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一章:天刀地劍,不打自招【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60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流金一愣,想起了常年隱居城主府內的蘇遠來。???.?r?a?n??e?n `

           稍稍頓了頓后,流金開口道:“城主府內,曾有一入幕之賓,此事是他所言,后經我核查,確作不假!”

           天翊笑了笑,道:“流金城主,不知那隱匿于帷幕之后的人,是否名叫蘇遠?”

           流金的臉色頓便驚詫,道:“不忘小友,你是如何知道的?難道你已經見過蘇前輩了不成?”

           天翊點了點頭,道:“蘇遠我們見過了,血劍山的事也的確是我們所為?!?/p>

           聞言,流金神色中的愕然更添一份,整個人已呆若木雞,他張著嘴,但卻半天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些時候,流金方才輕嘆了嘆氣,道:“沒想到不忘小友等人,也作蘇前輩般深藏不露!流金之前若有唐突之處,還望小友們不要見怪才是!”

           說著,流金連與天翊三人視以歉意,能在短短一夜之間,覆滅整個血劍山,足可見天翊等人的實力。

           天翊道:“流金城主,不忘貿然問一問,不知蘇遠此人,可是常年棲息于流金城中?”

           流金思慮半響,道:“蘇前輩這些年來,一直待在城主府內,深居簡出,幾不與世人相通?!?/p>

           天翊頷首帶笑,一旁的閆帥卻做眉宇深鎖,倒是史大彪對此似一副不以為然模樣,他本該神游物外,便又受滯于物。

           流金道:“不忘兄弟,血劍山的劍盜常年盤踞流金城內,他們興風作浪,為禍遠近,弄得流金城烏煙瘴氣,民不聊生,此番辛得諸位仗義出手,為流金城除此大患,流金感激不盡!”

           話語方歇,流金人已站起身來,他沖著天翊三人拱手以禮,飽含感激。

           見狀,天翊眉頭微皺,道:“流金城主,血劍山在西門閣面前,只若枯草朽木般卑弱!他們在流金城內高調作倀,難道西門閣就不予理會嗎?”

           流金面露沉疑,說道:“以閣內的眼線,又豈會不知血劍山中潛藏著大批劍盜?讓我苦思不解的是,閣內明知有劍盜為禍我流金城,但對此卻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大有縱容之意!”

           言罷,流金悵然一嘆,身為一城之主,他無時無刻不想著城內平人能過上安居樂業的生活。

           只是血劍山的存在,阻攔了他之殷期。

           那種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的理想,在有血劍山的情況下,無異于水中之月,縹緲無實。

           眼下血劍山覆滅,流金城迎來了春降,這一切,只待時間的催化。

           話至此處,流金長長吐息,這般多年來的擔憂此刻竟變得寬慰了下來。

           他的最為關切的疑惑已得到了解釋,至于西門閣縱容血劍山的存在到底抱有何種心思,已不是他該考量之事!

           流金這邊心安意定了下來,天翊的眉宇卻更添了一份沉郁。

           見狀,閆帥道:“不忘,難道血劍山內還有著什么不為人知的隱秘不成?”

           天翊道:“存在即是合理,西門閣放任萬千劍盜安逸于血劍山地,定有其思襯之處!”

           閆帥點了點頭,連帶著一旁的流金也做明悟。

           天翊道:“流金城主,你可血劍山中有何奇異之處?”

           流金一愣,想了想后,道:“不忘兄弟,你們既已去過血劍山,想來也見過那千百赤峰了,不知那血樹血花是否稱得上奇異?”

           經由流金這一提點,天翊突然捉摸到了些什么,卻又無可言狀。

           流金頓了頓,道:“不忘兄弟,有些事牽連甚廣,我們又何苦非要將自己深陷那無底漩渦中呢?”

           說著,流金連同天翊三人示意一笑,接著拱手道別而去。

           他走得很匆忙,就如最后勸解天翊之言般匆忙一樣。

           流金離去后,閆帥覷了覷眼,看向天翊道:“不忘,你說流金適才之言,可有隱瞞之處?”

