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四四:踏雪尋梅,不惹芳塵【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333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萬梅峰的夜,帶著一抹清幽,凌寒的梢枝,舞態回風,驚起暗香輕浮。

           武忘等人身處于禁元傘內,傘外,雪如飛花,自天幕遙遙而落。

           有了禁元傘的防護,他們體內的元力慢慢平復,滯緩之勢趨散不見。

           幻茵道:“萬梅峰好生奇怪,我們體內的元力竟是無緣無故受到波及,凝滯不動?!?/p>

           武忘緊皺著眉頭,事到如今,他已極為確信,萬梅峰的這一切,應是人為所致。

           讓其驚駭的是,到底要有多強的實力,方才能使得乾坤顛轉,萬梅開遍千里雪?

           幻羽道:“武忘,此處距離萬梅峰巔尚還有一段距離,我們還去嗎?”

           武忘神情凝重,遲遲不見回應。

           他若點頭,哪怕會有生死之危,眾人也會隨他一道。

           他若搖頭,便會辜負己身那滿腔的雄心與豪邁,他不懼困難,敢攀峰頂。

           對于武忘而言,這是一個抉擇,一個關于取舍的抉擇。

           若是換做沒有同天翊相逢之前,武忘斷然不會這般猶豫不決。

           那時的他,是名貫南宮的小丹帝,是俯天瞰地的小丹帝。

           武忘沉思好半響,淡淡道:“我們回去吧!”

           他神色自若,并不見頹然與無奈,給人以莫測。

           這種感覺,眾人只在天翊的身上見到過,而今卻是出現在武忘身上。

           南宮盈盈道:“武忘哥哥,我們有禁元傘的防護,要抵達萬梅峰巔,想來應該不成問題?!?/p>

           她對武忘極為了解,她能感受到武忘的心思,她知道武忘這是在為眾人的安危著想。

           武忘微微笑了笑,沒作多言,主動走出禁元傘的防護,迎著幽梅飛雪,取徑山下。

           幻羽等人愣了愣,繼而尾隨著武忘而去。

           不知為何,此刻眾人的心頭,竟有種強烈的失落感,這樣的挫敗來的唐突,來得讓他們難以接受,可偏偏他們又心悸。

           下山途中,顯得沉寂了許多,一行行腳印浮于茫茫雪地上,自高處延綿而來。

           千鈺不時攤開掌心,承接著翩落的雪花,見得那如精靈般的“花瓣”起舞掌中,她笑的很美,美中帶醉。

           一行人中,若說此時誰最為閑逸心安,非千鈺莫屬。

           就這般,武忘等人沿途折返,行至中途之際,他們駐足不前。

           望眼可見,一道身影于漫天風雪中踽踽而來,他一手持著三尺青竹,步履安詳。

           此時,武忘等人皆是呆愣了住,這人他們并不陌生,正是盼墨別院的君竹。

           不多時,君竹便已臨身到武忘等人跟前,眾人見狀,紛紛躬身敬道:“前輩!”

           君竹微微一笑,問道:“何以不見不忘兄弟?”

           武忘道:“老大有事在身,故而未同我們一道?!?/p>

           君竹點點頭,臉上的笑容頓作收斂,說道:“這里不是你們該來地方,趕緊離開吧!”

           說著他已起身,起身朝著萬梅峰巔走去。

           武忘等人癡愣著,君竹的出現,無疑使得他們更加確信――萬梅峰不只是一處梅雪之地。

           君竹剛走沒兩步,身子突然停頓下來,他一動不動地站著,站在漫天風雪之下。

           就在眾人驚疑之際,那來時之路上,又有一道身影顯現。

           他斜背著一根長棍,長棍向天的一端,掛著一個泛舊的葫蘆。

           見得來人,武忘等人的驚疑頓變成驚喜,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飛掠出去。

           這突然出現之人,不是天翊又是何人?

           眾人圍將在天翊身旁,神采紛呈,好似同天翊已經闊別了數載春秋一樣。

           武忘道:“老大,你怎么來了?你不是不來嗎?”

           千鈺道:“不忘,你是為了漫天飛雪而來嗎?”

           千葉道:“不忘,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p>

           幻茵道:“不忘,萬梅峰很危險!”

           ......

           面對眾人的七言八語,天翊笑而不應,自顧朝著君竹走去,眾人眸有疑迷,緊隨在其身后。

           此時的君竹,依舊一動不動佇立著,他沒有轉身,說道:“不忘,大哥說過,你若離去,大哥不會送你。你若歸來,再大風雨,大哥也來接你?!?/p>

           天翊笑了笑,說道:“君竹大哥,這里沒有風雨,這里只有風雪?!?/p>

           君竹點點頭,說道:“所以我沒來接你?!?/p>

           天翊道:“君竹大哥此番到此,可是為了踏雪尋梅而來?”

           君竹愣了愣,轉身看向天翊道:“踏雪尋梅梅未開,佇立雪中默等待?!?/p>

           眾人聞言,眉宇成疑,舉目朝著四周圍望去,但見千百梅樹,沖寒而笑,清香郁發,梅花早已開得傲視寒霜。

           天翊道:“君竹大哥,你來過萬梅峰嗎?”

