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一四:濃妝艷抹,本色面貌【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11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宿鳥動蔥林,遠岫披晨光。

           晨輝散漫下,天翊一行人繼續前行,這是他們踏入雨木之域的第六個日頭。

           按照閆帥所說,昨夜那些修士都是迷失者,乃是受瘴陣所襲,以致神智喪失,變得只知殺戮。

           雨木之域內迷失者眾多,但他們一般只在雨木之域深處活動,很少有迷失者出現在雨木之域外圍。

           伴隨著戲子與那孩童的隨行,眾人總覺得行程變得有些詭妙。

           一路上,戲子不時便會鶯歌燕語一番,連帶著還會舞出一片水袖青萍,直讓人無奈。

           那孩童一語不發,始終賴在天翊的懷中不肯下地,仿若要扎根在那里一般。

           眾人與他逗樂,他也不理不睬,眼有淚痕濕,心似悲痛鳴。

           前行之際,天翊收到了辰南子的傳音,讓他有些詫異的是,后者竟讓他小心戲子與那孩童。

           對于戲子這個莫名而來之人,天翊本就心有戒備。

           至于那孩童,天翊卻并未察覺有何異樣,雖然他與其父母出現在雨木之域且還招惹了一批迷失者很讓人猜疑,但早在那孩童竄入其懷的時候,他便已經對其查探了一番。

           孩童的下丹田內,根本沒有一絲元力存在,相反其體內的血液流通地有些滯慢,似乎是有病在身。

           此時,千鈺靠到天翊身旁,她先是對著那孩童投遞去一抹柔笑,繼而問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你父母怎么會帶著你來雨木之域?”

           孩童一聽千鈺提及其父母,神情頓變得悲傷起來,他縮了縮身子,兩只小手牢牢攥扯著天翊的衣襟。

           千鈺尷尬地笑了笑,同天翊示意一眼后,便欲躲身開來。

           正與此時,天翊的懷中卻突然傳出了孩童的聲音:“大哥哥,我叫小軒,爹爹跟娘親帶我來這里,是為了給我找好吃的?!?/p>

           聽得孩童之言,眾人紛紛圍了過來。

           天翊道:“小軒,你是不是有病在身?”

           小軒慢慢抬起頭,見得眾人那好奇眼目后,他略顯畏懼地點了點頭道:“爹爹說我身子弱,說吃了那好吃的,我的身體就會變得強壯?!?/p>

           千葉道:“小軒,是什么好吃你知道嗎?”

           小軒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繼而便不再理顧眾人,于天翊的懷中慢慢瞇上了眼。

           無憶道:“老大,看來在雨木之域中定有什么特殊藥材對小軒的病情有益,且那藥材應該不能長久置放,若不然他的父母也不會帶他到這里來涉險?!?/p>

           天翊點了點頭,視線朝著身處后方的閆帥看去,這一路走來,閆帥充分展現他對雨木之域的熟悉,若說這里真有什么特定的草木之靈,閆帥理應一清二楚才是。

           承接到天翊的之意后,閆帥道:“不忘,若說有什么藥材只有雨木之域才有的話,那便只剩下龍葵果了。此物生長于雨木之域的最深處,成熟后果呈黑紫色。一經采摘,它的精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散溢,漿果擁有的藥效只能存在半個時辰?!?/p>

           閆帥的這一番話語,為眾人解開了心頭疑惑。

           天翊道:“如此說來,小軒的父母應該是在采摘龍葵果的途中,招引到了那些迷失者?!?/p>

           無憶道:“老大,我們既是要橫穿雨木之域,那便順道為小軒采摘些龍葵果吧?!?/p>

           千鈺等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對于小軒一家的遭遇他們深感同情,他們能為小軒做的,便是采摘些龍葵果將其纏病之身治好。

           閆帥道:“不忘,我得提醒你,生長龍葵果的地方很危險,危險到可能超出你們的想象?!?/p>

           武忘道:“怎么?你怕了不成,你若是怕了,現在離去便是?!?/p>

           說著,他還繞有意味地看了看閆帥身旁的戲子,似乎這話也是對戲子所說一樣。

           閆帥也不回應什么,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笑著。

           戲子挽袖以舞,燕語呢喃道:“戲子入畫,一生天涯。一悲一喜一抖袖,一顰一笑一回眸?!?/p>

           語落,戲子翩舞著身子,正好對著武忘回眸一笑。

           這一笑,直讓武忘瘆意連綿,他連忙撇開頭去,尋個耳眼清靜。

           天翊頓了頓,言道:“若是因為危險而不去,那么我們豈不是寸步難行?”

           言罷,天翊已是率先提步,武忘等人鄙夷地瞪了一眼閆帥后,緊隨于天翊之后。

           看著漸遠的天翊等人,閆帥笑了笑,他身旁的戲子雖已整袖而立,但卻并未著急離去。

           閆帥道:“他也如你一樣,是在演戲嗎?”

           戲子諂媚一笑,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不外乎有人濃妝出場,有人本色出演罷了。你何嘗不是這一出好戲的一個戲子呢?”

           閆帥道:“我不是戲子,我也不演戲。我只想看看,那濃妝艷抹的背后,到底是何本色面貌?”

           戲子道:“悲可悲,笑可笑,若是卸去那濃妝,便也到了曲散戲終?!?/p>

           他拂一云袖,也不顧閆帥那深凝的神色,徑直朝著天翊等人追去。

           晃眼間,日漸暮,黃昏漸臨。

           按閆帥所說,接下來的路途中再無那做庇靜之地的原野。

           此時,天翊等人行至到了一處山峭之邊,放眼以望,入目的是一片紅楓遍野之地。

           這一刻,天高去淡,疊紅流金,層林盡染。

           不遠處,那透金的流云之下,血染的紅楓之上,懸空而立著數十人。

           當先者,手持一龍頭拐杖,他須發皆白,映輝的落日為他的蒼老徒增了些許凄婉,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東方閣的東方木逸。

           東方木逸的左右,飛佇著八人,正是東方龍翔與蒼龍七宿,在他們的身后,則有身著統一披掛青色披風的青龍十八衛。

           看這模樣,他們應是于此處等待了有些時候。

           見得東方木逸等人,無憶的臉色略顯凝重,武忘等人則如一副如臨大敵模樣。

           東方木逸先是看了看無憶,而后將目光投遞到天翊身上,他沒有開口,只是一臉慈態地笑著。

           這時,他身旁的東方龍翔開口道:“無憶,老祖有令,讓你隨我等一道返回東方閣?!?/p>

           無憶頓了頓,言道:“我已不是東方之人,東方的令,束不到我?!?/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