           天翊笑了笑,道:“盜帥前輩,你應該問,他是否沒有將話說完?”

           閆帥道:“這般說來,他的確是沒有將話說完?!?/p>

           天翊道:“他身為一城之主,行為做事,自然有著一套原則,更何況,他也沒有義務與我們多言其他!”

           閆帥點了點頭,道:“那我們是不是還要去血劍山地一趟?”

           天翊思量稍許,搖頭道:“血劍山中,血花繁盛,而今都已凋殘歸塵,我們又何必徒擾那一份寂靜呢?”

           閆帥頓了頓,并未再追問什么,他想再臨血劍山地,無非心中好奇所驅使。

           起身后,閆帥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天翊既然不打算前去血劍山探查,他自然也不會因為一己之奇,而做些枉費心力之事。

           轉眼間,桌前便只剩下天翊與史大彪兩人。

           天翊靜默而坐,思緒反復,也不知在考量著何事?

           史大彪一直沉默不言,神情略顯低沉。

           有那么一刻,他突然從出神中醒轉過來,道:“不忘兄弟,你可別忘了,一定要還大彪十件靈寶??!”

           天翊一怔,苦澀道:“大彪兄,這話你今日已言說了不下半百了!”

           史大彪訕訕一笑,道:“不忘??!你也知道,大彪家底單薄,以后可再也經不起這般折騰了!”

           天翊笑了笑,打趣道:“大彪兄,你這話可就有些自謙了,我若是沒記錯,重樓的蟬鳴笛可還在你手中呢!”

           一聽天翊提及神器“蟬鳴笛”,史大彪的神色倏變得警惕無比,道:“不忘,你不會是要打我蟬鳴笛的注意吧?”

           天翊笑道:“大彪兄,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

           聞言,史大彪煞有其事地打量著天翊,他雖未點頭,但其凝沉的神色卻已言說了一切。

           見此一幕,天翊無奈道:“放心吧大彪兄,日后不忘一定會奉上十件靈寶給你!”

           史大彪一愣:“真的?”

           天翊點了點頭。

           史大彪頓了頓,嘴角輕掀,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道:“不忘??!大彪深知你是個言而有信之人,你看這樣如何,大彪就收你一件靈寶作為利息如何?”

           聽得此言,天翊臉上的無奈更盛一分,道:“大彪兄,你我之交平淡如水,不尚虛華,我看那十件靈寶還是算了吧,我給你一件靈寶意思意思也就得了!”

           話語剛落,史大彪突地變貌失色,連道:“不忘兄弟??!大彪與你說笑呢!你跟我什么關系?我怎么好意思找你要利息?大彪借你十件靈寶,你能如數奉還,大彪就已心滿意足了!”

           說著,史大彪還不忘對天翊獻以諂媚。

           天翊輕聲一嘆,道:“大彪兄,你老實告訴我,你是否是一個煉器大師?”

           史大彪的臉色兀地一沉,接著又轉為顏笑之態,道:“不忘,你說什么呢?大彪要是練器大師,哪里還會與你坐在這里說話?”

           言落,史大彪忙從儲物袋內攝取出一壇佳釀來,緊隨著,他提壇以飲,臉大的酒壇頓時遮掩住了他的面容。

           天翊淡然一笑,他又豈會看不出史大彪這是刻意在避免某些話題。

           當初史大彪相借星辰盤后,曾為星辰盤量身打造出一百零八顆星子,其中天罡星子三十六,地煞星子七十二。

           這一副天罡地煞棋子,顆顆都作不不凡,論品階,更是遠超一般靈寶。

           僅此一事,便可端倪出史大彪在煉器方面應有著不為人知的造詣。

           遑論星辰盤激發后,天翊等人竟意外卷入了劍域之中,那里,有劍峰七十二,各鋒都孕養著一柄銳嘯之劍!

