測?!?/p>

           天翊笑了笑,道:“血劍山之秘,我必須解開!”

           言罷,天翊轉身而去,繼而召集武忘等人相談事宜。

           西門劍馨于一旁靜靜以望,神色之中,滿含疑慮,也不知作何思量?

           在天翊的一番訴說下,眾人也知曉了事中原由,誰也未曾料想,本一平常之事,演變至今,竟是變得如此冗復起來。

           絕塵道:“不忘,忘劍之域內危險至極,我們這么多人進入,是否太過招搖了一些?”

           天翊道:“招搖?我要的便是招搖!若是不招搖,忘劍之域的主人,可以會注意到我們?”

           絕塵一愣,隱隱已有些明白之意,只是一想起忘劍之域的主人,他的心神便有些忐忑,那可是能與劍神一笑比肩之人。

           武忘笑了笑,道:“塵哥,你怕什么?我們這一路走來,何時不做血雨腥風?”

           無憶苦澀一嘆,道:“死胖子,你腦子里,能不能少點殺戮?”

           還不待武忘駁言,南宮盈盈已橫出身來,盯著無憶道:“小白臉,武忘哥哥可沒你殺性重!”

           說這話的時候,小妮子冷不丁地看了看不遠處的西門劍馨。

           聞言,無憶頓時沉默了下來,眼角的余光,自也捕捉到了那一道孤影。

           閆帥道:“不忘,你可知忘劍之域的所在何處?”

           天翊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但劍馨卻是知道!”

           說著,天翊看向無憶,道:“無憶,我若化身幽女,你若化身劍馨,當日虛空戰場一役,你當如何?”

           無憶愣住,久久言說不出一個字來。

           天翊笑了笑,道:“你與劍馨,本就沒有什么芥蒂,你又何必將某些小事無限放大呢?”

           言罷,天翊拍了拍無憶的肩膀,道:“忘劍之域在什么地方,就交給你去打探了!”

           語落,天翊朝著一旁走去,武忘等人聞言,也識趣地四散開來。

           無憶若有些手足無措,目光游離不定,終是尋得了一處歸影。

           青霖淡然笑了笑,道:“無憶,此事老師可幫不了你,去吧,該面對的總歸是要面對!”

           說著,青霖也提步離去。

           一轉眼,便剩下無憶一人張皇而立,他顯得極為不安,目光更是不敢棲近西門劍馨半分。

           適才他還對西門劍馨予以狠厲,此時又如何拋卻得了那一份悸動?

           不遠處,武忘等人已經坐定,他們目不轉睛地盯著無憶,好似在等待看一出好戲一樣。

           天翊的身旁,圍坐著四個女子,千鈺、千葉、幻茵以及若藍。

           若藍道:“大哥哥,此時讓他去詢問忘劍之域所在何處,是不是太過殘忍了一些?要不讓藍兒去吧?”

           天翊笑了笑,道:“藍兒,你知道真正的殘忍是什么嗎?”

           若藍不解地搖了搖頭。

           天翊道:“真正的殘忍,是明明相互傾慕,卻做陌路而行?!?/p>

           若藍似有所思,道:“大哥哥,你是說,他喜歡她,而她也喜歡他嗎?”

           言說之際,若藍的目光不停地在無憶與西門劍馨之間展動。

           天翊含笑點了點頭。

           千鈺道:“藍兒,有些事可不是誰都可以代勞的,無憶若是連這一步都走不出,以后的路,只怕會更加難走!”

           若藍輕地“嗯”了一聲,繼而不再開口以言。

           此時,小貂靜靜地躺臥在天翊肩頭,小家伙的目光,牢牢凝定在西門劍馨的身上,看著看著,其眼眸竟有些濕潤起來。

           無憶遲疑半響,一個狠心下,終是轉身朝著西門劍馨走去。

           可剛走沒兩步,他突地又頓住了身影,其思緒早已紊亂如麻,就連腳下的路,都好似變得迷蒙不堪。

           好半響后,無憶方才繼續邁開步子來,他不敢去看西門劍馨,只低著頭一路而去。

           有那么一刻,無憶停下了步伐。

           此時,他已站在西門劍馨的身旁。

           對于無憶的到來,西門劍馨并無動容,至少,從其臉色來看,毫無波瀾起伏。

           無憶張了張口,有意想要言說些什么,但到口的話語卻又硬生生被其咽回到了肚中。

           就在這時,西門劍馨突然開口道:“我會帶你們前去忘劍之域?!?/p>

           聞言,無憶再不作停,連忙抽身離開。

           離去時,無憶的步子顯得很紊亂。

           從始至終,他一句話也未說出口來,但至少,他走到了西門劍馨的身旁!

           ......

           本書網首發,已愈一百六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