           君竹搖了搖頭。

           天翊道:“我聽說,在這萬梅峰巔,俯瞰而視,別有一番韻味。只是不知是否會對大哥有所攪擾?”

           君竹道:“既是順路,你我兄弟便一起?!?/p>

           說著,君竹率先離去,他很清楚,有些事不是別人所能插手的,但他還是答應了天翊。

           天翊笑了笑,同眾人示意一眼,取道萬梅峰巔。

           天翊與君竹的對話,落在眾人耳中,只如云霧縹緲,難以捉摸。

           風雪飄飄,沾了衣襟,濕了君心。

           伴隨著步履不歇,眾人距離萬梅峰巔已是越來越近。

           讓武忘等人詫異的是,這一路走來,之前那種沉郁的感覺不復存在,他們體內的元力亦是流轉正常。

           誰也未曾開口,只料想此事或許同君竹有關。

           行徑了好長一段時間,眾人如愿登頂萬梅峰。

           那里,建有一小院,院以落雪鋪頂,冰雪為柱,晶瑩無暇,玲瓏剔透。

           然則,人去院空,邈悠中帶著凄冷寂寥。

           武忘等人佇于不遠處的萬丈懸崖邊,縱目而望,四方之地,盡收眼底,凌絕之勢,不言而喻。

           君竹站在小院外,靜靜地看著這一方凈地,不言不語,不進不退。

           天翊靜待在一旁,他知道,那個讓君竹魂牽夢縈的她,走了。

           她走了,留下雪花紛紛揚揚而落,落下滿地離殤。

           她走了,走得無聲無息杳無蹤跡,唯剩遍山梅雪。

           不多時,那本作玲瓏晶瑩的小院,突在一陣清脆的風吟中,開始支離破碎。

           風過,吹起熒光星點。

           飄散,只當咫尺天涯。

           君竹知道,她是真的走了,走得連一片梅雪也沒留下。

           待得最后一片雪花散落,天幕中再無晶瑩搖曳。

           萬梅峰上,成千上萬的梅花瞬間枯萎,繼而化作風塵,漸飄漸遠,直至徹底不見。

           整個萬梅峰,似乎在一個轉身下,便是換了新裝。

           這里,夜色清幽,月華似水。

           微風拂過,花草飄搖,樹影斑駁。

           這里,再沒有風雪漫天,再沒有梅香四溢。

           這里,還是萬梅峰。

           這里,已不是萬梅峰。

           武忘等人錯愕而望,四周圍景象的突變,給了他們措手不及。

           君竹閉上眼,苦澀與悲涼襲上心頭,直如波濤般洶涌不息。

           天翊道:“君竹大哥,墨梅嫂子走了?!?/p>

           君竹一頓,臉上郁色稍有舒緩:“墨梅嫂子?”

           天翊笑了笑:“你是我大哥,她自然就是我嫂子?!?/p>

           君竹呆愣好片刻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笑得很暢快,那縈繞心頭的郁結也在這笑聲中,消散不見。

           下一刻,君竹騰空而起,身軀凜凜,整個人頓顯得意氣風發不已。

           見狀,天翊連道:“君竹大哥,你我闊別一年有余,還未舉壇對月,你就急著要走?”

           君竹道:“好兄弟,等我將你那淘氣的墨梅嫂子擒回來,再與你對飲望月!”

           余音尚繞,君竹的身影卻已不見。

           君竹走得匆忙,留給眾人的,唯有滿面愕然。

           “淘氣的墨梅嫂子?”

           “墨梅是誰?”

           “擒回來?”

           誰也未曾想到,那個郁郁中帶著神秘的君竹,竟會道出這樣的話來。

           天翊顧盼片刻,悠悠一嘆:“只是可惜了萬梅峰那遍野雪梅!”

           誰也未曾察覺,在那不遠處的天幕中,此刻正有兩道倩影懸空而立。

           其中一女,天翊等人并不陌生,她生得端麗嫵媚,芳艷高貴,正是百花城主――牡丹。

           牡丹的身旁,站有孤傲高冷的女子。

           她身著一襲墨青長紗裙,面無脂粉,但卻無礙其風姿綽約。

           她有著一雙燦然的星光水眸,顧盼生輝,兩眉如彎月,撩人心懷。

           她有著一頭烏黑的發絲,翩垂到纖細腰間,頭綰著飛云髻,輕攏慢拈的云鬢中插著一支青色簪子。

           她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不受塵埃半點侵,不與百花混芳塵。

           她的身上,透著一股清雅的氣息,清雅中又帶有一股凌寒的傲冷,仿若擁有鐵骨冰心一般。

           女子名為墨梅,乃是“百花四君”中的花魁。

           適才君竹與天翊對話的一幕幕,自沒有逃脫牡丹與墨梅的耳目。

           牡丹笑了笑道:“妹妹,有人說你淘氣,還揚言要將你擒住呢!”

           墨梅面色不改:“他要擒我,先要找得到我。找得到我,還得打得過我?!?/p>

           牡丹一斂笑態:“墨梅,你真不打算隨我回去?你打算躲他躲到什么時候?”

           墨梅頓了頓道:“等哪天他能找到我,并打得過我,我就會回來?!?/p>

           牡丹沒再多言,微一嘆息,身影漸變虛幻.......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