           一念及此,天翊突然開口道:“大彪兄,若將天地以刀劍為喻,你覺得天是何?地又是何?”

           史大彪正飲著酒,思緒也作他量。

           恍聽得天翊這般相詢,他想也沒想,脫口道:“天刀地劍!”

           聞言,天翊自得地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

           史大彪一怔,稍以回想,神色頓變得驚愕無比,盯著天翊道:“不忘,你竟然趁我不備套我話?”

           天翊道:“大彪兄,不忘怎知你什么時候有備,什么時候不備?”

           史大彪張了張嘴,有意想要反駁,偏又落得無語凝噎。

           天翊笑道:“天刀地劍,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既有七十二劍峰,那是否也有三十六刀峰?”

           說著,天翊看向史大彪,道:“大彪兄,你以為呢?”

           史大彪凝沉著一張臉,沒有好氣道:“不忘,你既已猜料了出來,又何必多加求證?”

           天翊道:“如此說來,這世上除開劍域之外,果真還有一刀域。大彪兄,你看我們什么時候去刀域走走?”

           史大彪輕冷一哼,道:“刀域,我可不知道有什么刀域!不忘你若是知道,大彪不介意隨你去長長見識!”

           興許是感受到了史大彪言語中的泛冷之意,天翊不再繼續追問。

           有些事,他早已洞悉在心,只是尋個合適的時機言說以明罷了。

           一時間,氣憤略顯有些低沉,正于此時,一陣吵雜之聲從客棧外傳來。

           緊隨著,武忘等人紛紛步入客棧,當見得天翊與史大彪后,眾人連連靠攏過來。

           當然,眾人的速度再快,也沒小貂的速度快,小家伙只一個飛竄,身已停懸在天翊的肩頭。

           小貂嘟著嘴,輕聲“唔唔”個不停,含糊之下,也不知其在埋怨什么。

           武忘道:“老大,你們見過流金了?”

           適才在歸來的途中,眾人遇見了往返的流金,后者極為誠摯地再次發出邀請,讓他們前去城主府作客。

           天翊點了點頭,道:“見過了?!?/p>

           無憶道:“老大,流金可是為血劍山之事而來?”

           天翊再點了點頭。

           無憶道:“之前在庚辛學院,我與他已言道的夠清楚了,沒想到此人這般謹慎,竟還尋到了這里!”

           天翊道:“他也只是被一些疑惑擾亂得不能定心罷了。對了,你們此行收獲如何?”

           話語方歇,武忘連道:“老大,你是不知道,阿布今日可是大展神威,一人一槍,獨挑整個庚辛學院!”

           說著,武忘還不忘朝著阿布投以贊賞目色。

           阿布愣了愣,本該欣然的他,此時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天翊道:“庚辛學院,也就庚辛院長凜然一些,至于其他人,大多都作道貌岸然之輩!阿布,你可與庚院長言說清楚?”

           阿布點了點頭,道:“不忘師叔,阿布給庚院長磕了頭,也代老師與他作了別?!?/p>

           天翊道:“阿布,不管怎么說,你都是庚辛學院的弟子,我想塵哥醒來后,也會與你言說同樣的話!”

           阿布一怔,稍作沉思,方才似明似悟地頷首道:“不忘師叔,阿布知道了!”

           這時,無憶開口道:“老大,我們走遍了流金城的大小商鋪,購置了不少藥材,死胖子打算為塵哥開鼎煉丹,希望能讓塵哥快點醒轉!”

           天翊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那你們便著手煉丹之事!”

           無憶點了點頭,同武忘示意一眼,便隨同眾人一道離去。

           轉眼間,只余若藍、武神兩人不作動身。

           若藍頓了頓,接著緊挨著天翊坐了下來,道:“大哥哥,大彪兄今天帶你們去什么地方了?”

           天翊笑了笑,道:“大彪兄帶我們去喝酒了!”

           若藍道:“喝酒?藍兒長這么大,還滴酒未沾呢!下次大哥哥去喝酒,能不能帶上藍兒一起?”

           天翊道:“藍兒若喜歡,我自然不會有什么意見!只是酒是澆愁物,總歸會徒惹些哀傷!”

           若藍一愣,道:“大哥哥,不知你有什么煩愁?可能與藍兒說說?”

           天翊淡然一笑,并未作應。

           見狀,若藍略有些失落,輕撇了撇嘴,不再開口以言。

           天翊卻于此時看向武神,道:“武神大哥,你說不忘所說可對?”

           聞言,武神突地一顫,他似乎有些出神,以至被天翊凝視時,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武神道:“不忘,你剛剛說什么?”

           天翊笑道:“我在問武神大哥,為何一副魂不守舍模樣?”

           武神愣?。骸盎瓴皇厣??我有嗎?”

           天翊點了點頭,道:“武神大哥的精神分散而又恍惚,意念亦不能集中自持,這難道還不是魂不守舍嗎?”

           武神張了張口,話語未出,他已底下了頭。

           天翊頓了頓,道:“武神大哥,你不是說盈盈也在流金城嗎?她在什么地方?”

           言落,武神突地抬起頭來,看向天翊的眼神中,意味沉雜。

           這句話,他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但問及之人,卻不是他所期望之人。

           見武神這般神態,天翊笑道:“武神大哥,這話本該武忘來問你的,我突然開口,你是否覺得唐突?”

           武神勉強一笑,道:“不忘,恩人所在之處,距離流金城并不遠,我明日便去通知她!”

           說著,武神稍以示意,接著便退離了下去,他的背影,顯得很落寞,落寞中似還帶著一絲凄涼。

           天翊凝望著武神的背影,開口道:“武神大哥,記得告訴你家恩人,武忘很在乎她,她與他,不該做咫尺天涯!”

           聞言,武神的身子猛地一頓,他又豈會聽不出天翊的言外之意?

           武神并未轉身,只輕聲言道:“不忘老大,你是否早就看出我之身份了?”

           天翊道:“我看出有什么用?我那傻兄弟若能看出,那才有用?!?/p>

           武神道:“他的確很傻,不僅傻,而且還很笨,笨得讓人恨,恨得讓人咬牙切齒!”

           他這話說得很平淡,但平淡之中卻滿含氣郁。

           說完這話后,武神再不作停,三兩提步,其人已隱沒在角落中。

           若藍道:“大哥哥,武神姐姐還真是可愛呢!”

           天翊一愣:“哦?藍兒是如何看出武神是女兒身的?”

           若藍神秘一笑,道:“秘密!”

           說著,小丫頭揚了揚頭,頗有些自得之態。

           天翊道:“我倒是差點忘了,藍兒還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探心之能?!?/p>

           若藍怔住,疑眼巴巴地盯著天翊,道:“大哥哥,你又是如何知道藍兒有探心之能的?”

           天翊道:“我若說我是猜的,藍兒可信?”

           若藍道:“我信!”

           這一刻,天翊笑了,若藍也跟著笑了,倒是一旁的史大彪一臉鄙夷地看了看兩人。

           稍頓片刻,史大彪道:“藍兒姑娘,在不忘面前,我們哪里還有什么隱秘可言?”

           說這話的時候,史大彪的神色頗多憤懣,他似乎還對之前天翊套他之言耿耿于懷。

           天翊道:“大彪兄,你這話可就說得有些嚴重了,不忘從未想過去窺探他人之秘!”

           史大彪道:“那你之前為何問我刀域之事?”

           天翊道:“我問你,是因為我推演所來,不過是想在大彪兄這里得個印證罷了!”

           史大彪一愣,道:“如此說來,難不成還是大彪不打自招了?”

           天翊笑了笑,道:“不打自招?這一言詞倒是用地貼切無比!”

           史大彪愕住,有心想要再言說些什么,卻發現自己已然理屈詞窮。

           若藍靜靜聆聽著,繚繞于面的笑意雖然不做增減,但卻多多少少,笑得有些牽強。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